專訪|日本惡趣味藝術家
DEHARA YUKINORI
最懂你的黑色幽默

 
 

我只是一個喜歡黏土的大叔
—— Dehara Yukinori日本玩具藝術家

即便在推崇追求精湛技藝的日本,如今仍堅持手作的創作者,也因為科技的介入而逐漸減少,這個現象在從事模型與公仔創作的領域更為顯著。如果說,能在某個領域長期耕耘技藝達如火純青之境稱之為職人,那麼日本玩具藝術家Dehara Yukinori絕對是手作玩具界的OG。

日本玩具藝術家Dehara Yukinori雖然擁有20多年手作黏土玩具的豐富經驗,卻沒有印象中日本創作者的拘謹,他直言,創作之餘最大的樂趣就是喝酒喝到吐,而或許是酒精的作用抑或是率真的天性使然,Dehara老師創作的角色外型迥異,不講道理的用色則增添一份鮮豔的奇趣,但這些看似超現實的玩具公仔又是源自日常生活的靈感採集,我們不知不覺間就被Dehara老師的惡趣味圈粉。

Dehara老師創作的魅力在於作品中的真誠和幽默,所有生活中的拘束與無奈,都在Dehara老師戲謔的虛構角色形象裡獲得釋放,讓人陷入覺得莫名奇妙也要收藏的甜蜜苦惱之中。新的一年,Dehara老師依舊是那位熱愛酒精與黏土的中年大叔,他向我們保證,今後也會繼續以手作的方式創作,繼續和世界分享那份精湛的黑色幽默。

 



PPAPER

DEHARA YUKINORI
日本玩具藝術家

 

老師您好,很高興有這個機會與您聊聊。看見您製作的黏土角色總是覺得莫名舒坦,您是抱持著什麼樣的心情製作它們的?
只要是處於放鬆的狀態,我就可以立即將腦海裡浮現的靈感製作出來,而製作角色的過程是很開心而興奮的。

無論是大家熟知的上班族大叔山本智(Satoshi Yamamoto)或是其他擬人化的動物們,您的角色經常處於像是發狂的狀態,這是為什麼?
這對我來說其實是很正常的狀態,因為在生活中,真的存在著看起來像動物或是某種食物的人們,觀察現實世界的瘋狂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可能是因為大家小時候都把玩過黏土,因此手捏的痕跡令人感到格外親近。當初是怎麼開始用黏土創作的?您認為黏土這項媒材最大的特色是什麼?
這點我同意。我是在上幼兒園的時候開始玩黏土的,直到七歲左右,我依舊喜愛用黏土製作角色,想像他們彼此之間正在戰鬥。至於黏土作為一種創作材料最吸引我的特點是它的便利性,黏土不像顏料需要花費很長的時間去描繪一個情境,我可以很快速地用黏土捏塑出一個想像中的立體物件。

您在色彩方面的使用,尤其是鮮豔的顏色很容易吸引到大眾的眼球,您想要透過這些顏色傳達什麼樣的想法?
對我而言,我的角色只有在上色過後才會真正被賦予生命,而這些顏色則代表了角色們的內心情緒。

 

 
 

作品中的情色和黑色幽默元素是源自對於生活的體悟嗎?
這個嗎...我只能說我的身旁有很多有趣的酒鬼們(笑)。

「性」這個主題對您的創作有什麼重要性?
「性」是最隱密,同時也是最貼近人類本質的命題,而我就像個初中生一樣經常在思考這件事情,也因此「性」總是自然而然地投射在我的作品之中。

 

 
 

我們很好奇親人和朋友對您的創作有什麼樣的感受(笑)?
我的朋友總是在開我玩笑,我的母親對我的工作並不感興趣,我太太比較感興趣,我的兒子每次看到我的作品都會給我一個燦爛的微笑,而每個人對於這些角色是可以賺到錢的這件事都感到印象深刻(笑)。

這次和PPAPER合作的限量角色玩具靈感是來自?
我主要參考了PPAPER雜誌的形象,同時也用了黃色和橘色以外的顏色創作了一隻老虎

 

 
 

您在創作的時候有什麼特別的習慣或是儀式嗎?
我會確保自己是放鬆的,然後讓自己維持在忙碌的狀態。

如果您是其中一個角色的話您會是?
我覺得外表看起來會像是上班族大叔山本智(Satoshi Yamamoto),內心則會是性獸MORLIN。■

 

 

 

Photo Courtesy of Dehara Yukinori

 

 


關於作者

Ian Feng。PPAPER 編輯。
因為攝影而開始書寫的文字工作者,難以抗拒酸質明亮的淺焙咖啡,每晚準時收聽酷派爵士,沉醉在 Roger Federer 單反的優雅風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