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音樂才子吳青峰指定合作攝影師
韓國藝術家 RALA CHOI

 

Rala Choi。摩羯座。藍色。古典樂。

自學。底片相機。週末繼續忙攝影的事情。

2019年,台灣創作音樂人吳青峰帶著新單曲〈巴別塔慶典〉回歸舞台,為了完整呈現新歌的創作概念,青峰邀請南韓攝影藝術家崔韓秀(Rala Choi)掌鏡拍攝,共同策劃了一檔結合音樂、文字與影像裝置的概念展覽。展場中,有一幅青峰站在一座紅色高台看著一顆紅色球體的影像,他讓Rala Choi拍下他的背影。相較於〈巴別塔慶典〉旋律歡快的編曲,那幀畫面在Rala Choi的詮釋之下,挖掘出某種共存於人們內心深處,混雜著孤獨與溫暖的情緒,這些感受既非幻想亦非想像,而是真實存在於生活中的情感。Rala Choi鏡頭下的青峰成為喚醒情緒的媒介,然而年輕時候的他其實並不擅於表達自己的思緒,唯有在拍照的當下,他才能看見自己。

日復一日,Rala Choi帶著他的底片相機,聚焦自身的情感,捕捉心裡的風景,有自然的,也有人造的,觀者經常可見大面積的色彩如顏料般浸潤整個場景,接著再以精準的光影調控消融真實與想像的限界,創造超脫日常經驗的強烈臨場感,建構出看似獨立卻又彼此連貫的平行宇宙,而Rala Choi就像一位旅者,穿梭於自我存在的裂縫之間,那些背對著鏡頭的人物是他的情感投射亦是關於我們心中的抑鬱和無以名狀。對Rala Choi而言,任何形式的創作都是表達想法的實踐,攝影只是一種手段,他關注的始終是人的情感,或者更精準地說是他自己的感受。至今,他仍持續在創作的過程中探索自我,循著敏感的心性,以影像訴說微妙的情緒。

 


 

PPAPER FASHION

RALA CHOI 崔韓秀
南韓攝影藝術家

你小時候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你是在什麼樣的地方和環境度過你的童年?
我在韓國南部的鄉下長大,那裡人很少,自然很大,而我的父親因爲工作的緣故經常不在家,算是度過了一個蠻孤獨的童年,我時常覺得自己與自然的連結遠比與人類深厚。

你還記得自己第一次帶著相機拍攝的對象或是事物嗎?是什麼樣的契機啟讓你進入攝影這個領域?
我是差不多在20多歲的時候接觸攝影,當時的工作是海岸巡防隊的成員,專門負責拍照以利報告事故。離開軍隊後,我先去工廠工作了一段時間,但很快就意識到這種機械式的生活型態並不適合我。後來搬到首爾,遇到了一群才華洋溢、想要做些什麼的年輕人之後,才正式開始投入心力自學攝影的。

 

你在Instagram的介紹欄目寫著「Thoughts and Expressions」,這句話意味著什麼?
年輕的時候,我其實不太能夠察覺自我的情緒,不知道該如何表達它們,是攝影讓我認識了自己,並開始試著在日常生活中描繪和記錄情緒,是真真實實的情緒和感覺,這點也體現在我創作的首個影像系列「人們的背影」(People’s Back)之中。這些作品反映那些有話想說,卻因為某些原因而選擇保持沉默的人。至今,我仍在攝影中探索自我,聚焦於自身對人的情感以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為何選擇使用底片作為主要的拍攝媒材?這是出於一種情懷或是「流行」的選擇嗎
剛開始接商業案的那幾年,我是用數位相機拍攝的,直到有天我認識了使用底片相機(Film camera)工作的攝影師,因為發現自己完全無法和他們討論關於底片拍攝的技巧(因為我對底片一無所知)所以才開始學習使用底片進行創作,也因此愛上了底片攝影。使用數位相機時可以立即看到結果,假如不滿意影像的成果,那就再拍一次,然而實際上拍攝的畫面是一直在變化的,最終它變得與最初的想法或是概念已經不同了。反之,使用底片相機是沒辦法立即看到結果,這也代表攝影師要堅持最初而且是當下的概念,我很喜歡這個過程。

 

 

回憶是流動的,它會隨著時間有所變化,你的影像乘載了什麼樣的情緒和記憶?
主要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它們呈現了我所經歷的事情以及伴隨而來的情感和情緒,比較多是關於抑鬱、悲傷和關係結束後的回憶。

對了,聽說你很欣賞音樂之父巴赫(Johann Sebastian Bach)以及奧地利音樂家馬勒(Gustav Mahler)的音樂,你從他們的音樂中感受到什麼?而這些樂曲又是如何影響你的創作?
音樂在我進行影像後期製作期間,確定照片的色調和色彩的階段而言非常重要。巴赫是一位透過音樂同時表達了理性和感性的作曲家,我非常尊敬他;至於馬勒,他的曲目有著很深厚的情感。

任何形式的創作,似乎都與靈感脫離不了關係,你怎麼看待靈感這件事情?請和我們分享最近一次靈感找上你的時刻。
我從人的身上得到靈感。前陣子突然意識到「抑鬱沒有白晝之分」這樣一種強烈的靈感。

 

 

除了影像中的亞洲面孔之外,你的作品似乎看不到太多關於韓國文化的影響,你是有意識地在避免這件事情嗎?
首先,這個問題本身就很有趣,因為它看起來是韓國的,但是用一個比較不同的觀點去呈現這個文化。這樣說好了,由於我在韓國出生、成長和生活,所以整體的意識是屬於這個國家的。因此,我拍攝的照片風格和視覺對我來說非常韓式,我從未刻意避免韓國文化的影響或是有意識地做出任何選擇。

身為第一線的藝術創作者,就以攝影這項媒材而言,你認為有所謂的韓式美學嗎?假如有的話,那又是什麼?
我認為所謂的韓國攝影的美學,是我們這一代現在正在創造的。對此,應該有一個標準,但很遺憾的是我不知道這個標準是什麼。

此刻,攝影對你而言是什麼?你覺得攝影這條路會帶你走向何處?
攝影是向他人表達我的想法的一種手段。藉由攝影,我接觸到很多人,看見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我並不曉得未來會走向哪裡,它的呈現不見得會是一件作品,也許會引領我去拍攝一個地區或者某些人物所在的地方。■

 

 

Photo © Rala Choi

 

Picture of PP 編輯部

PP 編輯部

好內容的創作者。品牌合作歡迎寄信至:info@ppaper.net

熱門文章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