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筆尖注入的情感賦予家具人性
專訪西班牙設計鬼才JAIME HAYÓN
從House of Fritz Hansen Taipei談設計與藝術

 

由Jaime Hayón操刀設計的台北品牌獨立店House of Fritz Hansen Taipei

 

"雖然我們正處在一個你按下一個開關就可以得到物品的時代,

我們不會去按下那個開關然後就可以得到它。

我們要讓它有人性。"

Jaime Hayón

 

百年丹麥頂級家具品牌Republic of Fritz Hansen與西班牙設計鬼才Jaime Hayón合作將近十年,今年更邀請Jaime Hayón打造品牌首間台北品牌獨立店House of Fritz Hansen Taipei,從外牆到內部裝潢皆由其打造,而在House of Fritz Hansen Taipei開幕當日,Jaime Hayón也親自來台參加開幕活動,以及Republic of Fritz Hansen在PPP時尚藝文空間舉辦的2018秋冬新品發表會。

 

由Jaime Hayón操刀設計的台北品牌獨立店House of Fritz Hansen Taipei

 

「我喜歡在我的設計裡藏一些驚喜」,Jaime Hayón在House of Fritz Hansen Taipei開幕會現場帶領來賓沿途欣賞其精心設計的House of Fritz Hansen Taipei,在這個輕鬆、溫暖、舒適、有機而雅緻的空間中,Jaime Hayón希望藉由色彩與空間輪廓的轉換,以及可以不斷被發掘的驚喜細節,讓訪客產生情感上的共鳴,以及如同在家的安心感覺。

 

由Jaime Hayón操刀設計的台北品牌獨立店House of Fritz Hansen Taipei

 

活動結束後,Jaime Hayón抽空與我們分享了一些關於2018年的回顧,關於如何與Republic of Fritz Hansen合作,也強調手繪之於設計那關於情感的重要性,一如往常地幽默、健談、熱情,正如他的創作吸引我們的方式那樣,充滿源源不絕的活力,與驚喜。

 

Jaime Hayón於House of Fritz Hansen Taipei一樓客廳

訪談:

PPAPER X JAIME HAYÓN

 

哈囉,Jaime,很高興又碰面了,自從上次你到台北舉辦巡迴展「FUNTASTICO」之後過了快要一年,你的2018過得如何呢?是不是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下今年有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2018年顯然是瘋狂的一年,大量的旅行、做了許多各種不同的案子,然後「FUNTASTICO」展覽也在許多城市巡迴,我去了上海、北京,在亞洲待了一陣子,感覺挺好。然後我幫Fritz Hansen這間新店面做設計,也設計了一些新產品,然後我們傍晚會在台北正式發表一個新產品,叫做「Plenum™」,這是一個很棒的新概念,提供給辦公室、辦公室之間,以及家裡使用。對我來說,2018也是令人興奮的一年,除了巡迴與展覽,我下週在巴黎跟倫敦的Galerie Kreo藝廊就有一個新展覽「CHROMATICO」,我會展出一些大理石創作,很有趣。除了歐洲,我今年也是第一次在馬德里辦展,算是我第一次在我的家鄉辦回顧展,它包含了我創作的過程,跟「FUNTASTICO」不太一樣,它是關於我創作的過程,而不是幻想,比如說我們怎麼把一件作品做出來,或是我們怎麼把一些其他不同的素材加進來。2018年我花了許多時間在亞洲,做一些研究,畫了很多圖,不斷地畫,如果你有追蹤我的Instagram……今年我大概畫了超過500頁,當然我也抽出了一些時間跟我的孩子們去度假。

 

由Jaime Hayón操刀設計的台北品牌獨立店House of Fritz Hansen Taipei

 

"很多時候,設計師忘記自己眼前面對的是什麼,尤其是當他們變得有名或受歡迎的時候,

他們不理解了解DNA是最重要的事,只有了解了,你才能做出很你,也很品牌的東西。"

 

你跟Fritz Hansen合作多久了?你對於設計與藝術的觀點怎麼跟他們結合?

明年就是我們合作的第十年了,當初剛開始的時候,Fritz Hansen覺得我是最後一個選擇,也就是說,Fritz Hansen覺得我並不適合他們(笑)。當時他們還不了解,不覺得我可以幫他們做設計。當初他們找我的時候希望我設計沙發,有趣的沙發,比如說像這間店樓下擺的那張。但其實他們也找了其他的設計師,那些他們覺得比較適合他們的。結果他們發現我的設計比其他人的更豐富,所以我們就開始合作了。他們看到也理解了我其他不同的面相,我除了是一位藝術家,我也是一名很仔細的設計師,我注重形狀與型態,我關心品牌的傳統與DNA,關心品牌建立的過程。讓我印象很深刻的是,當我第一次去Fritz Hansen的時候,我才發現他們其實有很多東西並沒有以他們傳統裡會使用的色彩去製作。如果你去看Fritz Hansen的老品,他們為什麼在1950年代這麼有名?那是因為他們創造了很多有海報感、有機的、如同雕塑品、大膽的作品。在我跟他們合作之前,他們有很多產品並沒有按照那樣的DNA去製作,比如說用了很多塑膠,增加很多新的元素然後說是很未來的……我不是說那樣不對,而是說那其實脫離了原先的他們。我跟Fritz Hansen正式開始合作的時候,我跟他們說,你們應該做你們真正擅長的,就是那些有海報感、有機的、如同雕塑品的東西,以你們的設計語彙。我說我可以用你們的設計語彙去做,我會試試看,然後就一直還蠻成功的,因為他們做了他們擅長的。這件事很重要,很多時候,設計師忘記自己眼前面對的是什麼,尤其是當他們變得有名或受歡迎的時候,他們不理解了解DNA是最重要的事,只有了解了,你才能做出很你,也很品牌的東西。所以我在跟Fritz Hansen合作的時候,總是想著如何把我的風格去與他們的丹麥歷史相容,即使我是西班牙人不是丹麥人,但我去了解他們的工藝以及他們的傳統,這樣才能夠合作,把我的設計與藝術理念帶進來。像我就可以做很藝術感的物件,比如說枕頭,把我的風格加進來,然後還是很合理。

 

由Jaime Hayón操刀設計的台北品牌獨立店House of Fritz Hansen Taipei

Jaime Hayón於House of Fritz Hansen Taipei一樓客廳牆面進行即興手繪創作

 

"做設計的時候,一間店真正的靈魂,一件家具真正的靈魂,

會立刻注入你的第一份草稿中。

因為它很自然,是跟著節奏律動而完成。"

 

我們知道你在設計家具的時候喜歡用薄的紙,這樣方便你把紙疊上去然後做微調跟修改,這次的店面設計你也打了很多草稿嗎?

是的,我喜歡打很多草稿來看物件的比例,或是想想可以把什麼材質混合進來。當我在設計家具的時候,我喜歡疊很多層,方便我把東西加進來。或者有時候當我找到對的形狀的時候,如果我可以再疊上一張紙,就可以微調它。作為一名設計師,我不會做3D的東西,完全不會,我是一個懂得用手畫的人。而且我跟你說,做設計的時候,一間店真正的靈魂,一件家具真正的靈魂,會立刻注入你的第一份草稿中。因為它很自然,是跟著節奏律動而完成。這個部分非常重要,有這個東西我才能完成很好的設計,如果你沒有靈魂,就做不出有情感的東西。我一直在看展,去世界各地觀察,我發現有很多東西都沒有情感,為什麼,因為它們是機器人做的。我們在電腦裡做設計,我們搞砸它,然後把它丟去做3D列印,更搞砸它,然後你就完成了一樣產品,不知道自己已經完全毀掉它了。我們不這麼做,我們形塑家具的形狀,然後我到現場用雙手跟工匠還有專家合作,我們一起塑形、一起檢視,在現場打光、看陰影,這是完全不一樣的做法。雖然我們正處在一個你按下一個開關就可以得到物品的時代,我們不會去按下那個開關然後就可以得到它。我們要讓它有人性。

 

由Jaime Hayón設計,新上市的Republic of Fritz Hansen家用/辦公用沙發Plenum™

 

"我們創造的(「Plenum™」)是一個複合體,一個辦公室用與家用的家具,這是什麼樣的東西?

我想我們可以從它開始,還有許多空間讓我們探索,比如說增加配件、更多的元素,用其他的方式來思考它。"

 

有時候,一個乍看之下不理性或不合理的設計,其實最後是一種突破。比如說「Plenum™」沙發的椅背特別地高,是否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下,這樣獨特又優雅的設計,背後的設計理念?

「Plenum™」的第一個概念是不方正的,介於中間的,介於辦公室與家中的沙發,為什麼我需要這樣的東西?如果你想想看我們現今工作的方式,我們並不只是在這裡或在那裡工作,你可能在家裡工作的時間跟在外面工作的時間一樣。你有手機,你可能一大早就坐在沙發上開始回訊息工作了,所以我們希望去創造一個能適用於這樣的工作環境,並且能創造一種空間,帶來隱私感的地方,你的對話、你的咖啡、你的討論。“Plenum”的意思是能夠適用於任何場合,意思是你擁有一切,你很愉快,在我看來這樣的家具具備我們在家需要的舒適感,同時能夠保有隱私,能夠工作,可是如果你實際坐進去就會發現,它還是舒服到可以在裡面打個睏。它能夠讓你暫時逃離外面的世界,這個特別高的椅背像是一道牆,它能夠提供隱私感,而如果你從背面看,會發現它外型依舊是圓滑的,在市場中大概只有它有這樣複雜的性格。然後「Plenum™」椅背的末端很平,很方便運送。我認為它是一件非常具挑戰性也非常複雜的家具,但也為我們開拓了新的市場。我們創造的是一個複合體,一個辦公室用與家用的家具,這是什麼樣的東西?我想我們可以從它開始,還有許多空間讓我們探索,比如說增加配件、更多的元素,用其他的方式來思考它。我們不要像德國人一樣,什麼都要方方正正的,模組化的,我們要把舒適感帶進來,比如說我們正在考慮研發一個頸用靠枕,有很漂亮的形狀,很舒服……這些元素都很重要。

 

由Jaime Hayón操刀設計的台北品牌獨立店House of Fritz Hansen Taipei

 

"這是一種關於設計必須要有的誠實,當你是一個設計師,你就必須考量這件事,

為什麼要做?什麼驅使著你?"

 

你希望來到House of Fritz Hansen Taipei店面的人們有什麼感覺?你希望傳達什麼樣的訊息?

我認為第一件我想要讓來到這裡的人感受到的事情,就是這不是一間一般的家具店,不是說擺很多椅子,放很多沙發,很像一個工地那樣。我希望他們來到這裡會說,「噢,我家也可以這樣」、「這裡好舒適,我要坐一下」、「這張桌子不錯,我可以放在我吃早餐的區域」……轉頭他們會看到我特別擺的畫,刻意安排的花朵植物,換句話說,我希望他們感覺自己像在家。然後我希望他們會去發現角落的小物件,欣賞那個地方,然後覺得自己也可以把這樣的色彩跟家具組合,以及這樣的情感在家中實現。這都關於去發現,去發現那些我們喜歡的小事物,去發現那些可以成為我們靈魂與人生中重要之物的東西。當我在做室內或是家具設計的時候,我的能源基本上來自「我為什麼要創造這些東西?」,我希望創造美麗的東西,然後希望人們如同我在設計時,它們吸引我那樣的被吸引。我不是因為需要而設計,我設計是因為我希望它們如同我想要的那樣,就像那張沙發一樣,是我會想要放在家裡的:高度比較低的,從背後看去很美很有機的。我創造它,因為我找不不到它,既然找不到,為什麼不自己做一個?這是一種關於設計必須要有的誠實,當你是一個設計師,你就必須考量這件事,為什麼要做?什麼驅使著你?驅使著我的,是美麗而人們可以享受其中的事物,同時很吸引人,可以給人很棒的感覺,讓人想帶回家,跟它有所連結的東西。這才是最重要的。(Interview by Cly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