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淋淋對照指證FRANCIS BACON和PICASSO的父子關係

生於愛爾蘭的英國畫家Francis Bacon (1909年10月28日 – 1992年4月28日)

 

 

Francis Bacon 和 Pablo Picasso 在藝術上的 “父子” 關係可以被血淋淋地對照和指證。 對 Francis Bacon 而言, 這個殘酷的事實一直是他心裡的陰影, 18 歲那年在巴黎和 Picasso 的作品相遇, 讓他感覺自己的藝術生涯即將終結, 在對 Picasso 的作品驚為天 人之餘, Francis Bacon 多年來從未停止擔心過他受 Picasso 影響的祕密, 並盡全力地否認自己作品和西班牙天才前輩的血緣關係。 對我們而言, 這個有趣的發現讓我們了解到 Picasso 的確灌醉了 20 世紀的人 類文明和藝術史, Picasso 這個名字(或名詞)是如何地氾濫於交談當 中, 是如何地打擊其他藝術家後輩的自信, 即使對 Francis Bacon 這位瘋狂又爆發力十足的英國畫家而言。

 

Francis Bacon autoportrait自畫像

Pablo Picasso autoportrait自畫像,1906年

 

 

刮傷的皮膚、 沒有眼神的表情、 遺失眼球的頭部、 失去輪廓的臉、 無法定義的形體, 這些嚴刑拷打的手法同時存在於 Picasso 和 Bacon 的大頭肖像裡, 可以肯定地說, 這些肖像都是「人類」, 雖然 它們非常接近某些不知名的物種, 因為它們接受了 Picasso 和 Bacon 反矽膠移植的整型外科手術。

 

Francis Bacon在1954年的作品Man in Blue

Francis Bacon在1961年的作品Seated Figure

Francis Bacon self-portrait自畫像,Untitled

 

 

Picasso 的人頭畫像是覆蓋上一個沒有性別的面具, 並且拒絕外界對他們的性格特質做定義 ; 同樣是貼上面具, Bacon 以變體、 破 相、 扭曲、 猙獰、 尖叫的臉, 來隱藏肖像呼之欲出的個性。 舉例來 說, 當 Bacon 在畫他的詩人朋友 Michel Leiris 時, 繪染出一張有如小丑沈默時的臉, 這張臉被扭曲剪開的同時, 我們隱約聽見作家 Mario Vargas Ilosa 的旁白 : 「牙齒的重擊讓我的左耳聾了, 我想是和另一 個人類扭打的緣故 ; 但是, 從一條細細的傷口裂縫上, 我可以清楚地聽見世界上的噪音。 」

 

Francis Bacon在1976年畫的作家Michel Leiris肖像作品

 

 

Bacon 的肖像如同一種「後人類」狀態, 運作著解體前的新陳代謝, 並發出微弱的聲音。  Picasso 則不畫他認識的人, 他幾何性地勾 勒出未存在的人物, 在清楚的輪廓線條之間呈現一種模糊不清的訊息, 例如他的名作 "男人的頭" 和 "關於亞維農貴婦的練習", 在視覺上 我們幾乎找不到 Picasso 要訴說的個性是什麼, 那些卸除形體的器官特徵, 讓人物的情緒緊緊關閉, 因為他想傳達的是另一種觀看人物的極端方法。

耶穌式的受難意象、 求救的呼叫、 臉, 是 Picasso 和 Bacon 共同興趣的三項線索, 他們拋棄照相式的畫像, 排除所有表情重複的可能性, 一起瓜分藝術的大膽和果斷。■ ( Text by Gene Ku )

 

Pablo Picasso的作品Head of the Man

Francis Bacon的作品Head of a Man

Pablo Picasso在1907年的作品Les demoiselles d'Avignon關於亞維農貴婦的練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