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E專欄|天下沒有「沒魚蝦也好」這回事

Carine Roitfeld for VOGUE Paris, 2010
Photography by Terry Richardson

 

我有一個好朋友的死黨是一個熱心公益的牡羊男,逢年過節生日同學會只要是好朋友團聚的時候,一定是他負責策劃。他很愛他的朋友們,因為他不喜歡吃虧,也絕不會讓朋友們吃虧,不吃虧的方式就是一定要花最少的錢吃到最多的東西,所以每次聚會一定就是去吃到飽,各式各樣的吃到飽。於是虧沒吃,吃了不少垃圾。

我從來沒有看過一個那麼瘋狂於「吃到飽」的民族,「吃到飽」、「福袋」、「有線電視頻道」都不約而同地傳遞了一個價值觀,就是「優惠」,優惠的意義是什麼?就是相對於商品的原始定價,你能夠花最少的錢,得到最大的量,花四百塊你可以無止盡地吃肉吃海鮮吃水果喝飲料,花兩千元你可以買到價值三千元但你不知道那是什麼也不知道自己需不需要的商品放在一個包裝袋裡,花五千元你可以買到一百個以上的電視頻道即使你覺得沒有什麼可以看。

 

Carine Roitfeld for VOGUE Paris, 2010
Photography by Terry Richardson

 

經濟學的理論會說這是「以最低經濟損益創造最大經濟效益」,轉換成廣告話術就是「聰明消費」,而套一句俗語就是「花錢花在刀口上」,每一個價值觀都在表達我們的聰明、才智、能力,而且百分之百只針對於錢。因為錢太重要,我們重視錢早已經超過了生命,不僅吃要便宜又大碗的,連美容打肉毒桿菌,都還聽過大家一起來「Share」,去醫院拿藥也可以「順便」多拿一些止痛藥、胃藥、安眠藥什麼的,只要能省錢,省錢,而且用最少的錢換取最大的量,就是最好的選擇。

於是,在我們有限的人生裡,我們遵循著「經濟實惠」這個放諸四海皆準的唯一原則,做了數不盡的選擇:我們吃垃圾,我們穿庫存的過季品,我們住海砂屋或是法拍屋,我們去農場留學,我們參加旅行團到國外吃台菜,我們穿著十幾手的禮服在海鮮餐廳舉行婚禮,我們努力地把生活所有的一切都奉獻給錢,所以我們的下一代可以有很多的錢上最多的補習班,然後長大以後學會哈佛管理學院的經濟理論,更聰明更省錢地選擇更優惠的吃到飽餐廳。沒錯,我們的人生就是這樣過的,當我們每一個選擇都是次等的時候,怎麼還會質疑自己在國際的地位是個二等公民呢?

 

Carine Roitfeld for VOGUE Paris, 2010
Photography by Terry Richardson

 

我們對於錢的了解,早已經超過我們對自己的認識,也超過了我們對於生活的認識。我們每天花多久的時間在什麼樣的床上?你的床墊老舊了嗎?你的床單還是從娘家拿來的嗎?我們花多久的時間蹲馬桶?那個馬桶老是不通嗎?看起來很髒嗎?有幾個人家裡的廁所是不怕客人進去參觀的?我們吃飯的飯桌能夠提升我們進食的品質嗎?我們的沙發上的塑膠套拆了嗎?我們用的碗盤都有小缺口嗎?我們的客廳鋪滿瓷磚所以看起來像個廁所嗎?我們有一套像樣的西裝可是每天都在穿看起來讓自己老十歲的外套嗎?我們總是在使用贈品嗎?我們的髮型像樣嗎?全世界有那麼多過日子的方式,有那麼多消費品讓我們去體驗僅有的歲月,日子一天天地過去,我們會老會死,我們還要為錢活多久?我們真的那麼能撐嗎?

是真的沒有選擇,還是我們都不願意去相信自己的選擇權,跟上一點全世界的步調?因為我們先天條件已經夠差了,我們不是大國也沒有特別強壯,但我們為什麼還要在日常生活裡去證明我們就是小國,而且是沒有質感的小國,沒有質感地活著呢?先天條件不好,後天更要努力,沒魚吃就要去捕魚,捕到了魚自己吃飽頭好壯壯,還要分給大家吃,當全世界都在吃魚的時候,我們幹嘛要吃剩下來的蝦。不要輕視自己生活的權力,活著就是一個機會,一個張開眼睛看這個世界的機會,我們是人,要學著做人,做質感好的人,過質感好的生活。下一次做選擇的時候,讓我們愛自己多一些,愛錢少一些,因為別人也是這樣看我們的,我們希望他們尊敬的是我們的人,不是我們的錢。

 

Carine Roitfeld for VOGUE Paris, 2010
Photography by Terry Richard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