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HEADLOCKSTUDIO
╳KNUCKLE
╳JOHNNY
低眉藝術的老派浪漫

2021年HEADLOCKSTUDIO、Unplug Works以及丸八玩具聯展
「TAIPEI CALLING」主視覺,圖片提供:ParadiseToy & HEADLOCKSTUDIO

 

30’年代末期,美國南加州興起一股透過改裝與替換引擎,來強化老爺車速度與性能的風潮,這些車被稱為「Hot rods」,它們的前身,則是美國1920-1933年禁酒令時期,烈酒走私者Moonshiner為了躲避國稅局查緝與相關禁令而改裝的汽車。二戰後,隨著受過汽車技師訓練的士兵回國,以及許多小型空軍基地遭到棄置,Hot rods車主們開始在其中舉辦賽車比賽,為了提倡安全賽車,National Hot Rod Association(NHRA)在1951年成立。

 

Knuckle作品,圖片提供:ParadiseToy & HEADLOCKSTUDIO

 

當Hot rods聚集了一群美國工人階級與底層階級青年,這樣的風潮便吸納了來自汽車改裝、機車改裝、地下文化、音樂、刺青、藝術與時尚風格的養分,在不斷演化與壯大中形成豐富的Kustom Kulture改裝車文化。50年代末,熱衷改裝車文化的藝術家Ed“Big Daddy”Roth以一系列「weirdo」T-shirt在Kustom Kulture聖經《Car Craft》雜誌上引起熱潮,當時作為改裝車文化領導人物的Roth在1963年《Car Craft》7月號上首度發表原創角色「Rat Fink」,這隻雙眼充血腫脹,一口尖牙,喜歡飆車的綠色老鼠被Roth視為相對於米老鼠的反英雄角色,Roth稱牠為「加州之怒」(The rage in California)。大受改裝車文化熱愛者歡迎的Rat Fink首先在同年推出塑膠公仔,並隨後衍生出無數的周邊玩具、服裝、鑰匙圈、皮夾、配件等等,幾乎啟發了一整個產業,Rat Fink就這樣成為改裝車文化中反體制和反文化的代表,象徵著來自地下文化的怒吼以及對流行文化的反動。

 

HEADLOCKSTUDIO作品,圖片提供:ParadiseToy & HEADLOCKSTUDIO

 

在改裝車文化持續豐富自身內涵時,60’年代末,Lowbrow art低眉藝術在一群地下漫畫家的筆中誕生,這種源自地下漫畫、龐克音樂、tiki海島文化、塗鴉藝術與Hot rods文化的通俗藝術形式,被認為是傳統殿堂藝術(Highbrow)的對比,帶有大量模仿與挪用的視覺圖像,以及幽默、諷刺和享樂主義的精神。藝術評論為了讓低眉藝術能夠更接近現代藝術,給了它Pop Surrealism普普超現實主義的稱呼。首先定調低眉藝術說法的漫畫家Robert Williams結合加州文化、末日電影和黑色電影的風格,為藝術開拓一條非正規非傳統的路。1991年,美國低眉藝術運動代表人物之一的Mark Ryden替流行天王Michael Jackson操刀第八張錄音室專輯《Dangerous》的專輯視覺設計,象徵低眉藝術不僅僅是地下漫畫或插畫的表現方式,而是一種當代文化與藝術形式。1994年,低眉藝術開山祖師爺Robert Williams與其他低眉藝術先鋒創立雜誌《Juxtapoz Art & Culture Magazine》,宗旨為串連Hot rods文化、迷幻藝術、塗鴉、街頭藝術與插畫,並且從當代藝術史發展脈絡的觀點來理解它們。

 

HEADLOCKSTUDIO作品,圖片提供:ParadiseToy & HEADLOCKSTUDIO

 

有屬於殿堂的藝術,也有生於街頭的藝術,以及來自改裝車的文化。本期《PPAPER》非常難得邀請到來自日本名古屋的超人氣玩具單位HEADLOCKSTUDIO主理人Ken Joho、與HEADLOCKSTUDIO合作密切的日本低眉藝術教父級人物Knuckle,以及日本低眉藝術家Johnny Akihito Noda,他們與我們分享了對軟膠(Sofubi)玩具的看法,並且讓我們理解一群志同道合的友人,如何把彼此的共同興趣昇華為關於一整個社群的藝術和生活風格。我們也預告《PPAPER》和HEADLOCKSTUDIO合作,由Knuckle和Johnny Akihito Noda操刀的限量藝術玩具即將推出,敬請期待。

 

「我們都有不同的價值觀,但我們因為相互尊重而連結在一起。」Knuckle在訪談中如此回答,低眉藝術如今作為跨越世代、族群與文化的視覺語彙,它反映了一種生活風格與態度,以及我們心中永遠住著一個小孩的純真。或許,是藝術、尊重與愛讓我們連在一起,而酷與潮不過是它們的副產品。

 


KEN JOHO

日本潮流雜誌《SpyMaster》編輯出身,Ken Joho城寶賢在1997年於家鄉名古屋開設玩具店SPANKY,熱愛美式風格、古董玩具與軟膠玩具的他開啟美式風格玩具在日本的文化復興,融合視覺、藝術、音樂、服裝與玩具。2001年Ken Joho創立玩具單位HEADLOCKSTUDIO,以SPANKY吉祥物為形象,由藝術家Knuckle製作原型雕塑,推出第一隻軟膠玩具「Spanky Kun」。連結服裝、玩具、音樂、藝術與改裝車文化,以及一群志同道合的友人們,Ken Joho正在用軟膠玩具重新定義日本當下的流行文化。

 

PPAPER

KEN JOHO
HEADLOCKSTUDIO

 

Ken桑你好!你為什麼這麼愛軟膠玩具?它們有什麼魔力?
基本上我只是個玩具愛好者,不是個認真的收藏家。我不只喜歡軟膠,還喜歡古董玩具,比如說星際大戰人偶還有很多很多。我不確定軟膠玩具有什麼魔力,但它們讓人上癮,柔軟的曲線和圓潤感確實讓我感到放鬆。每一個玩具都有獨特的魔力,我想我要一一理解它。

 

你的一天是怎麼過的,在週間與週末? 
每天的例行公事……醒來,然後散步40分鐘到一個小時。接著就是淋浴,然後花一到兩個小時收mail,回訊息,看最新的消息。餵完貓之後就去辦公室。週末的話沒什麼特別的,這幾年我都沒什麼休假哈哈哈。有時候我會跟家人好好吃一頓晚餐,有時候跟同學或朋友打高爾夫球。有空閒的話,我會去書店看各類型的雜誌,我總是會觀察哪些雜誌停刊了,又有哪些新雜誌發行,藉此來關注趨勢。最近比較可惜的,就是很久沒打麻將了。

 

你記得自己第一個玩具是什麼嗎?你第一個生產的藝術玩具又是什麼? 
我的第一個玩具絕對是TOMICA。我還是小孩子的時候父母給我很多玩具,我那個世代還沒有電玩,玩的都是軟膠跟超合金。我第一個生產的軟膠玩具應該是「Spanky Kun」,就是我的玩具店的角色,它的形象是一個美國企業吉祥物的軟膠公仔。

 

HEADLOCKSTUDIO作品,圖片提供:ParadiseToy & HEADLOCKSTUDIO

 

在潮流雜誌《SpyMaster》擔任編輯的經歷如何幫助你創立玩具品牌?
在雜誌擔任編輯期間,我跟許多活躍的人物建立良好的關係,這些關係成就了我的玩具事業。我認為對於生產線的掌握也來自我的編輯經驗。

 

對你來說,HEADLOCKSTUDIO最重要的價值是什麼?
是歷史嗎?經驗嗎?當然是跟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們維繫的關係。說實在,我們沒有創造什麼新的事物,我們就是這麼老派。我們擁有很多玩具的故事,因為我從1996年就開始了玩具事業,從2001年開始生產軟膠玩具,這麼多年來,我們跟名古屋團隊以及海外的友人們維持良好的關係。

 

請跟我們分享「Ken Kun」誕生的故事,你們怎麼會有這麼有趣又大膽的想法?
大部分人都想要有一隻自己形象的軟膠哈哈,Knuckle做了一個自己的軟膠,我只是學他而已。在那之後,許多人也都開始做自己的軟膠了不是嗎?

 

HEADLOCKSTUDIO作品,圖片提供:ParadiseToy & HEADLOCKSTUDIO

 

請跟我們分享初次踫見Knuckle的回憶,然後你們是怎麼開始合作的?
初次見面的時候,他已經做了很多很棒的樹脂雕塑,我當時很驚訝。我們在中國成立軟膠玩具工廠後,我的團隊邀請Knuckle替「Spanky Kun」製作原型雕塑,我們再把它做成軟膠。

 

最近特別喜歡的動漫或電影?
我到現在還是個狂熱的電視兒童……平常不太看漫畫跟電影,不過今年我看了《Gorilla-man 40》。NETFLIX看了《武士時代:為日本而戰》。

 

對你來說,2022年發生最不可思議的事情有哪些?
戰爭。還在Covid-19。個人來說是超円安(日幣大貶)。

 

2023的新年期許是什麼?
培養環遊世界的體力。

 

雜誌出刊的時候,《PPAPER》合作玩具也即將跟我們的讀者見面,請跟我們的讀者說幾句話。
謝謝你們一如往常的支持!我們一定會準備跟大家見面,近期見了!

 


 

KNUCKLE

作為日本低眉藝術教父級人物,Knuckle精通噴漆塗鴉、標語繪製與pinstripes拉線等表現形式,作品帶有濃厚Hot rods與改裝車文化元素,經常出入各大車展的他以出神入化的現場噴繪展現創作硬底子。創立個人工作室Little Chop Design,活躍於日本於海外的Knuckle在平面創作之外也擅長雕塑,曾經替融合thrash metal鞭金與hardcore punk硬蕊龐克的美國天團Suicidal Tendencies,以及澳洲搖滾天團AC/DC打造公仔設計。Knuckle與名古屋玩具單位HEADLOCKSTUDIO主理人Ken交情深厚,擔任旗下眾多藝術玩具的原型製作,招牌作品包含科學怪人「Lil’ Franky」、魔鬼「Lil’ Diablo」、三眼雙生怪人「Dr. Hyde」與狼人「Wolf Teeth」等。

 

PPAPER

KNUCKLE
LITTLE CHOP DESIGN

 

你記得自己第一個玩具嗎?你最早喜歡的怪獸是什麼?
我印象中第一個玩具是超合金,我喜歡有變形機構的玩具,比如說超電磁機器人Combattler V跟勇者萊汀。我最早喜歡的怪獸是超人力霸王的怪獸,不過我不記得我小時候有買過任何一隻軟膠怪獸,那時候都在拚命蒐集口香糖的集點卡跟怪獸橡皮擦。

 

對你來說,作畫跟雕塑有什麼樣的差異?
這很好理解,棒球跟足球有什麼不同嗎?當然嘛,所使用的工具跟材料不同,思考的邏輯也不同。我在籌備個展的過程中,要在作畫跟雕塑之間切換是件困難的事。

 

Knuckle作品for HEADLOCKSTUDIO,圖片提供:ParadiseToy & HEADLOCKSTUDIO

 

請跟我們分享初次碰到Ken桑的印象。
第一次碰到Ken桑是我二十多歲的時候,他給我年長且成熟穩重的印象,我以為他大概比我大十歲……結果事實是我們只差一歲哈哈哈。他是你可以倚靠的BIG BOSS!

 

你怎麼會想要把自己和朋友做成軟膠?
其實一開始是個玩笑哈哈。想像它只是一個看起來有點像的公仔,然後長得一點也不吸引人,但我想到如果把它做成一個角色,不認識它是誰的人就會接受了。

 

Knuckle作品for HEADLOCKSTUDIO,圖片提供:ParadiseToy & HEADLOCKSTUDIO

 

可以跟我們分享你有幾台汽車跟摩托車嗎?哪一台是你的最愛?
一台汽車跟3台重機:1931年的FORD PICK-UP、1952年的TRIUMPH THUNDERBIRD、1957年的TRIUMPH 3TA、1961年的TRIUMPH BONNEVILLE,全都是老車,所以我花很多心力在保養維持,但我非常喜歡,因為它們擁有許多回憶。我還有幾台BMX跟競速單車,總之我非常喜歡車!

 

對你來說,改裝車文化跟你所創造的藝術世界有什麼樣的關聯?
簡而言之,改裝車文化包含了改裝汽車、Rat Fink以及低眉藝術。我想要把這些元素都包含在我的創作之中,塑造出更強烈的原創性。

 

Knuckle作品,圖片提供:ParadiseToy & HEADLOCKSTUDIO

 

對你來說,低眉藝術比較像是一種藝術類別,或是一種次文化?
這實在不好回答,我認為它是許多藝術類型中的一種。我理解它被稱為低眉藝術的本質,不過如果有人說我的創作是低眉藝術,我把它當作是最高的讚美。

 

台灣有很多滑板愛好者、刺青師、髮型設計師、重機和老車愛好者,他們也喜歡低眉藝術跟藝術玩具,你認為是什麼把他們連結在一起?
簡單說的話,大概是這些事物中蘊含的酷吧?我們都有不同的價值觀,但我們因為相互尊重而連結在一起。

 

Knuckle作品for HEADLOCKSTUDIO,圖片提供:ParadiseToy & HEADLOCKSTUDIO

 

你希望如何被記得?
每個人都有看待自己的方式。我只想要誠實地活著。

 

我們的讀者很期待看到你跟《PPAPER》合作藝術玩具,請跟我們的讀者說幾句話。
我非常感謝粉絲們。我會持續創作更多有趣的作品跟玩具,所以請繼續支持我!

 


 

W.C JOHNNY

從小喜歡畫畫,Johnny在10多歲便對家鄉名古屋的低眉藝術圈產生興趣,2006年前往低眉藝術起源地加州的朝聖之旅,讓他立定創作志向。以個人工作室Weird Collections活躍於日本與海外,在舊金山發展的Johnny於2016年回到日本,熱愛低眉藝術與美式文化的他與HEADLOCKSTUDIO主理人Ken一見如故,他筆下的人氣老鼠角色「MYCE」由前輩藝術家Knuckle打造為立體雕塑、由HEADLOCKSTUDIO製作公仔,為其軟膠玩具宇宙增添一名可愛又迷人的怪奇角色。

 

PPAPER

JOHNNY AKIHITO NODA
WEIRD COLLECTIONS

 

Johnny,很高興能跟你聊聊!2021Paradise Toyland集結玩具單位HEADLOCKSTUDIOUnplug Works以及丸八玩具舉辦聯展「TAIPEI CALLING」,你的作品也在其中展出,當時你有來台灣嗎?
你好,我也很高興有機會跟你們聊聊!2021年我確實因為那場展覽而拜訪台灣,那是我第一次來台灣,我們辦了一場開幕活動,大家都玩得很開心。我很喜歡在展覽的時候跟大家交流,在我為了展覽花了好幾個月創作後,這樣的交流一直都給我莫大的喜悅。我喜歡台北在傍晚到夜晚變得活絡起來,非常契合我的生活方式,我也很喜歡這座城市的氛圍,以及其中的人們。

 

Johnny作品

 

你在前往舊金山之前是做什麼的?舊金山有什麼靈感跟能量,促使你開始創作?
2006年第一次拜訪加州後,我就一直夢想能夠住在那裡。我深深被美國低眉藝術、Pop Surrealism普普超現實主義藝術家的原畫所吸引,於是我就開始創作了。2010年以前我一邊創作、造訪加州,同時還在家鄉名古屋的一間傳統企業上班,直到2011年搬到舊金山。舊金山是一座很獨特的城市,有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也有很多藝術家。舊金山到處都是藝術,好像整座城市是由各種類型的藝術品所構成的一樣。我租的房間被先前住的嬉皮們漆成彩色;大樓一樓的藝廊每個月都辦展;有些音樂人會在對街的咖啡廳演奏。這樣的環境讓我理解藝術如何跟我的生活結合,而且不只是城裡,你可以開大約一個小時的車去親近自然。我經常拜訪位於北加州的沙斯塔山(Mount Shasta)去看星星。夜空中,緩緩移動的銀河裡,閃爍著數以萬計的星星 – 在那個當下,我感覺自己處於宇宙之中。另外,我也喜歡西南方壯觀的景緻,比如說亞利桑那、猶他跟新墨西哥州,那些自然景致對我的創作有強烈的影響。

 

你為何稱自己的工作室「Weird Collections」?
Weird Collections(W.C)這個名字從我開始創作的時候就跟著我。那時候我想要一個像工作室的名字,「Weird(Weirdo)」這個詞很常被運用在美國的地下連環漫畫或改車文化中,我喜歡這些文化之中很怪奇的角色,而這些創作也很吸引我。「Weird」這個詞很適合我想要創造的角色的性格,「Weird Collections」就是由生活在我世界裡的角色們構成。

 

Johnny作品

 

在你的想像之中,「MYCE」的個性如何?他喜歡做什麼?
MYCE是一隻充滿好奇心的老鼠,住在魔幻森林裡。他經常食用神秘的蘑菇毒液來達到迷幻的境界,那是他的樂趣。他需要關注的只有如何在森林裡生存以及做自己想做的事,所以他整天在魔幻森林裡尋找他最愛的蘑菇。他的旅程才剛剛開始呢。

 

你創造的怪奇動物們總是看起來很調皮,很開心也很有趣,要把這些特色從你的平面創作傳達到立體雕塑上,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們是如何做到的?
MYCE跟我的第一隻軟膠(Sofubi)玩具BRUNO都是由Little Chop Design的日本藝術家Knucle雕塑而成。我們已經認識超過十五年了,關係一直很好,他就像是我的大哥,所以跟他溝通我想要的東西非常容易。我自己也被他的創作啟發一些靈感,所以他說「要以Johnny的畫作為基礎製作立體雕塑很容易」。

 

由Knuckle塑形、HEADLOCKSTUDIO製作的Johnny角色「MYCE」,圖片提供:ParadiseToy & HEADLOCKSTUDIO

 

你對Ken桑的第一印象如何?你們是怎麼開始合作的?
我一開始知道Ken桑是玩具店SPANKY的老闆,但我一直沒有機會認識他,直到2016年我從舊金山搬回日本。我們第一次碰面是在共同朋友的派對上。Ken桑拜訪過加州非常多次,長久以來熱愛美國玩具以及藝術文化,所以我們聊加州,聊玩具,也聊藝術,聊我們共同興趣是件很棒的事。幾個月後,Ken桑問我有沒有興趣做原創軟膠玩具?那是我完全沒有預期到的提議,我就回他「當然!」不過,我的第一隻玩具「BRUNO」是在他提議後的兩年才發行。在這段時間,我的角色們也有很大的發展,因為跟HEADLOCKSTUDIO一起研發軟膠玩具,製作立體雕塑給了我很多創作靈感。當我去想像製作立體角色雕塑的時候,我就不停動手畫草稿,角色的性格也就逐漸成形。

 

最近收到最喜歡的藝術玩具?
最近我收到一些藝術家朋友們製作的軟膠玩具,Mai Nagamoto的「FUTENEKO」(野良貓)、TERRIBLE WHORE的「Ibo Ibo Kaiju Aiko」. Bwana Spoons的「Prancakes」,我喜歡同時代藝術家朋友們的作品。

 

Johnny作品

 

前陣子環保抗議組破壞梵谷的「向日葵」和克林姆的「死與生」這些大師名作,你對所謂的大師名作有什麼看法?
我自己沒有看過這些名作的原畫,但我試想自己如果能夠在畫作中注入如此龐大的能量,會創造出什麼樣的東西?我認為這些名作乘載了藝術家龐大的能量,感染無數人並且為他們帶來靈感,這正是它們有名的原因。我總是盡我所能去完成每一件作品,結果有時候很棒,有時候不好,但每天都試著讓自己更好。我認為那樣的能量會創造出更好的藝術品。

 

如果不做藝術了,你可能會做什麼?
也許是蒐集來自全世界有趣的書然後開間書店,我喜歡書。

 

我們的讀者等不及要看到你跟《PPAPER》合作的藝術玩具了,請跟我們讀者說幾句話。
感謝你們閱讀這些文字。我很期待再度拜訪台灣,如果你們有來我的展覽,請來跟我說聲嗨。HEADLOCKSTUDIO跟我正在計畫其他的原創藝術玩具,敬請期待。

 


關於作者

Clyde Liu。PPAPER 主編。
正宗90文化養大的金牛男。擁抱帶有壞品味的美感與文化。相信科幻片與愛情片是一切問題的答案。而宇宙是我們最後的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