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以色列設計師 TAL BATIT
與他的淘氣陶器

 

關於陶器的濫觴說法不一,根據文化人類學者研究推測,陶器的出現可能是我們祖先無心插柳的結果。新石器時代的人類會在容器內外塗上一層黏土,好讓容器擁有更好的密封性,而在日常使用的過程中,以樹枝為主要材料的容器偶然被火點燃,讓人類意外發現黏土的耐火性,於是人們開始將黏土和水塑形,待泥漿日照曬乾後再以篝火燒製成最初的陶器。

 

 

從貯水儲物到祭祀功能,陶器逐漸延伸出裝飾陳列的審美價值,如今陶藝創作者擁有更精良的技術與設備,去創作符合時代美學的陶器樣式。造型是陶器的靈魂,也是美感呈現的亮點,對於現代人而言,簡約的形式和趣味的設計是我們習慣也喜愛的美學經驗,而以色列設計師Tal Batit的陶器作品,便充分展現當代的詼諧美感。

 

 

六年前,Tal Batit在以色列霍隆理工學院(Holo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學習工業設計期間首次接觸陶藝創作,少了科班訓練的捏塑讓Tal Batit不為框架所囿,他巧妙地以3D列印技術開發各式造型有機複雜的模具,結合了古代陶器的手工質地以及現代陶瓷器物的平滑亮色,將這項擁有千年歷史的傳統工藝,注入令人耳目一新的諧趣品味,喚起你我心中的童趣與淘氣。

 


 

PPAPER

TAL BATIT

以色列陶藝家


Hello Tal很高興能與您聊聊。如果以人的性格來形容您的作品,它們相處起來應該會是令人如沐春風的陽光男孩女孩,我們很好奇您是抱持著什麼樣的心情製作這些作品的?
謝謝!身為一名獨立設計師你必須勇於創新,對於事物保有好奇心,然而要維持這樣的精神狀態並不容易。因此,為了能夠帶著愉悅的心情創作,我只會進行發自內心感到新鮮有趣的創作計畫。唯有如此,才能持續產出讓自己和觀者都喜愛的作品。

 

 

您在其他訪問中有提到您是在以色列就讀大學期間接觸到製陶藝術,可不可以和我們分享是什麼樣的契機,讓您開始以陶土為媒材創作,而你認為陶器最令您著迷的點是什麼?
要製作出一般我們熟悉的空心物件(例如:杯器)的模具可以分為「公模」(凸模,用來形塑成品的内表面)和「母模」(凹模,用來形塑成品的外表面)兩個部分。我曾經為了製作一頂法國傳奇電音團體Daft Punk造型的頭盔,不斷旋轉模具半個多小時,只為了確保成品的厚度能盡可能地均勻,而我老實告訴你這不是一件輕鬆的差事。後來,我在大學的第二年學習到以石膏模具製作陶器的技術,相較於以公模和母模的方式製陶,我只需要將泥漿注入石膏模具(母模)燒製,最後再將多餘的泥漿從模具中倒出就能得到中空的成品,簡直就像魔法一樣!從那之後,我的每項創作計畫幾乎都離不開陶器了。

 

Bubbly
Chubby
Classy
 
Fancy
 
Goofy
 
Mighty
 
Sassy
 
Tasty
 

「Hybrids」這個系列是怎麼開始的?您認為創作過程中最有趣的部分是?
「Hybrids」是我在大學最後一年開始的創作計畫,而最初的契機是來自燒陶過程中,經常面臨陶土作品接觸黏結的問題,因為一旦窯內溫度到達一定程度,釉料就會融化,這不僅會導致成品不能使用,有時甚至會直接破裂。對我來說,這是陶藝有機的一環,我並不認為這是一種瑕疵,但是我很渴望探索陶土的特性,並展現這項媒材的特點。於是,我嘗試將不同形狀的半成品堆疊在一起放入窯中燒製,利用收縮率的差異創作出一些非常有趣的成品,但我覺得還不夠。直到後來,我做了一個紅陶與白色陶瓷鑲嵌的複合式陶碗,意外發覺這兩種材料的組合具有某種獨特的和諧氛圍:紅陶喚起古代文明器皿的意象,而白色釉料的光澤則散發著古典永恆的美感。

 

Hybrids
by Tal Batit

提及趣味,您最近製作的「Buttoned: SMILE!」系列大量使用了微笑表情符號,這樣的風格令人想起普普藝術的親切感,這是源自心境上的轉變嗎?
我認為每個藝術家都應該留下自己指紋(fingerprint),這裡我用指紋來形容創作者的概念與想法。我經常在作品中,使用大家所熟悉的圖示(icon),並注入我對於這些符號的詮釋,比如說「Hybrids」系列中的花瓶造型,或是「Ethnic: Synthetic」系列裡的地毯圖紋,而最近發表的「Buttoned: SMILE!」系列則翻玩了經典微笑表情符號。我選擇笑臉符號的原因有三個:首先,我很喜歡這個符號;再者,在習慣使用表情符號作為溝通方式的此刻,每個人都能理解這個符號背後的含意;最後,這兩年人們因為Covid過起戴著口罩生活的日子,少了完整的表情資訊,我們努力地透過眼神傳達情緒,在這樣的前提下,我希望看見觀者欣賞作品時眼睛裡的笑容!

 

Buttoned: SMILE!
by Tal Batit

你相信宇宙有一個形而上的規則嗎?你的「Ethnic: Synthetic」系列是否有受到曼荼羅或是西藏唐卡這類宗教藝術的影響?
「Ethnic: Synthetic」系列源自於我對顏色、圖案和對稱性的熱愛,並以傳統民族牆毯(Wall carpet)為原型,跳脫既有形式、色彩與圖案樣式所設計的陶瓷作品,而我希望它們能夠成為引發觀者思索民族與工藝的契機。

創作至今,您私心最喜歡哪個系列?為什麼?
這就和你問我比較喜歡哪個孩子一樣(笑)。我自己很滿意「Hybrids」系列,而這組作品很榮幸獲得幾間重要的博物館收藏,我為此感到非常自豪;另外,目前持續進行中的「Buttoned: SMILE!」系列收到來自四方熱烈的迴響,替我和工作室帶來更多激勵與動力。

 

Ethnic: Synthetic "Biennale"
by Tal Batit

您經常在社群媒體放上紀錄創作過程的影片,讓即便不熟悉製陶的人,也能感受陶藝的喜悅。您希望透過製陶藝術傳達什麼想法?
拍攝短片是我和 followers 交流的方式之一,我認為在這個時代,透過影片讓人們知道他們所購買和收藏的物品來自哪裡,以及它們是如何製作的,是很重要的溝通內容,而見證創作的過程便能和大眾建立更緊密的 connection。

您覺得成長並且生活在以色列的經驗,讓您與其他設計師/創作者最大的不同是什麼?
以色列是一個相對年輕的國家,原先分散在世界各地的猶太人,帶著來自歐洲、非洲、美洲、亞洲等地的文化,以共同的宗教信仰為基礎建立了移民國家。雖然我自己本身沒有信仰特定宗教,但是探索不同的傳統與工藝是很有趣的經驗。就某種意義而言,以色列聚集了世界各地的價值與想法,這樣的環境也給了我許多靈感。

創作以外最能讓您感到開心的事物?
好吃的食物!題外話,我一個月前在巴黎訂婚了!有趣的是,以前我總對電影裡發生在艾菲爾鐵塔下的愛情橋段大翻白眼,但實際到了那裡並許下承諾,是一件非常非常浪漫的事(笑)。■

 

Ethnic: Synthetic "Yellow"
by Tal Batit

 

Photo courtesy of Tal Batit

 

 


關於作者

Ian Feng。PPAPER 編輯。
因為攝影而開始書寫的文字工作者,難以抗拒酸質明亮的淺焙咖啡,每晚準時收聽酷派爵士,沉醉在 Roger Federer 單反的優雅風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