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INE 高級訂製香水
Hedi Slimane的氣味日誌



「對於手工訂製,巴黎一直保持著一種特殊而堅定的時尚理念。除了精湛的工藝之外,這種理念代表著一種專業敏感性、一種因工藝而產生的智慧、一種方式、一種獨特的感覺,這只能在巴黎找到。」—— Hedi Slimane,CELINE創意總監

Hedi Slimane,巨蟹座,尖銳,纖細,反叛,野心,非黑即白,閃亮,加州的陽光,巴黎的夜。年僅28歲便被Pierre Bergé相中成為Yves Saint Laurent聖羅蘭先生的繼任者,帶領著YSL為如罌粟花般美麗而誘惑又充滿危險的巴黎女郎代言,他說他捕捉的是YSL的精神和神秘感,如同常伴在聖羅蘭先生身旁的繆思女神。那是Hedi Slimane在時尚界的第一份重責大任,很大程度定義了至今仍貼在他身上的標籤,覺得他的酷是來自對世間萬物的不屑一顧。然而從小對音樂、氣味、詩、電影、照片都很有感覺的Hedi Slimane,內心其實比誰都還要敏感。

 

CELINE高級訂製香水
包裝以及瓶身由Hedi Slimane親自設計

1968年出生於巴黎的Hedi Slimane正好遇上了巴黎香水文化最鼎盛的時刻,對於大部分童年時光都在巴黎渡過的Hedi Slimane而言,香水是奢侈的一種保證,這份因氣味而留下的刻板印象在他成為一名高級時裝設計師後得到了驗證,所以年輕時期的他不僅為DIOR開創了Dior Homme,更樹立了完整的香水體系。時隔多年,在2018年正式加入CELINE的第一天,Hedi Slimane心中的第一個念頭便是為CELINE創造一系列香水,並且要以比擬Haute Couture高級訂製服的水準精心製作——CELINE HAUTE PARFUMERIE高級訂製香水——可以說是完全出自Hedi Slimane的私心,不僅是個人童年記憶的連鎖反應,更是因為這11款香氛的創作靈感都跟Hedi Slimane本人的記憶有關,為什麼是11?因為他對香水的第一份記憶就發生在11歲。「這個系列可能是我在CELINE裡最貼近個人的部分⋯⋯它很隨性,很個人,透過11種不同的氣味來闡述我的故事。」Hedi Slimane如是說。
 


 



夢回青春,重拾時裝夢想的19歲
BOIS DORMANT夢林

 

「19歲時,我遍尋倫敦,希望能搜羅由薩佛街(Saivle Row)出品的緊身西裝。而我自己最終也成為了高級時裝設計師兼裁縫師。在設計BOIS DORMANT、LE PENDANT POUR LE JOUR DE BLACK TIE時,我希望能夠締造出一款彰顯我所設計的英式法蘭絨雙排釦外套奢華講究與層次分明經典特色的香水。在粉香調古龍水的淡雅氣息襯托下,散發精緻木香,略帶琥珀香氣。我亦希望能從音樂發燒友的角度演繹香調醇美流暢的韻律感。如同一張首次發佈的黑膠唱片,BOIS DORMANT折射出溫暖私密的光澤,一種「優美動聽」的真實感。」

從2019年9款CELINE高級訂製香水問世,2022年第11個故事回首在19歲的Hedi Slimane前往倫敦薩佛街尋找完美剪裁的二手西裝的記憶片段,那是一名原本志向朝著政治與新聞業發展的青年,回想起兒時跟著裁縫師的母親一起裁製服裝的悸動,青春的夢,再一次點燃了他對時尚的激情。「BOIS DORMANT夢林」,繾綣在Hedi Slimane珍愛的英式法蘭絨面料細緻而華麗的圍裹中,縫合上鳶尾花油與木質粉末氣味,延伸到雪松和香根草的木質結構,注入在佛手柑與杜松基調的法式古龍水的微妙苦澀中。

 

CELINE高級訂製香水
「BOIS DORMANT夢林」

氣味:佛手柑,杜松子,白鳶尾香膏,雪松,香根草



「我的服裝是關於文化的」
PARADE彰顯

 

「我希望以崇拜禮儀為概念調製香氛,呈現造型與表現的經典儀式。我尤其會想起那些一身優雅地漫步在巴黎的林蔭大道上,主導文學與藝術品味的文人雅士,腦海浮現波特萊爾 (Charles Baudelaire)、甘斯柏 (Serge Gainsbourg) 或杜特朗 (Jacques Dutronc) 的身影,還有鮑伊 (David Bowie) 的瘦白公爵(white thin duke)形象、羅西音樂 (Roxy Music) 樂團以及沃荷 (Andy Warhol)。另外,伸展台璀璨燈光下,男女模特兒台步從容、搖曳生輝的場景則更令人熟悉。」

是刻板印象也是事實,對於在巴黎出生長大的Hedi Slimane而言,這座與藝術息息相關的城市賦予了他天生的文藝屬性,從他的靈感繆思中也不難發現他對音樂、藝術、文學的喜好,迷戀波特萊爾的文青不是個書呆子,而是與David Bowie一起搖滾的不羈青年,那些經常出現在他腦海中的人物身影成為了Hedi Slimane意圖建構的服裝深度,他也說「我的服裝是關於文化的」。

 

CELINE高級訂製香水
「PARADE彰顯」

氣味:佛手柑、橙花、香根草、麝香、橡木苔

 

 

當左岸成為了左岸
SAINT-GERMAIN-DES-PRÉS聖日爾曼

 

「二十多歲時,我生活在聖日耳曼德佩區的中心地帶。那時,我常常沿著維爾納伊街 (Verneuil) 與里爾街 (Lille) 悠閒漫步。時而從不同的咖啡館露天座端詳過往行人,悉心觀察從索邦大學及其它位於該區的大學魚貫而出的學生。時而前往Le Champo電影院,欣賞艾力·侯麥 (Eric Rohmer) 執導的經典電影《春天的故事》 (Conte de Printemps)。步出影院,信步走至蘇弗洛街 (Soufflot) 拐角時,馬賽爾·卡內 (Marcel Carné) 的電影《弄虛作假的人》 (Les Tricheurs) 又浮上心頭。那段優雅恣意、脆弱感懷的青春歲月與聖日耳曼德佩緊密相連,在我心中歷久彌新。故而,將風光旖旎的盧森堡公園幻化為一款雋永香水可謂順理成章。」

如同法國大文學家雨果筆下的《悲慘世界》所描繪的荒誕景象,19世紀初巴黎曾經也是一個破敗不堪,連陽光和空氣都難以穿通,令人厭棄的地方,直到法國19世紀中葉,在拿破崙三世與法國塞納省省長奧斯曼(Georges-Eugène Haussmann)推行的改革整頓下,巴黎才逐漸洗去了污穢,成為世人心目中的花都,位於塞納河左岸的聖日耳曼德佩(Saint-Germain-des-Prés)是整個巴黎改造工程裡最重要的核心區域,是巴黎成為人們心中的文藝之都的靈魂所在,歷史上著名的Café de Flore花神咖啡館與Les Deux Magots雙叟咖啡館都位於此地,聖日耳曼德佩使左岸成為了左岸,百年以後,在此處成長的Hedi Slimane感受著巴黎左岸的文藝氣息,一幕又一幕的青春回憶,伴隨著左岸的歷史湧上心頭。
 

CELINE高級訂製香水
「SAINT-GERMAIN-DES-PRÉS聖日爾曼」

氣味:橙花、苦橙葉、白鳶尾脂、天芥菜、香草


 

 

記憶中的奢華氣味
COLOGNE FRANÇAISE法式古龍

 

「享受古龍香水浴曾是我的習慣。正如為衣料加香的傳統習俗一樣,我迷戀這種馨香環繞的感覺。彷彿輕紗柔裹,難以言喻地純淨清透,帶給我溫馨呵護與慰藉。我希望避開以淡雅輕盈詮釋法式古龍香的常規舊俗,重新捕捉古龍香非同尋常的芬芳精髓與香粉梳妝的優雅情致。為此,我需要展現出香水微妙多元的層次感,將迥然相異的芬芳融於一體,打造出這款別具情調、優雅迷人的古龍香。我致力於彰顯香水尊貴、奢濃的氣息,而非含蓄婉約的一面,讓人彷彿看到一位個性鮮明的年輕法國紳士或女郎。我推崇古典之美,我認為面容的細微瑕疵反而別有魅力,讓其更加深邃立體。否則,看似完美無缺的五官也只剩下空洞的輪廓,令人乏味。」

Hedi Slimane對香水的第一份記憶發生在11歲,70’年代到80’年代間,正值法國香水文化的巔峰時刻,傳承百年法國傳統頂級香水工藝的Caron卡朗與Guerlain嬌蘭令Hedi Slimane留下深刻的印象,並特別喜愛自幼在地中海花園裡聞到的無花果樹和薰衣草氣味。對他而言,香水成為了一種奢侈的保證,頂級香水的奢華水晶瓶身也間接觸動了他對材質的迷戀,在真正投入高級時裝設計後,Hedi Slimane更確信了香水與高級時裝之間的親密關係,因此在為DIOR開創Dior Homme的同時,Hedi Slimane也順勢創作了DIOR第一款男性香水,如今也為CELINE開創了香水系列。

Colongne古龍水的起源如同他的命名,是一種源自德國古老大城科隆的香水形式,與氣味最濃郁的Parfums香精、Eau de Parfume香水(Eau是法文的「水」)、以及精油成分更淡的Eau de Toilette淡香水相比,古龍水含有的3%~5%香精濃度使它成為日常生活更泛用的香水類型,更輕盈的氣味質地使它成為男性開始接受香水的契機,因此古龍水也並非是指男性專用的香水。Hedi Slimane把玩另類香調的配方。前調瀰漫令人無法抗拒的淡淡橙花幽香,以及無花果樹撩人的性感芬芳,然後飄送粉香鳶尾花的優雅氣質及樹苔的柔和餘韻。

 

CELINE高級訂製香水
「COLOGNE FRANÇAISE法式古龍」

氣味:橙花、無花果樹、白鳶尾脂、樹苔、麝香

 


巴黎的炫目與魅惑
DANS PARIS緣氛巴黎

 

「20歲時,我常與知交好友同登遊船,與坐滿一半席次的船上遊客一同領略沿途盛景。我們沐浴著明媚陽光,沿著塞納河一路而下,一邊聽著音效欠佳的擴音器傳送地下絲絨 (Velvet Underground) 樂隊的歌曲。沿途恢弘的巴黎紀念碑遙遙矗立,光影迷離間呈現夢幻色彩,吸引眾人手執相機窮追捕捉一系列鏡頭。躺在塞納河遊船的長椅上縱目遠眺,視野翻轉間,遼遠的城市天空彷彿與我們的目光對應著。美不勝收的風景令大家目眩神迷,深深迷醉於傳承悠久、錯落有致的建築佈局中;亦由衷讚歎,朝夕相對的巴黎竟能如此流光溢彩。」

巴黎的繁榮源自塞納河,整座巴黎城區的歷史起源自塞納河中央的西堤島,古老的巴黎聖母院就座落在西堤島上,法國人以水流方向定為前方,將塞納河北岸稱作右岸,南岸則是左岸,以西堤島為中心塞納河右岸為起點依循順時針螺旋方向,巴黎市共劃分為20個區。Hedi Slimane出生在右岸的第19區,在那裡他從身為裁縫師的母親和兩位叔叔身上得到了時尚的啟蒙,但因深知時尚產業競爭過於激烈,Hedi Slimane起初並沒有希望以此為業,依然眷戀巴黎文化氣息的他選擇進入了羅浮宮學院修習藝術史,從而開啟他以文化的角度切入創作的契機。身為巴黎人的Hedi Slimane與我們同樣景仰著依循塞納河畔建造的巴黎紀念碑:凱旋門、聖母院、凡爾賽宮、拉雪茲神父公墓、巴黎大皇宮、巴黎市政廳、巴黎榮軍院、羅浮宮、巴黎歌劇院、巴黎皇家宮殿、先賢祠(萬神殿)、協和廣場、亞歷山大三世大橋、巴黎聖心大教堂、艾菲爾鐵塔⋯⋯。在地下絲絨的樂聲輕舔中,在塞納河的水澤環抱中,感受著巴黎的眩目與魅惑。

 

CELINE高級訂製香水
「DANS PARIS緣氛巴黎」

氣味:佛手柑、芫荽籽、月桂花調諧、麝香、香草

 

 

巴黎女伶的青春氣味
LA PEAU NUE流露

 

「少年時,每到細雨綿綿的午後,我就會取出從塞納河岸的舊書攤搜尋來的電影雜誌,小心翼翼地從中剪下明星照片,悉心加以保存。時至今日,凱薩琳·丹妮芙 (Catherine Deneuve) 的燦金秀髮及清透肌膚在《情婦瑪儂》 (Manon 70) 中閃耀依舊;《我愛你,我也不愛你》 (Je T'aime Moi Non Plus) 畫面裡,珍·柏金 (Jane Birkin) 與喬·達里桑德羅 (Jo Dallesandro) 野性十足又剛柔並濟的美始終如一,而《男性,女性》 (Masculin Féminin) 中,弗朗西絲·哈迪(Fraançoise Hardy) 的優雅風情亦魅力不減。我堪稱虔誠地珍藏著年少時剪貼的偶像相片,這些跳脫背景的人像照展現撩人的青春風華,麗顏肌膚上覆蓋著一層薄紗般的脂粉,自信滿滿注視鏡頭的神韻分外鮮活。這一張張銀鹽相紙上的巴黎女郎一直讓我難以忘懷。」

戀舊,是巨蟹男Hedi Slimane的天性,這份懷舊的記憶浸沐在巴黎女伶不滅的青春年華中,那也是Hedi Slimane本人經歷過的青春。在2018年Hedi Slimane宣告回歸巴黎時尚核心後,便帶領著CELINE回首Celine Vipiana創造CELINE的風華,一種巴黎女性特有的穿衣風格,伴隨著Hedi Slimane記憶中的巴黎女神倩影登場,揉和著Hedi Slimane的鋒利,屬於21世紀的CELINE BY HEDI SLIMANE散發著懷舊與現代的氣味。

 

CELINE高級訂製香水
「LA PEAU NUE流露」

氣味:佛手柑、玫瑰原精、白鳶尾脂、米粉末、香根草


 


思想的熱度
RIMBAUD蘭波

 

「14歲那年,課後的時光,我和朋友會背誦蘭波(Rimbaud)的《Le Dormeur du Val》(山谷的沉睡者),我們躺於綠茵,靜待肉身與靈魂沉入《Les Illuminations》(彩畫集)之中。像眾多前人和後人,我們著迷於年青詩人的脆弱與溫婉,感覺他的種種煎熬,如像身同感受。我記得那幅蘭波肖像,我一直以崇敬之心保留在身邊。儼然覺得,它已是永恆而普世的青春象徵。我一直想創作一款香水,喚起烏托邦精神,青春最內在的本質,刻劃蘭波那幅肖像,又或是數千張我在過去30年製作過的年輕男子及女子照片。我不得不以香氛形式,演繹少年時期的不羈優雅、追尋本我以至躁動不安,凝煉青春的精髓。我選擇了精緻而內斂的香調,一抹以香氣瀰漫的脆弱,懸而未決,遊離時間之外,輕描淡寫地掠過肌膚。」

1854年出生在法國東北部沙勒維爾一個中產階級家庭的Arthur Rimbaud蘭波,從小在母親的高壓教育下顯露天才般的文學天賦,從14歲開始以拉丁文撰寫詩歌。1870年在師長的引領下,16歲的蘭波學會以法文寫詩,並成為他日後創作的主要語言,性格叛逆的蘭波將自身對社會的不滿化成詩詞寫作,在詩歌《巴黎人的狂歡或巴黎的重生》中更描述了自己參與巴黎公社的經歷。蘭波與同為詩人的同性愛侶Paul Verlaine之間的禁忌之愛與悔恨,間接成為了蘭波寫作生涯中公認的絕世傑作《地獄一季》的靈感泉源。蘭波的詩作充斥著對社會裡層的觀察與怨懟,頹敗而迷幻,在短短6年的寫作生涯中,蘭波成為了影響法國現代文學、音樂與藝術的存在。在成為時裝設計師以前,從小喜愛蘭波詩作的Hedi Slimane曾經學習過政治學並短暫投入新聞業,對於社會的精準洞悉仍然不時出現在他的創作中,那是青春才有的思想熱度。以下是Hedi Slimane與好友背誦的蘭波詩詞:


《Le Dormeur du Val》
山谷的沉睡者


在青翠的谷穴,溪流在歌唱,
瘋狂地撕纏著草叢,如泛著銀光的碎布;
太陽,從驕傲的山中熠熠閃亮:
這是一個流光四溢的小山谷。
一位年輕的士兵,赤裸著頭,張著嘴,
後頸沐浴在新發的藍水芥間,他在酣睡;
身體伸直在草裡,雲彩之下,
躺在綠色的床上蒼白的臉,陽光如雨傾瀉。
雙腳在菖蘭叢中,他睡著了。微笑,
笑得像一個病懨的孩童,他打個盹;
大自然啊,請抱緊他搖搖他:他感到寒冷。
花香沒能使他的鼻翼翕動;
在太陽里沉睡,手捂住前胸,
靜靜地。在胸的右側,他有兩個紅色的窟窿。


 

CELINE高級訂製香水
「RIMBAUD蘭波」

氣味:薰衣草,橙花,鳶尾油,小麥香調,麝香和香草香調


 

 

十年的魔幻加州陽光
EAU DE CALIFORNIE加州

 

「比華利山莊的房屋四季縈繞著秘魯聖木的清香,我在那裡生活了十年。盛夏時節,我會驅車前往聖克利門蒂 (San Clemente) 和聖奧諾弗雷(San Onofre)衝浪海灘消暑渡假,勞斯萊斯開篷車沿著太平洋海岸蜿蜒的公路疾馳,沿途康諾利(Connolly)皮具的馨香亦伴我一路同行。

棕櫚泉的炎炎夏日中,導演葛斯·范桑(Gus Van Sant)時常去拜訪好友卡萊·葛倫(Cary Grant),興起時便輕輕撥動吉他琴絃,美妙音符在慵懶時光中涓涓流淌。時間仿若靜止,唯獨盤曲虯結、枝蔓攀張的棕櫚樹高聳,直入茫茫天際。

懷念於此情此景,我創作了一款向加州致敬的香水,令人恍如置身於那片仙境般的天地間,縱情於明媚陽光與悠揚樂音之中。」

2007年Hedi Slimane結束與DIOR的合作,兩年後以攝影師的身份前往加州,並以影像作品網站「HEDI SLIMANE DIARY」展開一位巴黎人對美式文化的觀察。Hedi Slimane對攝影的興趣與香水一樣始於11歲,他在那年收到了人生第一台相機,並學會如何在暗房沖洗黑白照片,這似乎也影響了他的影像審美偏好,他為品牌親自掌鏡的廣告影像也幾乎都是黑白的。Hedi Slimane在加州居住了十年,即便在2012年接獲Yves Saint Laurent的任命成為下一任創意總監,他仍然執意選擇在加州進行創意工作,這位巴黎人顯然喜歡這座城市帶給他的新鮮感,然而在十年後,他逐漸感覺到加州的生氣正隨著社會變遷而消逝,2018年在CELINE的任命下Hedi Slimane決心回歸巴黎。然而那段在加州體驗過的美好仍然封存在Hedi Slimane的記憶中,如今他用氣味回憶著。
 

CELINE高級訂製香水
「EAU DE CALIFORNIE加州」

氣味:佛手柑、白鳶尾脂、秘魯聖木調諧、樹苔、廣藿香

 


永遠閃亮的音樂繆思
REPTILE不羈

 

「烏黑亮澤的熠熠閃片、迷人的麝香芬芳以及爬行動物的質感皮革帶給我泉湧般的靈感。一款融入電音魅力的別緻香水應運而生,聲與影在此和諧交融。而明暗光影與芬芳香調也恍若合而為一。我拍攝的相片及為搖滾明星創作的黑白肖像一同催生了這款剛柔並濟的香水。我將它獻給一路邂逅的各位音樂家。」

Hedi Slimane的創作始終離不開音樂,這並不是在說他總是為了音樂而創作,而是他創作的每一個時裝系列都會將音樂列入設計的一部分,因為他相信這是精確表達創作的必須,而Hedi Slimane的音樂品味更是當今線上的時裝設計師都難以與之匹敵的,其在秀場挑選的音樂(都是與創作者特別合作的)與模特兒在伸展台上的穿著與姿態的契合程度,能直接反映在令人酥麻的觀賞感受。2012年二度入主SAINT LAURENT的Hedi Slimane在2013春夏秀場,便邀請好友兼法國EDM電音天團Daft Punk為其回歸的第一場秀特別創作長達15分鐘的音樂,並在同年邀請Marilyn Manson瑪麗蓮曼森、Courtney Love、Kim Gordon等一眾音樂繆思加入,成為SAINT LAURENT音樂計畫的成員,並由Hedi Slimane親自掌鏡拍攝形象廣告,以黑白肖像捕捉了藝術的能量與性格。
 

CELINE高級訂製香水
「REPTILE不羈」

氣味:薰衣草,橙花,鳶尾油,小麥香調,麝香和香草香調

 

 

纖細男體的時尚宣言
BLACK TIE禮服

 

「對我來說,我想調製一款晚間香氛,將之變成儀式。這是純粹表現自我的象徵。廓形硬朗的晚禮服,令我著迷並反覆演繹的黑色夾克,禮服布料與漆光緞料深濃而蓄勢遒勁的漆黑色澤,一絲不苟、無懈可擊的白色Piqué(珠地布)胸飾襯衫,還有夜色中一縷亦剛亦柔的香草芳跡。我亦採擷男女兼備的魅力風情,注入這款別出心裁的粉質芳香中。」

從YSL輾轉到聖羅蘭先生也待過的DIOR,是Hedi Slimane開啟了Dior Homme的先河,那幾乎可說是刻薄的窄身剪裁創造了男裝在陽剛之外的屬性,宣示纖細男體的中性風格炫風即將到來,說得更準確一些,在離開前東家以前,Hedi Slimane為YSL(在他二度就業宣布品牌名稱改為SAINT LAURENT以前)做過的最後一場2000秋冬系列「Black Tie」就揭示了這點,他的好友兼靈感繆思David Bowie完美地詮釋了一切。

 

CELINE高級訂製香水
「BLACK TIE禮服」

氣味:白鳶尾脂、雪松、樹苔、香草、麝香

 

 

巴黎夜未眠
NIGHTCLUBBING夜未央

 

「這款香水凝聚了我在巴黎LES BAINS DOUCHES及LE PALACE夜店附近渡過的恣意夜晚。麂皮與煙草氣息繚繞間,瀰漫著一縷縷頹廢的琥珀香韻,飄香長髮輕垂麗人頸間,舉手投足間沁出香草馨甜。一對男女陷於深紅色天鵝絨座椅間,宛如鏡中鏡裡交相層疊的身影,他們的形象相互輝映,永無止境。午夜的巴黎街頭美輪美奐美輪美奐,引人流連,直至破曉。」

2018年9月,回歸巴黎時尚核心的Hedi Slimane獻上了他首場CELINE高級時裝系列,地點選擇在他年少時期乘坐塞納河游船瀏覽巴黎風光的其中一個紀念碑——巴黎榮軍院舉行,拿破崙長眠的歷史遺跡被重新打造成一座點亮巴黎夜晚的俱樂部,宣告著Hedi Slimane對巴黎過往的殷切和夜店音樂與青年文化的關注不會減少,系列主題「Paris La Nuit巴黎之夜」直白地說明了一切。「我愛巴黎的夜晚,我在Le Palace的煙霧中和Les Bains-Douches的白色磁磚之間長大。遺憾的是,這座城市力圖關閉像這樣有趣的地方,與巴黎的夜晚望其項背。不過燈光依舊還亮著,街邊燈火的魔力、咖啡館裡的霓虹燈、閃閃發光的巴黎青年和街頭的能量。」大秀前才剛在Le Palace度過了50歲生日的Hedi Slimane如是說道。■

 

CELINE高級訂製香水
「NIGHTCLUBBING夜未央」

氣味:古蓬香脂、白鳶尾脂、廣藿香、樹苔、香草、麝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