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石頭裡雕刻一座建築
天才石雕藝術家
Matthew Simmonds



自人類有歷史以來,建築一直是文明存在最美麗且有力的證明,也是人類創造力最極致的展現。現居於丹麥哥本哈根,出生自英國的Matthew Simmonds不是建築師,但也許是最接近建築師的一位藝術家。1984年,畢業於東英吉利大學(University of East Anglia)的Matthew Simmonds原本主修的專業是藝術與建築史研究,在從事幾年百無聊賴的插畫工作後,偶然瞥見了位在英國南部擁有超過900年歷史的奇徹斯特座堂的修復工程紀錄,才領悟了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於是Matthew Simmonds決定將這份上帝賦予的一線靈光與藝術創作結合,再次進入校園學習建築石雕技術,幾年後,Matthew Simmonds更堅定了自己的信念,在1997年前往義大利專攻古典大理石裝飾藝術。

 


 

在修習雕塑藝術的期間,Matthew Simmonds也投身參與英國古蹟的修復工作,擔任石匠與雕刻師,經手的案例也包括歷史上著名的西敏寺。宗教建築對於本就有史學研究專業的Matthew Simmonds而言具有特殊的感召,宗教空間的神聖性也是Matthew Simmonds雕塑藝術在觀者心中留下的第一個印象。然而雖然背負著史學家的學術背景,也曾經參與過歷史建築的修復工作,Matthew Simmonds仍然是一位藝術家而非考古學者,無數看似將歷史遺跡復刻進岩石的創作,其實幾乎都是Matthew Simmonds出於藝術創作的想像。他將自身對人類歷史脈絡的理解,以藝術的靈性雕刻進與歷史遺跡相同或相似的岩石質地,讓觀者從精巧的雕塑裡就能感受人類在歷史上留下的智慧與創造的極致。「我所使用的技法都是基於傳統的技術,然而在細節與精緻度上,有時候可能會比實際的情況更接近極限」Matthew Simmonds如此解釋。


 


 

與其說Matthew Simmonds用石材創造了對空間的想像,不如說他是在材料中看見了雕塑存在其中的可能性。「減法」的概念一直是Matthew Simmonds創作裡的一部分,素材原始的質地與雕塑精緻度的對比對他而言是人類與自然之間的關係與平衡,也是他的創作哲學。在我們看來,Matthew Simmonds創作所散發的神聖性或許就是來自於此。
 



 


訪談
PPAPER

Matthew Simmonds



你是如何開始雕塑藝術的?
年輕時我對歷史悠久的石製建築很感興趣,於是我在大學決定修讀藝術史,也促使我後來開始從事石雕藝術,所以這一切的開端其實從很早以前就開始了。在一次到英國南部的奇徹斯特座堂(Chichester Cathedral)參觀時,我看到了修復這座歷史建築的石匠在工作的影像,頓時間我領悟了,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

起初我並非專注在個人的藝術創作,而是作為一名匠人想精進自己的能力,目的就是為了參與歷史建築的修復工作,尤其是英國的教堂。在義大利求學時我住在Pietrasanta,那是一個靠近卡拉拉採石場盛產大理石的小鎮,來自世界各地的雕塑家都在這裡生活和創作,當時我和一些藝術家共享同一間工作室,也是從那時候我開始思考將自己的技術帶入個人的藝術創作中。


我們知道你參與過一些古蹟的修復工作,那是一個什麼樣的體驗?
我經手過最重要的項目是我在劍橋Rattee and Kette公司以石雕師的身份,參與了西敏寺和伊利大教堂的修復工程,在一個共同的項目上與一群熟練的工匠們一起工作是非常重要的經歷,這些人事物對我而言都是很美好的回憶。

而我參與的第一個修復工程是在索爾茲伯里座堂(Salisbury Cathedral)裡擔任石匠,工作室實際上就位於教堂內,也是我最初決定投身石雕工作最浪漫夢想,與我正在修復的偉大建築有非常緊密的連結感,就像是一艘夢幻大船上的船員一樣,徹底了解這座建築物的每一處細節,並且能進入那些通常不會對外開放的通道或是空間,在那裡工作感覺像是一種極大的特權。


 



歷史建築尤其是宗教建築,為什麼對你而言具有如此大的吸引力?它們帶給你什麼啟發?
從小石製建築就對我產生了莫大的吸引力,直到7歲以前,我都在英國北部的濱海小鎮斯卡布羅(Scarborough)度過暑假,即便在那個年紀,我都還記得自己非常喜歡小鎮上裝飾性石製建築的那種感覺。

歷史建築很重要的一點,是它們讓我們能夠將感知擴展到超越當下的時間維度,使我們能夠與建造這些建築的人們產生聯繫,這些建築見證了人類社會的變化,讓我們與過去也建立起了聯繫,這對於理解我們身處的時代至關重要,對於室內的歷史建築空間而言更是如此,它們就像與日常生活區隔開來的另一個世界,提供了我們在其中反思的契機。

而宗教建築尤其重要,一部分的原因是它們通常都是當時最偉大的傑作,它們的建造是為了表達那個時代最崇高的理想,與今天我們在生活中追求的理想大相徑庭。在中世紀的宗教建築裡,我得到一種踏實、平靜的感覺,並保持對事物有更開闊的視野。

你雕塑的這些建築都真實存在的古蹟,還是部分是你個人的想像創作?
我的大部分雕塑都不是真實存在的,儘管我參照了過去的建築風格,但它們是雕塑而非模型,我試圖從中表達某種概念,例如關於空間、光影、負空間的應用,以及石材本身作為天然材質的固有質地。然而「Elevation」系列是個例外,這個系列是基於真實建築的二維平面立面圖而生的,我透過石雕的方式將它們立體呈現。



 


 

你的雕塑似乎帶著一種減法的概念,在岩石中雕刻出迷你的建築物,而非用岩石建構一個雕塑,這是否跟你的創作哲學有關?
去除石材以完成雕塑的過程是我創作背後的核心概念,所有的作品都是由單獨一塊石頭雕刻而成的,沒有加入任何其他素材。去除的過程一直是我覺得石雕藝術非常有趣的部分,我一直對內部空間的概念很有感觸,也就是說比起搭建一個正空間,我更在乎負空間的概念,這對創作的基礎概念有很大的影響。

我覺得這樣的創作也存在心理和精神層面上的意義,透過挖掘去發現存在於石頭裡的空間的過程其實也是一種心靈上反思的隱喻。
 

談談你的創作過程,你是先尋找材料再決定雕塑的樣子,還是先有了雕塑的想法才去尋找合適的材料?
大多數的作品都是從選擇材料開始的,石頭的形式、體積,很大程度上決定了雕塑最終的樣貌,材料本身也可以是一種建築風格的象徵,就像石材本身給人的感受一樣。建築形式與石材自然形成的破碎表面和性質也都會影響雕塑的成果,而這一切都是不可能精準預估的,因此大多數的作品都是在創作的過程裡逐漸成形的。在接受委託的情況下,可能會先預設好主題再去尋找合適的石材,不過通常在過程裡都不可避免地,需要根據材料的狀況進行調整,在作品完成前一切都是不確定的,創作的過程裡一切都是自然發展的。


 

 

我們認為建築師在人類的歷史進程裡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你自己有沒有欣賞的當代建築師?
我很欣賞安藤忠雄的作品,他在空間和光線的應用上非常有創意,在尊重傳統建築的同時創作了非常現代的作品。2010年,我創作「Trilogy」時,他的作品影響了我的思維,儘管我在雕塑裡面並沒有直接引用他創作裡的任合成分。

最近做在研究建築和景觀之間的關係時,從墨西哥建築師Tatiana Bilbao和丹麥藝術家兼建築師 Per Kirkeby那裡也獲得了靈感。

我們這一期的主題跟詩有關,想像一下如果能讓逝去的詩人收藏一件你的創作,那會是哪一位詩人,又會是哪一件作品?
我大致想了一下,我想我的答案會是莎士比亞。因為我目前所有的作品都是位於丹麥Elsinore的工作室裡製作的,而克倫堡(Kronborg)是目前與我關係最密切的歷史建築。(編按:克倫堡是莎士比亞經典名劇《哈姆雷特》設定裡劇情發生的地點)

如果要更認真地回答這個問題,我其實想不到哪一位明確的詩人,但如果將範疇擴大到整個文學界,包括所有富有創意的作家,我會選擇《Gormenghast》(中譯:《歌門鬼城》)三部曲的作者 Mervyn Peake,書中的那座城堡是我最想去參觀的虛構空間,我還記得我年輕的時候有過一個反覆做的夢,就是在讀完書後迷失在巨大、破敗的遺跡裡,而這正是我在1999年第一個以內部空間為主體的雕塑「Hidden Landscape」的靈感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