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藝術嗎

(圖:Assemble‭, ‬A Showroom for Granby Workshop)‭  ‬

 

當人們問起「這是藝術嗎?」的時候,其實不是單指代表質疑,也可能只是一種面對眼前觀覽作品的思考而產生的問題。對於藝術,每個人都可以給出不同的解釋,端看作品是如何進入觀者的內心,引發觀者的思辨能力,而這也正是藝術有趣、卻也可能令人摸不著頭緒的地方。而這樣的疑問,更是經常出現於英國當代藝術圈最知名的獎項之一:由英國Tate美術館舉辦、一年一度的透納獎(Turner Prize)。近期又因接近今年透納獎的獎項公佈時間,難免又引發一陣關注。

透納獎是Tate美術館最著名的藝術活動,以英國畫家J. M. W. Turner命名,是針對英國50歲以下視覺藝術家頌發的一項年度大,以鼓勵當代藝術發展。從1984年第一屆開始,每年公佈四位提名者的作品,並於12月初公佈得獎作品,現已成為英國最被廣為宣傳的藝術項。在藝術圈鼎鼎大名的透納獎,之所以經常引起高度討論,原因就在於透納獎好幾次的提名作品總是充滿爭議,不是作品傳達的主題太過強烈,引發兩極意見的爭論,就是作品看起來過於平凡,令許多人對其為何能入圍或獲獎甚為不解,也對評選標準提出質疑。歷年來較為人所知的爭議作品,包括Damien Hirst 1992年的「The Physical Impossibility of Death in the Mind of Someone Living」,將鯊魚標本放在裝滿甲醛的大型玻璃箱中,1995年,他又以將母牛與小牛對剖的「Mother and Child (Divided)」作品再度入圍,並於該年得獎;其他像是 Gillian Wearing的「60 minutes of Silence」、Chris Ofili的「No Woman, No Cry」、Tracey Emin的「My Bed」以及Jake and Dinos Chapman兄弟的「Sex and Death」等作品也相當知名。其實仔細觀看這些作品以及它們入圍或獲獎的原因之後,便會在心中對於英國當代藝術創作者的多元視野、以及藝術圈給予的空間與包容感到佩服,也不難瞭解到為何英國的藝術發展總是走在如此前面。

今年的透納獎將在127號於Glasgow的藝術空間Tramway頒獎,而四位入圍藝術家的作品也會在Tramway10月展出至隔年1月。本屆的入圍作品當中還包括由一個建築團體的修復翻新的一排房子,還未公佈最後得獎者就已經有藝評人士開始給出問號了,不過按照透納獎的精神,大概也不必太過驚訝,能夠得到透納獎評審青睞的藝術品,肯定有其道理。(Jamie

 

Nicole Wermers‭, ‬Installation

 

‭ ‬Bonnie Camplin‭, ‬Patterns

 


Janice Kerbel‭, ‬DOUG

 

Turner Prize 官方網站

Tramway藝術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