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Happ. 小樹屋品牌長黃逸寧
“歡迎光臨創意的秘密基地”

大千百貨|© Happ. 小樹屋

 

台灣光復初期,延平北路附近布行、銀樓和糕餅店林立,而今位在南京西路和延平北路口外觀氣派的連棟街屋群,在1970年代曾是全台灣最時髦的現代百貨公司「大千百貨」,熱鬧可謂盛極一時。然而隨著大稻埕商圈的沒落,大千百貨風光也不復存在,於1990年前後歇業,自2005年被登錄為歷史建築之後,便持續修整至今。

十幾個年頭又過去了,蟄伏於路旁的其中一棟建築終於有了動靜。

 

小樹屋位於台北大稻埕的空間據點「紅豆杉」入口|© Happ. 小樹屋

 

轉進進南京西路一側巷內,外觀有明顯整理過的街屋宛如無視自然法則般逆流,修復後的窗花、磨石子和日式拉門讓它分外搶眼。拉開門,走進狹長的老屋,不僅沒有預想中的狹窄,一旁通往其他樓層的樓梯還格外平坦寬敞;拾階而上,老房子最令人懷念的挑高空間和中庭依然健在,整棟建築以此為中心向頭尾兩端延伸,而在保有建築原始空間格局的前提下,以空間實現創造力的新創「Happ. 小樹屋」悄悄進駐這棟別具意義的古蹟建築。

 

「紅豆杉」外觀及內部實景|© Happ. 小樹屋

 

「當初我們也曾經猶豫是否要承接這個據點,因為古蹟要處理的眉角很多,但想說就來試試看,所幸房東和文化局都很支持,願意將古蹟交付給我們,再透過小樹屋共享給使用者,讓大家知道原來可以這樣使用古蹟。」小樹屋品牌長黃逸寧如此說道。身為全台據點最多的中⼩型會議空間出租平台,小樹屋初期在挑選空間的時候,幾乎都是選址交通便利之處。然而,每個空間據點能夠提供所屬區域什麼樣的效益和價值,是現在小樹屋更在意的事情。

「樹屋是小時候的秘密基地,而在你使用小樹屋的期間,它就是你的秘密基地。」既然是有如秘密基地般的空間,那麼小樹屋是如何打造令用戶感到熟悉與安全的空間?逸寧告訴我們,使用者心理上的舒適和愉悅,來自直覺性的設計,例如插座上方寫著「延長線在掛袋」的貼紙,就是降低用戶使用不適感的巧思,他們可以很輕鬆地走去門口的掛袋拿延長線,而不是呆看著手冊在那邊傷腦筋該怎麼做。

 

小樹屋空間裡的貼心指引|© Happ. 小樹屋

 

根據美國的資料顯示,到了2027年,彈性工作者的比例會高於全職工作者的比例,而共享空間作為居家、辦公室、咖啡廳等空間以外的第四選擇,未來市場對於中小型空間的需求只會更大,小樹屋為此一直努力向外拓展,希望能夠協助更多斜槓、自媒體創業工作者和小型公司去實現他們的夢想。

在小樹屋,每分每秒都有一段故事正在發生:一名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私底下其實是網路知名的花藝老師;幾個志同道合的夥伴,每週固定聚在一起腦力激盪創業的點子;又或者是自由接案的工作者,在和煦的假日午後靜靜品嚐閱讀的滋味,「就像回家一樣,這是屬於你的空間。」聽著逸寧細數小樹屋有幸參與的生命故事,原來平凡的空間也能化作無數不凡的回憶,留存在每個來到小樹屋的人心中。

 


 

PPAPER

黃逸寧
Happ. 小樹屋品牌長


Hello逸寧,很高興有機會和你聊聊,當初是什麼樣的契機讓你參與了 Happ. 小樹屋的創辦?
我和我們的 CEO(張雲淞)是認識很久的高中同學,幾年前我從美國回來台灣,那時候他就問:「欸,你要不要來幫忙?」我當下想說,好啊,可以幫你,而我之所以說「可以幫你」是因為自己曾經待過幾間新創,我很清楚創業要成功的機率太低了,但是沒想到頭就洗下去了(笑)。

 

左起:小樹屋品牌長 黃逸寧/技術長 黃書慶/商務長 張文馨/執行長 張雲淞|© Happ. 小樹屋

 

為什麼會成立 Happ. 小樹屋這樣的品牌呢?
我們原先一直在經營的「Pickone 挑場地」有點類似場地出租版本的 Airbnb。然而,租用場地和出國旅遊的性質不同,Airbnb的存在像是一個旅遊的安全網,它可以提供用戶各種保證,但是假如你有舉辦大型活動的需求,你一定會先去場勘確認設備,那既然都已經去到現場,怎麼還會需要中間的媒合服務呢?因此,在產品(服務)護城河容易被跨越的情況下,於是我們決定來做自己的空間。第一個空間是朋友借給我們的日租套房,簡單整理後就上架到 Pickone 的網站上,小樹屋就是從這個小空間開始萌芽的。

 

小樹屋位於台北華山附近的首個空間|© Happ. 小樹屋

 

Happ. 小樹屋在創辦的路上有遇過什麼樣的挑戰?
大概有一整年的時間,小樹屋是幾乎沒有拓點的,雖然公司有獲利,但是因為不斷將獲利投入拓展據點,讓我們開始擔心說這樣的結構,哪一天資金突然嘠不過去該怎麼辦?所以我們開始發展一些 SaaS 服務(Software-as-a-Service,軟體即服務)。然而,在嘗試了很多種不同的產品與服務都沒有理想的結果之後,我們回過頭來重新專注在小樹屋上,發現說雖然它的結構不漂亮,可是它是賺錢的,那也許我們就該接受它的不完美,然後想辦法把這個商業模式調整到更好,而如今有愈來愈多的物件持有者前來與我們合作。

你們是如何挑選進駐的空間和地點?
起初我們在挑選空間的時候,絕對都是選在捷運站附近,因為交通便利性是我們提供的價值主張之一,同時我們也有所謂的 SOP,來評估一個物件適不適合成為小樹屋的據點。然而,現在我們更在意的是空間據點能夠提供所屬區域什麼樣的效益和價值。就以小樹屋位於大稻埕的古蹟據點「紅豆杉」為例,撇除交通這一塊,我覺得它是有辦法幫助商圈和社區帶來更多的活力,主要是因為來到小樹屋的使用者,他們都是先想好要做什麼事情,可能有個活動,定好時間找好人,時間到了人就會是出現在預定的空間地點,而一旦有了人流,商圈社區就會活絡起來。

 

ADVERTISEMNET

 

小樹屋位於台北大稻埕的空間據點「紅豆杉」|© Happ. 小樹屋

 

關於空間的裝潢和陳列,Happ. 小樹屋最注重的點以及特色是什麼?
一直以來,小樹屋的空間內部不會有「臉」的形象和物品,例如布偶、海報、馬克杯圖案等等,因為人類的本能只要看到眼睛,注意力就會被吸引過去。我們希望大家可以專注在自己的活動上,而非讓小樹屋變成很強烈的存在。另外,我們也非常在意使用者的體驗。美感不只是視覺上的,還有心理的舒適和愉悅,這都是一種美感,於是你會發現小樹屋在空間設計方面非常注重直覺性,例如每個插座上方都貼有一張寫著:「延長線在掛袋」的貼紙,就是希望協助有需要的使用者可以很輕鬆地走去門口的掛袋拿延長線,而不是有一疊手冊告訴你該怎麼做。從顏色的選擇,材質的挑選,插座數量、椅子和桌子的設計與搭配,都是打造美好用戶體驗的一環。

 

一進門,就會看見設在門旁的使用需知以及掛袋|© Happ. 小樹屋

 

每次去到 Happ. 小樹屋不同的空間據點,都會看見由台灣參數化設計工作室「築房數位」(Architchen)獨家設計製作的造型燈罩,可以與我們談談與築房數位的合作嗎?
小樹屋其實用了不少 IKEA 的傢具,一來是價位適合,一來它們的傢具是安全的,在這兩項因素的考量之下,IKEA 的產品自然就成為我們的首選。只不過身為台灣的新創平台,我們很希望可以跟台灣在地的工作室合作,專為小樹屋製作一些專屬的設計和物件,於是就找來了認識的築房數位(Architchen)團隊。築房數位他們主要是在做3D列印陶瓷,這件事情很有特色,但是同樣基於訪客安全的考量,我們請築房數位用塑料去設計造型燈罩。小樹屋就像是一個載體,可以集結台灣很多不同的品牌,在打造屬於小樹屋的特色之餘,也能讓更多人認識這些品牌!

 

台灣參數化設計工作室「築房數位」(Architchen)獨家設計製作的造型燈罩|© Happ. 小樹屋

 

面對疫情,共享空間服務成為居家、辦公室、咖啡廳等空間之外的第四選擇,你怎麼看這股趨勢?
去年三級警戒期間,因為大家都不能出門,加上任何形式的聚會幾乎全面取消,導致小樹屋流失了部分空間的用戶,可是卻也因為疫情來了一批新的使用者,主要是自由接案的獨立工作者,以及配合企業實施分流辦公的上班族。根據美國的數據顯示,2027年彈性工作者的比例會高於全職工作者的比例,這就是趨勢,而小樹屋一直努力往其他的城市拓展,希望我們的空間能夠滿足另一種生活模式的想像。

 

在 Happ. 小樹屋,每分每秒都有獨一無二的故事正在發生|© Happ. 小樹屋

 

身為全台據點最多的中⼩型會議空間出租平台,你是如何建立 Happ. 小樹屋獨特的品牌體驗?
小樹屋很注重客戶的體驗,藉由觀察與訪談客戶的使用情形來優化我們的服務,這也是我們和其他競品差異最大的地方——以顧客為中心。平時,我自己偶爾也會去到其他品牌的空間使用,發現幾乎都有小樹屋的痕跡,我才意識到,原來創業至今,我們已經有能力改變這個產業的環境與典範了。更重要的是,如果空間租賃產業慢慢地愈來愈好,我們就有能力幫助更多斜槓、自媒體創業工作者和小型公司,讓他們心無旁騖地去實現目標。

 

小樹屋希望能夠幫助更多斜槓、自媒體創業工作者和小型公司,讓他們心無旁騖地去實現目標|© Happ. 小樹屋

 

可以偷偷告訴我們你自己私心喜歡的 Happ. 小樹屋空間據點嗎?你們平時會在旗下的空間辦公嗎?
我自己最喜歡「紅豆杉」,而我相信很多人都會把它放在第一。從樓梯的寬度到天花板的高度,走進前身為煙草倉庫、旅館和百貨公司的空間,至今依舊能夠感受時代堆疊的氣味與痕跡,這些都是古蹟特有的氛圍。回想起剛開始創業的時候,我和其他三位創辦人有短暫租過一個辦公空間,隨著公司的事業發展,有愈來愈多的夥伴加入團隊,但是我們四個人卻反而經常不在(笑),我們就想,既然連我們自己都不喜歡待在辦公室,那為什麼要叫員工來?後來,我們就讓大家自由遊牧,也可以使用小樹屋的空間!

 

小樹屋位於台北大稻埕的空間據點「紅豆杉」|© Happ. 小樹屋

 

Happ. 小樹屋接下來有什麼樣的規劃?
疫情之前,我們在東京池袋已經有一個 MVP(Minimum Viable Product,最小可行性產品)可以開始營運了,後來因為疫情不得不喊卡,但是待疫情告個段落之後,我們很快就可以再重新啟動這項計畫。台灣的部分,除了最近在台南啟用的空間,今年暑假台中還會有新的據點,未來也會積極開發餐飲加購,提供每個來到空間的用戶飲食用餐的服務選項,當然還有可以住的小樹屋...這些只是眾多面向的其中幾個計畫,小樹屋還有很多可能性!■

 

小樹屋位於台南的空間據點「榕樹」|© Happ. 小樹屋

 

 


關於作者

Ian Feng。PPAPER 編輯。
因為攝影而開始書寫的文字工作者,難以抗拒酸質明亮的淺焙咖啡,每晚準時收聽酷派爵士,沉醉在 Roger Federer 單反的優雅風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