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LOEWE 工藝大獎得主林芳露
LOEWE 工藝獎評審團
LOEWE 創意總監 Jonathan Anderson
守護傳統工藝的一顆真心

左起:LOEWE工藝獎得主林芳露、
LOEWE創意總監Jonathan Andesron
LOEWE工藝獎評審Patricia Urquiola、
LOEWE工藝獎評審Olivier Gabet

 

2016年,西班牙品牌LOEWE首次舉辦「LOEWE工藝獎」,在創意總監Jonathan Anderson與品牌幕後維繫一切藝術文化資產的LOEWE基金會(LOEWE Foundation)攜手下,這項年度大獎已然成為全球工藝家們共襄盛舉的重要賽事,也是全世界數一數二高水準並且多元的工藝競賽。每一年LOEWE工藝獎都會從數千件參賽作品中挑選出約30件作為最後階段的決選作品,並選擇一座城市舉行展覽。決選作品中將會有一人能成為工藝獎得主,另外也將會頒布兩個評審團特別獎。評審團的組成是LOEWE工藝獎很重要的特色之一,除了Jonathan Anderson與LOEWE基金會之外,世界知名的設計師、建築師、博物館負責人、策展人⋯⋯等不同領域的專家也都有可能成為評審團的一員,使LOEWE工藝獎的評選條件更趨全面。

受到疫情影響,睽違一年的LOEWE工藝獎終於在今年5月底正式公布得獎名單,中國藝術家林芳露以向中國雲南傳統紡織技藝致敬的作品「SHE」拿下首獎,智利藝術家David Corvalán回應智利阿塔卡馬沙漠礦業氾濫問題的創作「Desértico II」,以及日本藝術家Takayuki Sakiyama崎山隆之以自身對家鄉的情感連結創作的「Chōtō-Listening to the Waves」分別拿下此次評審團特別獎。

 

SHE
by 林芳露 Fang-Lu Lin
Desértico II
by David Corvalán
Chōtō-Listening to the Waves
by Takayuki Sakiyama

 

繼2019年於東京舉辦後,2020年原定接棒給巴黎裝飾藝術博物館(Musée des Arts Décoratifs)的LOEWE工藝獎展覽,也受到疫情影響延後至今年,並首次以數位線上展覽的方式進行,讓全世界所有喜愛工藝創作卻無法親身到現場感受的觀眾,都能透過精細的VR技術看見作品的每一處細節,如首獎作品「SHE」複雜的紡織布料堆疊層次,「Desértico II」精密的銅線與環氧樹脂多媒材應用,以及「Chōtō-Listening to the Waves」陶器雕塑上的粗糙質地令人聯想起藝術家記憶中的海濱與沙灘。

今年,我們雖然無法親自到現場近距離地欣賞工藝家們雙手創造的奇蹟,然而我們卻有了難得的機會與此次的得獎者、評審團以及Jonathan Anderson進行訪談,請他們聊聊LOEWE工藝獎評選的過程,以及背後支撐起傳統手藝的一顆真心。


 



 

訪談
PPAPER

林芳露

(LOEWE工藝獎得主)

請與我們介紹一下自己。
我在北京中央美術學院度過了我的本科和研究生教育,並在德國卡爾斯魯厄國立設計大學和日本東京藝術大學進行了交換項目。我最重要的7年學習是在北京中央美術學院。在德國,我體驗了現代設計的靈魂,在日本,我學習了當地的傳統手工藝。這些學習經歷對我來說非常重要,也正是因為有了這些基礎,才開始了我後來的創作。


是否可以與我們分享你在北京、德國、日本的經驗?為什麼現在會以雲南白族的傳統手藝作為你主要的創作方式?
2014年,我去雲南收集民間工藝品,在白族村體驗了具有一千多年曆史的民間工藝紮染。當我第一次發現它時,豐富的質感,原始而震撼的力量,我就知道這就是我一直在尋找的東西。此後,一直從事白族紮染工藝的傳承研究和以這種古老手工藝為基礎的藝術創作。


 


 

相信你的創作經驗應該非常豐富,在這麼多創作裡為什麼會選擇以「SHE」這件作品參賽?
「她」這件作品充滿了我對雲南工匠們的敬意。這些白族婦女對我的影響最深。他們從小就住在東南亞最大的白族村——周城村;他們傳承家族工藝,勤勞樸實;這些女性大多從未讀過書,甚至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他們每天都閒著。院子裡插花,旺季在農地工作,家裡所有的家務都落在他們的肩上。這一代女工匠平均年齡在50多歲,大概是村里守衛手藝的最後一代女性。他們的大多數孩子不再拿起針線。在我看來,他們都是偉大的民間藝術家。一百多種技術代代相傳。現在他們面臨著傳承的窘境,但他們依舊在繼續。就是這樣一群樸實無華的女人,在這樣的鄉下,用這樣原始的方式,用自己的雙手製作出具有如此豐富質感的東西,對我來說就是「藝術」。他們的優秀品質和藝術財富值得傳承。換句話說,我的作品是為他們製作的。我的「SHE」是對他們的致敬,也體現了我近年來工作的精髓,這也是我選擇「SHE」參加比賽的原因。

 

可以與我們分享你未來的計畫嗎?
未來,我將繼續我的藝術創作。我與我的畫廊 Art+ Shanghai 密切合作,該畫廊在過去三年一直支持我,並繼續鼓勵我進行所有藝術項目。今年,我有一個新的藝術項目去中國貴州,研究侗族的亮布和手工布。我將繼續我的創作方法論,將當地被定義為藝術活化石的傳統手工藝帶出大山,創作新的藝術作品。 2022年,該項目將在Art+上海畫廊首次亮相。

LOEWE工藝獎將進一步鼓勵我繼續做我喜歡做的事,增強我的信心。即使會有孤獨和困難的時刻,LOEWE的鼓勵也會推動我走得更遠更好。

我有一個「世界古代工藝工程」的願景。我想環遊世界去探索其他不同風格的古老工藝,擴展我的知識和藝術實踐。我想繼續用自己的雙手創作藝術品,追求非常真實的感覺,心靈和靈魂的真實。
 

LOEWE工藝獎首獎​​​​​
SHE
by 林芳露 Fang-Lu Lin

 

ADVERTISEMNET

 

訪談
PPAPER

LOEWE工藝獎評審團

巴黎裝飾藝術博物館總監OLIVIER GABET &
建築師兼工業設計師PATRICIA URQUIOLA

 

工藝跟文化有很深的關聯性,這次LOEWE工藝獎決選入圍者是歷年來最多元的一次,在這次的評審過程裡,您是否有注意到來自不同國籍的工藝家展現了不同的特色?
Patricia Urquiola:今年的作品種類繁多,工藝有趣且各不相同。 LOEWE工藝獎總是讓我們透過讓人大感驚豔的作品去發現藝術界新人才的美麗方式。今年尤其是作品讓我們反思了再生和循環。
Olivier Gabet:最引人注目的肯定是高水平的質量,LOEWE工藝獎的要求非常高,但意識到所有這些藝術家能夠走多遠真是太讓人感到不可思議!他們都以某種方式表達了對我們目前的文化、世界狀況和全世界手工一個非常強烈的形貌。 對您而言,

LOEWE工藝獎對於創作者們或是整個工藝界可以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Patricia Urquiola:LOEWE品牌創意總監Jonathan Anderson和LOEWE家族都是出色的導師。基金會透過設立這個獎項創建了新的標準,他們支持手工藝、詩歌、舞蹈、攝影等等。 多年來,工匠們熱衷於升級改造的主題,這對我們設計師來說是一個重要的靈感。我覺得設計和藝術是很不一樣的,但是好的設計是能夠突破界限的限制,對時代的挑戰持開放態度的,這和藝術很相似。設計中的升級改造理念是一樣的,我們正在打破限制,以一種新的方式達到美的境界。
Olivier Gabet:首先,LOEWE Craft Prize 是關於對工藝卓越理念的忠實,我們很感激 LOEWE 基金會在這樣的背景下無論如何保持這一挑戰。 LOEWE工藝獎也是關於信念、信任和關懷:工藝真的很重要,LOEWE所代表著,這不是膚淺的,也不是機會主義的,所以它保持了巨大的卓越水平。在一個如此多變的世界裡,它是關於時間和傳播的,它是永恆的,而且是真正重要的事情,影響是全球性的和深刻的。


 

LOEWE工藝獎線上展覽



評選的過程,您個人最重視的關鍵是什麼?
Patricia Urquiola:我喜歡了解每個藝術家的演變,我喜歡研究參賽者的製作歷程,所以我最初會花很多時間在這上面。我認為這很重要,但對作品的第一情緒反應同樣重要。當你看到作品的那一刻,它讓你印象深刻。 今年的冠軍林芳露的表現令人印象深刻。她能夠以一種全新的方式接近紡織品,並說服了我這一個強大的敘事。這幾乎是一個紡織品雕塑,可以在每一個細節中發現,就像我們在美麗的風景中漫步一樣。
Olivier Gabet:對工藝和技術的掌握令人嘆為觀止,但作為陪審團成員,我也特別被情感和直覺所吸引,你在一件重要的藝術品面前的感受,它的重要性,它的作用,它增加了一些更多和特別的東西並且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

給未來想參與LOEWE工藝獎的創作者們的一句話。
Patricia Urquiola:參賽藝術家的整體素質非常高,我們評出了一些非凡的作品。該獎項證明了工匠藝術家不斷進化、敢於嘗試和不斷嘗試。他們是能夠在此群體中重建傳統並尋找新根源的一部分。
Olivier Gabet:有一個義大利語詞—Sprezzatura—你以精湛技藝、工作和耐心做某事的方式,但在一天結束時,沒有人注意到你的努力,而是首先被美麗和一種輕鬆所誘惑。這就是精通的代價,沒有人能夠想像作品背後你所付出的時間精力,因為只有藝術和感覺以及與藝術的關係才是最重要的。 無論如何何時何地不管怎樣,你都是你自己的工藝大師。


 

LOEWE工藝獎評審團特別獎
Desértico II
​​​​​​
by David Corvalán
LOEWE工藝獎評審團特別獎
Chōtō-Listening to the Waves
by Takayuki Sakiyama

 


 

訪談
PPAPER

JONATHAN ANDERSON
(LOEWE創意總監)

 

從2016年到現在,你和LOEWE基金會持續舉辦LOEWE工藝獎,在你為LOEWE創作的系列裡也不斷強調工藝的價值。那麼這些年來你是否有感受到大眾對於工藝的興趣或認識有所變化?
大眾對工藝的關注是有所增加的。我認為我們開始更加懂得如何欣賞它,我認為我們開始更為理解它。我認為這是正確的,因為我們對自己作為人類以及我們如何製造事物越來越好奇。

這次的決選作品中,有哪些是你個人特別欣賞的?
我通常對陶瓷有一種親和力,因為陶瓷是我多年來一直在不斷收集的物件,我做了許多研究,但今年我們在工藝方面擁有如此令人難以置信的深度。我認為我們有過如此令人難以置信的例子,我認為這個獎項最令人驚奇的地方在於它吸引了你去關注你過往未感興趣的不同事物。


 

LOEWE工藝獎
評審團特別獎得主
Takayuki Sakiyama崎山隆之



評選的過程,您個人最重視的關鍵是什麼?
我認為我們在試著努力尋找一個圖像。它會是經得起時間考驗的東西。在製作過程中完整精美並具有自己獨特的聲量。

因為疫情的關係,這次LOEWE工藝獎首次以數位的方式展出,雖然很可惜暫時看不到實體作品,但我想這對於許多人而言都是一個接觸工藝很好的機會。在成功舉辦了這幾屆工藝獎後,你對於LOEWE工藝獎還有什麼樣的展望可以與我們分享?
隨著疫情的發展,我希望不久的將來我們能夠重回到舉辦實體秀的狀態,屆時我們能宣布我們將在哪個國家舉行我們的下一場時裝秀。我確實認為實體服裝秀非常重要。我認為它創造認知及意識。我認為數位時裝秀可以讓更廣大的觀眾獲得門票,但我們也必須企劃呈現這些物件的方式。今年是個非常不尋常的一年,但最終我們的目標是回到我們以前所做的事情。


 

LOEWE工藝獎
評審團特別獎得主
David Corvalan


我們很高興能看到LOEWE能持續與藝術家們發生關係,例如在2020秋冬系列與日本陶瓷藝術家Takuro Kuwata的合作,他也是2018年LOEWE工藝獎的入圍者之一。未來我們是否還有機會可以看到這樣跨領域的合作?
是的,我想我們會持續與不同的藝術家合作。 工藝是需要被傳承的,特別是在數位時代下工藝的真實性和價值其實更被凸顯了。藉著這次LOEWE工藝獎,是否可以請你向年輕的創作者們說一些話。 我認為保護手工藝的歷史很重要,但同時尋找獨特性也很重要,我認為年輕人應該一直努力尋找獨特性。■


 

LOEWE工藝獎線上展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