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BRIELLE CHANEL & DANCE
香奈兒與舞蹈,關於自由體態的創造

 

所有了解CHANEL香奈兒的人都知道,Gabrielle Chanel香奈兒女士創造服裝,其中一個很重要的目的就是為了解放女性被繁文縟節束縛的身體。在保守的20世紀初期,思想前衛的香奈兒女士結識了許多志同道合的藝術家與創作人士,其中也包括了積極想要改變舞蹈界保守風氣的舞蹈家。香奈兒女士將創作自由服裝的理想投射在用肢體動作表達情緒的舞蹈藝術,對香奈兒女士而言,舞蹈動作的多變性才是女性身體真正的魅力所在,她甚至與傳奇舞蹈家Caryathis凱莉亞西絲與Isadora Duncan伊莎朵拉・鄧肯學舞。「永遠要卸下、脫掉,不要添加⋯沒有比自由的身體更美的。」Gabrielle Chanel香奈兒女士如此說道。Dance is natural,舞蹈是自然不造作的。

 

 

1913年,懷揣著理想的Gabrielle Chanel香奈兒女士的首家時裝精品店在Deauville杜維埃開幕。也是在夢想啟程的同年,香奈兒女士碰上了俄羅斯巴蕾舞團創辦人Serge Diaghile謝爾蓋・達基列夫帶領,由Igor Stravinsky史特拉汶斯基編曲的前衛芭蕾舞作品〈春之祭〉。透過好友Misia Sert米希亞・塞特的介紹,香奈兒女士認識了達基列夫,兩人對〈春之祭〉這種結合舞蹈、音樂、畫作、舞台、戲服整體藝術呈現的創作形式產生了強烈共鳴,兩人密切的合作就此展開。1920年這部芭蕾舞劇再次成功登上舞台,香奈兒女士是其中的重要推手,然而一向低調謹慎的她,卻從未公開她的首次贊助。

Gabrielle Chanel香奈兒女士與達基列夫因舞蹈藝術而生的友誼讓她也因而結識了更多藝術家與創作者,包括法國作家兼編劇家和導演Jean Cocteau考克多、藝術家Pablo Picasso畢卡索、Georges Braque布拉克、作曲家Claude Debussy德布西、Erik Satie薩提、舞蹈家Vaslav Nijinsky尼金斯基等人。Dance is a revelation,舞蹈讓人開拓眼界。Dance is openness,舞蹈意味著開放不設限。

 

 

Gabrielle Chanel香奈兒女士與俄羅斯巴蕾舞團以及其藝術領域友人的合作,在1924年衍生出為探索當時被稱為「咆哮的20年代」的芭蕾舞諷刺劇作〈藍色列車 Le Train Bleu〉。這部由香奈兒女士創作劇服,Jean Cocteau考克多創作劇本,Darius Milhaud大流士・米約配樂,Pablo Picasso畢卡索製作布幕的芭蕾劇作,讓CHANEL香奈兒解放身體的理想更靠近了一步。香奈兒女士為舞劇中舞者所扮演的泳者、高爾夫球手、網球選手分別設計了如同實際賽事時的穿搭,就這樣,香奈兒女士看到了時尚更無拘無束,貼近現實生活的未來。Dance is audacity,舞蹈是大膽無畏。

 

 

這樣的概念在1929年的另一部劇作〈Apollon Musagete阿波羅・穆薩耶泰〉中更近一步延伸出柔軟絲質長袍戲服。同年8月19日,達基列夫於威尼斯與世長辭,當天正是香奈兒女士的生日,她趕到他身邊,為他支付葬禮費用,在他人生最後旅程,護送他橫渡威尼斯潟湖航向安息之地。 Dance is adversity,舞蹈是患難與共的情誼。

 

 

即便在達基列夫去世後,香奈兒女士仍然忘情於舞蹈世界。1939年,她為蒙地卡羅俄羅斯芭蕾舞團的芭蕾舞劇〈巴卡奈爾 Bacchanale〉設計戲服,而Salvador Dalí達利負責舞台場景設計。舞蹈世界的優雅與自由也不時融入香奈兒女士的設計中,包括她於1961年春夏高級訂製服系列所推出的雪紡舞衣洋裝。直到香奈兒女士晚年,她始終是首席舞者Serge Lifar謝爾蓋・里法爾的摯友,他將香奈兒女士視為藝術教母般尊崇。 Dance is staying true,舞蹈是永恆的真摯。

 

CANEL Haute Couture, Spring 1961
© L’Officiel, 1961, Georges Saad
Gabrielle Chanel & Serge Lifar

 

香奈兒與舞蹈的連結,從來不只是形式上的美學靈感碰撞,而是更深入裡層的,是CHANEL香奈兒的基因。在Gabrielle Chanel香奈兒女士之後,已故的CHANEL香奈兒創意總監Karl Lagerfeld卡爾拉格斐就曾經應當代偉大舞者Uwe Scholz舒爾茲與Benjamin Millepied米爾派德的邀請設計戲服。他也曾為英國國家芭蕾舞團的Étoile明星舞者Elena Glurdjidze伊蓮娜・固爾吉茲為2009年演出的〈天鵝湖〉設計一款華美的羽毛蓬裙。過去20年來都是摩納哥尼金斯基獎頒獎典禮(Nijinsky Awards Ceremony)的官方合作夥伴的CHANEL香奈兒,也在2018成為巴黎歌劇院新一季芭蕾舞季開幕盛典的贊助者。在那一季,巴黎歌劇院選擇詮釋由Ohad Nahirin所編舞的〈Boléro波麗路〉,卡爾拉格斐特別為巴黎歌劇院舞者、同時也是舞蹈總監Aurélie Dupont奥蕾莉・杜邦,以及一起演出的Mariisnky Ballet馬林斯基劇院首席舞者Diana Vishneva黛安娜.維什涅娃設計戲服。

 

已故的CHANEL香奈兒創意總監Karl Lagerfeld卡爾拉格斐為
〈Brahms-Schönberg Quartet布拉姆斯四重奏〉舞碼設計戲服

 

2019/20巴黎歌劇院的表演季中,CHANEL香奈兒現任創意總監Virginie Viar維吉妮維婭也延續這項創意藝術的對話,為最早由Serge Lifar謝爾蓋・里法爾所編舞的芭蕾舞劇碼〈Variations〉設計戲服。

 

CHANEL香奈兒現任創意總監Virginie Viar維吉妮維婭
為芭蕾舞劇碼〈Variations〉設計戲服

 

舞蹈,也常常向Gabrielle Chanel香奈兒女士致意。2019年6月,莫斯科波修瓦劇院就以CHANEL香奈兒為名推出芭蕾舞劇,以芭蕾舞回顧香奈兒的一生。詮釋香奈兒女士的舞蹈女伶Svetlana Zakharova薩卡洛娃,透過85件從原始香奈兒設計草圖製作的戲服表現出這位設計師的傳奇一生。舞台上芭蕾舞者深深鞠躬的謝幕,宛若完美融合香奈兒魅力風格與舞蹈所延續的永恆雙人之舞。

 Dance remains a tradition,舞蹈藝術傳承永垂不朽,在CHANEL香奈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