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設計
是在10與11之間,找到10.5
原 研哉專訪回顧(下集)

 

⇣ 前情提要 ⇣

無印良品的設計哲學
不是這個很好,而是“這個,就好”
原 研哉專訪回顧
上集

 

在上篇理解原研哉對無印良品的設計哲學後,讓我們透過訪談更深入了解這位日本當代設計大師的設計思維⋯⋯

 


 

訪談

PPAPER

原 研哉

 

您認為設計是否能夠感動觀賞者的心?

我認為設計能帶來感動。只是在什麼樣的「時間點」帶來感動,對於感動的程度有著或多或少的影響。Philippe Starck曾經設計過一款造型奇特的檸檬榨汁機上頭,它讓我在看到它的瞬間就「哇!」的一聲叫了出來。另一方面,在看到坂茂設計的捲筒衛生紙時,最初卻全然不知所云,只在腦袋裡浮上了個大問號。雖然我一開始不知道坂茂的設計意旨為何,但當我深入了解之後,腦袋裡的大問號馬上變成 了驚嘆號,發出了「啊!原來如此!」的讚嘆。在這項設計作品中, 讓人「哇!」的一聲叫了出來的部分來的比較晚些。關於這一點,產品設計家深澤直人曾把他們區分為帶來瞬間感動的「First Wow!」 以及稍後產生感動的「Later Wow」;而「Later Wow」往往比「First Wow!」更令人印象深刻。因此,Philippe Starck的「Wow」看過兩次三次之後就沒那麼新鮮了,然而坂茂設計的捲筒衛生紙卻深深烙印在我的印象之中無法忘懷。

 

「RE-DESIGN日常的21世紀」
坂茂設計的「四角滾筒衛生紙」

 

就我個人而言,工作的重點是放在稍後產生的「Later Wow」上面。「新」有各種表現方式,基本上可以分成兩類。其一是發現別人不 曾發現過的事物,這是New的真諦;另一種則是今日引領流行,但到了明天卻略顯過時的New,感覺像是流行。比方說:黑色在今年是New,但是如果明年深藍色變成New的話,黑色就變成Old了⋯⋯。只要深藍色不出現的話,黑色就不會變Old;也就是所謂的Style Change。比方說,當薄型的液晶電視上市之後,厚重的映像管電視似乎變的惹人厭了起來。這50年來的經濟活動,彷彿都肇因於人們 對於跟不上潮流的恐懼進而刺激產生的行為。「First Wow!」的確是如此地刺激了經濟的活力,然而我認為,對於這樣子的行為有著良好感度的生活家來說,應該已經開始厭倦了這樣的刺激了吧。

 

「RE-DESIGN日常的21世紀」
面出薰設計的「樹枝火柴」

 

您是否認為這是否和社會的成熟度有所聯繫?

我認為要綜觀世界今後的發展,這是必要的價值觀。在任何地方,必然都有像大美國主義對峙著伊斯蘭回教主義這樣子的對立。但不是壓制對方就是勝利。在對峙中要能找出讓對峙雙方都能接納的觀點才是解決對峙的方法。像這樣某種程度上的協調,事關今後地球的存續,同時也關係到各種文化的共存;世界上有越來越多的人已經如此體認,因此大多數的人都會在心裡思索著「要如何讓這樣的觀念被具體實行?」的狀況。我認為這是某種程度的世界性、合理性被實踐的時代。所謂的成熟並不單只是意味著所得水準的提高,而是能夠以理性的心智來對應今後世界的發展。我認為其實類似這樣微妙的心理變化事實上決定了對設計的看法。

 

Konstantin Grcic設計的經典玻璃杯

 

聽說您的作品常受到LIFESTYLE的影響,那麼可否請教您每天的生活和休閒時都怎麼度過?

其實,我向來一直不想把設計的工作完全視為工作的全部⋯⋯。這麼說雖然有些曖昧,因為我都是在忙碌之中度過每一天的。當沒有工作的時候,大概不是旅行就是吃東西,不然就是睡覺吧。我非常喜歡旅行,一有休假就會去旅行。雖然我喜歡都市,不過對於偏僻的所在也很著迷,像是撒哈拉砂漠或亞馬遜流域等等。那是人煙罕至,到處都是大自然沒什麼人工建造的世界,到這樣的地方是非常棒的事。浸淫在大自然溫暖的懷抱中,不由的便會想要好好地保護大自然。用那些膚淺的感傷,是無法與大自然抗衡比擬的。人類也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因此在那樣的情境中可以讓人感覺到為了人類的生活,大家都是必須戰戰兢兢腳踏實地的,並且懂得珍惜一切;用這樣方式來表現應該才有說服力。光只是說大自然是很柔弱的,要大家保護大自然等等的話,可以說對大自然或是地球根本就不了解。你只要真正深入亞馬遜流域的雨林中,光看到當地用棕梠樹葉編織而成的屋頂,便會打從心底覺得「這真是太棒了!」。因為這是人類與大自然息息相關、根深蒂固真實的好感;就如同花道一樣,能讓人有這樣的感覺。

 

您身為一個設計師所扮演的角色是什麼?

我覺得是「發現創造性的問題」。不管在做任何事之前,如果有一個先決良好的問題,自然地就會得到良好的答案。其實,發現問題的技巧比解決問題的技巧要來的困難地多了。

 

銀座「松屋百貨」企業識別規劃

 

哪一項作品是您自認的代表作?

其中一個是醫院的標示牌設計計劃。我用紡織布料來設計婦產科醫院的標示牌,這同時也成為我自己內在思考方式的轉折點。在我的工作中,觸覺部分相當重要。除了視覺性的東西之外,我強烈地希望針對人們纖細的感覺器官叢提供服務。不僅僅是針對視覺或是聽覺,而是更纖細的感覺,是在靜態之中可以感受到的知覺。「我是不是能設計出這樣的東西呢?」是我接下這份工作的緣由。

簡單的說明我的概念:我認為,醫院就是要提供來看病的人安心的空間,因此我採用了能帶來溫柔感受讓人放鬆的紡織布料。在某方面來說,布是相當容易被弄髒的材質。我之所以敢大膽採用這樣脆弱的材質,是因為如果醫院能夠經常保持標示牌的清潔,當來院的人看到了乾淨的標示牌時,就能了解這所醫院的高度熱誠。在醫院這樣的空間中,最被要求且最重要的莫過於提供最高程度的潔淨感了。透過對於用容易弄髒的白布製成的標示牌的清潔管理,無形中傳達了這所醫院對於清潔管理的重視。

 

梅田醫院標示計畫

 

在一流的餐廳中,通常都使用雪白的桌巾,其實就是在暗示來店的客人,餐廳為客人準備好了清潔的用餐環境。其實,如果單純只是要讓髒污不太顯眼,餐廳可以選擇使用深色的桌巾;為了怕弄髒,甚至還有餐廳在餐桌上舖上塑膠桌布。之所以要大費周章選用雪白的桌巾,無不是希望透過保持桌巾雪白的工夫展現餐廳的服務水準。這也是醫生穿著白袍看診、病房採用白床單的原理。醫院中本來就有針對白色布料的清潔管理流程,跟病床的床單比較起來,標示牌其實更不容易弄髒,因此我就選擇特別著重在這個部分。

原本,標示牌是以文字或方向箭頭配置在空間之中的,沒有辦法讓資訊透過它在空中浮游。不管是在玻璃、壓克力或者金屬上面印刷或是雕琢,總是被當成空間中的物質必須加以固定。也就是說標示牌總不免被當成物質來對待。因此我的嘗試中含有超越物質,透過物質性傳遞訊息的意圖。這是我覺得相當有趣的一件工作,同時這也是眾所週知能夠展現我的設計理念的一項設計工作。

 

梅田醫院標示計畫

 

另外就是「RE DESIGN」這場展覽會了。基本上在這場展覽會中,我負責的部分不是設計,而是展覽的指導、負責人。這場展覽主要是 要試著重新設計一些日常生活中極為平凡的物品。展覽目的並不是希望參展的人士發揮設計長才,改良現有物品,作成一場社會改善提案展,而是希望透過日常的角度來思考「設計的真諦究竟為何?」。 比方說:建築家坂茂,把捲筒衛生紙的捲筒重新設計成四角形的捲 筒。在實際使用時,產生疙疙瘩瘩拗手的感覺,並不像傳統的捲筒衛生紙用起來那麼順手。他希望透過這樣的反應來傳達「節約資源」的 訊息。這樣的作法,並不帶有想向世人表示這種做法比較好的說教性質。圓形的捲筒衛生紙自然有它的好處,因此我們目前在市面上找不到四角形的捲筒衛生紙。捲筒衛生紙的誕生,自然擁有著屬於它的設計理念,這一點對於捲筒衛生紙來說是相當重要的。然而,坂茂這位建築家為什麼要重新設計它呢?這一點就是這次展覽的重點了。

坂茂是利用紙筒建構建築物而成名的建築家,對於建築他自有一套自己的設計理念。當這樣的一位建築家在重新設計捲筒衛生紙時,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呢?他新構思提案出來的衛生紙與一般捲筒衛生紙,之間的差別連家庭主婦都能一目瞭然。當注意到這些差別的一瞬間,「設計」一詞到底所指為何,我想大家就能清楚的感受到了。而透過這樣的程序,也讓這些平常大家用慣了的東西存在的意義更加鮮明。 另外,我所說的讓人「清楚感受」,並不是希望接下來的設計,都要用讓人吃驚的搶眼造型或奇怪的材質來作出瞠目結舌的東西——雖然這是20世紀後半盛行的設計手法,然而,不順著這樣的潮流走也沒什麼關係。與其扒開別人的眼睛強迫別人接受訊息,倒不如讓訊息在不知不覺之間一點一滴地滲透到別人的大腦中來的有效。

 

坂茂設計的龐畢度藝術中心,梅斯分館
坂茂設計的聖母院臨時紙教堂

 

即使在平凡的日常生活中,只要有一點小小的變化,就能帶來彷彿第一次見到般的新鮮認知。前所未見的事物固然能夠帶來強烈的衝擊, 然而在日常生活的縫隙之間製造出新鮮的驚奇,其實也是一種設計;我同時開始思索這樣的做法,或許在今後是更重要的設計方向。在這層意義之下,我也必須改變目前從事設計的做法、方法以及著眼點。這次的展出讓我注意到這些事,我希望透過這次展出,也能把這樣的訊息傳達給社會大眾或者是更多的設計界同儕。在這個層面上,我認為這項展覽也是我的代表作之一。

 

「RE-DESIGN日常的21世紀」
偎 研吾——透明捕蟑屋

 

您所說的改變是否不僅限於年輕的世代而是針對所有的人呢?

應該說是期待整個社會邁向成熟吧!話題再回到Philippe Starck設計的那款檸檬榨汁機,我第一次看到這件作品時感覺「哇!真了不起!」,然而不久就習慣了。習慣了之後,當初讓我覺得驚訝到 「哇!」的這部分,反倒變成是讓我最無法接受的。 所謂的改變應該不只是這樣,更本質的部分所帶來的感動,才能對人的意識帶來更深入、更長遠的影響。在接受訊息時,也最好能從這樣的體認開始。

從1、2、3、4一直數到8、9、10,10的後面是什麼呢?是11嗎?在這樣的時刻為什麼不是「9.8」或者「10.5」呢?希望大家能在這樣的時刻裡想到小數點的存在,想到在屈指可數的數字之間,其實隱藏著無限的數字。如果能留意到這一點,就能明白其實日常生活之間也隱藏了無限的設計空間。聯想到小數點以下的數字,其實和在10後面聯想到11一樣了不起。同樣的,在設計手法上也面臨著相同的變革。小數點的出現,讓我們對世界的認識起了飛躍般的變化;設計的領域當中亦復如此。

 

「RE-DESIGN日常的21世紀」
深澤直人——多造型茶包

 

就您個人而言,在這5年間最偉大發明是什麼?為什麼?

我想應該那就是發現了在設計中的小數點。換句話說,要去體會在日常生活中存在著無數的設計的可能性。用語言來表現的話,我把它稱為:將日常生活「未知化」。如果可以將平常看慣的事物,變成完全不知的事物來看的話,那麼看起來會感覺特別新鮮。例如,以我們 日本人而言平假名是常見的,但對外國人來說可能是平生第一次看到的;例如我將日文平假名文字寫成反的,看起來很新鮮吧!以我們日 本人來說,看這些字應該絕不會有這種感覺才對;這就好像日文中有句話形容說:眼睛被魚鱗黏住了(被矇蔽看不清的意思)⋯⋯當把黏在眼睛上的鱗片拿掉,再看清楚的話應該會感到十分驚奇。這就是我的目的而故意這麼做的。在此我並非想要做出全新的文字來,這只是我想要用來解釋設計就是日常生活的未知化,這也就是我的發明。

 

如果您不是設計師的話,您會想要做什麼?

我想要成為一個海洋生物學家。或許是因為我對於自然與生命抱持濃厚的興趣,在觀察之中,從大自然裡去發現「Wow!」。最近,更是深深地如此覺得。抱持著想要從大自然中尋找感動的這樣的動機,或許和在日常生活中發現感動的設計是一樣的也說不定啊!

 

1998長野冬季奧運會開幕式大會手冊

 

請您對於學習設計的學生,各推薦幾本書與CD

這3張是我從高中時代就一直聽到現在的音樂專輯:

「Diary」─ Rarph Towner

「The Koln Concert」─ Keith Jarret

「Icarus」─ Paul Winter


書本的方面有些可能已經絕版了,請大家找找看吧:
《Eiko by Eiko》─ 石岡瑛子作品集
《Peter Zumtho》─ 彼得尊托作品集a+u
《Sugimoto》─ 杉本博司寫真集
《RE-DESIGN;日常的21世紀》─ 原 研哉
《設計中的設計》─ 原 研哉(這是我的新作!很希望台灣的各界能夠看到這本書,請務必譯成中文出版!)

 

 

提到「台灣」,你心裡會浮現什麼印象?

應該說是像人情味這類的東西吧!不見得一定是台灣料理,因為中華料理不管在什麼地方都是很了不起的。我很喜歡台灣的路邊攤小吃, 像是夜晚到華西街附近到處走走,我覺得相當不錯。有人會說那不是很擁擠雜亂的地方嗎?比起香港我還真的比較喜歡台灣華西街的擁擠雜亂呢,大概是因為平民百姓的人情味吧。像中國本土的文化,讓人感覺就像是君王般的威嚴;人民總是受到君王的意向所操控左右,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雖然也成就了非凡的藝術與文化,但是台灣給我的感覺就是平民所造就出來的。


對於有志於想要以像「無印良品」一樣傑出的商品設計為目標者,可否請給予一些建議?

最重要的就是盡可能地不要只是在作設計。不要去想著你自己是在作設計,盡可能地去訓練自己什麼都不要做的結果,和作了很多之後所產生的效果是一樣的。還有就是看看國外的商品雜誌,也不要受到其型態的影響;如果受到它的影響,慢慢地你只會臣服在它之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