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印良品的設計哲學
不是這個很好而是 “這個,就好”
原 研哉專訪回顧(上集)


一條線切分了天與地,什麼都沒有,卻包含了一切,如何歸類這種「光景」?⋯⋯「無印良品」藝術總監的原研哉,以這樣空無的「光景」,榮獲 2003 年東京 ADC 大賞,使「地平線」系列廣告讓「無印良品」這個品牌發揮無限的宣傳力量。

溫和謙恭,言辭明快,沒有高壓感,不是光鮮又風格多變的熱情派創意人,像一個說話沉穩的科學家。對他而言,設計並不是表象,而是具有機能,是促進進化的一種裝置,是觸動人類心中感覺的溝通媒介,是可以增添感性的, 是對消費者信賴的。他的設計不會被文案和標題給矇騙。

正當世界被「刺激的」、「最新的」、「最眩的」東西搞得眼花撩亂時,他伸出大人的大手,悄悄遮住我們的眼睛,讓我們注意傾聽日常生活中的小數點,於是在充斥著自我主張的廣告世界裡,靜靜地出現一只空無一物的容器⋯⋯。我們和他一起發覺世界的另一面,也成了他設計的共犯。

 


 

設計師檔案

 

原研哉 Kenya Hara,1958年生。1983年武藏野美術大學研究所畢業,同年進入日本 DESIGN CENTER。1992年於日本 DESIGN CENTER 開設原設計研究所。曾參與多種不同層面的傳播計劃。針對長野冬季奧運的揭、閉幕式以及2005年愛知萬國博覽會的宣傳,以根植於日本文化的精神展開設計工作。

2001年銀座松屋百貨的更新計劃中,實踐縱橫了空間到廣告以至於圖像的綜合性設計指導工作。此外,透過山口縣梅田醫院以及宮城縣刈田醫院的標示設計計劃中體現了標示設計的全新可能性;並且以策展人的角色,在「建築家們的 MACARONI 展」以及「RE-DESIGN 日常的21世紀」中提點出針對日常設計而發的新觀點。

在商品設計方面以 NIKKA 威士忌和 AGF 開始,參與過日本各地酒與米等的設計工作。2001年,成為無印良品諮詢委員會的成員,2003年以無印良品的廣告:「地平線 CAMPAIGN」榮獲東京 ADC 賞桂冠。

從1999年的波茲南(波蘭),到2001年多倫多、紐約、古阿那法托(墨西哥)、聖保羅以及橫貫美洲大陸,舉辦一連串個展及巡迴講座。「RE-DESIGN」展覽則從英國起跑,在2002年抵達丹麥以及中國,2003年巡迴至美國。在著作方面著有隨筆集「敬請幹走我的海報」、包裝設計作品集「SKELETON」、「RE-DESIGN 日常的21世紀」、隨筆集「通心麵空心之謎」,「設計的設計」等。

主要得獎紀錄:東京ADC賞桂冠。講談社出版文化獎。日本文化設計獎。SDA大獎。紐約ADC獎。第13屆原弘獎。世界工業設計雙年展最高榮譽。

 


 

 

訪談

PPAPER

原 研哉

 

您立志成為設計家的起因為何?

我從很久以前就相當喜歡藝術,然而當進入大學時,仍舊免不了面臨選擇「純藝術」或是「設計」這樣的重大抉擇。不過我毫不猶豫地選擇了「設計」。當時純粹是被「設計」這兩個字所吸引。我真正了解到設計是怎麼一回事,其實是在進了大學之後了。雖然我的學系是「武藏野美術大學基礎設計學系」,然而這裡所謂的基礎並不是所謂的「BASIC」 而是「SCIENCE」,學系的英文名稱其實是「Department of Science of Design」。這裡並不是學習取得設計所必須擁有的實技與技能,而是學習「設計學」的地方。設計就大方向來說,是迎合著環境形成的產物,因此每個設計家必須將「帶來影響」當成自己的職能進而學習各式各樣的知識。

比方說「造型」的基礎訓練並不只是單純字面上所形容的那樣簡單,它甚至可能涉及到數學甚至是符號學。因此,在學習時,必須建立一個思考平台為前提,以期在這平台之上與符號學領域中的專家學者(像是:語言學、哲學、建築學等⋯⋯)用共通的語言進行對話。在設計的歷史中,只有德國的「烏魯姆造型大學」這所在包浩斯國立造形設計學校之後成立的大學中,才有這樣針對設計學而設置的縝密教育訓練體系, 而承繼這項學風的正是日本的「Science of Design」。

我是在這樣的學風之下培育出來的,和設計可以說是正面遭遇。也因此,在學校中雖然學習的是所謂的商業設計,但並不只是學習針對產品畫出具體的完成想像圖這類的實技,反而比較傾向「理解設計概念」的這個面向。肇因於此,我個人對於設計這樣的概念非常有好感。因此我想成為的並不是一般人口中所謂的「設計家」,而是想成為帶著「設計」這樣的概念活著的人。或許在某些場合中,我是以計畫者的身分參與;然而,在某些場合我可能化身成一個研究者的身分。對我而言這是相當平常的思考模式。

 

「無印良品」平面廣告

 

您說很久以前就很喜歡藝術,可否具體說明是哪個類型的作品?

我從小就對藝術作品充滿興趣,尤其是歐洲的繪畫。不是所謂的現代藝術而是繪畫。我喜歡20世紀前半的繪畫作品。像是立體派或是超 現實主義的作品⋯⋯特別是維也納幻想繪畫的Max Ernst等人的作品是我特別欣賞的。


您的設計作品是否受到藝術作品影響?

應該是說受到現代藝術的全面性影響吧!我非常喜歡藝術作品。像參觀威尼斯雙年展時,我喜歡那種連續幾天舉目盡是藝術、被藝術包圍 到近乎窒息的刺激,我想應該解讀為是受到這種刺激的影響,而不是特定受到某件藝術作品的影響。除了藝術之外,我同時也受到科學, 像是生物、基因科學以及生命工程等的影響。針對科學知識的攝取我多半採用讀書、對談以及參加講座的方式進行。

 

「無印良品」平面廣告

 

您如何思考有關設計和藝術之間的界定?

藝術的表現發端於創作者自身。這樣的表現除了創作者之外其他人難以理解。其他人雖然能夠參與,但僅止於鑑賞的形式而已。個人的解釋,或以客觀的立場集合不同創作者舉辦展覽,這些其實都是以既存的藝術作品為資源加上享受的角度去欣賞。我們可視這些為旁人所能參與藝術的極限。

藝術本身是非常個人化的存在。不論對個人或社會而言都有著非常私密的關係,因此,藝術的本質除了創作的藝術家之外無人能解。這是藝術的孤高之處。相對於此,設計的發端卻起源於社會。表現的理由以及必須解決的疑問都來自於社會,必須透過設計加以解決。更明白的來說,解決這些疑問的進程非常客觀,而且任何人都有可能和設計師一樣用相同的觀點追尋到這樣的進程。在這平凡的進程中產生的感動就是設計。雖然兩者都需要獨創性和創造性,但不同之處就如同上述。

我的論點並不是硬要把藝術和設計作一個明顯的切割,而是希望在藝術創作中融入設計的概念,在設計中加入藝術的理念,在這樣的前提之下,我才作出上述的劃分出來。

 

「無印良品」平面廣告

 

什麼樣的設計作品或者設計家曾經影響「感動」了您?

就設計思想這方面來說,是我大學時代的老師「向井周太郎」;就針對設計上的意氣投合這方面來說的話是「石岡瑛子」。除此之外,「杉浦康平」讓我留意到亞洲風的事物;至於讓我留心到屬於日本的事物的則是藝術家「野口勇」。以及產品設計師「深澤直人」。這些人所從事的工作和思考方式都影響著我。


您認為「無印良品」是「日本性」的品牌,還是「國際性」的品牌?

應該說是以「日本性」的優美意識為根本的「國際性」品牌。可以說是以簡素的美,符合世界今後的需求,具有簡約的優美意識的品牌。如果沒有深掘自己的國粹,是沒有辦法達到國際性的。

 

「無印良品」平面廣告

 

您本身認為「無印良品」的哲學是什麼?

我覺得應該是順應今後的世界,提供必要而合理的價值觀的產品。用稍微詩意一點的講法,就如同永遠指著北方的指北針一樣,持續不斷 地展現人類的「基本與普遍性」。⋯⋯普遍,提到這個字可能就會想到「universal」,雖然有 universal design 的說詞,但是我是最討厭 這個了,因為都是一些仿製品。而我們是堅持自己的方向不會任意搖擺不定,就像是指北針一樣永遠指著同一個方向。

 

您認為「無印良品」的商品具有什麼樣的特徵?

我想「無印良品」的商品給人的感覺不是「這個,很好」;而是「這個,就好」。要真正了解其中的差別可能有些困難,在前者的感覺中 隱約藏著些微的利己主義,像有些產品或是名牌往往就是以這種感覺為目標,希望人家會說「這個,很好」。但是「無印良品」就不是如 此,而是後者;在這裡面已將那小小的不滿足與不安給完全消除,而充滿著自信的「這個,就好」,這就是無印良品。

 

就您而言,在「無印良品」工作是怎麼樣的一個情形?

雖然我喜歡說是設計的概念來工作,不過這個所謂的「設計」的概念因為和「無印良品」的concept是一致的,所以對我而言,無印良品就是自我本身的設計的實踐場所。

 

「無印良品」平面廣告

 

最近您是否有在什麼事件或日常生活中受到啟發?

應該是我看到了「地平線」。南美的玻利維亞有個稱為「烏幽尼(UYUNI)」的鹽湖。其乾鹽原的幅員大約有台灣面積的三分之一那麼廣大,真是可謂一覽無遺。因此四面八方所看到的幾乎都是完美的地平線。眼睛環視四周,就是那樣的坪坦,那樣白茫茫的一片。因為天空是完全湛藍色,因此眼底所見的只有藍與白。另外有一條河川穿流而過,因季節不同形成約長靴可涉過的淺灘,大慨因為是濃度極高的鹽水結晶緊貼附在地面上,看起來就像是淡水一樣漂盪著⋯⋯因此地面就如同一面鏡子。

看到這種景象,會變成如何呢?看起來,就好像天空會變成兩個!感覺上像是自己一個人孤零零地站在雲海中一樣。拍攝的那天正好是滿月,傍晚太陽西沉的時後,東方有二個滿月;而西邊有兩個太陽。這樣的場景確實是存在的,那是水中倒影,看起來真的就有四個!說到像這樣難能可貴的景象,感覺就好像身 處在不一樣的行星上。到那樣的地方給了我非常大的體驗,那時是2002年的6月。我們所拍攝到的地平線也作為「無印良品」的廣告宣傳主題,那是考察了全世界的所見的地平線之後所發現的的地方。

 

「無印良品」地平線系列廣告

 

那不就是獲得「東京ADC賞」的「無印良品」─「地平線系列篇」?當時為什麼會想到要拍攝地平線呢?

有一段時間了吧,「無印良品」的形象在周遭已經沒有什麼話題性了。「無印良品」創始以來歷經20年,以所謂「減少浪費」為主要的概念一直延續至今;當初大約只有40個品項的商品,演變到現在超過有5,000個品項,慢慢地了解到光只是以簡略的方式,並沒有辦法將原本以簡單而優質的產品為初衷再繼續下去。

像記事用紙或筆記本等因為省略不必要的加工,反而會有不一樣的美感。例如紙張省略去漂白的過程,不僅能產生自然樸拙的駝色系,價格便宜之外更展現出與眾不同風情的產品。但是,像椅子或桌子等等的製品可就不能一言而概了。即使只是一張簡單的椅子,如果不好用根本就行不通,所以這並不是說以簡約的方式就可以做出來的產品。

雖然說當初「無印良品」確實是標榜著「無設計」的概念,然而誰都知道真正了不起的簡單,如果沒有非常優秀的設計家是沒有辦法完成的。

 

 

再者,若只是簡略的東西也很容易就被模仿。因此,不能只是單純簡略的考量,而必須再構築一個具有世界性的視野;嶄新而合理性為主角的願景才行。如此一來,就必須站在歧路面臨抉擇。從2001年開始,我便是「無印良品」的諮詢委員會的成員之一,該團隊由數名成員所組成,在「無印良品」中具有特定的地位,針對「無印良品」 的未來願景等,可以與該企業的高層直接對話提出建言。由這樣的立場出發,我參與了製作「無印良品」未來願景的計畫。

提到2002年的廣告宣傳活動,首先必須釐清種種問題以及建構一個全新的「無印良品」的形象為主,重新再出發為切入,大致上就是這麼樣的一年。 簡單地來說,如同剛剛所提到的,全球的消費者漸漸地也越來越成熟了,因此為了能在今後的世界立足,因此應該開始去認識整個世界為基本先決的考量,就在這樣的因緣際會之下,於是便策劃出2003年的廣告主題了。 

而在發想廣告宣傳新形象的手法時,我不想採用傳統單方面製作廣告訊息來發送的這樣溝通方式。例如,說些「生態環保」或是「節省資源」等等這類的訊息似乎都沒有用了,與其說光是提一些「生態環保」、「節省資源」、「簡單」、「洗練」、「低價格」,或是「基本與普遍」等等,事實上這些全都是被包含在整個形象視覺中,本不需用言語來贅述;反倒不如「端出一個空無一物的容器,讓大家在這裡頭去感受這樣的氛圍」,這種溝通表現手法應該可行吧?因此,視覺表現就如同是空無一物的容器。這樣的概念,我稱之為「Empitness」,以虛無的視覺表現作為提案。讓觀眾感覺到「MUJI就是這樣地簡單啊!」,抑或「很有生態環保的意識」或是「很有普遍性啊!」⋯⋯等等自由發揮想像空間。

 

「無印良品」展覽手冊

 

總之,作出這樣的廣告,就是要讓看到的人能夠將我們所要表達的訊息自由地放進想像中。而為了尋找能夠表現出「Empitness」視覺效果的素材,於是我們想到地平線這個創意,接下來就是要去拍攝最能表現出簡單元素的地平線的影像。因為我們需要一個作為紀錄的影像。雖然說採用 CG 來做,愛怎麼做就怎麼作,然而CG所做出來的影像一點兒都不會令人有所感 動;提到攝影照片的力量就一種真實的紀錄,因此我們才會勞師動眾地跑到玻利維亞去拍攝。

我們不僅到波利維亞,其實也去了蒙古。蒙古那邊也非常不錯,但是烏幽尼(UYUNI)鹽湖這邊更棒;來到這裡就好像可以透過隨身聽聆賞假聲男高音的歌聲一般,彷彿置身於天堂國度一樣。在這個地方根本沒有廁所,只要筆直地往前走約10分鐘就地就可完事,因為大約走了這樣的路程後人影變得好小好小,根本看不到你在做什麼。在那樣的地方走個10分鐘之後,人影快看不到了,可以說真的是漂渺虛無的一個所在啊!不管是撒哈拉沙漠、亞馬遜,或南美的依瓜蘇(IGUAZU)大瀑布等,都沒有這個地方來的如此令人讚嘆。置身在這裡,好像會有些什麼改變一般,我鄭重推薦這個地方。■(下回待續)

 

「無印良品」地平線系列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