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日本雕刻藝術家土屋仁応
靈性點睛的生之形

Fox (H17 x 38 x 12cm)
by Yoshimasa Tsuchiya

 

萬物皆有靈,神祇與自然為一,是日本神道教的信仰基礎,這樣對自然萬物的敬畏與崇敬之心,千年來在這座四面環海的國度裡滋養出獨特的美學。七〇後出生的土屋仁応(Yoshimasa Tsuchiya)出生於日本神奈川縣,東京藝術大學雕刻組科班出身的他隨後修習文化修復,在學習傳統佛像的製作與修復之過程中,被佛像那以水晶鑲嵌眼珠,莊嚴而神秘的神態深深感動,他將這種神佛創作中最崇高也最具儀式性的靈性 點睛,運用在自己的木雕創作中。

生物的姿態與靈性始終是土屋仁応的創作主題,其創作的動物跨越現世與異界,從有日本神之使者之稱的鹿、狐狸、長頸鹿、兔子,到麒麟、獨角獸、食夢貘、美人魚等幻獸,經不疾不徐的樟木雕刻後,再以底層流露粉紅與藍色的清透乳白色來表現牠們的神秘感與優雅氣度,對土屋仁応來說,那是他賦予牠們在異界與現世來去自如的魔法,與分享靈魂的溫柔呵護。

 

Kitten (H16 x 21 x 8cm)
by Yoshimasa Tsuchiya


去年6月中土屋仁応參與了在台北 AKI GALLERY 也趣藝廊舉辦的聯展「生之形——日本當代雕塑展 」,《PPAPER》有幸訪問了土屋老師,他與我們分享了自己對鹿的特別情感、對木雕的著迷,以及在雕刻過程中讓動物自行成形的創作美學。 心中有佛,所見皆佛,這是我們實地與土屋老師的動物們,以及他的內心對話後的體會。

 


 

訪談
PPAPER

土屋仁応
日本雕刻藝術家

 

土屋老師您好,很高興能跟您聊聊。關於這次的日本當代雕塑聯展的主題「生之形」, 您認為構成生命形體的要素是什麼?
首先非常感謝你們這次的採訪邀約。我認為構成生命形體必須的因素是「達到平衡後的站立 」,而站立這件事,其實就是對抗地球的重力。 我的創作中包含許多姿態,躺臥著、坐著、站著,這些都是反抗了重力之後所展現的生命形體。 此外,所謂的重力除了可以指我們所居住的地球之重力,我也想像著異世界的重力,比如說月球表面的重力, 因此我也想創作出生活在異世界的生物們。


您第一個創作的動物是什麼?對牠有什麼特別的情感嗎?
鹿。自從大學時畢業作品做了鹿之後,就不斷反覆地創作鹿的形象。 現今在日本的山林裡還是住了很多鹿,牠們有時候會下山在鄉村間行走。我以前的工作室就位於郊區的山上,晚上出去散步的時候常常會碰到鹿。乳白色的鹿對我來說,是鹿作為一個能夠自由穿梭於異世界與現世的存在之形象。

 

Deer (H48 x 27 x 11cm)
Woodcarving, crystal, polychrome
by Yoshimasa Tsuchiya


眼神、肌膚、血管、看上去柔軟的觸感,以及靈性,讓您的創作像是真實的生物,您從什麼時候開始想要去創作栩栩如生的東西?
4、5歲的時候,我會用剪紙做成蝴蝶或是鳥 的形狀,再用手去撥動它們的翅膀,這是我很喜歡的個人遊戲。


您的木雕有著近似於陶瓷的質地,而現今也有許多陶瓷藝術家創作著非常精巧、充滿複雜細節的雕塑品,以創作的角度來看,您認為木材與陶瓷的差異何在?
陶與瓷這兩種素材是黏土,在創作的時候雙 手會沾滿黏土,我覺得有點不好操作。 相對來說,在創作木雕的時候可以先畫 草稿,按照工法的順序去慢慢進行,沒有像黏土會乾掉的時效性,我可以按照我的步調 去慢慢創作,這跟我的個性比較吻合。而木頭在刻的時候不會彎曲,我的作品中有很多細長的部分,比如說脖子或是腿,這比較適合用木頭來表現。另外,我很喜歡用雕刻刀 削掉木頭時的觸感,也喜歡木頭的味道。

 

Giraffe (Parent), H70 x 55 x 25 cm
Giraffe (Child), H55 x 33 x 16 cm
by Yoshimasa Tsuchiya


據說水晶具有傳送正能量、吸收負能量的功用,也因此具有靈性。 您一開始為何會選擇用水晶來製作動物們的眼珠呢? 您是否會因為不同的動物而選擇不同的水晶?
我在學生時期學習了傳統佛像的製作跟修復技術,日本佛像大部份是木製,眼睛的部分採用水晶,我想要傳達傳統佛像那種神秘的神態,所以就用水晶來製作眼珠。這次展覽帶來的作品中剛好沒有使用水晶的,眼珠是採用由友人田中福男先生所製作的琉璃珠。 有時候像在創作獅子或貓的時 候,為了表現牠們凌厲的視線,我就會採用友人的琉璃珠。


靜謐是你您創作中其中一個的特色與給人的感受,而我們猜想每一支動物或許有他們各自的性格,比如說無辜的羔羊、強壯的麒 麟、優雅的獨角獸、聰明的狐狸等等,您怎麼看待這件事?
如你所說,麒麟象徵「和平」、獨角獸是「解毒、淨化」、狗是「忠義」、貓是「自我 」,我會按照牠們的性格來想像、創作。 然而無論這些動物擁有什麼樣的形象,隨著時代與文化的不同,以及看的人的感覺,這些形象也會有所變化。 我自己即使做了事先計畫,最初想像的性格也常常會在創作過程中產生改變。比如說一開始我腦中描繪的是一隻很勇猛的獅子的形象,最後不知為何就變成了貓的形象。 比起由我來強制決定, 讓作品自然發展出它自己的形體、顏色與姿態,是更理想的狀態。

 

 

您認為自己的創作是與Minimalism極簡主義相關的嗎?
我盡可能地以極簡的方式去表現我的作品, 形體與顏色有或沒有都好,我認為趨近於無的狀態是最好的。 不過,這樣極簡的作品做多了,有時候就會反過來去做比較具有裝飾性,複雜的作品。


您會夢到自己創作的動物嗎?
時不時會呢。 最近常常夢到金色的玫瑰花, 睡醒的時候想想雖然不太自然,但在夢中的時候想的卻是「這是新品種嗎?」,而且是很真實、色澤自然的玫瑰花。 我大致上都會忘記具體的內容,如果能夠記得夢中的細節的話就是件很幸運的事情。

 

Lamb (H21 x 21 x 9cm)
by Yoshimasa Tsuchiya


請跟我們分享3部影響您很大的動畫或漫畫。
作品很多我挑不太出來,我小時候確實看了各種漫畫。 現在的情況我不太清楚,不過在我還小的時候,漫畫有分少男漫畫跟少女漫畫,如果男生看少女漫畫的話是有點奇怪的,不過因為家裡有姐妹的關係,我受到少女漫畫的影響或許還比較大,比如說岡崎京子、竹宮惠子、荻尾望都、山岸涼子等等,大師的話,我看了很多手塚治虫的作品。


您對於動物園有什麼看法?
我喜歡動物園,剛好我家附近就有,有時候會一個人去看看。 不過呢,當看到比較難照顧而脆弱的動物、氣候不適合牠們居住的動物,或是需要寬闊活動空間的動物的時候, 就會覺得動物還是在大自然生活比較好。

 

Rabbit (H21 x 20 x 8cm)
by Yoshimasa Tsuchiya


您希望人們在自己的作品中看見什麼?或感覺到什麼?
作品能夠促使人們去思考自己所見與所感, 我就很開心了。當觀眾去想像每一件雕塑品是什麼,觀眾跟自身內心的對話的時候,就是我創作的理想狀態。 ■

 

All Photos © 也趣藝廊 AKI Gall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