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一種方式看高級訂製服

"The last sitting III" – Elie Saab – HC winter 2011 – no.11 – Grand Palais, Paris – 14.09.2011 – Julia Oleynick

 

在巴黎的時尚世界裡,有一位專門用Polaroids拍攝高級訂製的攝影師,最難得可貴的是獲得CHANEL、Dior、ELIE SAAB、VALENTINO、Gaultier, Christian Lacroix、Philip Treacy等精品大牌的支持與認可。Cathleen Naundorf生於德國薩克森安哈特邦的小鎮,八○年代在慕尼黑學習油畫與攝影。九○年代她為許多知名出版商工作,飛往蒙古、西伯利亞、戈壁沙漠以及亞馬遜河等地進行拍攝。Cathleen Naundorf擅長攝影報導(photo reportage),足跡涵蓋印地安部落、哈撒克、中俄交界的阿爾泰山、以及西伯利亞的薩滿群落。她與達賴喇嘛相遇,一同旅行而與西藏、國際特赦組織等社會議題有相當淵源。1997年開始為Conde Nast旗下雜誌拍攝巴黎時裝秀後台,一腳跨入時尚界。作品幾乎一直使用Polaroid及傳統底片,2000年開始用大型攝影機,2005年到 2011 年間,Cathleen Naundorf 持續進行著「Un rêve de mode」(A Fashion Dream)的系列創作,精緻、電影感十足的作品讓各大品牌甘願讓出檔案任她挑選,至今已經長達7年之久。這一系列作品在2012年集結成《Haute Couture:The Polaroids of Cathleen Naundorf》,大獲好評。活躍於倫敦、洛杉磯、紐約等地藝廊,不願多談過去,這位德國女攝影師更多專注現在,捍衛未來。

 

Cathleen Naundorf

 

PPAPER:我們知道妳和傳奇時尚攝影師Horst P. Horst是老朋友,可以和我們聊一件有關他讓你印象最深刻的事?
Cathleen Naundorf:Horst是個傳奇,但同時他也是最謙虛的人。他的華麗優雅、現代性和他的感知表達,都反映在他的作品中:一個屬於風格世界的男人(a man of the world with "la classe")。總是帶著他的手提箱,不停切換在工作與生活的不同地點之間,這令Horst的生活非常有趣。而所有這些經驗,都完全呈現在他一生的創作裡。

 

你的這一系列作品叫「Un rêve de mode」(A Fashion Dream),時尚對妳來說是個夢嗎?妳會如何連結時尚與妳自己的背景?
時尚是一種生活的視野,生活的風格,但是拜託,不要把它看得那麼嚴肅。高級定製服的工藝則是這風格裡的最高級,是藝術文化的表現,它們需要被強大而華貴的女人所穿,有時候我看到年輕高瘦的model穿著高級訂製服,我會想,wow,妳看起來很棒,只是太無趣了。
今天的時尚產業打造出某種滑稽的baby doll女孩感形像,這讓我感到厭倦。洋裝、禮服是給女人穿的,所以,請像個女人!「 Un reve de mode」就是一個基於女性形象所打造的project,帶著她們各自的風格魅力,加上我為每個人所創造出的電影感氛圍。我很訝異這些作品在《Haute Couture:The Polaroids of Cathleen Naundorf》 推出之後,也被許多男人收藏,涵蓋各種年齡,各種國籍。我理解到,對於價值、浪漫、幽默與幻想的追求與渴望,一直存在市場之中。這本書獲得很好的迴響,即使原本Prestel的編輯曾懷疑是否能夠賣出一本。時尚對我來說一直是一個有趣的主題,年輕時我喜歡打扮自己,辛苦的母親帶著複雜的心情看著這一切:放蕩、嬉皮、淑女或前衛。我在東德的祖母曾經是個裁縫,在失去波蘭一切的家產後,用僅有的一點錢在戰後圖存,因此我妹妹很早就以裁縫為生,童年中那台SINGER裁縫機所發出的聲音不曾間斷過
我在巴黎認識了高級定製服刺繡工坊的大師Francois Lesage,我馬上就愛上那一切。那與「一件衣服」沒關係,而是「穿」的藝術,是一種感覺。所有的幻想、夢想,以及一切工藝的知識打造了這個「穿的物件」,高級訂製服給予了設計師表現自我 的「最後自由」,它們不是商業的訂單,高級訂製服也是時尚裡最後的自由。

 

 

4pm in London" – Philip Treacy – Cadolle – Kensington, London, 22.07.2009 – Billie Brown

 

在什麼情形下妳決定開始用 Polaroids拍照?
我在2004年開始使用 4 x 5 吋的底片拍照,一但妳用了大的規格介面,就再也回不去了。我感覺這裡頭有種空間向度,那是純粹的攝影。Polaroid並不容易操作,需要幾年的時間去掌握並找到你自己的方式。那種畫一般的效果會對我說話,這跟我小時候研習油畫的經歷有關。Polaroid同時也和我事業上的起步相關密切,後來成了我作品的風格。

 

妳選擇Polaroids作為一種妳的藝術立場與形式嗎?
成就一幅作品的真正「材料」,從來就不是 Polaroids,我也不覺的 Polaroids 是藝術,那只是我用來拍下實現我的vision 的方式而已,就只是這樣。

 

你怎麼看現在拍照技術、數位科技的發達讓人人都變成了攝影師(妳可能不會同意)?而你仍然選擇了非常傳統的方式創作。
上次在巴黎攝影博覽會(Paris Photo),有個先生很驕傲的對我說,我是個醫生,你知道,但我也是個攝影師,我做了….,他不停止的述說他如何拍下人生的「big shoot」,並從口袋裡拿出一些他拍的影像(不與置評),「妳應該這樣拍,妳應該….」。所以我回答:「先生,這真的太棒了,但你知道,我其實也是個醫生,上次我朋友病了,我記得在屋子裡有一些鋒利的好刀子,所以我們幫他進行了手術,我做的不錯,你想看看當時的照片嗎?」然後我伸手在我口袋裡掏,那個「醫生攝影師」轉身跑掉了。女演員覺得他是model,model覺得他是女演員,歌手覺得她是設計師,生意人覺得他是藝術總監……這太荒謬了!如果每個人都回到他自己的job,或許我們可以在這個地球上看到少一點bullshit。

 

“La fille en plâtre XI" – Dior – HC summer 2007 – Les ateliers du style, Paris – 06.05.2009 – Julia Oleynick

 

Picture of PP 編輯部

PP 編輯部

好內容的創作者。品牌合作歡迎寄信至:info@ppaper.net

最新消息

ART & CULTURE

夏天就是要松一下!來松菸玩《松誌SongMag》躲貓貓集章

ART & CULTURE

松菸出雜誌了!《松誌SongMag》 可愛發行中

ART & CULTURE

愛馬仕《飛馬行空》電影版:劇場式奇幻夢境躍上大螢幕

FASHION

150位工匠,1個香奈兒,獻給藝術與自由的殿堂:CHANEL 2024/25秋冬高級訂製系列

專訪|LIFE & CULTURE

台北的經典,世界的台北 —— 貓下去敦北俱樂部15週年

專訪|DESIGN

國立臺灣工藝研究發展中心主任陳殿禮:工藝需要在我們自己的文化土壤中扎根

熱門文章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