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味是一種策展
專訪Perfumer H
創辦人Lyn Harris

Perfumer H台北松菸店

每一次旅行都只在前一個晚上收拾行李,最後闔上行李箱的時機通常都在出發前一刻,而最後裝進箱子裡的永遠是裝著香水的絨布袋,一方面是月亮處女的謹慎讓人總是覺得把玻璃瓶夾在行李箱中間是最安全的選擇,但更重要的其實是在啟程前靠著最後一分鐘的直覺為這一趟旅行挑選一個氣味,這個氣味將會陪伴我走完這趟旅程,每當我回到台北再次穿上它,腦中便會想起旅程中的記憶。許多香水的靈感都源自於記憶,然而我們通常只能以欣賞藝術的方式觀看別人的記憶與構想,而當香水真正與私人記憶產生連結,香水就不再是一個只能遠觀的藝術作品,因為氣味已經成為個人真實體驗裡的一部分,親密而漫長。

 

Perfumer H台北松菸店

 

2000年,來自倫敦的年輕調香師Lyn Harris與夥伴共同成立香氛品牌Miller Harris,在擁有倫敦三間實體店鋪與全球60多間經銷通路後,Lyn Harris毅然離開這二十多歲便成功創造的夢想之地,沉潛兩年以第三者的視角重新審視自己與香氛之間的關係,並在2015年以新品牌Perfumer H重新回歸創作。Perfumer調香師是品牌的核心,H代表了Lyn Harris的名字,標誌上的1992則是她獨自離開家鄉前往法國格拉斯學習專業香氛知識的年份。一切都像是回到起點,但是有著時間累積的氣味,在這張署名為Perfumer H的空白紙張上,調香師Lyn Harris書寫著最初的氣味記憶,在蘇格蘭約克郡的祖父母家度過的無數個夏天,祖母親手熬製的果醬與鄉間散發的土地芬芳。Lyn Harris希望她的創作重新回歸自然,以三十多年的深厚調香經驗洗鍊地呈現質樸而深沉的創作,以及香氛背後所代表的,更多關於她自身的美學認同與生活方式。

「氣味是核心,但不是全部」,Lyn Harris認為調香是一門藝術也是一種策展。因此在Perfumer H所能體驗到的一切,從店舖設計、手工家具、藝術家Michael Ruh手工打造的玻璃香氛容器、以及看似與香氛無關的茶葉、果醬、橄欖油、筆墨、紙張⋯⋯全部都是Perfumer H美學的延伸。Lyn Harris期待透過每一種體驗向顧客傳遞超越氣味的感知。

 

Perfumer H 台北松菸店2023年尾聲,Perfumer H在台北開設了第一間實體店鋪,店裡的每一處細節都是由Lyn Harris台灣設計團隊ECRU Studio悉心構想。在一個潮濕的冬季午後,我們坐在英國木造匠Bobby Mills特意為店舖打造的座位區,品嚐著以台灣茶葉為基底的Perfumer H橙花茶,與Lyn Harris暢聊她的想法。

 


 

Perfumer H 創辦人 Lyn Harris
訪談
PPAPER FASHION

Lyn Harris

(Perfumer H創辦人)

 

你最近在做些什麼?
幾乎都忙著工作,如果有時間很希望能到處見見朋友或是來一場小旅行。前陣子在倫敦Clifford Street開了新的店面,我和剛從普利茅斯藝術大學(Arts University Plymouth)畢業的年輕畫家Will Calver合作,請他繪製了一張苦橙的畫作陳設在店中。其實那間店址在過去的60年裡是一間畫廊,我想這是一種敬意。

 

請告訴我們你投入香氛創作的經歷,你是怎麼對香氛產生興趣的?又是怎麼一步步到成立Miller Harris以及現在的Perfumer H?
我們每一個人都在人生的旅途上,而我的旅程是從祖父母開始的,他們在蘇格蘭的鄉間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自己種植蔬果花卉,也會動手製作果醬等生活所需的一切,小時候我經常在那裡度過夏天,那是一段很特別的時光,那裡的生活激發了我的創造力。那時候我無意間發現了一間香水店,那是鄉間裡唯一一個可以接觸到香氛的地方,儘管那時候香水還只是屬於菁英階級的象徵,並不屬於當時的我,但我還是為此深深著迷。

我從小就不是讀書的料,甚至可以說有點叛逆,看到我對香水如此著迷,我父母便支持我到巴黎學習香氛,因為英國並沒有這樣的教育體系,而我父母也剛好在巴黎有一間房子,於是我便獨自離開了家鄉。在那裡我遇見了第一位指導老師,她是最早的女性獨立調香師之一,也是她發現了我的才華,當我回到倫敦開了自己的香水實驗室的時候,她甚至會特地從巴黎飛過來給予指導。

之後我到了Robertet工作(編按:Robertet是世界主要的香水原料公司之一,總部位於法國格拉斯),儘管已經在頂尖的香水大師手下工作,但我其實並不喜歡照著別人的指示創作,叛逆的本質讓我想要發展出自己的風格,並從中摸索出自己的創作哲學,於是才有了Miller Harris以及現在的Perfumer H。

你還記得小時候第一個讓你留下印象的香氛是什麼嗎?
我母親經常穿戴CHANEL N°5,她梳妝台上脂粉的氣味也讓我印象深刻,我父親也是個細膩的人,他經常穿戴舊款的Dior Sauvage以及Guerlain的Vetiver,這些都是我很喜歡的氣味。

 

 

每一個香氛品牌從創立之初到成熟都會摸索出屬於品牌的獨特性格,例如以台灣市場比較熟悉的幾個品牌來說,diptyque帶有非常巴黎的畫面;BYREDO有著非常前衛的屬性;Le Labo如同其名,帶有實驗室的原創和粗獷感;Aesop的香水總是描寫非常靈性的故事⋯。所以Perfumer H是什麼?
確實,對於調香師而言實驗室就像是表達自我的遊樂場,對我來說調香是一門藝術也是一種策展,我想從調香師的角色出發去傳遞我所認同的生活美學,所以Perfumer H更像是一個整體的概念,氣味是核心,但也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我想給予更多層次的體驗。

所以在Perfumer H所體驗到的一切都是一場策展,包括店裡每一個出自藝術家與工匠雙手的家具以及所有物件,還有果醬、茶葉等等⋯⋯都是生活美學的延伸,包括氣味在內它們都是提升生活體驗的媒介。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和手工玻璃藝術家Michael Ruh合作,並在店裡提供重複填裝的服務,它是一個能陪伴你一生的作品,因為我們都知道這個產業背後造成了多少的浪費,而這個過程也賦予了產品生命力。

 

Perfumer H 香氛蠟燭

 

過去,調香師幾乎都隱身在品牌和創作之後,很少人提及香氛被創造的原因,或是氣味組成的理由。因此我們在店裡設置一個實驗室,裡面藏有許多香水原料,當顧客對氣味有更多的好奇,我們便可以提供更深入的介紹與探索。

Perfumer H並不只是一個小眾的香氛品牌,更多是關於生活的細節,也許是過去你未曾在其他零售現場體驗到的事物,我想這是Perfumer H最特別的意義。

在台灣有人會把Perfumer H形容成英國版的Le Labo,你對這樣的觀點有什麼想法?
我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說法。我可以理解人們因為特定的潮流而選擇品牌,我也相信Perfumer H也代表了某一種趨勢,然而從品牌的根本來說我們是截然不同的。Perfumer H非常英國,有非常多英國的傳統色彩在其中,最重要的是我們有自己的調香師,我們創作的每一個氣味都有百分之百屬於自己的想法。我很欣賞Le Labo,他們獨樹一格,非常聰慧也很有商業頭腦。而我個人是完全不相信任何行銷手法的,我只相信我的直覺和我真心熱愛的事物。

 

 

雖然你現在離開了你創立的第一個品牌Miller Harris,但我們還是想知道,對你來說Perfumer H和Miller Harris有什麼本質上的不同?
Miller Harris是我在20多歲時創立的品牌,作為調香師的經驗也如同那非常青澀的年紀,有很多天馬行空的想法,然而隨著時間與經驗的積累,我的創作方法也開始產生了變化,相較之下Perfumer H是更成熟的我,代表了現階段的我領略的各種生活經驗與想法。我無法比較這兩者之間的好壞,它們都是一部分的我。

我們聽聞Perfumer H有一項非常特別的訂製服務,你是否能和我們形容一下你是怎麼爲一個人創作屬於他的訂製氣味的?在創作的過程裡你通常會抓取哪些線索?
這個過程其實很複雜,並不是透過單純的問卷式提問就能得出結果,這和為其他合作品牌創作香氛的過程完全不同,我必須對一個人有更深入的了解,並且建立更親密的連結才能為他創作足以代表他的氣味,所以我現在其實不太主動提供這樣的客製化服務,因為實在是太費心神了,就像今年我也只為兩位親密的友人創作專屬氣味。

我想Perfumer H現階段正在茁壯中,我希望將更多的心力投注在詮釋這個品牌的核心精神,所以能夠獲得這不可多得的客製化服務是非常幸運的。

既然這麼累,那麼當初促使你做這件事的原因是什麼?
最初是我的顧客向我提出這個要求的,我何不就接受呢?這是一個很大的挑戰,我覺得很有趣,我相信任何一位調香師都會為此感到興奮,尤其是像我這樣的獨立調香師,因為你可以不跟隨其他人的腳步去創作屬於自己鮮明的風格,即便我現在很少做客製化服務了,但我其實很樂在其中。

 

Perfumer H創辦人Lyn Harris

 

你對台北的印象是什麼?如果要以你自己在台北的經歷創作,當中可能會加入什麼樣的氣味?

好問題,我真心熱愛這個城市,我能感覺每個人都非常的獨立,他們不受其他人的觀點影響,這跟我自身的文化背景很相似,所以我可以從中感受到一種親密感,而且台灣人似乎對任何人事物都非常地開放,對不同文化的事物有很高的接受度。據我所知,現在很多倫敦人都會說他必須來一趟台灣,就像以前他們都想去日本一樣,所以我很慶幸能來到這裡。我對台灣非常感興趣,這裡有太多美麗的成分,那些海岸與鄉鎮的景緻。

所以在Perfumer H台北店,我們也和台灣設計團隊ECRU Studio合作,目的就是希望詮釋台灣特有的人文特色,而不是將倫敦既有的設計直接搬到台北。至於氣味的部分在我心中有一個比較明確的畫面,就是台北的濕氣和雨後生機蓬勃的綠意(編按:訪談當天剛好下了一場雨),這和倫敦的潮濕和霧濛濛的景色十分不同,我想這會成為日後創作的線索,不過我還在摸索應該要使用什麼樣的氣味,請再給我一點時間。

你平常使用自己創作的氣味嗎?除了自己的創作你還會穿什麼在身上?
如果是以Perfumer H來說,我個人偏好柑橘調的氣味,它們非常容易穿著在任何場合,或是帶有潮濕白花香調的Rain Cloud,帶有乳香氣息的味道我也非常喜歡。另外我也喜歡Guerlain和舊版的Dior Sauvage,也很欣賞調香師Jean Claude Ellena在HERMÈS時的創作。不過其實平常在白天工作時我很少使用香氛,作為調香師我必須確保自己的嗅覺時刻都處於非常純淨的狀態,直到晚上才是我使用香氛的時機。另外很有趣的是,我通常都是先透過氣味來認識一個人的,先聞到了氣味才看到了一個人身上的特徵,我想這也是一種訓練。

 

 

你有欣賞的時尚設計師嗎?
我喜歡Phoebe Philo,還有Jonathan Anderson,我欣賞他的創造力,雖然我並不會真的穿上它,但我會穿舊CÉLINE,或是Acne Studio或APC的牛仔褲,和一些製作精良的法國品牌,還有Supreme的老件⋯⋯我喜歡街頭風格,也喜歡Comme des Garçons以及一票日本設計師,我們也有和日本的ARTS&SCIENCE合作,推出純亞麻製的調香師工作服,那其實也是我平常穿衣的風格。

你現在的夢想是什麼?
現在的我夢想擁有一座農場,在裡面種植一些作物,就像我的祖父母一樣。

那麼對Perfumer H的未來有什麼期許?
香水永遠會是品牌的核心,但同時我們也會持續推動更多永續的精神,就像我們與手工玻璃藝術家的合作,然而也不只是能夠長久陪伴在身邊的物件,這個概念也應該被套用在每一個人身上。作為一個品牌的創辦人,我希望能夠發掘更多的人才,既然他們對香氛懷抱著熱情,我們就應該要尊重並且對任何的藝術形式保持開放的心胸,我深感這個傳統產業需要變得現代化,而我有這個責任。

 

 

不工作的時候你喜歡怎麼度過生活?
陪伴我的兒子,我們會一起去畫廊,享受藝術,或是聽聽音樂會,我愛音樂,那是我青春的一部分,我也喜歡做飯,也喜歡旅行,到處去認識新的朋友,旅行真的很重要,我想我也該到處找找我的農場會在哪兒。

你上次旅行去了哪裡,接下來你又想去哪裡旅行?
上一次去了葡萄牙,在海邊看到了非常美麗帶有粉紫色調的天空,也遇上了一場狂風暴雨,但我覺得很有趣,我想我可以將這次的體驗轉化成下一次的創作。接下來我準備和我兒子一起去紐約一趟,去見見熟識的朋友。

最後一題,調香師這個身分對現在的你而言的意義是什麼?
對我來說調香師就是藝術家,我們用氣味來描繪一個和諧的畫面或是一首美妙的詩詞,我希望透過氣味讓人們了解調香師想表達的情境,不論是他們體驗到的或是肉眼所見的。就像藝術家都有自己詮釋作品的特定語彙,每一位調香師也都有屬於自己的創作調香盤,裡面都是過去自己所創作過的氣味,而每當一段時間過去,你也許會發現自己創作的方式會有微妙的差異,這其實象徵了自己的成長,你沒有被過去的成就所束縛。但無論如何,作為調香師,我永遠都希望能夠透過氣味讓人們看見我所看見的畫面。◼︎

 

Perfumer h 淡香精 大黃
Perfumer H 淡香精 薰苔調 形象圖
Perfumer H 淡香精 琥珀調形象圖
Perfumer H 淡香精 花香調 形象圖
Perfumer H 淡香精 木質調形象圖

 

Picture of PP 編輯部

PP 編輯部

好內容的創作者。品牌合作歡迎寄信至:info@ppaper.net

最新消息

ART & CULTURE

夏天就是要松一下!來松菸玩《松誌SongMag》躲貓貓集章

ART & CULTURE

松菸出雜誌了!《松誌SongMag》 可愛發行中

ART & CULTURE

愛馬仕《飛馬行空》電影版:劇場式奇幻夢境躍上大螢幕

FASHION

150位工匠,1個香奈兒,獻給藝術與自由的殿堂:CHANEL 2024/25秋冬高級訂製系列

專訪|LIFE & CULTURE

台北的經典,世界的台北 —— 貓下去敦北俱樂部15週年

專訪|DESIGN

國立臺灣工藝研究發展中心主任陳殿禮:工藝需要在我們自己的文化土壤中扎根

熱門文章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