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了錢就跑”
丹麥藝術家Jens Haaning的
史上最ㄎㄧㄤ藝術宣言

"An Average Austrian Year Income", Jens Haaning, 2007
"An Average Danish Annual Income", Jens Haaning, 2010

 

日前,丹麥Kunsten Museum of Modern Art現代藝術博物館,與自90年代起便以作品反思階級、金錢、權力等社會現況的丹麥藝術家Jens Haaning合作,由館方出借53.8萬丹麥克朗kroner(約美金8.4萬)鈔票,來重製藝術家在2007年用歐元鈔票貼滿畫框的創作「奧地利人年平均年薪」,以及2010年以同樣概念創作,貼滿丹麥克朗鈔票的「丹麥人的年收入」。根據雙方合約,Jens Haaning的兩件作品將成為新展覽「Work It Out」的一部分,而Jens Haaning可以獲得2.5萬丹麥克朗的報酬。

 

"Take the Money and Run", Jens Haaning, 2021

 

在展覽開幕前一天,館方收到Jens Haaning送來的作品,沒想到工作人員打開後卻只看到兩個空畫框,而作品名變成「Take the Money and Run」(拿了錢就跑)。Jens Haaning隨後在接受丹麥廣播電台P1 Morgen採訪時表示他認為創作新作品更有趣,而他將錢拿走這件事便是藝術創作,「這不是偷竊,而是違約,而違約就是這個作品的一部分」,他更表示館方僅支付2.5萬要求他來重製幾年前自己的作品毫無道理,「為什麼我們要展示一個關於丹麥……11年前的作品……,或是關於14年前奧地利人跟銀行的關係?」

 

"Take the Money and Run", Jens Haaning, 2021

 

Jens Haaning的兩個空白畫框「拿了錢就跑」已經在館內展出(展期2021.09.24 – 2022.01.22),博物館總裁 Lasse Andersson認為Jens Haaning有權做這樣的創作,也符合此次展覽主題,也認為這個作品是有趣的,有許多層次,批判了博物館的運作方式……不過,違約的部分,Lasse Andersson已經要求Jens Haaning按照合約規定,在明年展期結束前的1月16號之前將全部款項歸還,否則將考慮報警提告。「我們不是很富有的博物館……在如何花錢方面要考慮周詳。」Lasse Andersson如此表示。

 

Jens Haaning表明拒絕歸還款項,因為作品本身就是他拿了錢不還。他也表示自己的作品切合展覽主題,並以自己“悲慘的”(“miserable”)工作條件為借鏡,鼓勵所有人檢視自己的工作狀況並爭取應得的酬勞。

 

我們都希望藝術是自由的,但是藝術可以多自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關於作者

Clyde Liu。PPAPER 主編。
正宗90文化養大的金牛男。擁抱帶有壞品味的美感與文化。相信科幻片與愛情片是一切問題的答案。而宇宙是我們最後的歸依。

 

Picture of PP 編輯部

PP 編輯部

好內容的創作者。品牌合作歡迎寄信至:info@ppaper.net

最新消息

ART & CULTURE

夏天就是要松一下!來松菸玩《松誌SongMag》躲貓貓集章

ART & CULTURE

松菸出雜誌了!《松誌SongMag》 可愛發行中

ART & CULTURE

愛馬仕《飛馬行空》電影版:劇場式奇幻夢境躍上大螢幕

FASHION

150位工匠,1個香奈兒,獻給藝術與自由的殿堂:CHANEL 2024/25秋冬高級訂製系列

專訪|LIFE & CULTURE

台北的經典,世界的台北 —— 貓下去敦北俱樂部15週年

專訪|DESIGN

國立臺灣工藝研究發展中心主任陳殿禮:工藝需要在我們自己的文化土壤中扎根

熱門文章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