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有文氣設計感的時尚世家

 
 
沒有Phoebe Philo就沒有CÉLINE,這個當今最受女性追隨的摩登時尚品牌應該是目前最具設計精神的精品名牌,從服裝、配件到視覺形象都一致地流露知性的調性,今天更完整地以「House」的概念,在品牌特有的文氣外宣誓著巴黎世家的氣度,翻修在一棟400年歷史建築中依然極富設計感。CEO首席執行長Marco Gobbetti與Phoebe Philo低調進行多年的新總部計畫已經完工。
 
左:Phoebe Philo 右:Marco Gobbetti
 
 
時尚設計師Phoebe Philo簡約摩登的當代設計感,竟也迷戀著17世紀法式hôtel particulier建築風,在同時喜愛當代藝術與自然粗糙美感的Phoebe Philo眼中,處理的方式一定不衝突,古蹟般幾乎堪稱雄偉的外觀內,保留歷史原味痕跡,同時去蕪存菁,顯現出一種不費力的設計美,而且是有「人」味的,這是許多工業或室內設計師所欠缺的humain touch,這也是為什麼她與CÉLINE品牌首席執行長Marco Gobbetti當初決定將這座位於巴黎第二區rue Vivienne路16號亟待修復的古蹟作為CÉLINE未來的「家」之後,堅持不委託任何知名建築師與室內設計師,由Phoebe Philo親自監督空間修復與裝潢、擺設等所有細節。
 
「我們一直以來都想要創建一個屬於這個品牌的家庭,當我和Phoebe剛開始接手經營這品牌時,很多事都需要重整,像是商品系列、品牌形象、包裝與評估店面等,當然也包括了我們的總部,在Rue Vivienne成立全新總部,對CÉLINE來說這一個完整與全面性的工程。“Phoebe與我都希望能打造出歷久彌新的事物,CÉLINE這個品牌是專為女性所設計,而不是打造出男人幻想中的女人形象。」——CÉLINE品牌首席執行長Marco Gobbetti
 
 
 
1945年品牌成立,其實已經有70歲的歷史,即使在1996年被LVMH集團收購,卻一直沒有「稱頭」的總部,各部門的辦公室與工作室散落在巴黎各處,一直到今天,結集各部門、展示廳與設計工作室的CÉLINE總部世家才問世,一個CÉLINE的「家」,是2008年Marco Gobbetti與Phoebe Philo進入品牌時就有的共識。這個由歷史建築重建而成的新「家」背後當然充滿了歷史:前身為Hotel Colbert de Torcy(以前被稱為Hotel Tubeuf),由建築師Pierre Le Muet 於1635年為國王路易十三的財務顧問Jacques Tubeuf所建造的新古典主義風格的建築。紅衣主教Mazarin於1649年購買並住於此處,做為他的個人收藏和圖書館,於後為太陽王路易十四的密友所擁有。1670年,Hotel Tubeuf被Charles de Colbert買下,他的兒子Jean-Baptiste de Colbert de Torcy將其命名。18世紀期間此處更成為了巴黎證交所。多年來石灰牆背後許多建築的變化,跟隨著時間轉動,建築師Henri Dubois時期更奠基其主體結構及兩側的花園設計。1990年,Pierre Prunet開始裝修建築的立正面、庭院和多數房間。而建築物的許多部分,如旋狀樓梯或紅衣主教馬薩林房,都於1983年12月29日被列為巴黎的歷史古蹟。
 
 
 
即使整座建築本身5,500平方公尺的結構受到法國文化部的保護,然而幾乎所有內部都需要大幅重建,Phoebe Philo所保留的是:由17世紀法國建築師Pierre Le Meut所設計一進門的石梯,以及由Salle Colbert構想的華麗19世紀木鑲板的大房間,現在被使用為一個招待來賓的內部餐廳,人們可以在風景如畫的藍白色的天花板下享用午餐,而許多原畫梁也都儘量完整保留於展示廳中。Phoebe Philo所更新的是 : 壁爐架上的大理石、彩繪木橫梁、華麗的裝飾線條、潔白的牆壁、顏色鮮豔的亮漆陳列櫃……等;而最大的重點,在主陳列區廳,設有來自意大利、法國、巴西的12種大理石的五彩鑲嵌地板,就如同CÉLINE位於紐約SoHo和倫敦Mount St.的全新概念店般;總部一入門的水晶吊燈、以及展示廳的花卉盆栽來自丹麥藝術家FOS,事實上,新概念專賣店的家具、物品和陳列櫃也是由他負責;Egon Eiermann和 Robin Day也為此總部量身定制許多特殊椅具;後現代裝飾是意大利藝術大師Ettore Sottsass與Piero Gilardi的共同設計;其他家具有些是從跳蚤市場或古董店找到,有些是由內部設計團隊所開發出來的款式……。不論哪一個項目, Phoebe Philo親自監督所有的家具設計,從簡單的白色陳列櫃到木凳子……等,都透露著現今CÉLINE的設計細節,也流露CÉLINE專為女性設計的文氣。除了設計,新的總部裡,更擺了很多的花。內部工作人員說:「我們在展示廳放花的原因很單純:因為我們愛花,享受花帶給我們的美好心情。在花瓶的選擇上我們也不拘一格,參入一些新的或古董花器,來配合不同時期的花卉選擇。」(Gene)
 
©Robert Polidori
 
 
 
 
 
 
 
延伸瀏覽

JANE BIRKIN 英國女孩搖擺到法國成了繆思

以科學實踐信仰 以哲學與美學創造體驗

INDIA MAHDAVI 混種多重文化與時尚的室內設計師

 

 

 

 
 
Picture of PP 編輯部

PP 編輯部

好內容的創作者。品牌合作歡迎寄信至:info@ppaper.net

最新消息

ART & CULTURE

夏天就是要松一下!來松菸玩《松誌SongMag》躲貓貓集章

ART & CULTURE

松菸出雜誌了!《松誌SongMag》 可愛發行中

ART & CULTURE

愛馬仕《飛馬行空》電影版:劇場式奇幻夢境躍上大螢幕

FASHION

150位工匠,1個香奈兒,獻給藝術與自由的殿堂:CHANEL 2024/25秋冬高級訂製系列

專訪|LIFE & CULTURE

台北的經典,世界的台北 —— 貓下去敦北俱樂部15週年

專訪|DESIGN

國立臺灣工藝研究發展中心主任陳殿禮:工藝需要在我們自己的文化土壤中扎根

熱門文章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