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倫敦新銳設計師
JAMES SHAW
從材料開始
設計設計的設計

將廢棄木屑與生物樹脂結合產生發泡化學反應的「Well Proven Chair」 
photo by Petr Krejci

 

如果覺得新的設計已經了無新意,那麼何不從源頭開始創作?來自倫敦的年輕設計師 James Shaw以家飾設計為主要創作,在現代設計已經大量融入生活的情況下好像可以想像得到這樣類型的設計作品會以什麼姿態呈現在生活中,然而欣賞這位新銳要換個角度,因為他的創作是從根開始。

 

James Shaw 為製作「Plastic Baroque」系列作品設計的塑料噴射槍
photo by Paul Plews and Sasa Stucin

在 James Shaw的多數作品中會發現,物件的外型似乎不是他所著墨的焦點,最先吸引目光的總是那讓人摸不著頭緒的材質以及使用方式,例如看不出是陶瓷或是塑料,外型像是融化的彩色吉拿棒的系列家具,或是像從岩石上敲打下來的質地,看似堅硬又像泡棉的座椅,又 或是像珊瑚礁一般坑坑洞洞卻又佈滿鮮豔色彩的桌櫃,James Shaw以製作分子料理一般的方式玩轉我們所熟悉的材質,處處充滿著讓人意外的驚喜。

對於 James Shaw一代的新銳設計師而言,要加入早已成熟的設計產業,單以美麗的外型已經無法滿足被大量資訊餵飽的現代 消費者,現代設計提供美學養成的訴求已經大幅降低,而在經濟與環境問題更加複雜的現代 社會裡,現代設計所需解決的問題從原本的功能性考量逐漸轉向更高層次道德實踐,以製造 家具而言,我們所習慣的大量生產模式造成了太多浪費,然而這個問題是結構性的,很難一時之間扭轉。

 

 

James Shaw希望透過解構與創新材質的運用,讓新一代的設計有更多發展的可能性,他自行開發了讓作品擁有獨特造型「 材料噴射槍 」,直接堆疊成型或是將物料噴灑在物件表面。 除此之外也透過訂製的方式逐一製造產品,避免大量製造的浪費也確保每一件作品的獨特性。 James Shaw 獨特的設計作品也曾多次在倫敦設計博物館、V&A、MoMA等世界級博物館展出,而他也是一位喜愛與各界合作的全能創作者,很高興 James Shaw在百忙之中能抽空接受《PPAPER 》的專訪,請他以新銳設計師的角度分享關於現代設計的進行式。■


 

訪談

PPAPER

James Shaw

 

請簡單介紹一下自己,什麼原因讓你開始了設計?

我想這是因為我從小時候就開始設計了,我會動手製作自己的玩具或是試圖建造點什麼,即使當時我年紀還很小。一直到大學我 就讀了藝術學校才真正知道何謂設計,而在此之前我其實是想做一位畫家不然就是一位建築師,直到我遇見了設計。

比起物件的型態在你的作品中我們看到了更多材質運用的創新,為什麼你認為這是重要的?

我認為材料創新在過去幾年中一直都是主流的趨勢,而我想這主要是因為現今可以使用的材料已經無法滿足年輕一代的設計師,而出發點在於材料對於環境的影響。 我們現在社會中所熟悉的製造模式不斷地產生巨大的浪費,而設計的真諦就是要幫助我們找到更好的方式來解決問題。 另外,當新的材料出現,設計就會有更多發展的可能,就像是20世紀中期膠合板材的發明問世,就有了我們現在熟悉的標誌性設計,而Ray & Charles Eames夫婦就是一個很好的範例。

將廢棄木屑與生物樹脂結合產生發泡化學反應的「Well Proven Chair」 
photo by Petr Krejci

透過創作你是否在尋找什麼? 例如能達到你終極理想的材質?

看情況,有時候我會試圖尋找符合某種特性的材質,例如友善環 境的泡棉或是可以透過細菌使其生長的木材,有時候我也嘗試著 用全新的方式運用既有的材質,例如「Plastic Barouque」系列 就是運用了日常生活中很常見的塑料,但是我們從中發現了它更多的可能性。

 

「Plastic Baroque」系列
photo by Paul Plews and Sasa Stucin

「 Plastic Baroque 」包覆著家具的塑料外型看起來非常的有機也 很有雕塑感,而與 Ace Hotel 合作的裝置更加入了聲音的元素有 大自然的聲音和一些人聲,在這個系列的背後你想傳遞什麼訊息?

透過設計開拓生活中所見景物更多的可能性一直是我所熱衷的事,因此在「Plastic Baroque」系列作品的背後,我嘗試著表達某種材料的「可塑性」。而為ACEHOTEL製作的裝置中, 我想更深入探討我們將塑料視為一種「非自然 」的概念,我們將普世認為非自然的塑料與自然的植物結合,並委託Marina Stanimirovic創作一種抽象的聲音來訴說關於塑料的故事,從數百萬年前的植物和動物變成石油到現在。

 

談談你與 AΦE 舞團的合作,「Whist」是一部以弗洛伊德主張的伊底帕斯情節衍生的作品,而且透過VR裝置讓觀者與現實中的 裝置互動,當初你們是如何開始這個合作的?這些裝置的材質以 及型態與舞劇有什麼樣的關係?

這項2017年與AΦE的合作對我而言是很有趣的經驗,我一直都很喜歡跟不同領域的人合作,而這也是我第一次將VR運用在作品上,真的非常有趣。在開始這個合作之前我便與舞團有過合作經 驗,在那次的合作中我們互相欣賞彼此的作品,所以我們一直在 找機會能夠再一次合作。 這件作品融合了許多弗洛伊德所提出的 象徵意義,並透過VR的虛擬情境與真實世界分別進行詮釋,場 中的每一個物件都分別代表了表演中角色所象徵的符碼,然而這很難光用看的就能立即辨別,必須身歷其境。

 

 「Whist Virtual Reality」, collaboration with AΦE dance company ,
 photo by Paul Plews

在設計領域上你怎麼定義「當代」,什麼樣的設計可以被稱作是當代設計?

我想這是很主觀的定義,而我也接受各種不同的定義。 對我個人 而言,所謂的當代就是努力地創造出符合時代議題的新事物。

「跨界」幾乎是所有創意工作者正在積極努力的,你也與不同領域的創作者合作過,對你而言跨界的機會在創作上給了你什麼啟發 ?

我認為我們正處於一個界線模糊的時代,許多傳通被框在某個領域的人都正在嘗試跨界。 對我而言,我在設計、藝術以及工藝上 都有所作為,所以我並不覺得自己被受限於哪一個領域。然而發現不同領域的人對於世界不同的看法真的很有趣,例如當我以一個概念創造了物件,這會是我個人的詮釋,然而思考空間與建築結構的建築師在同樣一個概念下就會有不同的詮釋方式,因為在不同的背景下人們就會以不同的方式來理解生活周遭的事物。

 

由 James Shaw 設計的「Papier Mache Gun」噴射再生紙纖維與膠料融合的材質製成的家具
 photo by Paul Plews and Sasa Stucin

最後,請與我們分享一下你現在正在做的事情。
現在我手邊有很多不同的案子正在執行,其中一項是以全新的外型以及材質設計一系列的商用座椅。 另外我也加入了一項教育計畫,我們在倫敦開設了一間 workshop,裡面有學校以及工作室, 教導人們關於製作物件的知識以及技術。在今年我也計劃為自己蓋一棟房子,我想這會是一個大挑戰。 ■

 

 

 

 

Picture of PP 編輯部

PP 編輯部

好內容的創作者。品牌合作歡迎寄信至:info@ppaper.net

最新消息

ART & CULTURE

夏天就是要松一下!來松菸玩《松誌SongMag》躲貓貓集章

ART & CULTURE

松菸出雜誌了!《松誌SongMag》 可愛發行中

ART & CULTURE

愛馬仕《飛馬行空》電影版:劇場式奇幻夢境躍上大螢幕

FASHION

150位工匠,1個香奈兒,獻給藝術與自由的殿堂:CHANEL 2024/25秋冬高級訂製系列

專訪|LIFE & CULTURE

台北的經典,世界的台北 —— 貓下去敦北俱樂部15週年

專訪|DESIGN

國立臺灣工藝研究發展中心主任陳殿禮:工藝需要在我們自己的文化土壤中扎根

熱門文章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