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極北的邊境來一場真正的旅行
專訪 Fogo Isalnd Inn 創辦人

 
 
美洲大陸的北國是加拿大,加拿大最北的盡頭是紐芬蘭省,而紐芬蘭省再北的盡頭是福戈島 (Fogo Island),小島上的居民過去靠著加拿大興盛的鱈魚業為生,但隨著保育意識抬頭,鱈魚數量大量銳減的情況下,加拿大政府不得不頒布鱈魚捕撈限令,這項政令一度迫使4萬多人失業,而遠在邊境的福戈島當然也是首當其衝深受影響,鱈魚業的崩潰幾乎瓦解了當地的經濟運作,許多年輕人被迫離鄉背井到外地尋求一線生機,Fogo Island Inn 的創辦人 Zita Cobb 便是其中之一。
 
自16歲離開家鄉,在矽谷 IT 界擁有極高的成就,Zita Cobb 曾是全美收入最高的女性企業家之一,然而對於家鄉的關切她一直謹記於心「如果你忘記了家鄉,那麼很快地你也會迷失自己」,於是她在55歲時辭去了上市公司CEO的職務, 決心回到家鄉開始了尋找自我的旅程。
 
 
 
 
 
這趟旅程最大的難題是如何將福戈島加入全球化的行列,過去島上的基礎建匱乏,沒有完善的電力設備,沒有電話或收音機,她的父母親不會讀也不會寫,沒有地契也沒有銀行帳戶,近乎過著一個世紀以前的生活,這也是島上居民生活的寫照。造成如此與世界脫節的原因,除了是偏遠的地理位置所致,沒有穩定經濟運作是主要原因。
 
因此 Zita Cobb 開始了振興家鄉的計畫,2006 年以福戈島之名成立了 Fogo Island Inn,將福戈島絕美的景緻透過旅遊產業吸引世界認識這座島嶼,同時也極力推廣在地原生的創作能量,從酒店建築找來生於紐芬蘭的設計師 Todd Saunders 開始,到酒店內使用的所有工藝織品皆是出自島上當地人之手,Fogo Island Inn 復甦了當地的就業機會和文化。
 
除了當地自身文化的發聲,Zita Cobb 更在島上成立藝術基金會,招攬世界的藝術家、設計師、導演、作家、音樂家、策展人來到島上揮灑創意,將世界的現在進行式套入福戈島的原始語彙中。為了更促進全島的經濟復甦,Zita Cobb 與幾位企業夥伴共同成立了 Shorefast 基金會,酒店的全額收入會經由基金會再投資到福戈島,為了讓所有來到島上的旅客了解所有消費的用途,Shorefast 創造了「經濟營養標示」完全透明化經濟分配,讓 Fogo Island Inn 成為一間完全的社會企業酒店。
 
 
Fogo Islnad Inn 邀請藝術家到島上創作
 
即使從紐芬蘭到福戈島需要2天的路途跋涉,如此理想的願景下成立的Fogo Island Inn已經吸引並感動了無數旅客,這間位在世界盡頭的酒店已經在島上營運12個年頭,《PPAPER》本期榮幸訪問到了 Zita Cobb,請她與我們分享這趟尋根之旅的故事。
 
 
 
 
 
PPAPER
ZITA COBB
 
哈囉 Zita 很榮幸有機會能與你聊聊,我們知道妳為了妳的家鄉做了很多,我們想知道妳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有了重振這片土地的想法?又是什麼機緣觸發妳的?
我們在福戈島上所做的一切都是出自於我們家族八代對地方熱愛的 自然演變。我很堅信地方和社區的重要性——地方和社區讓自然和文化得以維持,E.F. 舒馬克說得很棒:「自然和文化是人類生活最好的衣裝 , 商業和科技可以而且應該是為它們服務的兩種偉大工具。」
 
我們的商業模式優化了社區福祉,Fogo Island Inn 是一家百分之百的社會企業。所有的利潤都透過 Shorefast 的機制再投資到島上的各個社區,Shorefast 是一家註冊的加拿大慈善機構,它的使命是為福戈島建立經濟和文化適應力。
 
 
與我們聊聊與 Todd Saunders 的合作,你們是如何找上他設計這座旅店的?
我們選擇 Todd Saunders 作為這個計畫的建築師,因為他對這個地方有著深刻的敏感度,他很了解如何使用木材,同時他也是紐芬蘭人,他了解這個地方和人民的枝微末節。我們的設計訴求很簡單「在當代建築中,找到一種表達我們在北大西洋這個小島上謀生400年所學到的東西」我們覺得由 Todd Saunders 做這件事是最好的選擇,他明白我們所做的一切是關於人類文化的行動。
 
建築承擔了很多的責任,其中一項是時代性。福戈島上有非常豐富的本土建築生態,它們多是在幾個世紀以前建造的,以支持人們的生活以及與海洋密不可分的生計,在仰賴這種經濟模式的紐芬蘭發展出了一種使用木材而非石材的建築,透過使用高腳木樁 (而非固定地基) 可以讓他們在某處稍作休息,這種建築設計簡單而且經濟,並且能滿足他們所預期的目的性,僅只如此而已。
 
Todd Saunders 的設計帶有過去的樣貌同時毫無疑問地當代,他的建築帶著對立的節奏,在過去和未來之間。
 
 
 
 
 
 
除了觀光客比較熟悉的酒店,你們也從很多不同的面向達成你們的理想,像是成立藝術基金會、藝廊、和藝術家或設計師合作等等,這都和創意產業相關,為什麼?妳認為藝術和振興文化之間的關係是什麼?
我們認為一個群體真正的資產是能夠保有他們的知識、增加知識和分享知識的能力,同時它也涉及群體理解自身的能力,了解它的特殊性以及從地方將自己置於世界之中。藝術是關於知識的,它幫助我們看見那些自己不容易看見的 ; 設計是一種鏡頭,可以幫助我們相互置換角色和表達自己。藝術和設計對於了解和創新至關重要,這是復興的開始也是源頭。
 
 
Fogo Islnad Inn 在島上建設的藝廊
 
Fogo Islnad Inn 在島上建設的劇院
 
Fogo Island Inn 海景餐廳
提供當地食材製成的料理
 
很多旅遊勝地現在都面臨了旅客過剩造成的負面影響,妳們如何做到平衡?
福戈島非常非常偏遠,這是一個不容易到達的地方,這既是一種資產也是一種挑戰,事實上我們受到過多的遊客保護,因為我們是北大西洋島嶼之外的島嶼,而且因為島上的基礎設施有限而且規模適當。我們的酒店只有29間客房,此外島上還有大約30個房間供應旅客 B&B 的住宿,這使得到訪島上的旅客次數減少了一小部分。 我們只是一個2,500人的島嶼,我們認為少數量的遊客可以讓我們充分練習如何招呼客人,讓他們得到應得的款待,這對客人有利,對島嶼有益,對環境有益。
 
我們率先將「經濟營養標籤」作為一種管道,以幫助提高客戶對購買決策的經濟影響的認識。以我們習慣的食品標籤為雛形,我們的「經濟營養標示」顯示了商品的購買價格之中有多少用於生產過程,包括勞動力,材料或製程操作。並且我們透過標示出受益最大的地點來顯示這項交易對於在地的影響,我們用完全社會企業的方式來經營我們的酒店。
 
 
shorefast 規劃的「經濟營養標籤」
上面註明了所有產品生產花費的去處
 
相信妳們從成立到現在一定為當地帶來了很大的影響,可以與我們分享這一路走來的感想嗎?
我們從2006年開始了這項計畫,我們為我們所熱愛得這塊土地工作了12年,我們很榮幸能夠與我們所愛的當地人和文化一起共事,幫助他們以適當的方式參與全球化的世界。
 
對妳而言旅行的意義是什麼?
作為旅人,我們如果是只被交通工具從這裡運送到那裡,學習到的東西會相對少很多。真正的瞭解來自有意識地居住以及對於社群與土地的主動參與。我們為了增長見解而旅行,為了扭轉我們對這個世界理解的本質而旅行。當我們回到家裡,我們看待事物的方式就會不同。
 
 
 
 
請與我們分享到福戈島上必須體驗的項目。
福戈島有七個分明的季節,而每個島嶼在每個季節都會有相應的變化,在我們依舊保有野生生態的世界裡,你可以體驗追馴鹿、採摘漿果、探索天然小徑、觀察鳥類和海洋生態。七個季節包括溫暖的夏季、白雪皚皚的冬季,壯觀的冰季,充滿希望的春天,陷阱季 (指鱈魚捕撈的季節,介於夏季和春季之間,時間通常落在6月1日至6月30日)、可以採集到最棒漿果的初秋,以及夾帶著暴風雨的情緒化深秋。在冬季,可以穿上雪鞋或乘坐雪地摩托車遊覽島上,看看傳統的紐芬蘭小屋;觀察只有3月才能看到的神奇景觀 —— 閃閃發光的冰塊的潮起潮落;觀看古老的冰山在5月和6月沿著拉布拉多海流漂浮;在山上採摘滿滿一桶的漿果,並參加秋季的年度鷓莓 (一種加拿大原住民 經常食用的莓果) 豐收節。■(Interview by Jesper)
 
 
 
 
 
不同季節入住 Fogo Island Inn
​​​可以在福戈島上體驗的各種活動
 
 
 
 
Fogo Island Inn酒店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