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GOGORO御用色彩專家 BEATRICE SANTICCIOLI 色彩的情感完整了我們的生活美學

GOGORO烤漆色票板

 

改變了移動方式的規則與樣貌,GOGORO成功的方程式並非只有電能、便利的換電站網絡、優雅俏皮的外觀、能夠隨心所欲搭配的各部配件、個人化互動聲響等等。如同許多成功的產品,GOGORO的學問也在經過千挑萬選、精雕細琢的顏色裡。我們對於顏色的喜好如同香氣,是人類五感中特別主觀的感受。紅、橘、黃、綠、藍、紫、黑、白,即使我們都喜歡看著天空中的彩虹,你我他的喜好絕對不同,但對於GOGORO來說,決定產品顏色只是第一步。如近日推出的粉紅色GOGORO 2 Delight,當團隊決定以粉紅色來表現年輕世代的酷、不安於室的敢秀靈魂,接下來的工作便是找到那個對的粉紅。

 

粉紅色絕對不是所有人的愛,GOGORO的目標,就是把那個所有人都會覺得可愛的粉紅找出來,而這個工作,便得仰賴GOGORO御用色彩專家Beatrice Santiccioli。       

 

GOGORO御用色彩專家Beatrice Santiccioli

 

來自義大利佛羅倫斯,Beatrice Santiccioli畢業於佛羅倫斯藝術學院以及米蘭工業設計學院,主修視覺設計。擁有二十年以上業界資歷,Beatrice曾經發揮所長替許多知名品牌提供專業意見,包含替SWATCH設計超過100支手錶、替義大利經典品牌BENETTON班尼頓工作,以及替Nike設計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的多個產品項目。其後她效力於Apple長達十年,從iMac到Nano-chromatic等商品色彩均出自她及她的團隊之手。GOGORO第一代車款問世時,Beatrice便受邀擔任色彩顧問,替GOGORO 操刀定案許多美麗動人的顏色。

 

從色彩心理學開始著手,從顏色、質地、觸感到表面處理工法,Beatrice Santiccioli設計團隊讓顏色與人們對話,並進一步抓住你我的心。「色彩非常特別,它在情感的層面與人互動,我認為色彩跟味道很像,對於它的反應是無法用理性來控制的」,Beatrice Santiccioli如此說道。

 

GOGORO御用色彩專家Beatrice Santiccioli分享不同顏色的面板以及烤漆方式

 

這天下午,PPAPER團隊來到位於台北松山區的GOGORO辦公室,親切的Beatrice Santiccioli 除了在上百片的烤漆面板打樣之中,與我們分享在茫茫顏色海中決定最後究竟是哪個粉紅、哪種質地的過程,也打開隨身行李箱與我們分享那些在旅行中令她沈澱心情、開闊靈感視野的隨身小物,包含研究筆記、塗鴉手稿、手繪色票、觀察光線折射角度的螢光壓克力棒……甚至是來自京都的傳統美麗顏料礦石顆粒,這些在旅行中攜帶的、紀錄的、蒐集的小物,都讓她再再體會色彩的動人之處。她笑著說因為經常旅行出差,碰到海關打開行李問她這些是什麼的時候,她通常淡淡地回答「這是我工作用的」。「你做什麼工作?」「我是色彩專家。」「那是什麼意思?」

 

作為一個媒介,色彩觸發情感、觸發印象、觸發回憶,也投射了可能的未來,因此色彩專家並不神秘,而是貼近人與生活的情感美學。在近距離體驗色彩專家所長與貼近Beatrice Santiccioli的過程中,我們了解到GOGORO始終不變的活力與豔麗之秘訣,也了解到色彩是完整了GOGORO生活風格的內在美學。

 

訪談:

PPAPER X BEATRICE SANTICCIOLI

Interview by Clyde Liu

 

妳替這麼多公司工作過,也經常到處旅行,妳從何獲得靈感來創造這麼多的彩色作品?

我抵達一個地方的時候,我從來不會覺得我已經知道所有事情了,總是四處觀察、尋找,我天生就非常好奇。我是學藝術出身的,喜歡研究跟欣賞畫作,沈迷於其中不同的色彩運用,因為那代表了畫作想訴說的故事與個性。我旅行的時候除了四處觀察、蒐集東西,也會帶著畫筆、水彩等材料來在我的筆記本上作畫,記錄下所見的事物與景象。藉由這樣的方式,有時候我會找到手頭上案子的解決方案,有時候會發現有助於我解決問題的概念。這會維持並滋養我的心靈,我就能保持最好的狀態來工作。

 

色彩非常特別,它在情感的層面與人互動,我認為色彩跟味道很像,對於它的反應是無法用理性來控制的。比如說當你進入一個房間聞到某個味道,它可能會讓你想起某種食物、某種樹木、某個地點,你沒有辦法控制,你就是會往那裡去,會產生某種情緒。當你看見某個顏色的時候,你不會去想「我應該喜歡它嗎?或是不喜歡?」你就是知道你討厭它,或是喜歡它,那是無法控制的感覺。所以我很著迷於觀察周遭的色彩,看它們是如何呈現到我眼中,在不同的地點、不同的情況裡。從大自然、從城市、從時尚、從藝術……我會去米蘭的設計展、去威尼斯看建築……

 

GOGORO御用色彩專家Beatrice Santiccioli分享她的行李箱以及隨身靈感小物

 

作為我們最愛的導演之一,Wes Anderson絕對是運用色彩的魔術師。你最喜歡哪一部作品?或者說,哪一部作品裡的色彩佈置令你印象最深刻?

Wes Anderson的畫面就像是調色盤,光線配置、統一的色調,那真的很美。我特別喜歡<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整片都是糖果色調,甚至有一本書專門講這部電影裡的色調,另外像<超級狐狸先生>也有專書分析,裡面人造工廠與鄉間的對比,我真的很愛。我必須說,我非常樂意替他工作……如果有機會的話,因為我甚至不知道他是否需要像我這樣的人,他對色彩的掌握太美……也許我會跑去問他我是否可以當他的助理。最後要再挑一個的話就是<犬之島>,真的很不可思議。Wes Anderson從一開始就展現非常出色的才能,像<天才一族>,後來又嘗試老式風格,並運用傳統技術拍攝的逐格玩偶動畫,工藝非常精緻,拍得也很美。

 

說到動畫,我之前曾經拜訪過PIXAR皮克斯工作室,據說他們在電影開拍初期就會做色彩研究,從故事如何開頭、如何讓人感到開心、轉折,到如何有個完美結局,色彩對電影來說非常重要。我很願意嘗試拍電影,如果有人想雇用我,我就在這裡,我準備好要當Wes Anderson助理了!另外,Sophia Coppola的色調也很美,他們在某個部分很相似,是同個世代的,那種懷舊的氛圍。電影是另外一個用色彩來創造氛圍的媒介。

 

GOGORO御用色彩專家Beatrice Santiccioli分享由原廠上色師手功噴漆打造,僅有一個的粉紅漸層安全帽

 

色彩學是一門非常有趣的學問,並且充滿著無限的可能性。不過,由於人類文明的發展以及其它許多的社會因素,某些顏色,比如黑、海軍藍、深灰……等等,比較有可能與專業、沈穩或正式這些概念或是印象相連結 ; 而有另外一些顏色,比如說近幾年因為cyberpunk文化逐漸流行,而在主流文化中受到注目的螢光色系,則比較會讓人聯想到那些關於次文化的、煽動性的,以及非正式的事物。作為一位色彩學專家,對於我們所在的社會或組織系統中,顏色背後可能蘊含的意義,你有什麼看法?

事實上,在人類社會的時間推移與歷史洪流之中,顏色所代表的意涵是不斷變化的。我最近在書上讀到,在幾個世紀前,藍色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並不被認為是一個“好”顏色。然而由於一個突然的轉變,我記得是一位法國國王,他公開表示喜歡藍色,從此藍色就變得“好”。另外,一種顏色的地位也會取決於原料取得的難易度。如果它的原料非常難取得,那它就會是僅提供給少數權貴的珍貴材料 ; 如果原料容易取得,可以大量生產,那它就相對普通而平凡。像紅色有很多種,有的製作與合成方式非常複雜,就會比較珍貴而限量 ; 其他有不同的紅比較普遍,即使它也是非常美麗的紅色,相較之下地位就沒那麼崇高。

 

色彩的歷史除了被經濟價值所決定,也會被人類原始社會的情感投射所影響,比如說與恐懼有所連結的黑暗。我們的祖先沒有電燈,白天的時候是獵捕自然掠食動物的獵人,但到了夜間就變成被狩獵的對象,變成受害者。於是夜晚代表一個生命受到威脅且沒有安全感的時刻,而這份恐懼便深植在我們的潛意識中,世世代代持續著,成為一種對於黑的恐懼。

 

此外,顏色在不同文化中也有不同意涵,黃色、紅色、白色……都有不同意義,這樣的差異與其象徵意義是非常美麗的。那像你提到的螢光色系,我認為它象徵一個新的聲音、新的宣言。在過去,人們成長在一個相對受到控制的社會與體制,你的環境與出身決定一切,你無法跳脫階級,在古代是如此,甚至一直到19世紀都還是如此。20世紀社會有了重大改變,二戰後的六〇年代文化蓬勃發展,反抗運動四起,如今人們已經可以暢所欲言。我認為如果顏色的意涵可以跳脫社會既定印象而改變,那是件好事。我們不應該去評斷他人對於顏色的選擇,我對於我們的社會說「這個顏色是什麼」、「那個顏色是什麼」,其實是不舒服的。顏色是一種語言,它關於如何使用與如何表達自我,你未必需要把一堆顏色放在身上,但你可以有一些小點綴來表現個性,就像我帶的彩色手環一樣。

 

GOGORO御用色彩專家Beatrice Santiccioli與粉紅色GOGORO 2 DELIGHT合影

 

 

前往GOGORO

 

 


 

 

延伸瀏覽

 

散發澳洲生活風格氣質的
實用主義設計師HENRY WILSON

 

追思全球參與最多機場設計的
人文建築大師PAUL ANDREU

 

ART, CULTURE, LIFESTYLE
創造傳統技藝的新未來
在LOEWE新家飾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