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思全球參與最多機場設計的人文建築大師
PAUL ANDREU

法國建築大師Paul Andreu(保羅・安德魯), ©Paul Andreu Studio

 

 

PPAPER:當你死後,希望如何被人們記住?
Paul Andreu:如果能夠被人們記住我的真誠、坦率,我想那是件不錯的事。

 

2008年5月,在北京奧運開幕前,座落於北京天安門廣場和人民大會堂旁,嶄新的中國國家大劇院,接近完工啟用,《PPAPER》雜誌非常榮幸地專訪了被北京人暱稱為「水煮蛋」、「水上明珠」的中國國家大劇院的建築師,也是至今全球參與最多機場建築設計案的法國建築巨擘Paul Andreu。

 

Paul Andreu設計的北京中國國家大劇院, ©Paul Andreu Studio
Paul Andreu設計的北京中國國家大劇院夜景, ©Paul Andreu Studio
Paul Andreu設計的北京中國國家大劇院內部, ©Paul Andreu Studio

 

從2007年底,編輯團隊開始跟Paul Andreu建築事務所聯繫,以我們的經驗,要專訪這樣的建築大師,機會實在是微乎其微,經過半年的討論,email的往訪,挑選圖片,設計訪綱,再三變更專訪的日期,我們有幸和Paul Andreu越洋電訪,他堅持既然要專訪,電訪會遠比email的往返來得更真實,也更顯得他的誠意。

 

Paul Andreu設計的巴黎戴高樂機場第1航站, ©Paul Andreu Studio

 

這位親切、妙語如珠又帶著豐富人文氣質的大師,當時給我們留下很深的印象。很可惜,他的事務所日前公布,Paul Andreu已經於10月11日病逝於巴黎,享年80歲。Paul Andreu的建築生涯,參與了全球60座機場的設計,最代表性的作品,便是巴黎戴高樂機場。戴高樂機場的第一航站,到2A - 2F航站樓皆由Paul Andreu設計打造。1974年戴高樂機場第一航站的成功,奠定了Paul Andreu全球機場之父的名聲,包含開羅機場、雅加達機場、波爾多機場、汶萊機場、尼斯蔚藍海岸機場、上海浦東機場、廣州白雲機場、阿布達比機場,甚至大阪關西機場最早的設計概念,也是由他參與指導的。他驟然離世,不禁讓人感嘆,現代主義時期的建築師所剩無幾了。

 

法國建築大師Paul Andreu, ©Paul Andreu Studio

 

巴黎戴高樂機場(Charles-de-Gaulle Airport)

 

1967年,年僅29歲的Paul Andreu受命為大巴黎地區打造一座全新的國際機場,那是法國的門面,國際往來的旅客對於巴黎時尚、美感、設計、生活習慣和紀律法度的第一印象。深受20世紀六〇年代未來主義的影響,加上Paul Andreu在我們的專訪中也曾提到,自己是一個帶著七〇年代嬉皮精神的建築師。

 

Paul Andreu設計的巴黎戴高樂機場第1航站, ©Paul Andreu Studio

 

Paul Andreu為戴高樂機場設計的7座航站中,令人印象最深刻也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巴黎戴高樂機場第一航站,航站主體是一棟10 層樓的圓形大樓,周邊環繞著7座梯形衛星登機門,每座衛星建築設計6個登機門,航站主體和衛星建築間,則是透過穿越停機坪地底的電扶梯連結。

 

 

 

Paul Andreu設計的巴黎戴高樂機場第1航站, ©Paul Andreu Studio

 

這也是目前全球造型最獨特的機場航站,即便他接續也為戴高樂機場設計了6座航站樓,但都呈現今日多數機場建築設計的模式,唯有第一航站,歷經44年,永遠是那麼獨一無二,至今,依然令人感嘆未來主義在當時啟發人們創作的能量。

 

 

 

Paul Andreu設計的巴黎戴高樂機場第1航站, ©Paul Andreu Studio

 

建築大師的亞洲情緣

 

Paul Andreu是一位和亞洲非常有緣分的建築巨擘,前後打造了雅加達機場、阿布達比機場、汶萊機場、上海浦東機場、廣州白雲機場,除此之外,他在亞洲最具代表性的巨型建築便是北京的中國國家大劇院(National Centre for the Performing Arts),和上海的東方藝術中心(Shanghai Oriental Art Center),這兩座巨型的公共建築,堪稱Paul Andreu在中國最具代表性,也是最讓中國民眾認識這位來自法國的建築大師的公共建築。

 

 

 

Paul Andreu設計的上海浦東機場, ©Paul Andreu Studio

 

而遠在西南內地的成都,2007年啟用的成都新行政中心,花費12億人民幣打造,也是Paul Andreu深入亞洲的一項作品。當時我們在專訪中從北京中國國家大劇院聊到他個人的中國經驗,也問了他對於在西方和東方工作的差異,他當時回答道:「在中國,人們是我工作的參考來源,我從他們的工作、生活起居、談論的話題和建築樣式等等,取得我想知道的訊息,而且中國有相當龐大的勞力和高超的手工藝,在歐洲,人工是非常難得、非常昂貴的, 相形之下在進度掌握上這是一個相當大的對比。因此,不論是在哪個城市,我們都必須考量到城市當地和國家的現實狀況。

 

Paul Andreu設計的成都新行政中心, ©Paul Andreu Studio

 

“建築師本身的職責就是服務”

 

當我們問他,所有頂尖建築師被當成大明星對待,這對未來的建築會有什麼影響時,Paul Andreu很謙虛地這樣回答:「建築師和建築,能被更多群眾所理解這是很好的現象,但事實上,建築師本身的職責就是服務,應該像一個日本武士般地忠誠服侍群眾。」,是的,就如同他堅持越洋電訪,是來自於他的真心、誠摯。

 

法國建築大師Paul Andreu, ©Paul Andreu Studio

 

這位散發著人文氣質的建築巨擘,除了設計建築外,也出版過許多書籍像是《沈睡的水域》(Les Eaux Dormantes)、《記憶群島》(L'Archipel de la Mémoire)、《最後》(Enfin)⋯⋯等許多文學創作,同時,他也設計燈具、家具,更設計過舞台劇場景。畫圖對一位建築師而言是家常便飯,但對於繪畫藝術的創作,Paul Andreu也累積了不少作品。

 

Paul Andreu在北京展出個人畫展「紙間詩語」海報,由他自己的畫作設計成邀請卡, ©Paul Andreu Studio

 

Paul Andreu的個人畫作, ©Paul Andreu Studio

 

當我們問他,設計機場時,哪些是需要被特別考量的?Paul Andreu回答:「機場的目的是在為旅客提供運輸服務,當我們到一個新的國家,遇見新的人,就像我們渡河或過橋樑一樣,當下所有的反應都來自於人性本能的反射動作。因此,從天空到地面,我們都必須設法在旅客心中營造出一些故事,而且是一個摩登、現代感的故事,人們花許多的時間在車站、機場裡等飛機、轉機,當人進入這樣一個巨型的空間時,如何讓旅客在心中留下印象,這就必須像那些被記在腦海中的電影片段一樣,要有很精采、很特別、很強烈的感受才行,我想這是最重要的。」雖然這位建築巨擘已經離開了,但他的作品就像他所說的很精采、很特別、很強烈的感受,讓人在心中留下難以抹滅的印象。

 

Paul Andreu設計的廣州白雲機場, ©Paul Andreu Studio

 

Paul Andreu設計的阿布達比機場, ©Paul Andreu Studio

 

Paul Andreu設計的雅加達機場, ©Paul Andreu Studio

 

 

Paul Andreu設計的巴黎戴高樂機場2F航站, ©Paul Andreu Studio

 

Paul Andreu設計的巴黎戴高樂機場第1航站, ©Paul Andreu St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