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不足道的數位恐慌症
SHAWN HUCKINS的幽默古典畫

"Charles Loring Elliot:Panic One(Low Battery)"
2017, Shawn Huckins
原作為十九世紀美國畫家Charles Loring Elliot 的自畫像
©Shawn Huckins
 
 
藝術和語言反應了當代的思想,這是無庸置疑的。18世紀美國正處在擺脫殖民地身份的政治動盪,時勢造英雄,從反抗徵稅到歷經8 年4 個月的無數次戰役最後簽署獨立協議,這份革命情懷的激昂在今天的美國人民心目中依然佔有一席之地,這些歷史名目的輝煌深刻地烙印在人民心中成為神聖而莊嚴的愛國象徵,從許多我們熟悉的古典畫作便知一二,然而穿越到了21世紀,在藝術家的眼中這些光環所象徵的意義未必如此。
 
年輕的Shawn Huckins承襲了美國當代藝術家Edward Ruscha紀錄社會環境和語言的文字藝術,將18、19世紀象徵革命精神與文明曙光的美國人物肖像畫,結合今日在社群媒體上習以為常的網路俗語,看似充滿對現代社群文化的濃烈嘲諷意味甚至批判,但藝術家告訴我們,他自己從未把它們看得如此沈重。畫面上熟悉的歷史人物臉孔在藝術家的眼裡象徵的是一個時代的革新,18 世紀是屬於美國在社會上走向文明的翻轉,對比今日社群媒體上充斥的種種網路模因(meme)帶來屬於新世代的溝通方式,在文明與科技進步的曙光下都存在著不明確的黑暗面,「他們會對我們說什麼?這是他們所想的世界嗎?他們是否有預期我們的國家會是如此分裂?我們是否學到了一些什麼?」Shawn Huckins所做的更多是質疑而非批判。當每一年再次為牛津字典納入來自網民間的新詞彙感到訝異之餘,或許更應該用更理性的角度審視瞬息萬變的科技革命時代,我們是否真的更近一步了?是否這是我們所渴望的文明,或者只是一場笑話?或許一切答案只能由時間來解釋。
 
"Evening Glow At Lake Louise: Panic Three(Mac Spinner)"
2017, Shawn Huckins
原作為德裔美籍畫家Albert Bierstadt 在1889年以加拿大路易斯湖為題繪製的「Evening Glow, Lake Louise」
©Shawn Huckins
 

 
 
 

 

訪談
PPAPER
SHAWN HUCKINS
 
 
請與我們介紹一下自己,你是如何開始藝術生涯的?
我是一位現代藝術家,目前居住在美國科羅拉多州丹佛。我的作品主要呈現了早期美國肖像畫與現代社群媒體用語,將21世紀的科技革命與18世紀的政治革命融合。我的作品經常被誤認為是數位藝術作品,但其實它們都是我一筆一筆畫出來的,包括文字。和許多專業的藝術家ㄧ樣,我對藝術的興趣是從小學的時候開始的,家人注意到我對藝術的興趣,給了我一組油畫工具,這是我在1993年去世的奶奶所留下的,當時的我只有九歲,根本不知道該如何用這組媒材開始我的創作,我只記得它聞起來的味道有多麼棒,便將這組畫具擱在一旁,繼續回到書本上畫畫,直到在大學裡才再次認真地重拾繪畫。藉著一些教授的幫助,他們帶領我重新開始繪畫,我也從此愛上這個媒材。當我在大四的藝術展覽畫廊裡拍賣出了幾件作品時,我的信心得到了提升,並且認為我可以以藝術事業作為工作。白天工作,晚上和假日作畫的日子持續了幾年,直到2011年搬到了科羅拉多州,我才決定正式投入全職的藝術工作,而我也非常感激迄今為止的旅程。
 
你的作品讓人引發聯想,一開始覺得是個令人會心一笑的meme,再來是對社群媒體的反思,最後甚至覺得你有點厭世,它們給了觀者很多想像空間,我們好奇你如何定義自己的作品?
我從來不會太過認真地看待我的作品,我的作品都是建立在幽默的基礎上。我認為把早期的美國肖像畫和今天數位媒體上的流行用語放在一起是很滑稽的組合,這好像是在說,假如我們的前輩們看到今天的我們,他們會說些什麼?多年來,我的作品雖然保持著幽默,但也已逐漸轉向更加政治化的立場。我們的現任政府一片混亂並不是什麼秘密,而這種時刻對於藝術家(或任何人)來說都是發表意見的最佳機會,而不是保持沈默。
 
 
“Benjamin Franklin:Panic Five(A Much NeededRefresh)”
2017, Shawn Huckins
原作為法國畫家Joseph Duplessis在1778年為富蘭克林繪製的肖像畫
©Shawn Huckins
 
 
你的作品很多來自18、19 世紀美國知名肖像畫家筆下的歷史知名人物,在這份光環下,你的創作是否遭遇過任何批判的聲音?
我確實收到了很多負面的回饋,主要的原因是我「玷污」了美國英雄,踐踏了某個人的遺產。我的作品的重點在於,他們(畫像上的人物)會對我們說些什麼,以及說明我們的社會是如何運作的,這點是值得肯定的。這是他們所想像的世界嗎?他們是否有預期我們的國家會是如此分裂?我們是否學到了一些什麼?
 
請簡單說明一下這些歷史圖像和這些memes 之間的關係,特別是「Panic」系列作品,它們很多是美國獨立戰爭中的革命英雄,為什麼會與這些讓現代人焦慮的符碼結合?
我想我們在科技上得到了巨大的進步而且大部分都是瘋狂的,科技的先進在醫學、教育等方面是有益的。但科技也有可能會有可預期或不可預期的黑暗面。「Panic」作品系列的想法是對比兩種生活方式,一種是創建的年代,一種是今天。「恐慌」的定義在幾個世紀內肯定發生了變化,我們所看到的都是一些今天令人洩氣甚至惶恐的符碼(即低電量號誌、加載旋轉號誌),對比幾個世紀以前文明尚未成形的年代會造成恐慌的因素(即疾病、健康、溝通不良)。當人們對這些小事感到不安時,是非常可笑的。
 
"Thomas Jefferson: Panic Four(Spotty WiFi)"
2017,Shawn Huckins,
原作為美國知名貴族畫家Rembrandt Peale 為美國開國元勳、第三任總統Thomas Jefferson 繪製的肖像畫
©Shawn Huckins
"Major John Biddle:Panic Two(Loading Spinner)"
2017, Shawn Huckins,
原作為美國畫家Thomas Sully在1818 年為費城望族比德爾家族中任密西根國會的John Biddle 所繪製的肖像畫
©Shawn Huckins
 

你是如何創作的?先有圖像還是先有文字?

我有一個數據庫,裡面有著過去幾年我搜集的上千句網路俗語,另外我也有一個數據庫有著上百幅公開使用的早期美國肖像畫圖像。我通常從圖像開始創作,接著反覆在我的文字資料庫裡尋找最適合的標語,我在選擇匹配的標語可能的因素包括,畫面中的角色是男性或女性,他們是否正在微笑、露齒而笑或是面無表情,以及他們周遭的環境。最初的概念草圖是用電腦完成的,直到我對畫面滿意了,才開始在畫布上作畫,將文字先用膠帶貼上,然後開始繪製。當畫作完成,便把膠帶撕除以顯現文字。
 

 
如果用一位現代人物作畫,這個對象會是誰?在他的臉上又會寫著什麼?
最有可能會是我們現任的政治人物,並寫上一些粗魯的縮寫文字。
 
送給川普一句話。
中指emoji。(中指)
 
喜歡的作家或是導演?
Laura Ingalls Wilder(美國作家,作品多以作者自身童年時代的西部拓荒為背景的小說,最著名的著作是《大草原之家》)。
 
請用一句網路用語形容你的作品。
DAFUQ?(The Fuck?)◼︎
 
 
"James Beard:The Fuck? ", 2013, Shawn Huckins,
原作為美國畫家James Henry Beard 在1859 年的肖像作品「Portrait of Children」
©Shawn Huckins
"Margaret Strachan: Swipe Right"
2017, Shawn Huckins
原作為美國畫家Charles Willson Peale 在1771 年的肖像作品「Margaret Strachan(Mrs. Thomas Harwood)」
©Shawn Huckins
"Dorothy Quincy: Don't You Realise That I Only Text You When I'm Drunk"
2012, Shawn Huckins,
原作為美國畫家John Singleton Copley在1772年為美國革命家John Hancock的妻子Dorothy Quincy繪製的肖像畫
©Shawn Huckins
"Raftsmen Playing Cards: Everything Is Hilarious And Nothing Is Real"
2016,Shawn Huckins
原作為美國畫家George Caleb Bingham 在1847 年的油畫作品「Raftsmen Playing Cards」
©Shawn Huck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