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APER 嚴選獨特錶款
半露袖口之際的男性魅力

足球金童 David Beckham
代言 Tudor BLACK BAY CHRONO S&G 錶款
Photo © Tudor

 

男人想要靠戴錶來展現個人魅力其實是有點難度的,首先它太小了,天冷的時候還會被袖子給遮住,連要被人家注意到都不容易,再加上高級錶很多 Dress Code 是相當隱晦的,不是懂手錶的恐怕還讀不出來。

不過如果出狠招的話手錶還是有辦法達成這項任務的,近十幾年來流行的大錶某個程度上就已經突破這種物件第一層的先天侷限了,而如果要再往下追求更細緻的手法的話,非常規的造型、複雜的機械結構、可以操作的功能這些都有可能讓手錶一躍而成為全身的焦點,道行更高的話即使是千篇一律的正裝錶也能夠同中求異,認得出來的自然是同道中人。

 


 

 

錶盤的完美比例
LANGE 1 TIME ZONE 25TH ANNIVERSARY|A. LANGE & SÖHNE

老實說,古典正裝錶看起來都差不多,畢竟這些元素、比例都是經過千錘百鍊的,增減一分就不合度了,偏偏頂級品牌又專做正裝錶,因此買到這個價位以後要再追求風格突出反而為難。

LANGE 算是頂級品牌中的一個異數,首先它是這個等級裡少見的德國錶廠,而因為這些地緣、民族性的差異,他們的錶款從機芯到外型設計本身也都跟瑞士錶廠大異其趣,以他們改款的老經典 Lange 1 來說,偏心的設計不但一眼就能從尋常兩針、三針的正裝錶中跳出來,面盤上每個元素間的位置、間架更是堪稱當代名作中最嚴謹的一家,整齊得像一道數學公式。

 

Photo © A. Lange & Söhne 2020

 


 

 

神秘鐘陀飛輪
ANGELUS|U10 Tourbillon Lumière

如果能跳脫主流品牌的範疇,其實獨立品牌隨便一家的風格都是強烈到不行,問題反而在於你能不能接受。 ANGELUS 過去是一間以計時機芯聞名的老廠,1970 年代因為不敵產業變遷一度銷聲匿跡,2015年在複雜機芯名廠 La Joux-Perret 的扶植下又重新復活了,不過復出後的面目跟四十年前的古典風格大相徑庭,改走獨立製錶的奇特設計,就算你看不懂它右半邊懸空的那顆神秘陀飛輪有多厲害,錶款本身 62X38mm 超級橫長的比例也足以​​讓它成為矚目焦點了。

 

Photo © Angelus Watch

 


 

 

自帶風速計的機械錶
Génie 03|BREVA

複雜機械錶之所以能成為一門迷人的學問不只在於它能看,有部分還關係到它能玩。BREVA 是一家很有意思的獨立品牌,他們家歷來推出的錶款都跟氣象有關,而且都是透過純機械的構造來達成的:Génie 系列的頭兩款能夠測氣壓、並利用氣壓來判斷高度,而三號更妙,當你按下按把,錶面就會彈出具立體的風速計,利用這個就可偵測出戴錶人移動的速度,光聽它的功能就可以想像身邊人搶著跟你借去戴著用力揮手的模樣了。

 

Photo © BREVA

 


 

 

鍾愛計時機芯
PANERAI|LUMINOR CHRONO FLYBACK

PANERAI 沛納海自己做的計時機芯幾個型號都很有特色,共同的特徵就是為了避開 Luminor 系列錶殼右邊一定會有的大型錶冠護橋,計時按把一律做在左邊,而到了這款搭載的 P. 9100 系列還將計時分針做到跟中央計時秒針同軸,讓一向以復古為主要風格的 PANERAI 連計時碼錶本身也很有古意。PAM00580 是這枚計時機芯首度搭載在陶磁錶殼裡,All Black 的黑陶瓷殼向來也是 PANERAI 的熱門款式,裝上自製計時機芯以後的組合應該又是下一款必備定番。

 

Photo © 2020 PANERAI

 


 

 

在手錶上進行博奕對決
Poker|CHRISTOPHE CLARET

高級錶的樂趣有很大一部分是來自穩扎穩打的機械結構,但是也有些玩心之作的趣味是更直接的,想想它們怎麼憑著純粹機械原理達到這樣遊戲效果,愈想不通就愈覺得它帥到不行。身為一代製錶大師,CHRISTOPHE CLARET 常常會透過一些非常好玩的功能來展現他在複雜機械結構上的造詣,這款 Poker 是他又一次製作博奔主題的錶款,不過這次的難度更高,小小的一個錶面上竟然可以進行三人制的德州撲克,而且純靠機械結構推動,旁邊人就算再不懂錶,讓他贏個兩場以後多少也該有點興趣了。

 

Photo © 2020 CHRISTOPHE CLARET

 


 

 

正裝錶的嚴謹
Geophysic 1958|JAEGER-LECOULTRE

無論如何男人最帥的還是穿西裝的時候,Kennedy 兄弟和 James Bond 都已經從上個世代就為我們證賣了這一點。儘管時下常有整套西裝搭雙撞色的喬登鞋和 G-Shock 這種玩法,不過「正裝就該配支正裝錶」這種老派頑固的堅持同樣也有新一派的守禮君子遵守。

正裝錶的定義近十幾年來已經被擴充得有點籠統了,不過如果回歸到最嚴謹的見解,小錶徑、少指針的古典款式才是西裝最得體的搭配,JAEGER-LECOULTRE 積家這款 Chronomètre Géophysic 1958 系列的複刻版各方面都符合這個標準。■

 

Photo © Jaeger-LeCoult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