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S ANDERSON
真性情導演的溫暖鏡頭

電影《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劇照

2015年,入圍奧斯卡九項提名的《The Grand Budapest Hotel》(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 抱走最佳配樂、最佳美術指導、最佳服裝設計、最佳化妝與髮型四個獎項。單從帳面數據來看,似乎是一部視覺美術掛帥的華麗之作,然而從龐大的故事觀、無可挑剔的細節到情感刻劃,連影帝影后群重量級卡司都自願降價演出,高端品牌 PRADA 與 FENDI 也全力贊助,這布達佩斯大飯店究竟魅力何在?一切全來自導演 Wes Anderson 迷人的說故事能力與精準的畫面場控能力。

Wes Anderson 自小就喜歡拿父親的超8釐米攝影機替家人拍默劇,其後立志成為作家,大學期間主修哲學並熱衷於劇本創作。1996年起 Wes Anderson 開始自寫劇本自導自拍出第一部電影《脫線沖天砲,同時發展出他最為人知的視覺風格 ---- 近乎偏執的對稱潔癖。

然而若只是透視法的畫面安排,逝世於二十世紀末的大導演 Stanley Kubrick 早在半個世紀前已深黯此道,Wes Anderson 出色之處在於用另外兩個一靜一動的元素創造出自己的喜劇風格。

 

電影《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劇照

Wes Anderson 是個有偏執狂的金牛座。靜態佈景中,滿滿的擺飾隨處可見,每一個物品擺放的位置都散發經由 Wes Anderson 本人安排命令,神聖不可侵犯的味道,對此的堅持也延伸到角色的服裝與造型設定上,使得其劇中人物性格鮮明 ;畫面顏色則經常以單色 pantone 呈現,時而點綴對比色,使得場景看起來像是超現實的模型娃娃屋,又像是觀眾以自身觀點所見的虛擬實境。

至於動態部份,Wes Anderson 替對稱場景量身訂製平移鏡頭與慢動作鏡頭,藉此捕捉事件觸發的精華與人物動作的細微變化,讓觀眾能專注地神遊在其故事之中,節奏或快或慢都流暢無比引人入勝。

然而這般嚴謹的安排,終究還是得建立在故事本身的魅力,否則就流於玩弄畫面與鏡頭的機器。以導演資歷來說,Wes Anderson 絕對算年輕,但他寫得一手好劇本,本人害羞講起話來略帶口吃,將自身滿滿的情感投入每一部作品,藏在人物的內心戲與互動、不經意的小動作與幽默對話之中,再用嚴謹的場面調度用力地,但又溫柔地壓抑,那是一觸即發的情感,也是值得等待的溫暖。

Wes Anderson 細水長流的情感鋪陳,經常說著關於勇氣與改變的故事,配上他偏愛的六○與七○年代老歌,創造出一個他專屬的迷人時空。我們或心急如焚或不能自己地盼望劇中人物踏出那一步,前往那個地方,然後說出那句美好的話。在精雕細琢的場景正中心,放的其實是 Wes Anderson 眼中的人性與感情,以及你我回憶中的種種窩心。

 

The Royal Tenenbaums(天才一族,2001)
預告片

 

一發表就入圍包含奧斯卡與 BAFTA 電影大獎等多個獎項的最佳劇本提名,讓 Wes Anderson 一舉在好萊塢成名。描述 Tenenbaums 一族三代的愛恨情愁,母親 Ethellene 將玩世不恭的父親 Royal 逐出家門,並扶養三個各有所長的天才小孩 : 金融天才大哥 Chas,被領養的劇本天才二姐 Margot、網球天才的弟弟 Richie,卻各自有性情古怪之處,如因老婆去世而變得神經質,而總是一家穿著紅色運動服的大哥 Chas,與因為愛著姊姊 Margot,在得知她即將結婚於是傷心地放棄網球生涯的 Richie 等等,豐富場景與鮮明的人物性格與服裝設定,訴說小孩的天資不比家庭親情的道理,是奠定 Wes Anderson 風格基礎之作。

 

Hotel Chevalier,短片,2007 

 

作為同年大吉嶺有限公司的獨立前傳短片,故事從飯店裡穿著浴袍的男子 (John Schwartzman) 接到女子 (Natalie Portman) 電話開始,是一對分開戀人的有意重逢,餘情難了的故事。男子得知半小時後女子即將出現,開始放洗澡水整裝等待的嚴肅過程是 Wes Anderson 對於電影拍攝的嚴謹態度之投射,或許也反應他在感情觀上的潔癖。兩人相遇後的對話 "Are you running away from me ?"、"I thought I already did",可謂本短片的精神所在。戀人相遇激情先燃起又退去,鏡頭由飯店室內黃色 pantone (其後成為全片主色調) 場景帶到窗外淡藍色的巴黎清晨,故事結束,留給觀眾自由想像。

 

Castello Cavalcanti,短片,2013

 

與 PRADA 企劃合作拍攝的8分鐘短片,故事背景設定在1955年九月的義大利小鎮 Castello Cavalcanti,一名賽車選手 (John Schwartzman) 在比賽中發生事故因而被迫在小鎮一間餐館逗留,等待二十分鐘一班的公車來臨。片中除了賽車服背後置入 PRADA logo 之外,整部短片可謂完全讓 Wes Anderson 自由發揮,John Schwartzman 對當地居民不斷說著「我想我的祖先來自這裡」,「我撞車是件好事等等」,英語與義大利語的對話、不請自來卻賴著不走的賽車手交織出獨特趣味,短短8分鐘的小短片背後隱含一個可以發展成電影的完整劇本,完全展現 Wes Anderson 創造故事的功力。

 

The Grand Budapest Hotel(布達佩斯大飯店,2014)

 

以不急不徐速度產片的Wes Anderson大約兩年一片,作為其第9部電影,風格早已成熟的集大成之作,除了 PRADA 與 FENDI 服裝贊助與電影服裝設計教母 Milena Canonero 外,還有豪華演員陣容助陣,然而 Wes Anderson 橫跨三個時代的龐大故事線劇本絕對能與之匹配,甚至還特意以三種不同規格的拍攝格式加以區分,故事也如般以章節區分,然而層次更多,描述現代的一名女孩正看著一本作者於1985年回憶1968年時到布達佩斯大飯店旅遊的所見所聞。美德大規格共同製作的佳評如潮,雖與奧斯卡最佳導演與影片失之交臂,但 Wes Anderson 的格局已讓全世界看見,其風潮持續延燒,2015年四月,意猶未盡的 PRADA 就以 Wes Anderson 式的風格製作形象短片

布達佩斯大飯店後的原力與奧斯卡小金人全開後,Wes Anderson 選擇稍作休息,僅在去年聖誕春節檔期與快時尚品牌H&M合作推出 Come Together 影片,由影帝 Adrien Brody 擔綱演出。目前 Wes Anderson 正在拍攝 stop-motion 動畫 Isle of Dogs (犬之島),將會是繼超級狐狸先生後的第二部動畫,據說配音演員包含 Bill Murray、Edward Norton、Tilda Swinton、小野洋子等眾星雲集。(Text By Cly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