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無差別的黑色王者 : 山本耀司

 

最近,鮮少接受訪談,惜字如金的山本老爺做出時尚界今年最搔到癢處的發言,「不用自己錢買我衣服的女人,是婊子」。說得輕鬆,鞭得用力,這個用自己方式關愛女人的男人,不與時尚為伍,揮舞著獨孤九劍。破產,無妨,再起,也行,衣服賣太好又感到害怕。這個天秤男人好矛盾,也好迷人。

1943年10月3日出生於日本東京,山本耀司的父親在他襁褓之際被軍隊徵召,從此再也沒有回來。為了支持家計,母親在新宿歌舞伎町經營洋服裁縫店,求學時期雖然為了母親而念明星學校,最後還是選擇在店裡幫忙母親,開始認真學習裁縫。看著歌舞伎町的女人們來來去去,手裡拿著雜誌盼望能訂製出洋人模樣藉以討好男人,山本耀司心生不忍,決心要打破現狀,解放女性。於是他開始製作給女人穿的,能夠自在活動的,屬於日本人的,像是男人溫柔呵護的衣服。

結束求學確定了設計服裝的志向,到歐洲遊歷的山本耀司對大部分城市只覺做作,直到遇見她—口中「命運的女人」—巴黎。1981年,山本耀司以Yohji Yamamoto之名試探巴黎,國外媒體在他的秀照上面打了一個大叉,他不以為意,一季又一季只顧展示他的一心一意,曲高合寡,但懂他的人都為之瘋狂。從他心中衣服的靈魂之窗,領口開始下探,山本耀司將層次摺疊輪廓發散,比起正面他更迷戀背影,用包覆展現女人的性感與霸氣的優雅。

山本耀司一路走來,內心經常矛盾。深愛自小相依為命的母親,卻喜歡故意惹她生氣;說是不信愛情,卻總是割捨不了對女性溫暖的依賴;作品不得認可無妨,但只要知道有人受感動就是莫大狂喜;有能支持下一季服裝製作的盈餘就完美,2008年時負債60億日元宣佈破產時卻覺得無可厚非;追求服裝極致的深度黑畫面,但堅持留下千分之一不作滿的想像白空間。2009年,山本耀司受到資助,一代大師東山再起,揮揮衣袖,風采依舊。山本耀司總是一派自若的淺淺微笑,話不會說得太多,就像他創造的黑色詩篇,作者無意,觀者卻難免被吸進去。(Cly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