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陶瓷藝術家 桑田卓郎
TAKURO KUWATA
意外無限好

 桑田卓郎獲得2018年Loewe Craft Prize羅意威工藝獎
評審團特別獎作品“Tea Bowl”

 

“我認為工藝和藝術的界線和區別取決於和它們共存的社會,在一些情況下這種轉變是可以自由跳躍的。“

- Takuro Kuwata 桑田卓郎

 

桑田卓郎受LOEWE邀請製作2020秋冬女裝系列陶瓷雕塑

 

初次接觸桑田卓郎(Takuro Kuwata)的作品,是2018年Loewe Craft Prize羅意威工藝獎,當時他以作品「Tea Bowl」獲得評審團特別獎,那是一只乍看像是表面冒出液態水銀的青綠色陶瓷茶壺,一股有機能量彷彿隨時要從這個謎樣生物爆發,飽滿而強烈。「他違反陶瓷創作的傳統,同時指引出一個新的方向」,當時評審團如此表示,而桑田卓郎作品的獨特氣味無疑騷動了LOEWE創意總監Jonathan Anderson的藝術與工藝品味,在一年多後的LOEWE 2020秋冬女裝大秀上,桑田卓郎的小型陶藝品成為點綴頸間、洋裝與包款的嬌點,「起初聽到我的陶藝品會被放在洋裝上,或是由模特兒配戴,我有點擔心,因為它們很重且脆弱。LOEWE團隊告訴我毋須擔心這個部分,只需要專注在製作作品就好。……它們被妝點在洋裝與包包上 ── 我很感動。」桑田卓郎談到他與LOEWE的合作時如此說道。

 

桑田卓郎作品

 

80後的桑田卓郎出身日本廣島,小時候專注於繪畫,高中跳起街舞的他決定考取藝術大學,在術科應試的過程中他對於考試內容的規範與侷限性感到困擾,那個小時候喜歡隨意畫畫的小孩再次被喚醒。進入京都嵯峨藝術大學就讀後,桑田卓郎便不斷吸取來自陶藝與藝術先驅們的養分,如40’年代末由一群京都在地陶藝家組成,企圖將陶藝作品從傳統解放並且將其視為藝術物件的前衛陶藝團體「Sodeisha走泥社」,開啟了他製作藝術品的想法;大學恩師財滿進(Zaima Susumu)引領他用心體會創作者與自然的連結,撫慰了當時一心反骨不顧傳統的他;有幸在求學期間遇見的已故日本茶道大師林屋晴三(Seizo Hayashiya),用日本傳統茶道打開他的眼界;日本國寶級陶藝家荒川豊蔵(Toyozo Arakawa),則以專長的志野燒中,釉藥崩裂的「梅華皮」與在陶土中混合石塊而在燒成後爆出表層的「石爆」傳統技法,大大影響了他的創作語彙;甚至是西方二戰後興起的普普藝術、歐洲傳統皇室餐具中杯具邊緣的金漆裝飾、抑或是川久保玲對於布料與質地膽大而心細的實驗……

 

桑田卓郎作品

 

承襲了Wabi-Sabi侘寂美學那在不完滿中見真探美的哲學,桑田卓郎的創作方式通常是多個作品同時進行,讓燒製過程中的不確定性去衝擊傳統茶具的拘謹,這種有目的性的意外是他作品裡那股生命力的根源。桑田卓郎作品的激進型態也讓他經常面臨「反陶藝」的質問,不過對他而言,刻意創造全新的風格並非其創作的初衷,只是恰好他那天生不受拘束的靈魂,選擇大膽地用色彩、質地與型態的有機變化,去探索一只茶具裡藝術性的可能性,然後,衝破它。

 

桑田卓郎受京都清水寺邀請參加“Feel Kiyomizudera”(感覺清水寺)企劃

 

2019年,京都清水寺主動邀請桑田卓郎參加院方的「Feel Kiyomizudera」(感覺清水寺)企劃,這個自2012年開始的活動企圖透過藝術、音樂和攝影中的當代性與超越障礙的前衛表現,來欣賞清水寺所蘊涵的千年靈性,院方特地開放「經堂」與平時不對外開放的「成就院」兩處場地,桑田卓郎則以「日日」為題,佛教中的祈禱哲理為靈感,將自己的作品化為靜謐的祠堂中,繫起過去、當下與未來,乘載心靈的容器。

 


關於作者

Clyde Liu。PPAPER 主編。
正宗90文化養大的金牛男。擁抱帶有壞品味的美感與文化。相信科幻片與愛情片是一切問題的答案。而宇宙是我們最後的歸依。

  

©ppap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