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南韓藝術家
HOYEON CHUNG
記憶的形狀

 
 

藝術評論家暨策展人何桂彥曾在〈日常作為一種美學訴求〉一文中提到,多數時候我們會將「日常」理解為一種存在狀態,然而在當代藝術的脈絡中,舉凡觀看、物件以及行為,藝術家藉由形式和概念的轉換,不斷挖掘「日常」豐富的內涵和新的意義。「『日常』對我而言,意味著從自身既有的生活環境和事物之中發覺新的觀點。」來自韓國的複合媒材藝術家Hoyeon Chung便是如此看待自我、日常和創作三者之間的關係。

 
 

從九〇年代便投身金屬工藝領域的Hoyeon回想起創作的原點,她感性地表示,祖母的逝世帶給她不小的打擊,為了緬懷至親的離去,於是她開始用韓國亞麻(Korean linen)製作一些物件,因為祖母總是穿著韓國亞麻製成的衣服。就這樣做了幾年之後,創作不僅成為Hoyeon療癒自己的方式,還啟發她更多想法,使用的媒材與手法也日益豐富。「當我開始回顧自己的生活,我發現日常其實是由各種人際關係交織而成的產物,而我的作品就像是一本日記,它們各自留存某個我想要記住的片刻,串連起來就是我的人生故事。」亞麻、聚酯纖維、金屬、紙張和皮革化作Hoyeon的言語,訴說著她的日常、她的故事。

 
 

既是雕塑又是可穿戴的珠寶,Hoyeon的雕塑作品完美平衡裝飾性和功能性之間的比例,她充分利用聚酯紗網的彈性及穿透性,構建複雜有機的層次,試圖具象化無形的思想、記憶和靈感。有別於以往關注人與人之間的情感關係,Hoyeon現在的作品則聚焦在記憶與時間行進的狀態,而作品的形式與審美意象更多了詩性的韻味。「我希望我的創作能夠帶給觀者嶄新的視角。」今後也將持續挖掘日常的Hoyeon歡迎我們帶著自己的想法和作品互動,探索屬於自己的意義與價值。

 

 
 

 


 

PPAPER FASHION

Hoyeon Chung
南韓藝術家


Hello Hoyeon,很高興能和你聊聊。是什麼樣的機緣讓你開始了藝術創作生涯?
最初是在弘益大學(Hongik University)學習金屬工藝期間開始了藝術創作,目前則是一邊享受著創作帶來的樂趣,一邊持續和大眾分享我的作品,也因此逐漸開始以藝術家的身份在進行活動了。

你還記得你所創作的第一件作品是什麼嗎?
我記憶中,從學校畢業後開始進行藝術活動,創作的第一件作品是用韓國亞麻製作的韓國傳統束口袋。

你通常是如何開始一件作品的創作?
我通常會以日記或是繪畫的形式記錄靈感,接著從中找尋合適的部分提煉出來創作。

 
 

你的作品既像是珠寶首飾,又像是雕塑,你會如何形容自己的創作?
我的作品造型是由我的想法轉換而成,同時希望人們可以把它們作為飾品使用,可能是因為如此讓我的創作帶給觀者一種雕塑感吧!

你曾提及早期的作品受到人與人之間互動的啟發,但近年你更關注記憶和人際關係等命題,怎麼會有這樣心境上的轉變?
從對他人的觀察和注視,逐漸轉為對自己的觀看及審視,這段由外而內的演變過程,是自然而緩慢的,它反應了我對這個世界的想法轉變。

我們這一期的主題是「我有一個夢想」,成為藝術創作者是你的夢想嗎?
成為藝術家從來都不是我的夢想,我真正想做的事只是在屬於我的生命時間裡,做些有趣的事,過上有趣的生活,於是我創作。

 
 

夢和記憶是藝術創作者經常反覆思索的主題,你有從夢境中獲得什麼樣的靈感嗎?
夢和記憶是非常有趣的主題,但是我還沒有創作過以夢和記憶為主題的作品,或許會日後可以試著嘗試一下!

如果你可以許3個願望,你會許下什麼願望?
首先,我希望我所愛的人,和所有愛著我的人都可以健康;再來,我想和我最喜歡的美國雕塑與版畫藝術先鋒Lee bontecou見上一面;最後,祝福未來可以找到自己能夠毫不費力就做得好的事情,就像是獲得一種天賦,或是超能力之類的。

你希望你和你的作品被如何記得?
我希望在人們眼中,我是一名具有實驗精神、創造力和自由靈魂的藝術家;至於我的作品,我希望它們能夠帶給觀者嶄新的視角,這樣的話我會感到非常開心和有意義。■

 
 

 

Photo Courtesy of Hoyeon Chung

 

 


關於作者

Ian Feng。PPAPER 編輯。
因為攝影而開始書寫的文字工作者,難以抗拒酸質明亮的淺焙咖啡,每晚準時收聽酷派爵士,沉醉在 Roger Federer 單反的優雅風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