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澳洲藝術家 GEORGE BYRNE
“這些影像是我賦予希望的形式”

Three Panels Palm Springs, 2021
by George Byrne

2010年9月23日,來自澳洲雪梨的George Byrne帶著藝術之夢飛往美國洛杉磯,在飛機準備降落之際,他順勢看向窗外,映入眼簾的是這座城市偌大的規模與尺度,接著是他從未見過的色調,「那灰中帶粉的光澤真的是怪美的」,George Byrne心想。落地之後,他隨即租了一輛車,以行走的興致,漫遊在洛杉磯的街頭,而這座因為電影與藝術而享譽盛名的城市,遠比George Byrne預想的還要戲劇性,這份感受來自美國西岸充足的光照,毫不保留地填滿每個角落,於是在立體空間之上,竟創造出近乎平面的視覺經驗,這對George Byrne而言是人生中的一次魔幻時刻,加上洛杉磯的自由、野性與開放氛圍,驅動著他用相機紀錄眼前的城市景觀。

 

Yellow Door, 2021
by George Byrne

接下來的3年,George Byrne帶著他的相機在洛杉磯按下數以萬計的快門,隨機捕捉現實的片段,從單純的觀察與紀錄,到細緻的影像拍攝計畫,George Byrne在2014年的時候,改為使用中片幅底片相機,為的是追求更多的影像細節,同時更加大膽利用影像軟體剪輯調色,拼貼超越真實的虛構世界,「過去這些年,攝影是據我所知最具能量、表達性及可塑性的媒材,雖然我不太確定攝影最終會帶我走向何處,但我很確信這些影像就是我,我的意識與潛意識,是我嘗試在混亂與失序的現實中找尋平靜的方式,還有賦予希望的形式。」George Byrne將希望化作平易近人的色彩搭配,簡潔幾何的構圖訴說關於想像的可能性,他的影像穿越了現實,映照在每個人的心中。

 


 

PPAPER

GEORGE BYRNE

澳洲藝術家

 


Hello George 很高興有這個機會和你聊聊,想先請你簡單介紹一下自己。
大家好,我是來自澳洲雪梨的藝術家George Byrne,身高6呎3吋,棕色捲髮,目前在美國洛杉磯工作與生活。

是什麼樣的契機讓你決定從事攝影創作?
攝影這項媒材總是給予我許多靈感和機會。

 

Innervisions, #2 2021
by George Byrne
Blue & White Gallery, 2021
by George Byrne

從你的作品中可以感受到類似英國藝術家David Hockney,以及美國藝術家Ed Ruscha對於色彩及構圖的敏銳度,有影響你特別深刻的攝影師或創作者嗎?
荷蘭藝術大師Pierre Mondrian、法國野獸派巨擘Henri Matisse、美國抽象表現主義藝術家Richard Diebenkorn、Willem De Kooning及Patricia Treib等人都是我十分欣賞的藝術創作者。

當初是怎麼想到以城市景觀作為拍攝主題?為何攝影集會取作《Post Truth》?
起初只是偶然,後來我才逐漸意識到可以藉由後製讓影像更具表現力和獨特性,於是就持續地拍攝,至於將攝影集命名為「後真相」(Post Truth)的用意,其實是希望透過自己的攝影創作,反映我們正生活在一個「後真相」的世界。

 

Black Cube Miami, 2021
by George Byrne
Monolith Palm Springs, 2021
by George Byrne

使用中片幅底片拍攝的原因?
原因其實很簡單,因為中片幅底片的影像質地更好。

你希望透過作品傳遞什麼樣的氛圍和想法?
我很希望我的作品能夠引發觀者反思,喚醒人們心中潛藏的意識,並鼓勵大眾留意生活周遭的美。

 

Bus Depot, 2021
by George Byrne
Red Sun Waning Moon, 2021
by George Byrne

你自己是極簡主義的信奉者嗎?
我想我算是在這個討論範圍之內,是的。

毫無疑問,這是一個視覺的時代。你認為你的作品是否體現了當今視覺文化美學的特點?
雖然好壞有待商榷,但我認為智慧型手機已經徹底改變了人類大腦的結構,以及人類文化發展的方向,此刻的我們就像是生活在一場巨大的實驗之中。如今,我們無時無刻都在透過手機和各種影像裝置紀錄世界,而我的作品在某種程度來說,可以說是這個現象的一部分。

 

Assemblage Miami, 2019
by George Byrne
 
Bodega Miami, 2021
by George Byrne
 

今年6月,你的作品剛剛來到台灣的藝廊展出,你對於台灣的城市景觀有什麼樣的印象?
老實說,我對台灣的認識很有限,關於台灣的城市景觀並沒有太強烈的視覺印象,但我想像它們是整潔、便利而宜居的,近郊還有優美的自然荒野,距離海洋不遠,這樣的描述有接近嗎(笑)!

此刻,你認為攝影是什麼?
我的工作。

 

Lap Swimmer, 2021
by George Byrne
 
South Beach Miami, 2021
by George Byrne
 

當你需要獨自清靜一下的時候,你有什麼整理自己的方式?
我會出門散個步。

未來有什麼想要嘗試拍攝的主題嗎?
有,我一直都有在嘗試拍攝鮮花,希望未來會有機會呈現這方面的作品。■

 

Pastel Wall, 2021
by George Byrne
 
Wall Detail #3, 2021
by George Byrne
 

 

  Photo by Courtesy of George Byrne

 

 


關於作者

Ian Feng。PPAPER 編輯。
因為攝影而開始書寫的文字工作者,難以抗拒酸質明亮的淺焙咖啡,每晚準時收聽酷派爵士,沉醉在 Roger Federer 單反的優雅風骨。

 

 

©ppap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