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德國藝術家 B.D. GRAFT
繪畫是一種生活方式

 

美是一種主觀的感受,就以繪畫來說,作品畫得漂不漂亮、像不像從來都不是重點,而是在於創作者能否不受拘束地抒發自我,透過作品傳達難以言表的感受,而不僅僅是複製貼上肉眼所見事物的表象。「對我來說,藝術是關於發現和創造讓我感覺更好、更有希望的東西。」出生德國科隆,在英國和荷蘭成長生活的藝術家B.D. Graft如此說道。從小就熱衷於繪畫的他,藝術一直是他咨意揮灑創意的嗜好,雖然B.D. Graft大學主修的是電影和英國文學,但這份對於繪畫的愛從未淡卻。

直到有天,生性樂觀的B.D. Graft終究還是厭倦了做研究、分析電影和寫論文的迴圈,此時正好有位在創作拼貼畫(Collage)的朋友的作品,意外點燃B.D. Graft心中創作的慾望,於是之後的日子,他任由自己迷失在紙張、剪刀、畫布、膠水和顏料的世界中,而他的作品很快就在Instagram上受到矚目,就連去年逝世的設計鬼才Virgil Abloh都曾私訊B.D. Graft,邀請他替Off-White設計幾款圖案樣式。

 

 
 

「我喜歡重新發掘日常的樣貌,將焦點放回事物本身,就像音樂創作者以吸引他的聲音採樣製作一首全新的曲目一樣。」習慣從音樂、書籍和電影找尋靈感的B.D. Graft表示,他的畫作大多沒有特定的意涵,最終呈現的成果完全取決於創作當下的情緒。「既然無法預測繪畫的結果,為何不讓意識自由流瀉?」美國抽象表現主義藝術家Willem De Kooning曾經這樣說過,而十分欣賞Willem De Kooning的B.D. Graft不僅同樣摒棄具象的表現手法,轉而使用粗獷童趣的線條和色彩,還憑藉著創造力和想像力從自然萬物中提取精華,構成抽象而自由的美好畫面,完美體現這位當代藝術大師的藝術哲理。

如今,繪畫不再只是B.D. Graft的嗜好,更是他生活的方式,「我希望透過我的作品傳遞一種熟悉的、積極的氛圍,因為這就是我創作當下的真實感受。」B.D. Graft毫無保留地分享心中最真誠的想法,而這正是他的魅力所在。

 


 

PPAPER FASHION

B.D. Graft

德國藝術家


Hello Brain,很高興有這個機會和你聊聊。我們這期的主題是「我有一個夢想」,你還記得小時候的夢想嗎?
小時候,我的夢想是能像鳥兒一樣飛翔。在職業方面,我有很多想要成為的角色,像是搖滾明星、建築師、摔角選手、藝術家和滑板選手,而很幸運的其中一個實現了!

當初是什麼樣的契機讓你走上了繪畫、拼貼和陶瓷創作之路?
印象中,我從很小的時候便很擅長發揮創意。最初是透過繪畫,隨後又將目光轉向音樂、寫作和滑板運動之中。然而,真正讓我走上創作之路的契機,是在大學學習電影和英國文學期間,利用課餘時間創作拼貼畫的那段時光。

 

 
 

你有特別欣賞的藝術創作者嗎?靈感通常從何而來?
我喜歡的藝術家包括法國野獸派藝術大師Henri Matisse、英國普普藝術大師David Hockney、丹麥藝術家Tal R、德國著名版畫暨雕塑家A.R. Penck、奧地利藝術家Martha Jungwirth、美國抽象表現主義畫家Helen Frankenthaler和Willem de Kooning、英國視覺藝術家David Shrigley,以及美國當代藝術巨擘Cy Twombly等人。

對我而言,舉凡藝術、書本、一段對話、音樂、電影,甚至連遛狗都可以帶來靈感。

你最近一次做夢是夢到什麼?你有因此獲得什麼樣的靈感嗎?
我是屬於經常做夢的類型,其中包含了做白日夢(笑)。雖然我總是記不太起夜裡的夢,但是我相信它們會潛藏在意識之下,以自身無法覺察的樣態影響著我的創作。

 

 
 

蜜蜂在你的作品裡有什麼特殊的寓意嗎?
關於我的創作,我喜歡讓我的作品保有觀者投射情感解讀的空間,但是對我個人而言,蜜蜂象徵著自然世界的脆弱性和社群意識。

你的創作經常圍繞著花草與居家生活場景,你想透過作品傳達什麼樣的氛圍?
我希望傳遞一種熟悉的、積極的氛圍,因為這就是我創作當下的真實感受。

你會如何形容自己的創作風格?
我會說我的作品風格是簡單的、易於辨認的和俏皮的。

 

 
 

可以和我們聊聊和Off-White的合作嗎?
當初收到Virgil Abloh的訊息,問我是否願意為Off-White設計幾樣圖案款式的時候,我還不太相信是他本人和我聯繫,直到Virgil Abloh親自接起我的電話,心中頓時感到踏實許多,同時又為能和這位鼓舞人心的設計師合作而雀躍不已。

 

 
 

創作之餘,你有什麼其他興趣嗜好嗎?
除了藝術,欣賞和挖掘不同類型的音樂是我最大的興趣之一。另外,雖然我不再玩滑板了,但之於滑板的文化與生活方式仍深刻地影響著我。

成為藝術創作者是你的夢想嗎?如果不當藝術家的話,你覺得你會是?
是的,從事藝術創作並能以此維生毫無疑問是夢想成真,我對此非常感激。假如我不是藝術家,我可能會成為作家,因為那是我學習的目標,寫劇本也是在我成為藝術家之前想做的事情。■

 

 

 

Photo courtesy of B.D. Graft

 

 


關於作者

Ian Feng。PPAPER 編輯。
因為攝影而開始書寫的文字工作者,難以抗拒酸質明亮的淺焙咖啡,每晚準時收聽酷派爵士,沉醉在 Roger Federer 單反的優雅風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