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第一間專業花藝學習機構
齊學TRIO SHARE



去年五月,疫情的爆發讓生活的步調慢了下來,與自己相處的時間突然變得多了,發現自己好久沒有和日常居住的空間好好相處,書架上的灰塵積了不只一層,全身鏡上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又沾上了一點一點的污漬,落單的拖鞋終於在床底找回了另一半不再寂寞,原來家裡的貓最喜歡趁人類不在的時候躲進衣櫃角落,證據是落在冬衣防塵袋上的貓毛。在一個人深度清掃居住環境的過程裡不只心靈也跟著淨化,也感覺自己重新與空間建立了一份特殊的親密關係,在工作上意外收到的花束成為了那段時間陪伴孤單心靈的療癒之物,令人在陰鬱的三級警戒裡感覺到一絲陽光般的能量。一年過去了,許是出於動物的本能被激發,發現自己仍然喜歡在人為空間裡感受那份從植物散發出的有機生命力。

 


 

今年9月,由花疫室、Wave Flower浪花、拾米豐瓶、島上花事四間花店聯手合作的「齊學TRIO SHARE」正式成立,是台灣第一間也是規模最大的花藝專業學習機構,在花藝文化尚淺的台灣,四間花店主理人受到同一位花藝老師曹齊敏的啟發而相遇,五位花藝師在齊學將各自擅長的花藝技術與經驗毫無保留地傳授給學員,希望將師長的理念透過完整的學習系統傳承下去,同時打開台灣封閉的花藝創作環境,串連起台灣專業花藝師之間的連結,也期待在未來能集結眾人之力推動政策,改變台灣花藝產業困窘的生態。本期《PPAPER》邀請了花疫室主理人李濟章及Wave Flower浪花主理人陳艾琳,與我們聊聊齊學成立的理念,以及自己與花藝之間的浪漫故事。如果你有興趣,也可以在我們的Podcast「PPAPER編輯室」上收聽這則訪談內容。


 

EP80|花藝拯救事件 ft. 陳艾琳 & 李濟章(齊學共同創辦人)
Ive的客廳 & PPAPER編輯室

 



 



訪談
PPAPER

李濟章、陳艾琳

(齊學共同創辦人)

 



請先簡單介紹一下自己,特別是接觸花藝的背景。
李濟章:我們接觸花藝的契機很類似,我從前有非常嚴重的躁鬱症,大學時期在媽媽的引薦下到了她朋友的花店工作開始接觸花藝,我才發現自己一直都很喜歡動手創作,而創作花藝對我而言非常有成就感。

陳艾琳:我之前是《大學生了沒》的班底,到了後期越來越覺得自己無法適應演藝圈的生態,也對自己的能力喪失了信心,陷入了憂鬱症的泥淖中。在齊敏老師的關心下我開始學習花藝,發現花藝讓我忘記了時間,光是第一堂課我花了6個小時完成創作,在過程裡我能感受到自己的專注,原來我不是一事無成的。所以我們也希望透過齊學讓大家能感受到這份療癒。

 

以你們各自經營的花店來說,主要經手的案子會是哪些?有沒有比較有難忘的經驗可以分享?
李濟章:很多人來到花店都有自己的故事,其中一個讓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大約在6、7年前,有一個滿臉是傷的男生在晚上來到我們店裡,告訴我們他需要一束花,原來他剛才和女友大吵一架,他需要這束花來挽回女友。那時候儘管我們快要打烊了,還是盡可能地為他完成了一束花,並祝福他成功。也曾經遇過一位婆婆,她遠從中南部到台北來學做頭圈和捧花,目的是要送給即將結婚的媳婦,非常感人。

陳艾琳:那我來分享一些比較激烈的部分(笑)。從事花藝的這些年來,我覺得目前的產業環境對於花藝師仍然沒有足夠的尊重,花藝經常被視為一種服務性質的勞動,然而我們都是和藝術家一樣的創作者。我曾經遇過一個客戶,他們認為我的提案太過昂貴,在決定不與我合作後竟然將我的提案交由其他單位執行。在尊重專業的部分,我覺得這個環境仍然有很大的進步空間,這也是齊學創立的初衷之一。

 

齊學空間

 

在你們各自經營花店這麼長時間以來,你們有感覺到大眾對於花藝的認知有改變嗎?
李濟章:台灣的傳統花藝其實非常厲害,然而從前大眾對於花藝的認知都是關於婚喪喜慶的特殊場合,直到這幾年,大家對於花藝融入日常生活才比較有了概念,尤其是在疫情之後。

陳艾琳:對於這件事我也有所體會。國外對於花藝的認知與我們有非常大的不同,例如在歐洲地鐵出口、運河旁、街邊巷尾、甚至市集上都能隨意地買到一束簡單的花,然而這樣的情景在台灣是沒有的,印象中台北曾經有一間花店有著類似的氛圍,只可惜後來收掉了,這也說明了目前還沒有這樣的市場。然而因為疫情的發生,當人們與自己的居住環境有了更多的連結後,大家也開始意識到花藝是可以融入日常生活,作為一種療癒心靈的存在。
 

花藝的流派之間具體上有什麼差異?不同國家發展出來的花藝流派是不是跟當地人文有所關聯?
流派的差異主要在每個地區看待花藝美學的角度有所不同。美式花藝非常商業,他們希望讓觀者感受到非常澎湃而美好的視覺效果,比較常見的新娘捧花等婚禮花藝都是美式花藝的展現,荷蘭花藝與美式花藝非常類似,因為荷蘭本身就是世界上產花的大國。德式花藝非常講求自然,維持植物既有的生長姿態是德式花藝非常講求的精神。日式花藝講究侘寂美學,對於植物的姿態有著非常細微的美學要求。韓式花藝則是集結了不同派系延伸出來的另一種風格。


 


 

那麼花藝師眼中有沒有屬於台式花藝的風格?
傳統上比較具特色的台式花藝仍然是拜拜花。台灣花藝有幾個經常使用的元素,例如劍蘭、百合、蘭花,前陣子我剛從歐洲回來,發現他們近年來也非常喜歡使用劍蘭,而LOEWE近期剛發佈的秀上也出現了火鶴,這也是台灣花藝中非常經典的材料之一。說明了這些我們認知的台灣傳統花藝元素是國外也非常欣賞的,至於如他將它發展成一個派系,我們認為是還需要一點時間醞釀的。

 

齊學的成立跟如今台灣花藝市場的現狀很有關係,在你們眼中台灣的花藝環境有什麼特性?你們想要改變什麼?
台灣的花藝市場很飽和,但產業的競爭氛圍依舊非常封閉,大家不太願意分享彼此的經驗,我們希望透過齊學讓這個產業團結起來,串連起花藝師之間不同的經歷讓產業更加優化,進而將台灣花藝推向國際。另一方面,台灣的花藝市場之所以薄弱,和觀光花市的模式有很大的關係,在日本、韓國、德國、荷蘭⋯⋯等國家,只有擁有執照的花藝師才能進入批發市場購買低價花材,大眾必須進入花店才能買到花。然而在台灣,任何人都能以非常低的價格在觀光花市買到花,這對於花藝師的專業而言其實非常沒有保障,因為一般大眾無法理解為什麼花店的花比花市貴上數倍,他們無法看見花藝背後專業的設計和店面營運等無形成本,這也是我們想改變的現況。像是韓國在疫情後,花市的生態也因為花藝師的呼聲而開始有所改變。


 

齊學 婚禮花藝培訓
齊學培訓證書


讓你們四間花藝工作室湊在一起的契機是什麼?
李濟章:是因為我媽媽齊敏老師,我們都是她的學生。我媽媽從以前就開始親自編寫教材,好幾次我都勸她不要再寫了,少用點3C產品(在此還是要再次呼籲媽媽),但她卻說這是她未來能留給我的唯一資產,大家知道了這件事都非常感動,在一次討論下萌生了想法,齊敏老師希望創台灣第一間花藝學校,把她的理念傳承下去,在大家齊哭完後就創立了齊學(笑)。

陳艾琳:在決定要成立花藝工作室的時候我們都是徬徨的,沒有任何管道能告訴我們該如何做,只能巴著老師問東問西,而齊敏老師都會不厭其煩地將她所知道的一切交給我們,我們也希望能將這份心意傳承下去。
 

所以齊學瞄準的是未來夢想要開花店的人?
沒錯,台灣坊間已經有不少單堂的花藝體驗課,但在專業培訓課程上卻是缺乏的,我們希望能夠補足這個缺口。也有人好奇,難道我們不害怕培養自己的競爭對手嗎?但對我們來說,提升整體產業的專業性對於未來的發展才會更好。


關於齊學和自己花店的未來,你們自己心目中有沒有理想的藍圖?
當然有很多的想像,也許成為第一間上市上櫃的花藝品牌,或是透過花藝環遊世界,甚至像東信一樣讓花藝上太空⋯⋯對我們來說一切都有可能,我們也希望透過齊學讓台灣花藝產業能有更多的想像。■



 



齊學TRIO SHARE
台北市大安區延吉街241巷2弄13號

課程預約報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