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左衛門X」
日本設計工作室nendo
樂茶碗新語

「茶聖」千利休

 

16世紀日本戰國的安土桃山時代,又稱織豐時代,是織田信長、豐臣秀吉與德川家康稱霸日本的時代,在此時期,出了一位先後擔任織田信長與豐臣秀吉首席茶頭的「茶聖」千利休。當時,富人與王室喜好修建富麗堂皇的茶室,並舉辦茶宴來誇耀其財富與權力,千利休反其道而行,實踐侘寂的價值觀,設計簡陋的茶室,並融入禪宗思想,訂立一套新的茶道儀式,重新定義了茶道的美學。認為茶室空間精巧即可,千利休喜歡將門口做得低矮,因此無論是怎樣的達官貴人,拜訪他的茶室都得彎腰進入,對他而言這是一種消去階級人人平等的象徵,這卻跟豐臣秀吉喜好舉辦鋪張茶宴的做法大相徑庭,據說,這是他最後惹來殺身之禍,被豐臣秀吉軟禁後賜死切腹的原因。

 

長次郎黑樂茶碗 銘 千聲
由樂家初代名將長次郎作於16世紀

 

除了侘寂美學,因為千利休喜歡用黑色的茶碗,坊間開始出現名為「利休形」的茶碗,他的茶道精神被樂家初代名將長次郎所繼承,便創造出「樂燒」(Raku yaki)茶碗。樂燒製作時先以手工捏製陶胎,在小窯爐以單件低溫燒製定型上釉,然後再多燒一次或反覆燒製,而這樣的製作方式會讓表面產生氣泡,因而呈現岩石般的質地。不同於其他的燒製方式,樂燒可謂完全為了茶而生的陶器,從捧在手中的觸感到貼到嘴唇時的契合感,都讓人感受到它全然屬於喝茶的本質。有人認為,樂燒是最能代表日本文化的陶瓷器。

 

十五代吉左衛門·樂直入與佐藤大對談

 

向來喜歡透過設計重新思考日本傳統與文化的佐藤大(Oki Sato),除了近年帶領其設計工作室nendo在京都進行一連串設計巡禮,最近,他更與唯一繼承千利休指導、代代相傳製作樂燒的第十五代吉左衛門·樂直入合作,邀請藝術家與工匠創作五個樂燒新譯系列,集結於佐川美術館(Sagawa Art Museum)舉辦特展「吉左衛門X」(KICHIZAEMON X),展現色澤、質地、材料與技巧,和樂茶碗精神之間的碰撞。

 


 

chuwan

 

將茶碗的形狀視為美麗的迴旋體,在表面施上不均勻不規則的釉,而為了能夠最大限度的展現其特色,團隊最終決定讓茶碗以漂浮自轉的方式呈現,象徵時間的流逝。

 

“chuwan”
合作藝術家:Arata Nishikawa&Chihiro Yamamoto
攝影:Akihiro Yoshida

 


 

jihada

 

一個解構茶碗,使其融入日常生活的思考與過程。透過3D掃描茶碗一小塊0.25-0.3公分的“肌膚”,將其轉換為帶有質地的印花,製作為置物架、器皿與擺飾品,最後完成與五個茶碗相應的五個陳列裝置。

 

“jihada”
合作藝術家:Arata Nishikawa&Yosuke Matsushita
攝影:Akihiro Yoshida

 


 

michiwan

 

十五代吉左衛門·樂直入說,「茶碗內部的空間是會把人吸入的」,以這樣的概念為靈感,選用樂家初代長次郎拿手的「長次郎茶碗」,透過灌模將內具空間具現化。

 

“michiwan”
合作藝術家:Arata Nishikawa
攝影:Akihiro Yoshida

 


 

junwan - chroma -

 

為了強調樂茶碗的柔軟質地、厚重形態以及表面滿佈氣孔的特色,「潤碗」(Junwan)誕生於2020年京都的展覽會。將水性筆在潤碗底部,再放在浸濕的布上,墨水便會逐步分解還原為組成色,透過茶碗不同部分的吸水性,渲染出美麗的色澤。

 

“junwan - chroma -”
合作藝術家:Takahiro Fukino&Arata Nishikawa&Yushiro Yamanaka
攝影:Akihiro Yoshida

 


 

junwan - redox - 

 

運用「潤碗」(Junwan)的柔軟質地、厚重型態與表面氣孔,將其側躺並從下方左右側吸收電解質液與維他命C,當被潤碗吸收的兩種液體在茶碗裝中間相遇時,便會產生如同雙方打架般的氧化還原反應(redox),因而產生有紋路的色彩變化,在經過上釉燒製後,維他命C會被完全燒盡,而留下的金屬離子會跟陶土與釉融合在一起。

 

“junwan - redox - ”
合作藝術家:Takahiro Fukino&Arata Nishikawa&Yushiro Yamanaka
攝影:Akihiro Yoshida

 


關於作者

Clyde Liu。PPAPER 主編。
正宗90文化養大的金牛男。擁抱帶有壞品味的美感與文化。相信科幻片與愛情片是一切問題的答案。而宇宙是我們最後的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