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韓國藝術家金政基
紙張容不下他的想像力

金政基作品
創作中的金政基

 

網路與資訊如此發達,我們好像擁有整個世界,卻時常感覺好像什麼也沒有 ; 我們可以探索整個世界,卻被不想要的世界壓垮了創意與想像空間。韓國插畫家金政基(Kim Jung Gi)自小浸淫在繪畫的世界裡無法自拔,為了作畫他不斷觀察這個世界所有的片段,從過去到未來,從鄉間到城市,從腳下到天際,從生命到無機,累積了數以萬計的龐大資料庫,一個屬於他個人的無限世界存在腦中,只要一眼就可以在白紙上憑空勾勒出奇幻空間。

 

金政基作品

 

他可能是世界上活得最有趣的畫家,因為畫著畫著他人已經站在自己構築的想像遊戲間裡,在那裡他可以是任何人,作任何事,在任何地方活著,享受所有可能的人生與旅程。只是偶爾,他會回神,笑罵著說紙不夠大張,不得已又再度回到現實,然後等待下一次在畫中神遊。

 

金政基受邀在巴黎聖日爾曼足球俱樂部球隊咖場前即時創作

 

自2011年在富川國際漫畫節中一次即興創作的串流影片爆紅後,金政基便在全世界向世人傳遞一份關於想像力無限的美好,在首爾創辦藝術學校AniChanga的他也經常受邀至各地參展、授課,或是在大眾面前進行即時創作。2022年10月初,金政基受巴黎足球隊Paris Saint-Germain邀請在開場前即興創作,完成歐洲行程的他前往機場準備前往紐約,卻突然心臟病發作,緊急送至附近醫院治療,最終宣告不治。

 

與金政基十分友好的Superani創辦人Hyun Jin Kim說,「在你為我們做了這麼多之後,現在你可以放下畫筆了。謝謝你政基。」金政基家族則在金政基官方IG發表此噩耗,並表示任何想要向金政基送上畫作或文字來致意的,請寄到信箱1975-2022@kimjunggi.net。

 

以下是我們在2016年2月聯絡金政基所做的專訪,希望他的靈魂已經飛到月球,笑呵呵地拿著畫筆準備面對他心中最理想的一塊畫布。

 

R.I.P.

 

訪談:

PPAPER

金政基 KIM JUNG GI

 

請你簡單介紹自己,以及你是如何開始藝術創作的。

我從小就喜歡看照片也喜歡畫畫,跟一些人一樣,我總是因為繪畫上的才能受到讚賞。大概是6歲的時候,我收到一個禮物,一本素描本。當我看到封面的時候,我心想,「 噢,我要成為像他一樣能畫出有趣圖像的人」。後來我才知道那個封面是出自鳥山明(Akira Toriyama)之手。

 

在那之後,我夢想成為漫畫家。我不斷地畫畫,但一直要到高中的時候為了報考美術大學,我才開始認真學習美術。那段期間我學習了半身象素描、靜物水彩與物體素描。後來為了專心在漫畫上我決定休學,27歲的時候算是我正式出師,從事任何跟繪畫有關的工作。2011年,我在韓國一個漫畫祭現場作畫的YouTube影片引起轟動,從此就一直非常忙碌。我不只畫漫畫,也在能應用我作品的領域裡工作,同時我也試著辦更多展覽,或是其它能增加我跟大眾接觸機會的活動。

 

金政基作品

 

 

你作品的主題包含了傳統文化、現代社會甚至是未來世界的描繪,你創作的靈感來源為何?

所有都來自好奇心與興趣。我一直都喜歡紀實的東西,透過它們我可以探索不同的世界,動物、文化、神祕的超自然現象、歷史等等。它們刺激了我的想像力,對我影響非常大。此外,電影跟網路發展地非常迅速,我可以接觸到大量的資訊和不同的世界觀,而我有一個老習慣,就是我至少會畫它們一次。這樣的練習最終讓這些影像在我的腦中根深蒂固,所以我隨時都能回想起來然後使用它們。當然,如果有任何東西是我不熟悉的,我就上網查,這已經成為我每天起床的例行公事。

 

金政基作品

 

為什麼你經常使用墨筆作為創作工具呢?

首先,許多我作品的影片或是串流,比如說YouTube,都是我自己的即時創作秀。在這樣的即時創作裡,墨筆是最實際的工具,因為不管影片剪輯得再好,如果我是用細筆畫,線上觀看並沒有什麼效果。墨筆既黑又粗,而且可以做很多效果,比如說乾刷技法或是下筆的輕重等等。在創作秀之外我當然使用了很多其它媒介,任何可以留下記號的我都用,除了鉛筆,我現在不太用了。作品的保存性是一個考量,不過也是因為最近我比較少創作需要表現光影與明暗的東西。

 

金政基作品

 

你不需要打草稿就直接下筆實在太驚人了。你如何只靠腦中的構圖與圖象視覺化就能畫出如此巨大的作品,況且其中還有這麼多的人物與彼此間的互動?

這一切都從我小時候開始。你可以去看看那些我小時候用鉛筆畫的很多草稿。到我長大的時候,我主要的職業是教學生,需要一直用水彩示範,嘗試在有限的時間內教這麼多東西,打草稿就變得多餘了。

 

這個期間本身就是一個訓練,因為用水彩示範卻不打草稿是很困難的,我這樣工作幾年以後不打草稿就變得自然而然。不過老實說,在實際下筆之前,我確實用了眼睛打草稿。在畫巨幅作品時,我大概能用眼睛完成畫面百分之60到70的草稿,剩下的百分之40到30是即興創作。或許大家看不出來,不過我所有的創作裡都包含了我用眼睛打的草稿。

 

金政基作品

 

你經常使用透視技法來創作,而且以第一人稱視角,彷彿觀者就身處你的作品之中。你在創作的同時也會想像自己在裡面嗎?或是你就把自己當做是場景中的其中一個角色?

是的!我總是想像我身處在即將下筆的作品中,或是想像我確實看著它們,那些都是從我觀點出發而展現出來的形式。雖然我的手在紙上,我的心在我試著呈現的場景裡,然後我所要做的就只是把我心中所見從那裡轉移到紙上,接著,蹦!很簡單對吧。

 

金政基作品

 

那麼撇除所有構圖與繪畫技巧的部份好了。對於畫中的每一個人物你是否會設定個性或是賦予情緒?他們若有所思、有事得完成、有路得趕。換句話說,他們看起來都是活生生的。

就如我先前說的,我想像自己確實身處這些場景中,那麼我也可以成為裡面每一個角色。雖然畫面是靜止的,他們都從過去來,向著未來的道路走去。他們都出生自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日子,吃不同的食物在不同的地方入眠,在不同的環境成長有不同的工作。他們可以愛上男人可以愛上女人。所有人看起來都不一樣!我們拿午餐時間當例子好了,可能有人很餓,也可能有人剛吃完很飽,以不同的表情、姿態和穿著來描繪他們對我來說太有趣了。將生命力注入這些角色並賦予鮮明的性格,是我的工作。

 

金政基作品

 

最喜歡的三部電影?

Seven〉(火線追緝令),只要我被問到這個問題,它毫無疑問是首選,我非常喜歡裡面的角色、殘酷與一私不苟,以及整部片的氛圍。

 

〈Saving Private Ryan〉(搶救雷恩大兵),搶灘的那段開場太精彩了,它是電影中最為人之的場景之一。它真實的表現手法和即時感很驚人,我曾經把這部電影畫成漫畫。

 

Shawshank Redemption〉(刺激1995),Tim Robbins詮釋角色的方式非常出色,我喜歡這部電影的風格。

 

金政基作品

 

你喜歡大友克洋(編按:日本漫畫大師,《阿基拉》為知名作品)嗎?你那些對於機械與載具細節的描繪是如此細膩同時充滿張力,讓我們聯想到他。   

是的,印象中國二的時候是我第一次看到《阿基拉》,那是八○到九○年代的事。我在書店看到的時候動彈不得,捨不得闔上眼睛,只想把那些帶給我衝擊,精準又充滿力道的畫面看清楚。

 

具有亞洲特色的臉孔,一直以來是我心中理想的風格,不過其實在機械部份,對我影響比較大的是士郎正宗(Shirow Masamune)的〈AppleSeed〉(蘋果核戰)。

 

金政基作品

 

你有過最瘋狂的點子是什麼?或是你曾經想過要畫多大的作品?

作品的尺寸不是最重要的,只要給我充足的時間與空間,我有信心畫出任何大小的東西。我比較擔心的是有沒有一張夠大的紙來承載我所有的想像力……Superani創辦人Hyun Jin Kim的最終目標是把我送到月球上去畫,這樣全世界的人都可以看到,希望NASA可以幫助我們完成這個心願......。

 


關於作者

Clyde Liu。PPAPER 主編。
正宗90文化養大的金牛男。擁抱帶有壞品味的美感與文化。相信科幻片與愛情片是一切問題的答案。而宇宙是我們最後的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