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麼讓福斯廂型車如此經典?

福斯全新電動廂型車 ID Buzz(右)的外觀
致敬1950年代推出的福斯初代廂型車(左)
Photo via Volkswagen

1945年4月,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脫離納粹政權統治的德國進入漫長而艱辛的重建期,位於德國狼堡(Wolfsburg)的福斯汽車(Volkswagen)工廠也在英國政府的接管下,展開一系列加速復興的生產計畫,而當時的工人為了方便在偌大的廠區運送重型貨物,自行打造了一輛僅有簡易傳動機構的載貨運具「Plattenwagen」

 

Plattenwagen
荷蘭商人Bernardus Pon筆記本裡的草圖
Photo via Auto Trade.CA

1947年4月23日,荷蘭商人Bernardus Pon因貨品採購事項來到福斯狼堡工廠,偶然瞥見穿梭在廠房之間的Plattenwagen,剎那間,這輛載運車的外型給了Bernardus Pon靈感,他隨即拿起身上攜帶的筆記本,畫出一輛平坦寬敞,又能遮風避雨的廂型車款。看著手中的草圖,Bernardus Pon相信這是一部極具市場潛力的車輛,便決定向Volkswagen分享了自己的設計手稿,並獲得時任福斯汽車總經理Heinz Nordhoff的支持。隨後,原廠以福斯金龜車(Volkswagen Beetle/Volkswagen Type 1)為基礎進行開發,而經過改良的「福斯廂型車」(Volkswagen Transporter/Volkswagen Type 2)正式在1950年3月以每天10輛的規模量產,從德國逐漸駛向世界各地。

 

福斯露營車有幾種不同的版本,
根據用途的差異,窗戶與座位的數量會有不同,
其中也有類似專門用來載貨的皮卡形式。

Photo via Auto Trade.CA

相較於歐洲的百廢待興,位於大西洋另一岸的美國,在1950年代迎來政治與經濟的盛世,然而在富足繁榮的社會表層底下,卻是精神極度貧乏的保守年代,為此感到窒息與不滿的年輕人,促成了1960年代的反文化運動,而這些頭戴鮮花,身著絢爛服飾的嬉皮(hippie)紛紛踏上追求心靈和生活解放的旅程。

在這樣的背景之下,從歐洲大陸飄洋過海來到美洲的福斯廂型車,因為價格親民、易於保養、空間寬敞,又能夠載乘多人,加上車燈、廠徽和弧線構成的笑臉模樣,很快就得到嬉皮青年們的親睞。然而,真正讓福斯廂型車昇華為現象級文化符碼的,是來自文學、藝術、音樂等各個領域的創作者們。從美國反戰民謠巨星Bob Dylan的第二張錄音室專輯〈The Freewheelin' Bob Dylan〉封面,到英國搖滾天團何許人合唱團(The Who)寫給福斯廂型車的告白情歌〈Magic Bus〉,都再三說明了這輛象徵自由與和平的愛之車之於整個嬉皮世代的獨特意義。

 

Volkswagen Type 2 Camper-van
Photo via Auto Trade.CA

隨著嬉皮文化的退場,福斯廂型車自20世紀中期以降,逐漸回歸講求實用性的日常軌道,但它的傳奇色彩從未褪去,並持續在大眾影視作品裡發酵,像是1975年由導演與演員雙棲的Juan López Moctezuma所執導的恐怖片〈Mary, Mary, Bloody Mary〉、1985年由奧斯卡名導Robert Zemeckis拍攝的美國科幻喜劇電影〈回到未來〉(Back to the Future)、1994年由美國知名男星Tom Hanks主演的電影〈阿甘正傳〉(Forrest Gump)、2006年抱走奧斯卡最佳原著劇本及男配角獎的〈小太陽的願望〉(Little Miss Sunshine),還有2009年澳洲音樂喜劇電影〈神父歌來瘋〉(Bran Nue Dae)等作品都可以看見它的身影。

 

電影〈小太陽的願望〉(Little Miss Sunshine)劇照
Photo via IMDb

距離荷蘭商人Bernardus Pon畫下第一代福斯廂型車草圖,已經過了四分之三個世紀,雖然曾經駕駛著福斯廂型車,實踐著愛與和平精神的嬉皮如今已遁入俗世成家立業,經典的福斯廂型車也演進到第五個世代,但那不受任何拘束的「飄撇」魅力卻始終深植人心,就連丹麥知名玩具公司LEGO都取得福斯汽車的授權,先後在2011年及2021年推出一代和二代廂型車的樂高模型。或許,就連Bernardus Pon本人都不曾料想,當初的一個簡單構想,竟會在人類文明史上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記,一如不斷迴盪在每個世代心中,關於愛與和平的回音。

 


 

  PPAPER 愛與和平特輯  
福斯廂型車的6個經典身影

 



01
LITTLE MISS SUNSHINE
愛是不離不棄

 

 

2006年1月,美國喜劇公路電影〈小太陽的願望〉(Little Miss Sunshine)在日舞影展(Sundance Film Festival)舉行首映,電影講述各自面臨人生困境的胡佛一家,為了一圓小女兒奧莉芙參加選美比賽的夢想,一家人駕著一輛車況不甚理想的二代福斯廂型車,一路向西趕往加州的公路故事。

「對我而言,福斯廂型車是〈小太陽的願望〉中最重要的演員。」在片中飾演一名自殺未遂的同性戀文學教授的Steve Carell,對於福斯廂型車的演技給予相當高的肯定,雖然它的離合器壞了,喇叭不曉得卡到哪裡整路響個不停,但正是這一連串不斷浮現的問題,促使胡佛一家六人團結面對這趟瘋狂的公路旅行,不僅讓胡佛一家從失去彼此的邊緣,牢牢抓緊了彼此,更讓坐在電影布幕另一端的我們,想起永遠敞開雙臂的家人。

 

電影〈小太陽的願望〉(Little Miss Sunshine)劇照
Photo via IMDb & Disney +

 



02
CARS
愛好和平的花之車

 

 

福斯廂型車經常作為一種反抗的符號出現在美國電影裡,時至今日,它依舊是最能象徵1960年代嬉皮世代的標誌。由此可以想見,當皮克斯動畫工作室(Pixar Animation Studios)決定創造一個汽車能夠思考與說話的奇特世界,裡面絕對少不了愛好和平的花之車。在皮克斯首部以車子為主題的動畫電影〈汽車總動員〉(CARS)裡,有輛依據嬉皮為原型所設定的角色阿飛(Fillmore),他恰巧就是一輛福斯一代廂型車。

平時生活在油車水鎮(Radiator Springs)的阿飛,熱愛關於自然的一切事物,並在車庫親自釀造能夠替心靈帶來平靜的有機燃料,聆聽吉他之神Jimi Hendrix演奏的〈星條旗之歌〉(The Star Spangled Banner)是他開啟一天的感性儀式。我們在此暫且不論阿飛這個角色,是否某定程度上強化了大眾對於嬉皮的刻板印象?然而可以確定的是,福斯廂型車將會繼續喚起人們心中追求愛與和平的渴望。

 

Fillmore 在皮克斯動畫電影〈汽車總動員〉(CARS)裡的身影
Photo via IMDb & Alpha Coders

 



03
THE FREEWHEELIN’ BOB DYLAN
經典專輯中的經典身影

 

 

1961年12月,Susan Rotolo勾著大她2歲的Bob Dylan,相互依偎走在彼時天寒地凍的紐約格林威治村(Greenwich Village)街頭,走在兩人前方的攝影師Don Hunstein順著直覺不斷按下快門,捕捉眼前這對神仙情侶的隨性自適。可惜的是,當美國哥倫比亞唱片(Columbia Records)決定以兩人的照片作為Bob Dylan第二張錄音室專輯〈The Freewheelin’ Bob Dylan〉封面的時候,Susan Rotolo與Bob Dylan的愛情卻已悄然消逝在風中。

然而,這幀影像確確實實地留存了屬於六〇年代的氛圍,特別是那輛出現在畫面左側後方的福斯一代廂型車,它的在場,見證了Bob Dylan成為文化符碼之前的日常身影,只不過它自己或許沒有想到,40年後在好萊塢電影〈香草天空〉(Vanilla Sky)裡,導演Cameron Crowe為了重現〈The Freewheelin’ Bob Dylan〉專輯封面的場景而找來一輛福斯二代廂型車,其實是為了致敬成為經典的自己。

 

Photo by Don Hunstein

 


 

04
VOLKSWAGEN T2 CAMPER VAN
來一場樂高露營

 


在成為樂高設計師之前,Sven Francic是一名汽車維修技師。日復一日臥躺在引擎底下修車的他,心中始終渴望開著老福斯露營車,來趟說走就走的公路旅行,而Sven Francic很快就購入一輛二手的水藍色福斯二代廂型車,還替它取了「Vincent」的名字,實現公路壯遊的願望。「我曾經擁有過幾輛經典的福斯汽車,而『Vincent』是它們之中最美好的。」毫不掩飾對於福斯二代廂型車偏愛的Sven Francic,如今是樂高開發團隊裡的資深設計師,身為福斯車迷的他,理所當然地根據自己的愛車為原型,開發一款以露營為主題的「Volkswagen T2 Camper Van。」

這款備受期待的樂高露營車,完美復刻了福斯二代廂型車的經典外型,手動車頂帳篷更增添獨立旅行的自由氛圍。拉開模型車門,裡面不僅水槽、冰箱、瓦斯爐、折疊床等露營必需品一應俱全,還額外提供躺椅和衝浪板給親海的旅人。最後,Sven Francic邀請玩家親手貼上象徵愛與和平的各式車貼,於是自我和「Volkswagen T2 Camper Van」都完整了。

 

Photo via LEGO

 



05
E-BULLI
從花之力到電力

 


「Bulli」一詞取自德文巴士(Bus)以及貨車(Lieferwagen)字首的2個字母,中間再以「L」取代連字符號讓發音更為平順,於是創造了「Bulli」這個經常被廣泛用來形容福斯一代和二代廂型車的暱稱。2019年,Volkswagen為慶祝位於加州的新創工程中心(Innovation and Engineering Center California,IECC)成立20週年,首度以油改電方案改裝一輛1962年的福斯一代廂型車,中間相隔不到一年,福斯汽車隨即攜手德國「eClassics」團隊,將另外一輛同樣來自愛與和平世代的廂型車,改裝成時下雅痞潮人爭相擁有的「e-Bulli」純電動廂型車。

翻新後的「e-Bulli」保留了一代福斯廂型車原有的輪廓,換上符合當代美感的低光澤橘色和米色塗裝,還有兩組充滿復古情懷的白邊輪胎和鍍鉻輪轂,實際坐進鋪有實木地板及明亮皮革座椅的車內,頗具豪華遊艇的氛圍,而正當我們沈浸在公路旅行幻想之際,手機捎來一則通知,原來是充飽電的「e-Bulli」透過Volkswagen智聯系統告訴我們:它已經準備好上路了。

 

Photo via Top Gear

 



06
ID. BUZZ
微笑放電

 

 

俐落又極具觀賞性的科技感設計,一直是當代汽車設計的大勢,然而平滑如鏡的曲線卻經常給人難以親近的冷冽情緒。對此,福斯汽車現任設計總監,知名汽車設計師Jozef Kabaň表示,科技感不應該只有冷靜的風格呈現,未來的汽車設計應該朝著更友善、更有親和力的方向前進,福斯商旅旗下全新的純電動廂型車系「ID. Buzz」就是很好的例子,由網狀水箱護罩向上延伸形成的U字形雙層車頭設計,讓ID.Buzz的表情像是在微笑一樣,令人看了嘴角不禁跟著上揚。

仔細觀看,ID. Buzz的笑容簡直就是初代福斯廂型車的復刻,而ID. Buzz的確是以這輛1950年代誕生的經典為靈感,致敬的經典元素像是車頭線條與雙色車身設計都清晰可見。進到車內,ID. Buzz的內裝以永續為重,從方向盤、座椅、頂棚到地毯,大量選用環保材質打造,而招牌的開放大空間,無論是商用還是自用都能滿足車主需求。此外,以「MEB電動車模組化平台」開發而成的ID. Buzz,支援170kW直流電源充電,可以在30分鐘內快速從5%充至 80%,車主還能根據用途與預算選擇搭載的電池組容量大小,愜意享受零碳排及高靈活度的電車生活。■

 

Photo via Volkswagen

 


關於作者

Ian Feng。PPAPER 編輯。
因為攝影而開始書寫的文字工作者,難以抗拒酸質明亮的淺焙咖啡,每晚準時收聽酷派爵士,沉醉在 Roger Federer 單反的優雅風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