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以色列藝術家KOKETIT
整個世界都是我的畫布

KOKETIT 作品, © KOKETIT

 

她漫步在海面。她徜徉在雲間。她親吻著彩虹。她是森林的嘆息。她是海的靠山。她是月亮的心情。她是服裝的表情。

 

她是來自以色列Tel Aviv的藝術家Shira Barzilay,她以「KOKETIT」這個法文俚語中的時尚女孩,來代表創作裡的那些旖旎姿態,以及不受限的調皮自在。自小便喜歡畫畫,Shira Barzilay經常在家中牆面展現令父母有些頭痛的天賦,畢業後當了幾年時尚插畫家的她,開始感到與品牌合作的模式並不能滿足自己的創作理念,便將眼光放在這個世界裡美麗的風景上。建築、街道、海浪、雲朵、山巒、沙丘、峭壁,她將照片當成故事書裡的前兩行,剩下的則交給牽著線條漫步的直覺,把內心的私密情感幻化為維納斯的誕生。「整個世界都是我的畫布」,她是這麼說的。

 

KOKETIT 作品, © KOKETIT

 

被畢卡索的減法創作美學感染,Shira Barzilay的創作過程是靈感、線條與直覺的極簡練習曲,透過她特有的陰性書寫,以及感性細膩的文字,美麗的風景被賦予心情,更蘊含了提醒我們並不孤單的貼心,「不過分輕信你所見到的,而要創造自己眼中的真實,堅信你看待世界的方式。這是畢卡索教會我的。」目前在Instagram擁有超過47萬追蹤人數,Shira Barzilay是許多時尚品牌與配飾的合作對象,楊丞琳2020年專輯《Like A Star》的封面視覺也曾找她合作,對她來說與大品牌合作的經歷並不能定義自己的價值,持續在社群媒體上把一個故事、一個想法,與一個靈光乍現的時刻分享給觀眾,是她最珍惜的創作意義。

 

訪談:

PPAPER FASHION 

SHIRA BARZILAY

 

Shira你好,很高興可以跟你聊聊,請簡單介紹自己。

我叫Shira Barzilay,不過大部分人認識的是KOKETIT這個名字。我是個藝術家、畫家、數位藝術家。我主要的創作方式是直覺式的女性化繪畫,通常跟那些激發我靈感的攝影作品揉合在一起。

 

據我們所知你的小名「KOKETIT」是法文俚語中的時尚女孩,當初怎麼會用這個名字?

在我是時尚插畫家的時期,這個名字是為我時尚部落格中創造的角色而取的。她是一個時尚達人,很少女也很喜歡賣弄風情。再後來幾年我成為一名藝術家的過程裡,風格有所改變,對事物的看法也變了,但我發現「KOKETIT」這個名字還是如此適合自己。現在,我用靈感來賣弄風情。

 

你在很小的時候就被藝術吸引,愛上了作畫,接觸到時尚怎麼影響你對創作的想像,以及創作的方式?

我一直都很愛藝術與時尚。對我來說,時尚用一種有趣而吸引人的方式,替一個關於想像力與創意的世界打開一道門。我以前的志向是成為下一個Versace。時尚激起幻想,讓你能夠成為最好版本的自己。對我來說這很個人,時尚能夠展現不可思議的表述力量,這也是我經常在創作時運用服裝作為畫布的原因。

 

KOKETIT 作品, © KOKETIT

 

請跟我們分享一些關於家鄉Tel Aviv的事。你從她美妙的氣候、海洋與陽光中獲得什麼樣的能量?

Tel Aviv是一個超級有能量的地方,從來不無聊。一方面她是世界上消費最高的城市,一方面又到處都是年輕人的蹤跡。她很小、很濃縮,基本上你可以用走的到任何地方。夏天有點太潮濕,不過海灘超棒。食物從來不是問題,因為餐飲業的標準非常高,在這座城市裡拜訪餐廳很難踩到雷。酒吧、咖啡館、夜店。到處都是狗、公園以及不同的建築。如果要我用一個詞形容,我會說,YOUNG。

 

你認為自己的創作風格是女性化的嗎?

如果有所謂女性化的話,那正是我的風格。我的觀點一直都很女性化。我不認為我曾經試著在我的畫作裡激發很男性的能量,總之絕不會刻意這麼做。

 

KOKETIT 作品, © KOKETIT

 

你是否正在透過創作,描繪出女性複雜而美麗的特質?

我不認為我在創作的時候會想到這些。我的創作是比較直覺性的,反映了我非常個人的部分,或許有時候會讓其他女性有共鳴。我認為所有的女性都是複雜而美麗的,我只能夠從我的個人經驗發聲,有時候我們需要善意的提醒,才知道自己並不孤單。

 

以作畫來說,你是很直覺型的創作者嗎?

我的線條跟手法都是很直覺的。最難的部分是放手,相信你的本能。我有時候給自己的壓力很大,所以放輕鬆放手去做經常是個挑戰。我會讓我的直覺主宰創作,而不是預期什麼結果是「應該」。在實踐這樣方式的同時,我也希望把這點套用在人生上,而不僅僅是我的藝術。到了最後,一切真的都是關於放手去做。

 

KOKETIT 作品, © KOKETIT

 

在畫了那麼多線條跟畫作後,以照片為基礎的電繪,跟憑空創作的手繪,對你來說是否有分別?

我之所以如此喜愛以一張影像做為起點,而不是空白畫布,是因為影像激發了我的想像。我看到一樣東西,我的想像力即刻作用,帶我到某處……那幾乎像是開始讀一個故事,但只讀了前面兩行……噠噠噠……剩下的自行腦補完。我很喜歡這個部分,它會翻轉我的想像力。從空白的頁面著手比較困難,我們容易往熟悉且重複的模式發展。我總是渴望透過創造來破壞我自己的模式,如此一來我就能創造故事,但不會因為太沈浸其中而停滯不前。

 

我們發現詩跟你的創作有很密切的關係,詩在你的創作過程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我不確定這算不算詩,不過我在社群媒體發表創作的時候,文字說明是整個故事的最終章。它就像拼圖的最後一片,我希望觀眾先看圖像一眼,有一點印象,再讀說明,然後等待靈光湧現。我對Instagram平台的狀態與即時性很了解,訊息必須很快速而直接地傳達,我很喜歡這樣。能夠盡可能精準地傳達你的觀點是個挑戰。這就是極簡。

 

如果你的畫筆上坐著一個小天使,你認為她會對你說些什麼?

這個想法很可愛,不過我不認為她坐在筆上,那樣就太控制人了。她應該會在我左邊屋頂上方盤旋,把靈感的細沙吹向我。我曾經讀到想像自己有一個繆思和自己合作,會減輕創作的壓力,小天使讓我想到這個。我有時候覺得自己像是一個容器,像一條想法不斷通過的導線,那總是讓我感到很有福氣,也非常感激。

 

KOKETIT 作品, © KOKETIT

 

你經常旅行嗎?你是否會在旅行時用相機捕捉迷人的片刻,然後回去再加上幾筆?

很不幸地,我旅行得不夠(笑)。我大部分待在舒適圈裡,不過我很希望能夠改變這件事,所以啊,我很歡迎來自世界各地的工作邀約喔!我自己不是攝影師也不太拍照,所以我基本上不會畫在自己的照片上,而是從我蒐集的相片庫裡面下手。

 

我們這期主題是「愛你一萬年」,你對「愛」的個人解讀是什麼?

愛是無畏無懼。

 


關於作者

Clyde Liu。PPAPER 主編。
正宗90文化養大的金牛男。擁抱帶有壞品味的美感與文化。相信科幻片與愛情片是一切問題的答案。而宇宙是我們最後的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