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更要
4個享受生命愉悅的服裝系列

LOEWE Paula’s Ibiza 2022形象

“怎麼說呢,總是讓人想起明晃晃的陽光,想起清涼涼的大海,而且身旁躺著一個漂亮的女孩。那歌聲使人覺得世界的確是真實的存在。那是神話的世界,是永恆的青春,是純真的童話,在那裡邊人們永遠年輕,萬物永遠閃光。”

-《舞!舞!舞!》,村上春樹

 

活在村上春樹許多短篇文字裡的,是一種對夏日永無止盡的眷戀,不過在他對夏日百般細膩的描寫中,隱藏的其實是對青春的珍惜。在他另一個短篇《夏天》中,村上春樹因讀到美國奇幻文學作家Ursula K. Le Guin在的科幻小說《Planet of Exile》(邊境的行星)有感而發,在那個一年等於地球60年的星球上,人的一生如同歷經春夏秋冬四季,那樣的話,他希望自己最好可以出生在夏季,以下是《夏天》全文:

 

夏天最讓人歡喜。太陽火辣辣照射下來的夏日午後,穿一條短褲,邊聽搖滾邊喝啤酒,簡直美到天上去了。夏天不到3個月就過去,實在令人惋惜。真想求它至少持續半年。

 

前不久看了阿什拉·K.洛·戈因的科幻小說《邊境的行星》,講一顆很遠很遠的行星,星上一年大約等於地球60年,就是說春天15年、夏天15年、秋天15年、冬天15年,甚是了得。因此,這顆行星上有句諺語說:能看到兩次春天就是幸福之人。總之就是說人人盼望長壽。但長壽得看到兩次冬天可就麻煩了,因為這顆行星上的冬天極其嚴酷和黑暗。
 

假如我生在這顆星球,還是從夏天開始為好。少年時代在夏天的陽光下東跑西顛,思春期和青春期在秋天老老實實度過,而將中年歲月連同嚴寒一起送走,春天轉來時進入老年。理想模式。若碰巧長壽,再迎接一次夏天自然沒得說的。死時最妙的感覺是:噢,能在哪裡聽一聽《沙灘男孩》該有多好啊!但願我能如此死去。

 

西納特拉有一首老歌,名叫《九月之歌》,大意是:五月到九月太久太長,九月過後日落匆忙。秋意漸漸加深,樹木一片紅黃,還有幾多時光。歌固然很好,聽起來讓我黯然神傷。死的時候最好趕在夏天。

 

村上春樹的夢從夏天開始,也在夏天結束,因為不想要夏天結束,因為想要青春永駐。如果說秋天是關於故事的季度,那麼夏天就是關乎文化的饗宴,這個不斷滋養著青春與回憶的季節,同樣成為時尚一再汲取靈感並且反覆推敲的時光 — 不僅僅是陽光沙灘比基尼的假期,更是慶祝生命的愉悅感與享樂主義。夏日的綺夢在香奈兒女士的La Pausa別墅、在Karl Lagerfeld的La Vigie別墅,也在如今CHANEL 2022 Cruise度假系列回歸摩納哥的Monte-Carlo Beach海灘飯店;夏日的明豔色彩在Yves Saint Laurent拜訪馬拉喀什的假期裡;夏日的閒適在Rick Owens威尼斯Lido沙洲的海景別墅裡;夏日的躁動在Hedi Slimane流連忘返的加州陽光、音樂與青年文化中,也在CELINE 2020夏季系列的70’度假風格中;夏日的狂歡在洗滌了Jonathan Anderson的Ibiza夏日海島風情裡,也在LOEWE Paula’s Ibiza系列中。

 

「這是關於活在當下。放下你的手機。跟你的友人與所愛共度時光。欣賞夕陽西下,感受風的輕撫,然後舉辦派對。」Marine Serre如此描述她甫發表的2023春夏系列「State of Soul」,她一席話給如何去揮霍夏季下了最好的註解,時尚理當是生活的一部分,尤其在這個困難的時刻,讓我們透過服裝裡的態度去享受生命愉悅、騷動,以及美好的事物。

 

青春無敵,夏天更要。

 

MARINE SERRE 2023春夏高級時裝系列「State of Soul」

MARINE SERRE
派對靈魂

 

夕陽西下,巴黎地鐵系統南端的一處運動場,MARINE SERRE 2023春夏系列「State of Soul」正喧囂著。「這不僅僅是一場10分鐘的時裝秀。我想要帶給大家快樂的時光並且讓大家感覺像是一個社群 —— 老實說我認為這樣的一個社群真的存在這裡」,Marine Serre如此說道,她特意挑選身形與姿態各異的職業運動選手、素人與一家人作為模特兒,英倫繞舌女伶Jorja Smith與風格前衛的Madonna之女Lourdes Leon也在其中,來展現共融、多元化與人道精神,以及凝聚人心的正能量。在服裝上除了其標誌性的回收T-shirt與布料的拼接再製,Marine Serre在本系列也加入以特殊回收材質製作的泳衣與運動服飾,以及啞鈴、足球、網球拍與拳擊護套等運動配件,在這場巴黎男裝週的閉幕秀上,Marine Serre打破一切關於性別、身體、種族與文化的時尚規則,然後把巴黎入夜後美好的時光全部獻給親友與所愛之人,活在當下,來跳舞吧。

 

DRIES VAN NOTEN 2023春夏男裝系列

DRIES VAN NOTEN
叛逆有理

 

二戰納粹佔領期間,法國Vichy維琪政府透過嚴格的法律來控制躁動且對政府失望的青年。不願順從的年輕男女們於是穿上寬大的條紋或格子套裝、短裙、厚底皮鞋,戴著禮帽帶把雨傘,隨著搖擺樂起舞,被稱為「Zazous」的他們聚集在酒吧與爵士俱樂部舉辦跳舞比賽,有時甚至會挑興釁在當地巡邏的德軍,而巴黎則成為40’年代這股遍及全國的次文化運動的叛逆中心。時間來到80’年代「鐵娘子」柴契爾夫人擔任首相任內的倫敦,由80’風格代表人物造型師Ray Petri與模特兒Barry Kamen共同創立的《Buffalo》雜誌引領著新興時尚與文化風潮,這是最早啟用多元膚色模特兒拍攝時尚單元的雜誌之一,而他們所創造的顛覆性前衛風格也與音樂、電影、藝術、夜生活與酷兒文化合流,打破一切框架成為一股帶勁的「Buffalo」風潮。時間快轉到現今,Dries Van Noten思考著在如今的「hard time」下,要如何去創造新世代的次文化運動,他汲取「Zazous」與「Buffalo」運動中關於酷兒文化與反權威的精神,以馬甲般的粉色緊身衣去顛覆學院風、西部風、波希米亞風與dandy風,再加上現今腳踏車運動的車衣單品,以及他招牌的優雅細節,去詮釋屬於當下的「男性的女性化」(Masculine-feminine)風格。Dries Van Noten特地將秀場選在巴黎一處屋頂,向當年那些在天臺滋事,在天臺做夢的青年致意。

 

LOEWE 2023春夏男裝系列

LOEWE
連結自然

 

一件虛擬服裝、一雙虛擬球鞋、一只虛擬手袋,當時尚產業一腳踏入元宇宙試水溫之時,Jonathan Anderson則在LOEWE 2023春夏男裝系列提出另一種思維,以「有機與製造物的融合」(fusion of the organic and fabricated)為題,與布料西班牙設計師Paula Ulargui Escalona合作。畢業於馬德里Istituto Europeo di Design(IED)設計學院,Paula Ulargui Escalona耗費多年時間實驗如何運用含有養分與礦物質的布料去「種」出植物,她在大秀20天之前在西班牙將植株種入大衣、帽T與球鞋之中,然後在秀前24小時空運到巴黎由LOEWE團隊做最後確認修飾。Jonathan Anderson將秀場設計為如同登入元宇宙的空白過場,除去服裝上多餘的裝飾,僅以輪廓呈現出如同虛擬世界的高解析度,並且在模特兒頭部與身上安裝面板來強化自然與科技的對比,以及相互結合的可能。科技再新再快,或許還是天然的尚好,不如在我們真正登入元宇宙之前,找到自己與自然連結的儀式。

 

Schiaparelli 2022秋冬高級訂製服系列

SCHIAPARELLI
老朋友、繆思,以及他們的產地

 

七月初,巴黎Musée des Arts Décoratifs裝飾藝術博物館展出「Shocking! The surreal world of Elsa Schiaparelli」特展,超過500件作品包含Elsa Schiaparelli本人設計的服裝與配飾、藝術家友人Man Ray、Salvador Dalí與Jean Cocteau等人為她創作的繪畫、雕塑、珠寶、瓷器、香水與攝影,以及Yves Saint Laurent、Azzedine Alaïa、Christian Lacroix與John Galliano等時尚大師的致敬之作,而自2019年擔任Schiaparelli品牌創意總監的Daniel Roseberry也為Elsa Schiaparelli這位一代超現實主義時尚教母獻上作品。呼應此次特展,Daniel Roseberry在Schiaparelli 2022秋冬高訂系列不僅想像與那些曾經被Elsa Schiaparelli激發靈感的創作者們進行對話,他也親自拜訪Christian Lacroix,這位具有豐富藝術背景,心繫電影與戲劇服飾的一代法國時尚大師與他討論服裝的色彩與質量、家鄉南法Arles的地中海風情,並且憶起80’年代時尚那段美好又華麗的時光。揉和當年Elsa Schiaparelli那些標誌性,如同雕塑般的超現實主義風格細節 —— 鮮花、綴珠、流蘇、珠寶,以及向有21世紀「帽神」之稱的高訂帽飾大師Stephen Jones致敬的寬沿編織草帽與禮帽,Daniel Roseberry帶來一場既浪漫又摩登的絕美大秀,那些曾經感動過無數創作者的美好時刻與靈感跨越時代找到落腳之處,讓我們再次受到時尚性高潮的感召。

 


關於作者

Clyde Liu。PPAPER 主編。
正宗90文化養大的金牛男。擁抱帶有壞品味的美感與文化。相信科幻片與愛情片是一切問題的答案。而宇宙是我們最後的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