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OR最重要的店面是他做的
專訪設計大師Peter Marino



1946年,正值二戰後醞釀希望與夢想的時刻,正在巴黎尋覓成立個人服裝工作室地點的Christian Dior迪奧先生在一次偶然的機遇下,經過了比鄰大飯店的Montaigne蒙田大道30號位址。這裡原先是1865年由拿破崙一世的親生兒子瓦萊夫斯基伯爵(Count Walewski)所建造,名為Hôtel Particulier的宅邸。當時覺得Ritz Hotel麗池酒店所在的芳登廣場已經過時的迪奧先生,立刻決意在這間優雅別緻,沒有太多歷史塵埃覆蓋的地點開始他的夢想。12月15日,迪奧先生進駐了蒙田大道30號,開始雕琢這間未來將成為DIOR起始地的店舖,數周後,1947年2月12日,以賦予女性如花朵般美麗為使命的「Corolle」系列誕生,其中一款如系列名稱「花冠」般放大女性腰部曲線魅力的Bar裙裝,在當年被亟欲尋求新感覺的人們稱頌為「New Look」,並與同時發表的Miss Dior花香調香水一齊完整了迪奧先生描繪的新女性風範,寫進了蒙田大道30號的歷史中。當年,迪奧先生也此處開設他的第一家精品店「Colifichets」,如同字面上的意思「裝飾品」,推出精選的禮品和家飾,以一種非常個人化的方式分享他對法式生活藝術的熱愛,為當時在二戰後的百廢待興中注入了追求生活美學的希望。自此蒙田大道30號成為孕育迪奧先生夢想最重要的起點。

 

 

歷經75年,這個從設計師的渴望與女性福祉中孕育出的夢想王國依舊蓬勃綻放,從中誕生的經典作品與服裝系列成為Haute Couture高級訂製服以至於優雅巴黎的象徵。2018年2月在DIOR新任總裁兼執行長Pietro Beccari先生的規劃下,意義非凡DIOR蒙田大道30號總店確定將迎來歷史規模的翻新。在2020年全球正因疫情而近乎停擺的態勢下,翻新計畫也迎來最佳的動工時刻。2022年3月,歷時2年的翻新工程終於完成,這處乘載DIOR所有夢想的宅邸擁有超過10,000平方公尺的空間,除了包含服裝與美妝產品在內的零售空間外,還囊括Monsieur Dior餐廳、Pâtisserie Dior甜點坊、三座花園,一處La Galerie Dior迪奧藝廊,展出包括迪奧先生在內至今歷任DIOR創意總監經典作品,以及世界上唯一間能夠讓顧客24小時從日到夜擁有蒙田大道30號的La Suite Dior套房。DIOR 30 Montaigne的意義已經超越了零售店舖,成為了體驗完整DIOR法式生活風格與品牌歷史底蘊的夢幻宅邸。

 


 

本期《PPAPER FASHION》榮幸專訪了執掌此次翻新工程的建築大師Peter Marino先生,包括DIOR在內世界上許多品牌零售空間都出自他的雙手,我們好奇作為DIOR長期合作夥伴的他,在過去兩年間踏入這處意義非凡的夢想之地,是否也看見了迪奧先生最初的夢。
 



 



PPAPER FASHION

PETER MARINO

 

你與DIOR有著長年的合作關係,世界上許多DIOR店面都出自於你的設計,然而30 Montaigne總店絕對是當中最特別的存在,你覺得這次與DIOR的合作跟以往有什麼不同?
Dior向來以美麗與女性化著稱,同時我們添加了花園、白色綢緞窗簾與迪奧先生鍾情的十八世紀凡爾賽宮主題。這一個修繕工程 跟其他很明顯不同的地方是這是Dior的起始點,是第一個品牌專賣店也同時因為它涵蓋了十八世紀風格的外觀。與原來面積相比,我們足足擴建了三倍以上的面積,現在它從原先的一個樓層轉化成三個樓層,包含原先男女裝購物空間的擴建之外,還包含三個花園、一間餐廳、飯店式管理的套房等眾多豐富的元素。

 

在這次大規模的翻新裡,你個人感到最有趣的部分是什麼?
我喜歡男裝的上層購物空間,特別是Joe Bradly的那一幅巨型畫作,著實令我著迷。他是一個讓人驚嘆的藝術家。同時我也喜歡我紐約工作室完成的全手工彩繪製作的窗簾。


 


 

案子執行的這兩年你在紐約和巴黎之間往返嗎?是否因為疫情作出跟以往不一樣的規劃?
這一個修繕工程行進其間恰巧碰到新冠肺炎的全球大流行,因此我們跟Pietro Becarri先生的會議幾乎都是透過 ZOOM的線上會議完成的,他們也會跟我一起透過視訊來觀看整個修繕過程,這一切進行的過程其實真的很困難。工程整整歷經兩年的時間,在這期間我實在無法在這個大流行期間有太多的旅行規劃。其實早在兩年前的三月初在所有的人都還對新冠病毒了解不多的同時我就染疫過了。

說實話,我覺得能夠在今年疫情仍持續的同時開立這間店著實是個奇蹟。只能說真是個奇蹟了。
 

30 Montaigne在空間上使用了很多種材料,透過這些材料你想創造出什麼樣的感受?
我是個建築的藝術家,如同一位裁縫師,我嘗試運用立體的空間創作來喚醒情感。我知道這聽起來實在很不可思議與老套,但我還是習慣以雙手來與其他創作者一起來完成一些創作。我是認真的相信只有靠雙手的創作可以真切清晰的實踐我們的設計,因為運用過多的電腦科技通常只獲會扼殺我們的情感與泯滅我們的渴望。手創的設計對於理解與完成空間的設計是製關重要的。至於面料,我覺得它們非常迷人,對我來說,紋理與顏色是成品完成之前兩個最基本關鍵,它們攸關能否讓參訪者感到舒適。人們都說建築師們多半喜歡水泥造牆,但我會認為以水泥牆打造的的世界只會讓人感到沮喪! 當然它是一個用來建構停車場的好建材,但僅僅也就是這樣。


 


 

我們知道藝術一直是你靈感的泉源,Christian Dior先生也是如此,在新的30 Montaigne總店裡面我們也可以看到許多藝術家的特別創作,我們好奇你是如何選擇他們的?
首先要說明的是很多的藝術品都是特別應邀創作的。如我們邀請一個很棒的美國藝術家Jenifer Steinkamp來鑄造這花卉壁畫因為花園與花卉可說是這個店的主題。從1947年開始當迪奧先生便將花朵置放在他的時裝創作上,時值二次戰後時代,你可以說如果是在戰爭時期穿上這些象徵歡愉的花朵時裝會讓你看起來很可笑,但如果是在戰後時間,我會覺得相當令人感動,我想無論對任何人來說,花園與花卉總是讓人倍感歡愉。很多創作是因花園而生當然其中也包含花朵。 而有時候以花卉為主題的創作靈感是來自一面碩大的牆。比方說,我們選擇了一位優異的蘇格蘭藝術家Adam McEwn在男士的購物空間裡置放了一個十六呎細長的豪華轎車藝術陳列裝飾。 大家都很喜歡這個作品,我也是。我認為Adam McEwen著實是個優秀的藝術家。

所以我會說有時我們選擇一件藝術作品是因空間的特點而異。我們同時也在男裝的空間裡選用了Joe Bradly的畫作,如果你仔細端看顏色,是非常深邃的黑色,很明顯的是我會用的顏色,還有很多向花園靠近的綠色。就這樣,我把黑色與綠色的藝術品就置放於此。我喜歡這樣的呈現方式。

 


 

La Suite Dior是這次翻新中非常特別的部分,作為DIOR第一個奢華套房,你是如何構想這個空間的?
在我腦海裡我是在建構一個想像如果當迪奧先生還活在現代時,他如果有一個小套房那他會如何來建構它? 

再一次,我腦海浮現過十八世紀的靈感勾勒出一個如沙龍般地的外牆,牆上每一個細節都是悉心呵護而完成,在牆面的四周為還妝點了些很現代有潮流感的畫作。
 

聽說入住La Suite Dior可以享有非常特別的待遇,你會怎麼度過在套房裡的一晚?
我會做一個品牌的全面體,從享用 la Pâtisserie Dior café 開始,然後在晚上的時候夜遊 Galerie 然後在Moniseur Dior餐廳裏享用晚餐

高級訂製服沙龍也一直是DIOR 30 Montaigne總店非常特別的存在,你在這次的設計中你是否投注了不一樣的巧思在其中?
我們可以依著迴旋梯步上樓,是高級訂製服沙龍所在,在歷經幾年的修繕工程之後這些高級訂製服重新回到初始的地址。現在多虧了這碩大的玻璃瓶櫥窗,你可以向下端看店內的內部與熙攘之間的來往,高級訂製服的的沙龍內 我們擺放了很多過往發表的經典禮服,與十八世紀風格沙發與很多出自法國藝術家的創作。我本身就是一個法國藝術家與美國藝術的愛戴者,在女裝區我們有Fred Wilson的水晶燈,它是一個擺盪於新舊之間的建築。


 


 

在你合作的這麼多品牌裡,你與DIOR之間有沒有什麼特別的情感可以跟我們分享?
每一個專案都是如此的獨一無二,各自有特別之處也都訴說著各式樣的故事。我想我都感念其中享受每一個建構的過程。

你經手過如此多的店舖設計,這些年來隨著電商的崛起,是否改變了你對實體店鋪的想法?
誠如Pietro Beccari 先生常說的,精品是一’種情感,藉由實體親臨現場的觀感,而非數位電子商務的平檯。

請用三個關鍵字總結DIOR 30 Montaigne。
愉悅、優雅與精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