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滿故事、酒和太平洋的餐酒館
長濱 “深夜故事”

 

要抵達長濱不是件容易的事,必須先搭火車到花蓮玉里,接著騎機車穿過綿延的玉長公路,但當你眼前映入一整片太平洋的美景時,你會明白這些舟車勞頓都是值得的。「深夜故事」位於長濱市區算是比較熱鬧的大街上,主理人Echo年僅二十七歲,餐科畢業的他,原先在高雄的酒吧工作了五年多,最後決定返鄉回到長濱,開一間屬於自己的店,這就是「深夜故事」誕生的由來。

 

主理人Echo

 

有趣的是,「深夜故事」的前身其實是早午餐店,是後期才決定轉型成現在的餐酒館加民宿的模式,「大概是因為我喜歡喝酒,然後又討厭早起的關係吧!」Echo大笑著說。長濱一帶的酒吧屈指可數,因此當「深夜故事」轉型成餐酒館後,加上一些當地媒體採訪報導的推波助瀾,讓「深夜故事」在開幕初期就爆紅備受矚目,無奈後來就受到疫情的影響停業了三個月,長濱本來人口就少,外食需求少,多半仰賴外地觀光客,幸好這波疫情並沒有擊潰Echo的決心,在疫情趨緩後,「深夜故事」又恢復了過往熱鬧的榮景。

 

 

仔細研究「深夜故事」的菜單,會發現都是非常「平易近人」的餐點:炒飯、蛋餅和炸物。但魔鬼就藏在細節中,例如炒飯中的馬來炒飯加入了馬來西亞的辛香料,就是Echo之前大馬的朋友在長濱工作時一起研發出來的品項。而蛋餅類則是之前早午餐店時期就很受歡迎的餐點,所以保留下來到餐酒館,其中的刺蔥口味蛋餅是招牌口味,刺蔥是營養價值高的原住民辛香料,也是Echo每天親自去山上採收下來的。炸物類則推薦甜不辣和深夜炸豆腐,但記得要跟Echo要些辣椒醬沾著一起吃,這些辣醬都是Echo媽媽親手製作的,有很下酒的辛香味,會讓人忍不住一口接一口,十分過癮!

 

 

「吃飽了,來喝點酒聊聊故事吧!」打開「深夜故事」的酒單,除了有一般酒吧裡的經典款調酒,還有原住民的部落特調系列,例如這杯「瀰漫」就是用紅標米酒加上蔓越莓汁,簡單的配方喝起來卻意外順口。我瞥見了酒單上一杯名為「失戀的感覺」,用清酒為基底,搭配了檸檬、雪碧和梅子,喝起來清爽酸甜,原來背後的由來是,一個環島過程中來店裡喝酒的女生分享了自己的失戀故事,女孩和交往多年的男友本來已經論及婚嫁,沒想到男方突然提出分手,女孩原本天真的以為是時間久了感覺淡了,殊不知男方沒多久後就結婚,對象還已經懷孕了。我笑著問Echo,這麼渣男的故事怎麼酒喝起來這麼清爽?「失戀是有分階段的,她來到我店裡時其實已經療傷了一陣子,我在酒裡放了顆梅子,梅子放久了酒會變鹹,所以要盡早喝,希望她盡早走出失戀的狀態。」

 

「瀰漫」
「失戀的感覺」

 

「那這杯負心漢呢?也是渣男的故事嗎?」「對,而且那個渣男就是我。」年輕時候的Echo自認在感情上不夠成熟,時常游移在曖昧的對象之間,卻又無法給予對方承諾和信任,所以曾經讓對方傷得很深。「負心漢」是杯濃烈的酒,用了威士忌和艾碧斯兩種強烈的基酒,最後再用接骨木和可樂調和。「做這杯酒某種程度也是想贖罪吧,想跟之前被不成熟的自己傷害過的人道歉的一種方式,雖然那個人其實不太喝酒,到現在他也還沒喝過這杯為他調的酒。」算了啦,這年頭誰沒當過幾次負心漢呢?

 

「負心漢」

 

剛走進「深夜故事」時,其實就可到處隨見六色彩虹的元素,起初以為只是性別友善店家的象徵,幾杯黃湯下肚後,結果Echo也毫不避諱自己的性向認同,雖然很幸運地媽媽一直很支持他,但長濱畢竟是鄉下地方,還是會有老一輩的人容易耳語碎嘴,甚至會有立場不同的客人想勸Echo「低調一點」。「但這是我的店,我就是想做自己啊!」我開玩笑的問Echo,店名叫「深夜故事」該不會跟張惠妹的專輯「偷故事的人」有關吧?「欸你怎麼知道!」兩人同時大笑,話題開始轉移到了聊張惠妹,就這樣一路聊到了凌晨三點,換我開始貢獻我的人生深夜故事。■

 

 


 

深夜故事 長濱
台東縣長濱鄉11鄰121號
0903-509230
營業時間|17:30~午夜
www.facebook.com/NIGHTSTORY.CB

 

 



作者介紹

蔡智傑 Jet Fly。資深影視娛樂工作者,領域橫跨媒體、戲院和片商,曾參與《總舖師》和《刺客聶隱娘》等電影行銷,並擔任新北市電影節和野草計劃之行銷統籌。嗜嗑文字、影像和音樂,現為自由文字工作者及新手編劇,夢想是可以在台上領獎感謝老爸老媽。合作聯繫:jet.tsai1982@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