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三頁文設計總監顏伯駿
敬淬煉創意的美好時光

 

日本文豪村上春樹在旅遊散記《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中說道,在語言的世界裡,我們只能把事物轉化為清晰的東西述說,但如果威士忌是我們的共同語言,我只要遞出酒杯,任由酒液流過喉嚨,一切就不必這麼辛苦了。無論是獨飲還是歡飲,人們都能在微醺放鬆的狀態下獲得釋放,而許多深刻的感受都是在觥籌交錯之時觸動的。談起威士忌,三頁文設計工作室主理人「小光」顏伯駿回想過往自由接案的時光,他笑說他幾乎都是在威士忌與音樂之中度過的。喜歡嘗試有趣事物的小光,起初並沒有特別喜愛威士忌的煙燻風味,然而隨著年紀的增長,他自嘲酒精的攝取濃度愈來愈高,威士忌醇厚的香氣成為他淬煉創意的源泉。

 

《鳴日 - 臺鐵美學復興》主視覺設計
designed by Yen Po-Chun

我好奇地問他,創作和威士忌都需要時間,這兩者之間有沒有什麼共通之處?小光思索片刻後答道:「因為生命有限,所以自古人類對於永恆有著近乎狂熱的迷戀,世世代代的創作者會透過各種形式去探索有限與無限的感性,而我在我的創作多多少少都有在探討時間的意義。」的確,2017年,由小光統籌視覺設計的第28屆金曲獎的主題「載具萬變,音樂永存」,就是在討論音樂創作與時間之間的關係,強調創作者的生命雖然短暫,但作品卻被賦予了永恆的生命。走過人生的焦慮與茫然,心境更加沈穩的小光,現階段最在意的是能否以愉悅的心情去面對所有合作、企劃和個人創作,畢竟人生沒有所謂真正的成功和失敗,唯有用心體會過程中的挫折與光榮才能繼續向前走,而時間會將一切濃縮成未來的養分,一如時光淬煉威士忌的美好風味。

 


 

專訪
PPAPER

顏伯駿
三頁文設計 
YEN Design 創辦人


Hello 小光,很高能和你聊聊。無論是小酌還是暢飲,酒精擁有讓人暫時擺脫日常束縛的奇幻魔力,許多美妙的作品也經常誕生於酒酣耳熱之際,你有在喝酒時獲得創作靈感的經驗嗎?
很常!幾乎每件案子都會。以前在做 freelance 的時候經常就是一瓶酒放在旁邊,配著音樂慢慢喝,暫時忘卻時間的急迫。自從開了公司之後,靈感的內容不再侷限於創作本身,有時候是關於企劃案的提案,有時候則是營運方面需要調整的部分,會需要比以往考慮更多面向,而我習慣在睡前思考,這時如果有酒就能好好放鬆。大部分的時候,上緊發條做事的效率會比較好,但是發想創意需要一點天馬行空,雖然這些天馬行空不見得能夠轉換成某個可以預期的成果,但是當你處在放鬆狀態時所累積的 source,都有機會豐富未來或是正在進行中的計畫。說了這麼多,其實就是愛喝酒(笑)。

 

J.Sheon《街巷》專輯裝幀設計
designed by Yen Po-Chun

最近身旁有愈來愈多的朋友加入品飲威士忌的行列,你認為威士忌之所以迷人的原因是?
威士忌是麥芽經發酵及蒸餾後,再置於橡木桶中陳年的烈酒,最初蒸餾後的透明酒液則會根據木桶的烘烤程度和陳年的時間,決定威士忌的色澤與風味。剛開始接觸威士忌的時候,不太在會去乎所謂的製程,然而隨著年紀以及品飲經驗的增長,調和威士忌的複合風味逐漸在心中發酵。對我而言,調和威士忌的精妙在於比例的拿捏,如果沒有經過橡木桶的熟成與調酒師的調配,它就只是單純的酒液,而想像威士忌的製程與故事,本身就是一件迷人的事。

 

美感細胞《美感聯絡簿》
designed by Yen Po-Chun

無論是創作還是製作威士忌都需要時間提煉,你覺得時間之於設計意味著什麼?
我覺得創作可以分為幾個階段:首先,創作者會透過各種形式,找尋表達自己觀點的方式;下個階段的創作者,會開始反思創作的意義和目的是什麼,接著延伸至形而上的哲學思辨,舉凡生命、存在、時間和空間等議題都是各領域創作者會去觸碰的命題。

關於時間,我們可以概略分為「理性的時間」和「感性的時間」這兩種類型。理性的時間顧名思義,是誕生於工業革命時期量化切割時間的邏輯,而感性的時間則是依據人的情緒感受所感知的時間。因為生命有限,所以人類對於永恆有種近乎狂熱的迷戀,很多創作者都會藉由「一秒即永恆」這樣的意象,去探索有限與無限的感性,只能說時間這個命題很大,每位創作者不斷透過創作表達自己對時間的理解與感受。

 

ADVERTISEMNET

 

告五人《我早在幾百年前就說過愛你》專輯裝幀設計
designed by Yen Po-Chun

百齡罈 Ballantine’s 以「時光淬煉美好」為靈感,邀請美國藝術家 William LaChance 合作最新的限定藝術瓶裝,你對 William LaChance 的設計有什麼樣的感受與想法?如果請你設計,你會如何詮釋這樣的概念?
美國藝術家 William LaChance 最為人所知的是他的色彩美學,他的成名之作是替籃球場繪上各式各樣的色塊圖案,讓單調乏味的運動空間瞬間成為社區城鎮的亮點,對他的創作概念有了基本的認識後,再來欣賞這次他和百齡罈 Ballantine’s 合作的藝術瓶裝,就可以明確理解 William LaChance 作品中所蘊含的當代潮流氛圍,以及百齡罈 Ballantine’s 是如何透過品牌沈穩安定的調性,去營造鮮明的反差,進而開創前所未有的新鮮感受。

如果是我來詮釋「時光淬煉美好」這個主題,我會設計一款會隨著時間變色的外盒,最好什麼圖案都不要有,因為要講述時光,所以我不希望外觀包裝是固定不動的,這樣才有趣。

 

百齡罈 Ballantine’s 17年
Artist Edition by William LaChance

當我們形容一個設計經典的時候,通常代表這項設計具有某種超越時間性的審美,請與我們分享你心目中的經典設計。
隨著人類跨入工業文明社會,設計從最基本功能層次提升至創造一個改變生活形式的概念,而所謂的經典設計通常蘊含永恆的概念,創作者創造了超越生命維度,並且影響著世界的作品。其實不只是設計,所有的創作形式都具有這樣的特質,當一件作品強大到足以改變日常生活型態時,它就有資格被稱為經典。

談及經典,我很喜歡日本設計師佐藤大的作品,而佐藤大是一名純粹從概念出發思考所有創作的設計師,他的作品有著日式的精煉卻不拘謹,細膩而敏銳。他曾經在2016年策了一檔關於紙的展覽,但是他一張紙都沒有用,而是利用3D列印技術製作黑線,模擬紙張的輪廓,引導觀眾聯想紙張在各種情境下的樣態,佐藤大跳脫物的層次,專注於事物背後不斷提煉概念是我欣賞他的作品的原因所在。

 

葛大為《我記不得每隻貓的名字》書籍裝幀設計
designed by Yen Po-Chun

好的設計就好比一支好的威士忌,必須兼具令人難忘的亮點以及均衡的風味。身為創作者,你是如何在突破既有框架和建構個人風格語彙之間尋求平衡?
我自己並不是技術導向的創作者,我也少用一種風格表達一件事。這幾年,我很努力想要做的是觀點的改變,也就是透過不同角度去找尋新的路徑,創作出簡單而有力量的作品。我身邊有很多創作者都是用一種風格闖蕩江湖,但我沒辦法也不想維持某種一貫的風格,因為那樣對我來說很無趣。

創作初期我曾為此感到困惑沮喪,這幾年在創作心境上有了很大的轉變,我甚至不打算跟大家說我是設計師了,我也不覺得我是,現在的我多以創意人自居,因為我沒有侷限在單一創作媒材,我也可以不創作,同時也能夠和各個領域的創作者合作,於是無法被定義逐漸成為我的風格,而身份不斷變換是我最自在的狀態。

 

一隅有花《After 2021》月曆設計
designed by Yen Po-Chun

百齡罈 Ballantine’s 17年口感溫和馥郁,橡木和雪莉的燻香帶出蜂蜜的香甜以及香草的芳香,請和我們分享品飲百齡罈 Ballantine’s 17年的風味感想。此外,Ballantine’s 17年富有層次的酒體會讓你聯想什麼樣的設計和藝術風格?
百齡罈 Ballantine’s 17年在木質燻香、蜂蜜和香草風味之間的平衡,讓我想起印象畫派大師莫內畫作中,他用色彩去表達物件在不同時間和光線底下產生的變化,寧靜而細膩。

 

百齡罈 Ballantine’s 17年
Artist Edition by William LaChance

如果可以和17年前的自己喝一杯,你會和他聊些什麼?
我會告訴他,人生沒有所謂真正的成功和失敗,即便你會因為不知道要如何與這個世界產生連結而感到茫然,都要記得好好體會過程中的挫敗和榮耀,因為這些都是未來珍貴的養分,只要能意識到這點就能持續往前走。如果用一句話來概括就是:「不要急,好好感受。」

獨自飲酒有獨自一人的情趣,但是和親友相聚舉杯的歡樂氛圍無可取代。歲末年終之際,你想和誰分享百齡罈 Ballantine’s 17年的絕妙滋味?
不得不說我還是偏向獨自品飲(笑)。不過仔細想想,百齡罈 Ballantine’s 17年威士忌純粹濃郁的風味,還蠻適合和一兩個好朋友深夜分享心事的時候喝,隔著電話對飲也很適合。■

 

 

 

Photo Courtesy of Ballantine’s and Yen Design

 

 


關於作者

Ian Feng。PPAPER 編輯。
因為攝影而開始書寫的文字工作者,難以抗拒酸質明亮的淺焙咖啡,每晚準時收聽酷派爵士,沉醉在 Roger Federer 單反的優雅風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