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荷蘭設計師
WARD WIJNANT
奇想家具的坦率趣味

BLEND
by Ward Wijnant

被譽為丹麥現代家具設計之父的 Kaare Klint,15歲便開始在父親 Jensen Klint 身邊學習建築,除了建築本身,Kaare Klint 對於擺設在建築內部的家具也很感興趣。1914年,年僅26歲的 Kaare Klint 為丹麥福堡美術館(Faaborg Museum)設計了造型簡約、質地輕盈的籐製座椅「福堡椅」(Faaborg Chair)引領家具設計領域的全面革新。Kaare Klint 的作品誠摯地面對傳統,結合古典家具設計的風格與形式運用,由內而外進行分析研究,然後重新設計家具,展現對前人文化工藝的敬意。

 

BLEND|Lamp
by Ward Wijnant

和 Kaare Klint 一樣尊重傳統工藝,同時將研究分析精神帶入家具設計的 Ward Wijnant 是近年荷蘭備受矚目的新銳設計師。原先以建築師為目標的 Ward Wijnant 在就讀 Wood and Furniture College 期間愛上家具製作,跟著荷蘭知名設計師 Maarten Baas 身邊實習期間開始渴望創作屬於自己的設計。

為了賦予作品深度與故事,Ward Wijnant 投入大量時間研究每種材料的特性,實驗作品的形式,追求預料之外的可能性,結合純熟的工藝技術讓他得以實踐天馬行空的奇想,而他那與生俱來的率真性情,更是作品趣味的原點。與其成為他人眼中的偉大設計師,Ward Wijnant 更在乎坦率地面對自己,做真正熱愛的事。

 


 

專訪
PPAPER

WARD WIJNANT
荷蘭設計師


Ward 你好,很高興有機會與您聊聊,想先請你簡單的自我介紹一下。
我叫做 Ward Wijnant,是一名來自荷蘭蒂爾堡(Tilburg)的設計師。我藉由深入研究各種材料作為設計發想的基礎,以獨特且出乎意料的方式使用它們。我之所以對於材料的研究與運用情有獨鍾是來自家具製造背景的訓練,因此我十分專注於每種材料的特質,並結合嚴謹的分析精神與無盡的好奇心進行創作。

 

BLEND|Table
by Ward Wijnant

我們很想知道是什麼原因讓你踏上傢俱設計這條道路?
最初我想成為一名建築師,但是我沒有相應的學位,於是我把關注的重心從建築的外觀轉移至建築物的內部,就當時而言,前往 Wood and Furniture College 學習是一個絕佳的選擇。我在學院就讀期間不僅精進我的家具製作技術,對於材料也有了更全面的了解。我很享受製作家具帶給我的一切,但是在鑽研技術的這段時期我卻錯過了關於理論知識以及和自由創作的機會。 因此,我前往荷蘭埃因霍芬設計學院(Design Academy Eindhoven)延續自己的創作生涯,畢業便以獨立設計師的身份活動至今。

在荷蘭著名的埃因霍芬設計學院(Design Academy Eindhoven)就讀期間,你有機會與傑出的設計師像是 Kiki van Eijk 和 Maarten Baas 共事,你從他們身上學習到最寶貴的經驗與觀念是什麼?
在我還是 Wood and Furniture College 的學生時,我跟著荷蘭家具設計師 Maarten Baas 實習。如前所述,我並不滿足於製造家具,而正是在 Maarten Baas 身邊學習期間激發了我探索產品背後的深度與故事的面向,我開始意識到自己渴望創作屬於自己的設計,Maarten Baas打破了我對於家具的既定印象,家具並不總是如我們所知道的樣貌呈現,黏土也可以用來製作椅子,一切都是可能的!

 

 

ADVERTISEMNET

 

CRUMPLEZONE
by Ward Wijnant

在你的作品裡,我們看見各種材料的實驗趣味,同時卻又保有工藝的韻味。你認為「工藝」在當代傢俱設計領域的意義為何?你想要透過作品傳遞什麼樣的理念?
如今設計的生產經常外包給電腦與機器執行,設計這件事已經相當數位化了。我在實驗的過程中看見關於材料與工藝的全新觀點,材料經過加工會改變形狀,物體的最終形態絕對不會如創作者所願,我非常享受工藝創作的不可預期性所帶來的驚喜趣味。


你在 “Twisted” 系列裡探索了工法跟材料的極限,這非常有趣。請問一開始是怎麼會有這樣的概念的?是否還有想過哪些可能的工法跟材料組合?
我的創作出發點通常只專注於單一材料(“Twisted” 系列用的是「鋼」、“Blend” 系列則是「木材」,而 “Chunk” 系列是「鋁」。)首先,我會研究以及解構材料,試圖掌握的它們的本質並與之建立連結。接著,我深入剖析每種材料的線條、形狀與來源,每次都是全新的過程,我要如何呈現?這些材料最出乎意料的使用方式是什麼?藉由回顧最初準備的研究,幫助我決定作品最後呈現的形式與內容,而只有當我能夠回答對這些問題的當下,單一材料便成了「設計」。

 

TWISTED
by Ward Wijnant

疫情掀起前所未有的在家工作(work from home)趨勢,因應這樣的趨勢你認為什麼樣特點的傢俱會適合這個時代?
前陣子我專為荷蘭家具品牌moooi設計的 “Space Table Lamp” 就是受疫情啟發的燈具設計。想像在結束一天辛勞的工作,回家打開 Space Table Lamp 迪斯可舞廳(Disco)般的閃爍的色光,照亮昏暗的家,尤其是無法隨意出入娛樂場所的非常時期,Space Table Lamp 讓你隨時準備來場家居派對!

NFT 最近在創作圈是一個非常熱門的話題,你對於這樣的新型態藝術收藏方式有什麼樣的想法?你有考慮推出專屬的 NFT 嗎?如果有的話會是什麼樣的作品?
對我來說,NFT 是一個很難理解的世界,但我有興趣了解更多有關區塊鏈與加密收藏的資訊。如果未來有機會創作NFT作品時,我想它應該具有一定程度的「扭曲」(Twisted)。

 

TWISTED|Functionals
by Ward Wijnant

要成為一名優秀設計師的關鍵是什麼?
是什麼原因讓一個人成為一名偉大的設計師? 我認為決定權不在我們手中,與其追求成為偉大的設計師,做自己真正喜歡做的事,以及坦率地做自己更為重要。

如果不當設計師,你會是...?
建築師,我仍然對這門學科著迷。人們在各種景觀中創造的作品激發我的靈感,我們可以在四處行走之間,感受建築與空間。

接下來有什麼特別的企劃可以與我們的讀者分享嗎?
我最近正在進行 “Carbon” 系列的創作,歡迎各位持續關注作品的進展!■

 

CARBON|Bench
by Ward Wijnant

 


 

 

收藏 Ward Wijnant 獨家專訪
       |PPAPER 第214期|      

 

 


關於作者

Ian Feng。PPAPER 編輯。
因為攝影而開始書寫的文字工作者,難以抗拒酸質明亮的淺焙咖啡,每晚準時收聽酷派爵士,沉醉在 Roger Federer 單反的優雅風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