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青春弒戀〉沒有彩蛋搶先看
何蔚庭導演與林柏宏
聊電影中的“青春”

 

如果你的過去跟未來不小心打了結,你會砍掉重練的,是過去還是未來?還是乾脆,全部毀壞?

擅長在人生百態或生活生的百般無奈中,萃取出現代社會疏離感的導演何蔚庭,最近帶給我們新作〈青春弒戀〉。故事描述由林柏宏主演的孤僻宅男,因為一連串的行動而導致陰錯陽差的連環事件,在劇中分別與李沐、陳庭妮、林哲熹、丁寧與姚愛寗有超精彩的對手戲。如果大家對林柏宏先前的演出有印象,相信這次會帶給大家耳目一新並且起雞皮疙瘩的感覺。

 

明亮|林柏宏 飾
〈青春弒戀〉劇照

〈青春弒戀〉的本體其實是〈青春〉,透過對當今年輕世代以及社會現象的觀察,何蔚庭導演將新世代在成長過程面對慾望時可能的選擇、搖擺、掙扎與自私心理,凝聚成一個全然平凡而真實的迷人故事。「現代人走進戲院是為了進入一個世界逃避一下,我會說漫威宇宙做到了,好萊塢做到了,反倒是邀請觀眾面對一個現實中存在的情境的風險很高,而〈青春弒戀〉中對於情慾的刻畫也是如此,希望透過展示平時不想觸碰的議題,去把這些東西釋放出來。」何蔚庭導演如此說道,比起帶領觀眾進入一個逃離現實的幻想情節,他更希望觀眾做好心理準備,去面對生活中一切可能的情節與情緒張力

而對第一次跟何蔚庭合作的林柏宏來說,如何在導演「不要演」的哲學以及不寫滿的劇本中,與其他演員在一次又一次的嘗試中摸索出大家心中應該的樣貌,則是一個替角色注入血肉與生命的歷程,「很多事情是在拍攝當下發生的,我會提醒自己不要去完成劇本的指令,而是去完成明亮這個角色的感受。」,林柏宏如此說道。

 

明亮|林柏宏 飾
〈青春弒戀〉劇照

這天下午,甫看完〈青春弒戀〉試片,心中仍有戚戚的《PPAPER》編輯部與何蔚庭導演和林柏宏相見,我們穿梭在東區巷弄間捕捉兩人笑談電影的自然流露,並且坐下來聊電影。與片中乖僻的性格大相徑庭,林柏宏談起拍戲過程眼神不時閃耀著認真帶著調皮的古靈精怪,而何蔚庭導演則是大方地分享他對拍電影以及電影的真誠看法。

最後是《PPAPER》編輯部的誠摯建議,如果有看了〈青春弒戀〉預告片的朋友,請不要被誤導了,也不必對這部電影有任何期許,用全然開放的心態感受即可。好消息是現在電影院開放啃爆米花了,請帶著吃瓜看電影的閒適心情,好好地享受這一場不同人生陰錯陽差交會的精彩好片。
 


 

PPAPER

 

何蔚庭
電影《青春弒戀》導演

 

林柏宏
電影《青春弒戀》男主角

 

 

當初明亮這個角色是怎麼找到柏宏的?

林:
之前就有聽說導演正在為籌備中的新作找演員,2019年當時正在馬來西亞度假的我收到一張試鏡的通知單,試鏡的內容有一段關於角色的自白,大致的情境如下:「你是一個隨機殺人犯,遭到警方逮捕拘留後,你在偵詢室裡毫無掩飾地承認自己的罪狀,坦承自己犯案的動機,請依此自行發揮3-5分鐘的時間。」看到這裡,我的假期也就此結束了(笑)。

那天之後,我每天就在民宿裡想著要如何詮釋這樣的角色,我想像這個角色對於整起事件心知肚明,他不是來懺悔求情的,於是在試鏡當天我就是靜靜地坐著,等待扮演警察的人向我問話,在那之前,沒有講任何一句話。我還記得導演、攝影指導以及表演老師彼此你看我,我看你,不太確定表演是否已經開始,但其實表演就在簡短的回應與反覆的沈默中進行著。

總之,我很開心能夠得到這個角色。

 

林柏宏
Photo ©PPAPER

何:
我一直到拍攝《幸福城市》開始,才把「找演員」這件事當作一個重點,而《青春弒戀》也依循著這樣的想法,我其實很感謝丁寧得獎(以《幸福城市》拿下第一座金馬獎最佳女配角),這會讓人覺得這個導演會教人,這個 credit 是會有的,起初我們花了不少時間討論應該要找誰出演,但最後索性直接把大家找來試戲,結果反應還蠻熱絡的。很多演員是一坐下來就開始獨白,也有一些是自我介紹後再開始,柏宏從進來那刻就是「明亮」了。

柏宏詮釋的明亮與他外型氣質之間的落差就是我要的,他也很厲害,我記得問他說:「你還要再演大學生喔?」他答道:「如果是何導我可以。」這種話要多說一點,這就叫做試鏡的技巧(大笑)。這是開玩笑說的,因為柏宏知道我的東西,他理解演出的門檻,而不需要我去說服他說我的作品很棒怎樣怎樣,當下互相信任的感覺就建立了,之後就沒有再找其他人了。

 

(左)林柏宏(右)何蔚庭
Photo ©PPAPER

你們是第一次合作是嗎?拍戲的過程中有沒有產生什麼有趣的火花?

林:
導演的《台北星期天》和《幸福城市》我剛好都是在電影院看的,我覺得這三部電影(包含近期要上映的《青春試戀》)很不一樣,所有事情卻又都很有他的樣子與風格,我一直都很期待與導演合作。何導他是一個非常細心的人,就以《青春試戀》的拍攝來說,我從來沒有拿到過劇本,我只知道我的角色,剩下的部分都是透過何導按照劇本結構和我講述的,拍攝時若有情緒重,尺度大的場景,導演都會把細節交代得很清楚,是會讓演員很有安全感的導演。

老實說,何導的劇本不太好讀,你需要填很多血肉在角色身上,去想像角色行為背後的性格和情緒,他給予演員很大的空間和彈性。在《青春試戀》裡有很多明亮靜態觀看的戲,我當下只會看到劇組人員,看不到對手演員,因此我得不斷和導演溝通明亮到底看到了什麼?而我和何導也在100多種設定裡尋找最適合的看的方式,不適合就換一種,這樣的過程蠻有趣的。

何:
每個演員進來劇組的狀況和節奏都不一樣,但柏宏從開拍的前幾天就進入狀況了。對我而言,我覺得演戲就是不要演,很多時候演員(在拍我的作品時)會覺得怎麼好像擺在那邊就演了。我和攝影師還有另一個要求,就是不希望演員有太多妝髮,算是打破他們對於演戲的想像,一開始可能會沒有安全感,但從拍攝的畫面中理解原因後,久了也就習慣了。

 

明亮|林柏宏 飾
〈青春弒戀〉劇照

我們感覺得到柏宏為了這個角色下了很大的功夫,你如何去揣摩,並且用身心靈去刻畫對片中每一個女性的感受?在上戲之前有沒有什麼特別的方式幫助你進入角色?

林:
我覺得每一位女性對於明亮都有各自的意義,很像是我們在成長階段中對於慾望的不同層面,比如說:綺綺(姚愛寗 飾)這樣一個自己不喜歡卻喜歡自己的漂亮女生,明亮也能在其中感受到男女之間的情欲流動;至於蕭姐(丁寧 飾)則有點類似明亮對於媽媽的投射,看似遙遠的兩人卻是明亮願意傾吐秘密的對象。關於每個女性角色,我花了很多時間和導演確認,電影要「拍出來」的部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比如說明亮和玉芳(李沐 飾)之間的互動,我認為這是最難的,但只要建構好電影背後「沒有拍」的故事,在正式拍攝的時候就會自然進入角色的互動狀態。

我在準備拍《青春試戀》的時候,我有刻意和其他演員保持距離,私底下也沒有太多互動,有時候經過他們也不打招呼,但大家都很明白這是為了什麼。現在回想起來,很多事情是在拍攝當下發生的,我會提醒自己不要去完成劇本的指令,而是去完成明亮這個角色的感受。

 

綺綺|姚愛寗 飾
〈青春弒戀〉劇照
蕭姐|丁寧 飾
〈青春弒戀〉劇照
明亮|林柏宏 飾
〈青春弒戀〉劇照

《青春弒戀》片中呈現的搖擺、掙扎、欲求與自私,似乎是我們成長過程中都會歷經的情感與心理狀態。在觀看的時候,其實一直有一種壓抑的感覺,但又沒有到心理驚悚片的程度,這個部分導演怎麼去拿捏平衡?想要呈現給觀眾怎樣的感受?

何:
《青春試戀》其實沒有所謂的「情節」在,當然在北車的那場戲是一個張力點,但大多數的時候我們就是在拍生活,而生活是有很多張力的。我到現在還清楚記得女兒小時候在商場走失,轉身之後發覺女兒不見的當下,那一刻的緊張程度不亞於電影。

因此,我在拍《青春試戀》的時候沒有刻意堆疊張力與壓力,單純凝視生活就足以讓觀眾感受冷靜的、疏離的:這就是生活。如果你在看完《青春試戀》感到壓抑,是因為你知道生活上會有這些狀態。現代人走進戲院是為了進入一個世界逃避一下,我會說漫威宇宙做到了,好萊塢做到了,反倒是邀請觀眾面對一個現實中存在的情境的風險很高,而《青春試戀》中對於情慾的刻畫也是如此,希望透過展示平時不想觸碰的議題,去把這些東西釋放出來。

 

(左)玉芳|李沐 飾
〈青春弒戀〉劇照
明亮|林柏宏 飾
〈青春弒戀〉劇照

你心中最難拍的一場戲?

林:
每一場都很難(笑),但最複雜的應該是在和庭妮在機捷的那場戲。即便我們特地規劃了一天去排練,到了拍攝當天一切還是很趕,不僅有班次的壓力,走位的困難度,同時又要顧及明亮對於 missy (陳庭妮 飾)這個角色那壓迫的愛。另一場則是我和丁姐在沙發上喝酒的對手戲,因為我們完全沒有排練過,前一天我也為此感到焦慮,拍攝當天中午放飯的時候我請丁姐留在房間陪我和酒聊天,感受明亮的情緒。前前後後拍了十幾個 take,直到最後一卡才提煉出當下最好的成果,這就是一個創作的過程,彼此都在尋找最貼近這個角色的反應。

 

missy|陳庭妮 飾
〈青春弒戀〉劇照
明亮|林柏宏 飾
〈青春弒戀〉劇照

《青春弒戀》其實呈現了愛情,或是依戀的複雜樣貌,像明亮這個角色就表現出他所需要的女神、女友以及女人。你們認為談到愛或慾,人是不是都是貪心的?

林:
是不是都是貪心的?我覺得應該是我們都渴望有更多的愛。慾望這件事你是沒有辦法事先安排的,只有發生的當下你才會明白自己感受。《青春弒戀》中人與人的關係之所以複雜,不在於劇情的多線交錯,而是角色都遊走在流動的灰階之間,那些慾望都是真實在當下發生的,這在表演上很困難,但很多時侯生活就是這樣,你無法預料十分鐘後會為某件事或某個狀態流下眼淚。

何:
我認為人對愛情很容易滿足,而對於慾望非常貪心。愛情是最心裡的,慾望是生理的,而人就是生理動物,生理影響著心理,我們很容易被慾望混淆而誤以為那是愛情。

 

(左)玉芳|李沐 飾(右)小張|林哲熹 飾
〈青春弒戀〉劇照
(下)玉芳|李沐 飾(上)Monica|陳庭妮 飾
〈青春弒戀〉劇照

我們很好奇片名中的「弒」是怎麼來的?跟愛情可能伴隨的毀滅性是否有關?那何導也曾在《幸福城市》裡下過「相愛相殺」的標語,這其中的殺戮、弒,是否反映了你對愛情或是人際關係的想法?

何:
其實《青春弒戀》和《幸福城市》裡的「相愛相殺」是行銷團隊想出來的宣傳標語,《幸福城市》取了一個像是喜劇的片名,結果很多觀眾看完後感到很錯愕,在宣傳團隊的提醒下,這次我就先取《青春》兩個字,後面的「弒戀」是行銷團隊加上去的,而《青春弒戀》與坊間的其他片名有所區隔,我覺得大家看到我的電影好像都有這種感受,《青春弒戀:相愛相殺》其實好像也可以(笑)。

 

(左)林柏宏(右)何蔚庭
Photo ©PPAPER

透過比較真實而誠實的角度,從現今社會現象中萃取疏離感,似乎是何導的電影裡一直在斟酌的內涵,未來有可能以其他方式,比如說比較不沈重的喜劇,來探討這樣的問題嗎?

何:
我有在構想要不要拍喜劇,因為我很害怕別人定型我,我喜歡翻轉既定印象,當你覺得何導就是在「相愛相殺」的時候,我就想讓你覺得怎麼不是「相愛相殺」了?但決定權還是在人生階段手上,除了劇本和資金要考量,我很難明確說出我下一步要拍什麼。

我在拍《幸福城市》的時候處於一段什麼都不順的人生低潮,因此電影中的角色都有某種被壓迫的狀態,到了《青春弒戀》比較淡然釋然,在意的事物不太一樣了,女兒長大了,行業中碰到許多年輕人,日常關注的東西就跑進劇本裡,也許下次就會以幽默的方式去拍也說不定?不然太傷了,我昨天看完《青春弒戀》試片還是被打到...

 

何蔚庭
〈青春弒戀〉導演

希望觀眾帶著什麼樣的心情看這部片?

何:
心態上要開放。

我覺得我們現在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從預告、海報、剪接等等開始,就知道電影在演什麼,變成說觀眾進去戲院只是為了應證他所看見的場景與事件。對我而言,願意以空白的狀態去看電影是很棒的一件事,但是從行銷的角度,我們得想辦法吸引觀眾,但我還是希望觀眾可以 go with the flow 去探索、去感受自己。

林:
就是來體驗。

人生有很多時候,我們對於生命的體驗在當下不會有任何反應,等到幾年之後的某個時刻,你才會理解:啊!我對某個事件的感覺原來是這樣;啊!原來我的性格是某個事件造成的...《青春弒戀》中的角色在電影的前中後段是不斷被翻轉的,卻又不是為了得出答案,因為我們同樣扮演他人生命中傷害或是被傷害的角色,我希望大家允許自己可在《青春弒戀》中去愛去受傷。

 

林柏宏
Photo ©PPAPER

最後,請用一句話形容這部片,來推薦給我們的觀眾。

何:
《青春弒戀》有很多版本,至於看到哪個版本是由你決定的。


林:
《青春弒戀》是一部關於現代社會群像的戲,戲裡的角色在一起事件中孤獨、受傷、努力去愛,你看到什麼就是什麼,所以不能只看一次,我自己都想多看幾次(笑)。■

 

林柏宏
Photo ©PPAPER

 

 


關於作者

Clyde Liu。PPAPER 主編。
正宗90文化養大的金牛男。擁抱帶有壞品味的美感與文化。相信科幻片與愛情片是一切問題的答案。而宇宙是我們最後的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