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2021台北電影獎
最佳海報獎入選
你終究要貼近觀眾的

2021年台北電影獎
最佳海報獎入圍名單
《當男人戀愛時》《刻在你心底的名字》《怪胎》
《逃出立法院》《同學麥娜斯》
《孤味》《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
《消瘦的靈魂》《刻在你心底的名字》

 

 

如同一張專輯封面,電影海報是記錄我們生命、青春、與記憶的靈性回顧,同時也是讓喜歡的電影更喜歡的情感象徵。對電影產業來說,電影海報是一個在觀眾真正看到電影之前,就必須激發情緒與想像的曖昧存在,也是觀眾看完電影後連結故事與感受的載體。當我們對電影海報的用色與風格有著各自直覺的喜好,如何與觀眾恰如其份地溝通,則是電影海報作為電影產業重要的視覺語彙,最耐人尋味的美學與設計表現。

 

本次《PPAPER》特地採訪了操刀2021年台北電影獎入圍最佳海報獎其中5部電影的3位創作者,包含《怪胎》與《逃出立法院》的陳世川、《消瘦的靈魂》的廖小子,以及《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與《刻在你心底的名字》的方序中,他們與我們分享各自對海報設計的想法,以及他們喜歡的電影海報設計。本屆榮獲最佳海報獎《怪胎》的陳世川說,海報終究是要貼近觀眾的,而去跟觀眾溝通,是愛情電影海報最重要的一件事。

 


 

 

《怪胎》正式版海報

最佳海報獎得主
《怪胎》

訪談

PPAPER

陳世川

 

陳世川你好,當時在設計《怪胎》海報的時候,擷取了電影之中哪些元素?

第一個比較抽象的版本,我們把整個海報留了一大片空白,然後因為它算是題材非常特殊的電影,我們就把人物比例調得很小,放在海報下方,上面是一大片的藍。然後,人物海報的部分,因為講的是兩個強迫症的人,他們不管做什麼事情,只要離開家裡,身上都會穿雨衣、戴手套,我認為這些東西在電影裡面非常重要,是人的形象的延伸,所以在設計的時候,就用男女主角的藍色跟紅色服裝,去搭配他們外出穿的白色跟紅色雨衣,運用各自在電影裡的代表色來做對比。然後在正式海報上,因為這畢竟是個愛情電影,就擷取了兩人在片中接吻的畫面,然後加入兩人穿雨衣戴手套的手,像是「創世紀」一樣的手指接觸,放在前景。

 

《怪胎》首版海報

 

希望觀眾一眼看到海報的時候,有什麼樣的感覺?

廖明毅老師在美學上來說算是一位相當龜毛的導演,他對視覺上的呈現有一種滿滿的感受,甚至很熱衷於把視覺做到極端。我把顏色做得非常飽和,每個人對顏色的感覺是很直觀的,比如說可能會喜歡紅色,但看到這裡的綠色又覺得討厭,但我覺得這個討厭在這部電影來說是好的,因為他們是一對行為詭異的情人,即使觀眾還沒有看過電影,也可能因為這個綠色,去激發一種不舒服、詭異的感覺。

 

《怪胎》人物海報

 

自己在創作上,是否有什麼特別的怪僻或習慣?

我會運用自己的想像先打草稿、畫素描,最後才打開電腦。我通常會先做出幾個畫面,再去跟導演跟工作人員討論,有時候你就會發現,每個人腦袋中想像的畫面落差是很大的,所以我會做很多版本給大家作選擇。

 

《鐵達尼號》海報
《真愛挑日子》海報
《La La Land》中文版海報

 

請跟我們分享幾個你個人非常喜歡的愛情電影海報設計。

我很喜歡《鐵達尼號》,其實我喜歡設計上很簡單,一眼就可以看出電影在幹嘛的海報,這是我喜歡的一種類型。《鐵達尼號》有許多元素都很經典,不管是演員、劇情,或是時代感,後來基本上我們很少看到愛情電影裡面有一艘這麼大的遊輪。另外一種比較直接,大部分愛情電影的海報就是男女主角,像我很喜歡安海瑟薇的《真愛挑日子》的海報,就是很典型的兩個人相擁。這種海報我們甚至都不需要看到男女主角臉長怎麼樣,就是用肢體來表現。近期的話就是《La La Land》,它也是有歌舞劇的特殊主題,畫面跟顏色感覺都很好,如果要講早期的話就是《羅馬假期》的海報,美術感很強,它有很多版本,我喜歡的是男女主角坐在摩托車上的。

 


 

《逃出立法院》正式海報

最佳海報獎入圍
《逃出立法院》

訪談

PPAPER

陳世川

 

《逃出立法院》海報有一種漫畫的誇張風格,當初創作的概念是什麼?

它本身就是一個很超現實的世界觀,大家在立法院格鬥、摔角,然後冒出一堆殭屍。雖然說在真正的立法院打鬥真的會發生,不過《逃出立法院》用很誇張、血腥、噁心的方式呈現。而這部片要傳達的事情,除了立法院鬥爭以外就是殭屍,所以在設計上,立法院這塊招牌很重要,當初我們就跟立法院申請,跑去現場拍那塊招牌跟立法院的建築,然後再棚拍一些殭屍的手合成在上面,讓殭屍的手從立法院裡面爆出來……確實就是誇張,當作漫畫來呈現,而實際上電影裡面也是這樣。

 

《逃出立法院》電影劇照

 

紅色是電影海報設計中經常出現的顏色,能夠引發不同的情緒,《逃出立法院》的紅傳遞什麼樣的訊息?

就是要血腥、見血,畫面的漫畫感越直接越好,當時在設計的時候就用血紅色鋪滿整個畫面。因為我們在設計的時候會提案,一開始我做的一些初稿更噁心,但是那畫面有些過頭了,可能在設計上面是很有趣的,在美學上也很特別,但是當你要面對觀眾,還是要回到比較可以接受的範圍內。正式的版本就是維持血紅色,不過噴血、血腥的部分收回來一點。

 

《花樣年華》

 

請跟我們分享你印象特別深刻,電影海報裡的紅。

大家都很熟的《花樣年華》,然後是章子怡演的《我的父親母親》,它有一個版本的海報是紅色的圍巾,以設計來說它不是一張那麼美的海報,不過我印象很深刻。

 

對你來說,電影海報設計的靈魂是什麼?

我覺得要討喜,那個討喜不一定是看了舒服或是開心,而是比如說我喜歡恐怖片、喜歡愛情片或劇情片,我看到這張海報會得到一些訊息,然後我很喜歡這樣的感覺。重要的是,這個讓人感覺喜歡的模式不應該重複,比如說我在做一張愛情海報,就不能再去複製《鐵達尼號》的情感給大家。每張電影海報都有不同的情感的質地,而且它並不像電影一樣大家看完就知道劇情,更多時候的狀態應該是開放式的。我覺得很多時候並不是說設計為什麼要這麼做,而是這個想像的空間應該要留給觀眾,因為觀眾可能還沒看過電影,那這個激發的情緒,以及情緒跟海報的關係,應該要有很多想像空間。這是我覺得一張商業海報非常重要的事。

 


 

《消瘦的靈魂》正式海報

最佳海報獎入圍
《消瘦的靈魂》

訪談

PPAPER

廖小子

 

《消瘦的靈魂》海報以切割方式呈現,當初創作理念為何?

是呼應片名「削瘦的靈魂」,從字面上就可以想像是個狹長的身影,但假如我們將它圖地反轉,卻成了縫隙,從中透出七等生的目光,像窺視,也像是被遮蓋,很有他作品在當時的狀態。

 

「字」,一直是你創作中非常重要的靈魂。請跟我們分享這次《消瘦的靈魂》海報的字。

這次字不是我寫的啦,是片商提供的。

 

《消瘦的靈魂》電影劇照

 

有人說七等生的作品「不道德卻寫實」,你在多年來的創作過程中,是否有想過實踐這樣的想法?

每個創作者,都有面對自己的哲學,所以可能同樣一個想法,在不同人身上就會產生迥異的行為表現。在我看來,他沒有道不道德的問題,一方面可能時代不同,另一方面或許是自己道德感也頗低吧哈哈。但在實踐上,我是怕麻煩的人,好好做作品比較快樂啦。

我只覺得他是誠實的人,能誠實面對自己,並轉化成作品很真,也很難。

 

我們覺得近年來台灣各類型的視覺創意的表現非常豐富、精彩,無論是電影海報、專輯設計、裝幀,或是活動主視覺等等,你自己怎麼看?

當然超讚啊,代表大眾對於美感越來越要求,也越來越懂得鑑賞,從求「量」轉變到求「質」,這以整體社會來說,文化的產值會增加甚至外銷,對設計師來說案子也會變多啊哈哈。

 


 

《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正式海報

最佳海報獎入圍
《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

訪談

PPAPER

方序中

 

對平面設計出身的你來說,電影海報設計最重要的元素什麼?

對我來說是要丟出線索,是在還沒聽過或看到這個故事之前,讓人好奇、獲得線索,然後從中碰觸到那些被感動的理由。簡單地說,是一種情感的線索。

 

《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電影劇照

 

《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海報的設計概念?

當初是導演先找我聊,這次的邀約對我來說蠻輕鬆的,我抱持沒有壓力的心態,不僅很期待,也可以把當下的心情裝進去。在台灣的電影表現上,我其實一直都在找一個節奏,就是到底是要做得很滿,還是要留出適當的空間。我在動手設計前先看完整部電影,一看完就有個直覺的畫面,不過在完整的溝通後,最後用的是第二個想法。這是我設計的時候經常碰到的歷程,起初是直覺,但後來會採用第二個想法,它通常比較有層次,是慢下腳步後思考的結果,讓兩邊的創作者都有一個比較舒服的節奏。導演上一部電影是《是誰先愛上他的》,它就有丟出一種好像講了什麼,但又沒講完的畫面傳遞,它會引起我的好奇。這次的一個設計版本,就是如果你是中間的女主角,下一步的選擇會是什麼?當你在人生裡面遇到狀況、你在不同階段遇到的不一樣的人、不一樣的情緒,你有沒有勇氣選擇?我在面對這樣的情感的時候,讓色彩不要那麼沈重,因為選擇也是失去的開始,我用低彩度明度,帶點粉色的顏色,這會減少緊張感跟壓迫感。尤其那個時代,台灣也是處在一種比較壓抑的氛圍,所以我選擇用比較舒緩的故事傳遞方式。這些色彩、畫面上的留白、不一樣的情緒、老版畫的處理方式,都會讓還沒看這部電影的人有期待,而看完的人,又可以感受到電影高海報微妙的連結度。

 

《聖鹿之死》中文版海報
《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海報
《Frank》海報

 

請跟我們分享幾個你個人非常喜歡的愛情電影海報設計。

《聖鹿之死》,電影的畫面很美,但其實看了很壓迫,用了大量刺激性的聲音來組成電影配樂,加上開頭利用開刀,跟很多心靈層面的東西,算是看起來蠻痛苦的一部片。不過它在電影海報上,卻是用一個變形的空間把人變得非常渺小,有一種時空被拖曳的感覺,像是在這麼不舒服的環境裡,所有的時間還被拉長,那種壓迫感是加倍的。另外是《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的海報,它是一個場景,畫面跟顏色的平衡很好,我自己很喜歡,雖然它並沒有透露任何一個人物或情節,但當你看完電影後,你就會有想像,在這裡充滿各式各樣的故事跟人物。然後我也很喜歡《Frank》國外版一個大頭套的海報,搭配綠色背景,它同樣讓人很好奇,而在看完之後,自己就會有投射,好像我們每個人其實都躲在頭套裡,或是躲在自己的小角落裡去看這個世界,然後也會去反思自己面對事情時的狀態。這幾個海報也剛好跟《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的海報相關,都是比較抽象、留白,有呼吸空間的。

 

最近特別有感覺的一句話、一本書,或一部電影。

其實我最近弄了一個新空間「SIDOLI RADIO小島裡」,然後我挑了一個很喜歡的電影裡的台詞,是《回到未來》第一集結尾那個博士講的,那時候博士已經把時空旅行車改成會飛的,他就說了一句「我們要去的地方,不需要路。」我非常喜歡這句話,我把它放在SIDOLI RADIO地下室唱片行的牆上,我覺得有時候一個聲音、一個故事、一個音樂、一個畫面,都能夠帶我們去時空旅行。我們不需要給自己藉口說很遠或很麻煩,當我們願意跟這些聲音、故事或畫面產生連動,就已經在旅行了。這件事很浪漫,又很真實。透過些很棒的作品跟紀錄的保存跟分享,我們要去的地方就不需要路。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正式海報

最佳海報獎入圍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

訪談

PPAPER

方序中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海報,你跟吳建龍兩人合作的方式是怎麼樣的?

這部電影的海報我們那時候做了兩個版本,第一個是游泳池的前導版,第二個是正式版。第一個是在拍劇照的時候,我們覺得好像可以是一個特別的設定,所以前導版我們是直接去游泳池重拍,請演員下水去重新設定場景,就為了那張海報。正式版的部分,那時候我跟建龍就在討論是不是可以從劇照裡面去挑選,因為有時候劇照用在海報裡,會有一種很直接的畫面的重組跟記憶的拼湊,讓電影跟海報之間故事感的連結更緊密。我跟建龍之前有合作過《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我們合作的習慣是一起去看試片,利用看完後兩個人不同的感受,先丟出來討論。我認為這樣的討論是好的,我們盡量不以設計師個人的情感畫面為主,而是以不同的角度與詮釋表現,以及看完劇照後的想像來著手。這次的合作我們調了很多次,因為要找到一張劇照可以完整詮釋畫面上的結構跟比例,是比較困難的。另外,創作者自己也會有一些想法,所以中間經過非常多次討論,後來也有再把重點畫面擷取跟重組,才完成現在的海報。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泳池版本海報

 

創造《刻在你心底的名字》海報的那種80年代氛圍,有什麼樣的關鍵?

重現那時的時代背景。電影主角在萌發感情的時候,是有MTV的,也會一起坐火車去旅行,有點青春無悔,去挑戰一切的感覺。那時候所有的東西都很有真實感,所以我們用了底片的效果,它其實是在說我們現在看所有東西都過於快速跟片段,但是在以前,我們勇敢去面對每一個決定的過程,就像你在看錄影帶、膠卷,或是聽錄音帶一樣,每一個片段都是連結著的,這是一個很真實的過程,也是一個在過程裡面如何找到自己的表現。在海報上我們運用底片效果,以及剪接時畫面一格一格的效果,來表達那個年代的真實、浪漫與勇敢。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電影劇照

 

如果有機會可以設計任何一部你喜歡的電影的海報,你希望會是哪一部?大概會想要做成什麼樣子?

我最想設計的應該是我自己的電影,但還沒拍(笑)。我其實是因為喜歡電影才接觸設計,從事設計後才發現好像有一點點碰回電影,說實在,心裡有一個劇本已經跟了我一、二十年了,不過因為年紀又大了一點,結局也變得有點不一樣了。它對我來說是一個期待,也許最終,這個最想設計的電影海報會自己完成了那部電影。畫面會是怎樣我不確定,可以想像大概會有大量留白,人的情緒很渺小,處在一個充滿想像的環境中,矛盾又協調,安靜的……

 

希望自己如何被記得?

人存在的價值在於你跟周遭產生的連結與感受。我覺得被記得這件事無法刻意強求,不去在意自己做了什麼,而是別人感受到什麼。 ■ 

 


關於作者

Clyde Liu。PPAPER 主編。
正宗90文化養大的金牛男。擁抱帶有壞品味的美感與文化。相信科幻片與愛情片是一切問題的答案。而宇宙是我們最後的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