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地亞TANK MUST腕錶
珍藏世紀平行線的前世今生

Audrey Hepburny在1966年電影〈How to Steal a Million〉(偷龍轉鳳)中
佩戴褐色皮革錶帶的經典金色Cartier Tank腕錶

 

一代繆思Audrey Hepburn主演的1966年電影〈How to Steal a Million〉(偷龍轉鳳)中,她所飾演的Nicole在家整裝好即將出發去博物館偷取雕像,誰知趕著出門的她被前來拜訪的愛慕者Davis逮到,不顧Nicole急著要出門,他隨手扔了一個紅色盒子給Nicole。Nicole打開,裡面是一顆超大祖母綠形切割Cartier鑽戒,Davis硬是將鑽戒戴上,「這是男人的決定,我曾經像這樣買下一支船隊,那是我最成功的一樁買賣生意……」,完全不解風情只把求婚當簽約的Davis不知自己來得完全不是時候,Nicole回應「我有點暈了,這東西讓我頭暈目眩(I am a little dizzy and this thing is blinding me)……」,他依舊將她擁吻,而她眼中注視的,就只有左手腕那只褐色皮革錶帶的經典金色Cartier Tank腕錶的指針,她就要來不及進行她的世紀偷天換日計劃……

 

普普藝術教父Andy Warhol
Yves Saint Laurent聖羅蘭先生
Princess Diana黛安娜王妃

 

這個史上最經典也最無厘頭的求婚片段,成就了Cartier Tank腕錶的經典瞬間之一,其他包含「我配戴Tank不是為了看時間」的普普藝術教父Andy Warhol、80’年代事業萌芽期的Yves Saint Laurent聖羅蘭先生、Jacqueline Kennedy賈姬,以及Princess Diana黛安娜王妃,也都是Cartier Tank腕錶的知名擁護者。

 

 

全新Cartier Tank Must腕錶

 

1917年,Louis Cartier以俯瞰坦克的獨特造型為靈感,設計出一只錶耳垂直如履帶、錶殼形似坦克車身的Cartier Tank腕錶,從此錶耳成為錶帶的延續,羅馬數字時標與分鐘軌道完美佈置,比例成為優雅的證據。Tank以一對平行線寫下Cartier歷史中渾然天成、和諧簡潔的一章,關於優雅、自信,也關於不斷被重新演繹的經典象徵與雋永價值。1977年,為了跳脫Cartier年銷量約3,000支腕錶的極少數頂級客戶經營方式,品牌以腕錶普及化的「must-have」為概念,結合當時最新的銀鍍金技術以及電池石英錶,以經典Tank腕錶為基礎,除去羅馬數字時標與分鐘軌道,僅在錶盤留下單色去襯托Cartier經典雙C標誌的典雅,推出Must de Cartier腕錶。當時,設計簡潔但依舊時尚得非常Cartier的Must腕錶造成轟動,至70’年代底,Cartier腕錶年銷量達到160,000只。

 

ADVERTISEMNET

 

Cartier Tank Must腕錶全新系列

 

一如一個美麗的故事無法被歷史遺忘太久,它們勢必會與美麗的靈魂不期而遇,因Tank而啟由Must錦上添花的Cartier腕錶典藏傳奇,橫跨百年於今年再度彰顯一種不為時間所宥的風格,以及觸手可及的高奢時尚。一只全新的Cartier Tank Must腕錶,靈感直接來自當年Louis Cartier設計的經典款式,圓潤的垂直錶耳、重新配置比例的錶盤、鑲嵌凸圓形寶石的珍貴圓珠型錶冠,並且有弧形鏈節精鋼錶鍊以及採用傳統針扣式錶扣的皮革錶帶。全新設計的Cartier Tank Must腕錶除了有精鋼與皮革錶帶款可供選擇,也推出向Must de Cartier腕錶以及80’年代單色風尚致意,搭配同色調錶帶的紅、藍、綠簡約錶盤款式,以及錶殼加長、垂直錶耳與邊角更加纖細圓潤的藍色配玫瑰金與紅色配黃K金「Tank Louis Cartier」款式。而為了兼顧傳統工藝、現代科技以及環境友善,Cartier Tank Must系列腕錶除了採用品牌自2018年起啟用的「QuickSwitch」錶帶快拆鏈結系統,更透過在羅馬數字上精巧隱密的穿孔,搭載無須更換電池的SolarBeatTM機芯太陽能光電錶盤,並且使用由植物原料製作的Vegan皮革錶帶。

 

紅色配黃K金「Tank Louis Cartier」腕錶
藍色錶帶配玫瑰金「Tank Louis Cartier」腕錶

 

作為珠寶世家Cartier活躍最久的經典腕錶之一,Tank這一對延續一世紀的平行線重生為Tank Must,再次示範在新世紀裡如何以優雅的姿勢,典藏下一個百年的時間。■ 

 

Cartier Tank Must腕錶鑲鑽款式
Cartier Tank Must腕錶精鋼錶帶款式

 


關於作者

Clyde Liu。PPAPER 主編。
正宗90文化養大的金牛男。擁抱帶有壞品味的美感與文化。相信科幻片與愛情片是一切問題的答案。而宇宙是我們最後的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