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巴西衝浪女王
Maya Gabeira
別被壓力擊潰

TAG Heuer品牌大使
Maya Gabeira


葡萄牙著名的衝浪勝地納扎雷(Nazaré)由於其特殊的地理結構,海面下深度達5,000多公尺深的納扎雷峽谷使海流在推往岸邊前經常在海面上形成超級巨浪,吸引無數巨浪衝浪者來到此處感受馳騁在高達20多公尺駭浪上的速度與激情。2013年,來自巴西里約熱內盧的衝浪選手Maya Gabeira如同往常的訓練一樣來到納扎雷海岸,一片滔天巨浪蓋下,Maya Gabeira的腳踝立即骨折,隨後兩波大浪又襲向已受重創的Maya,所幸在另一名巴西衝浪選手Carlos Burle的幫助下,Maya順利回到岸上接受搶救。這是被稱為衝浪女王的Maya Gabeira職業生涯中經歷過最接近死亡邊緣的一次意外。

 

TAG Heuer品牌大使
Maya Gabeira

 

對於14歲才開始接觸衝浪運動的Maya Gabeira而言,對衝浪的成癮是一件有意識的行為。在意外發生後,Maya Gabeira經歷將近5年的康復期煎熬,第三次手術的成功讓她最終得以重返浪尖,隨後在2018年回到當初那片曾經向她索命的納扎雷海岸,並以20.72公尺的驚人高度,打破所有女性衝浪者的世界紀錄。2020年2月,又再度突破自我,於同一片海岸衝上22.4公尺,持續成為世界紀錄保持人。

去年Maya Gabeira正式成為瑞士腕錶品牌TAG Heuer的品牌大使,「我一直覺得TAG Heuer的口號「別被壓力擊潰」(Don't crack under pressure)和我有很深的連結」,這位為極限運動奉獻所有的衝浪手與我們我們分享她最真實的感受,我們知道這並不只是出於一位代言人所說的漂亮話。

 

TAG Heuer品牌大使
Maya Gabeira

 

2020年4月在Watches & Wonders上,TAG Heuer以無所不能的專業腕錶製造技術,打造新一代Aquaracer Professional 300米自動腕錶,以完美對抗水中壓力的效能實踐品牌的口號。事實上以往被人們以F1方程式飆速冒險精神記憶的TAG Heuer,早在1978年便開始推出專業潛水腕錶,40多年前的Heuer Ref. 844潛水腕錶,令人難忘的錶面設計,搭配紅色24小時刻度和醒目的夜光塗層時標,旋轉潛水錶圈設有清晰易讀的分鐘刻度,確保水中計時的安全性與實用性,為安全可靠的潛水腕錶立下標竿。

在新款Aquaracer回歸之餘,《PPAPER》有榮幸與TAG Heuer新任品牌大使Maya Gabeira進行一次難得的訪談,請她與我們分享自己的經歷,以及非常TAG Heuer的個人精神。


 

TAG Heuer泰格豪雅
Aquaracer Professional 300米自動腕錶

 





訪談

PPAPER

MAYA GABEIRA

(TAG Heuer品牌大使)

最初讓你愛上衝浪的原因是什麼?
我開始衝浪的時間點蠻晚的,大概是13、14歲的時候,我從里約熱內盧當地名為Ipanema的海灘開始,我當時的男友和一些朋友們都有在衝浪,後來很快地我也愛上了它。我喜歡衝浪帶給我的能量,那種腎上腺素噴發的緊張感。雖然有的時候由於腎上腺素的影響,在事後會有點難熬,但你知道當你付出了你的一切,度過了最充實的那一刻,第二天的生活又會重新開始,這種反差感很大。

衝浪一直是非常具有挑戰性的運動,你在2013年發生了一場嚴重的意外,是什麼原因促使你最終還是回到了海浪上?在那段過程裡除了身體上的傷,也需要克服心理的恐懼,你是如何走過這段時間的?
當你還年輕的時候,那是一個還算有趣的瀕死體驗。那年我26歲,差點就溺死在納扎雷的海中,我受到了嚴重的創傷,那時候我正在進行訓練,很微妙的是,這個意外並不像是車禍那樣突然,我是出於自願的,是我必須賣命去做的事,並且在多年以後我還決定繼續回到這個工作崗位。

從受傷到完全康復整整花費了四年多的時間,經歷了三場手術,其中有兩次是失敗的。第二次手術後,醫生告訴我應該退休了,但我一點也聽不進耳裡,我願意做任何讓我可以重返浪尖的事情,我看了很多的醫生,最終說服了其中一位幫我進行第三場手術,結果很成功。

那個時候每個人都告訴我,我的職業生涯已經非常了不起了,但對我來說還遠遠不夠,我還想從中獲得更多。當我第一次回到納扎雷的時候其實很害怕,但我現在已經接受了可能因衝浪而喪命的事實,我必須一開始就認清這件事,因為這個意外已經讓我筋疲力盡,更失去了信心。後來在2018年打破世界紀錄對我而言是超現實的,這其實也是對我生命的一種反動。


 

ADVERTISEMNET

 




這場意外是否改變了你對衝浪運動或是對生命的想法?
現在每當我在浪上決定採取任何行動時,我都變得更有警覺性,這並不是出於害怕,而是我知道如果我失敗了將會發生什麼事。

體壇上男女性不平等的議題仍然存在,我們知道你身為少數的女性衝浪者,在過去也為此做過許多努力,是否可以與我們分享這些年你都做了些什麼?
當我最初於2018年突破的紀錄被世界衝浪聯盟(World Surf League)刻意冷落之後,我便決定為女性衝浪者的認同而戰,我公開發出請願,直到我的世界紀錄被認可。我真心希望女性能夠破除在特定類別被忽視的現狀,讓一切變得公平。


你在去年成為了TAG Heuer的品牌大使,請與我們談談你和TAG Heuer的故事。
因為運動性質的緣故,我一直覺得TAG Heuer的口號「別被壓力擊潰」(Don't crack under pressure)和我有很深的連結。衝浪運動一直和壓力與生死關頭脫不了關係,而這句話非常符合我對自己的紀律。除此之外,我也很直覺地將TAG Heuer與F1方程式連結在一起,讓我感受到一種速度感和冒險精神。這樣的連結對我來說是理所當然的。除了對商品的喜愛,品牌的精神以及它想贊助的對象,與我所做的一切都在相同的頻率。


 

TAG Heuer泰格豪雅
Aquaracer Professional 300米自動腕錶

 

在日常生活裡,你是個有計劃的人或是一個比較隨性的人?
身為一位運動員,我必須時刻跟上我的日常行程,也正因為我是一名衝浪者,我們非常仰賴潮汐變化,所以通常我必須趕上對的時間,因為在退潮時,我們會遇到某種特定的浪型,然後在漲潮時浪型又會發生很大的改變,這對我們衝浪者來說至關重要,所以我經常留心潮水何時會到來,這也是為什麼我戴著我的TAG Heuer來追蹤潮汐的時刻,除此之外我也能知道我做了多少訓練,以及在水中待了多長的時間⋯⋯。

最近台灣COVID-19疫情突升,我們也開始自主性地選擇待在家裡不出門。是否可以與我們的讀者分享在過去一年裡,你是如何度過STAY HOME的時光?
我其實一直忙於訓練,但在此期間我也會帶著我的狗狗多散散步,多陪伴牠們一些,我很享受這一切。我也看了一些不錯的電影還有影集。

待全世界解封之後,你最想去哪座城市?
此時此刻,我期待著在印尼的某個地方衝浪,然後精進自己的衝浪技術。由於這場疾病,我去年無法順利進行這趟旅程,不然通常往年我都會這麼做。我真的很懷念在那裡的海浪中乘風破浪,它們非常完美,浪型空洞也很考驗技術性。將這種類型的海浪作為夏季訓練的一環對我來說非常重要,因為它會為我帶來與在Nazaré完全不同的額外訓練。■


 

TAG Heuer泰格豪雅
Aquaracer Professional 300米自動腕錶
形象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