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9m88 經紀人 Mia 嚴敏
讓台灣的好聲音被世界聽見


 

2016年夏天,紐約中央公園最大的音樂盛典Summer Stage夏日音樂祭發生了一點改變,舞台上第一次出現來自亞洲國家所舉辦的音樂節活動「Taiwanese Waves」,為這場舉辦了超過30年歷史,每年吸引60萬人以上的音樂祭激起來自華語音樂的異域文化衝擊,幾乎滿場的盛況讓主辦方紐約市公園基金會(City Parks Foundation, CPF)連續四年邀請台灣一同加入這場夏日音樂狂歡。而發起這場文化交流的幕後功成,是同樣來自台灣,對獨立音樂情有獨鍾,人稱「紐約媽媽」的Mia嚴敏,她的另外一個身份或許更讓人熟悉,她是9m88的經紀人,同時也不只是一個經紀人。

2008年Mia一腳踏紐約,向來喜歡獨立音樂的她也走進了紐約的Live House持續她熱衷聽團的興趣,就學期間也開始進入Live House實習,畢業後便開始為台灣獨立音樂人在紐約找到合適的舞台演出,「我相信對的人只要找到對的舞台就會發光」這是Mia身在音樂幕後的信仰,也是對台灣獨立音樂的信念。

 

Taiwanese Waves 2016


 

翻著手機裡儲存的音樂歌單,從華語、英語、日語、法語、西班牙語通通都有,聆聽音樂不是閱讀詩詞,「聽得懂」從來不是最重要的事,音樂是人類共同的語言,這個老掉牙的道理在台灣人的音樂視野裡成立,在西方人的感受裡其實也相同。對此深信不疑的Mia希望創造一個機會,在紐約這座文化融爐裡加入屬於台灣的成分,讓全世界聽見屬於台灣的旋律,於是Taiwanese Waves在三年反覆提案的衝勁下誕生了。4年間,落日飛車、大象體操、旺福樂團、Tizzy Bac、阿爆、焦安溥(張懸)、9m88、萬芳⋯⋯等15組台灣音樂人輪番站上紐約中央公園的舞台,為紐約持續帶來源自台灣的自由之聲。

紐約之於Mia是一座有著無限可能的城市,她說紐約是彩色的,緊湊的生活步調與大城市的氛圍讓她變得勇敢,而台北是她的家鄉,是補充心靈能量的居所,她為台北定義了與紐約對比的白色。近日,Mia剛從台北啟程回到帶給她無限啟發的紐約,隔著12小時的日夜時差,她在紐約市街邊的咖啡廳,我們在台北的家裡與她進行了一次訪談,與她聊聊在9m88經紀人的身份之下的另一個自己。

今年,CHANEL香奈兒以電音文化為靈感,創作一系列帶有電音意象的ELECTRO限定腕錶,除了在視覺上以霓虹色彩貫穿全系列錶款外,電音文化其實也隱含著嘗試音樂組合無限可能性的無畏精神,體現在音樂創作的幕前與幕後。隨著CHANEL ELECTRO限定腕錶系列上市之際,我們也邀請MIa分享自己對音樂的熱情,以及一路走來試圖創造台灣獨立音樂被世界聽見的契機,隱藏在背後的那份與電音的敢作敢為相似的勇氣。■


 

Taiwanese Waves
Photo by Ronald Ji

 


 

訪談
PPAPER FASHION


MIA 嚴敏

 

我想很多人對妳的認識都是從「9m88的經紀人」開始,但在這之前,妳其實在音樂上做了非常多 的事,因此想先請妳介紹一下自己,特別是在音樂這塊。 
我一直都很喜歡音樂,2008年我到紐約讀大學也很常去聽團,也曾經在紐約的Live House實習過,畢業後的那一年我開始幫台灣獨立樂團在紐約辦表演,那時候覺得可以把自己喜歡的事情當成工作的感覺很棒,同時我也希望可以讓這裡(紐約)的人聽到台灣很棒的獨立音樂,之後我就開始了音樂祭的策展,也做了很多樂團巡迴的經紀工作,直到後來在紐約認識了88,才開始了經紀人的身份,現在我其實也還有繼續為落日飛車、大象體操等台灣獨立樂團做海外巡演的接洽工作。

相較於幕前的歌手,音樂的幕後是比較少人會注意到的,這是妳從一開始就想投入的角色嗎?為什麼? 
沒錯,我喜歡做幕後,我覺得幫這些人找到舞台是一件很棒的事,我相信對的人只要找到對的舞台就會發光。

 

9m88
在Taiwanese Waves 2019
阿爆
在Taiwanese Waves 2019
萬芳
在Taiwanese Waves 2019

 

以台灣獨立音樂人的合作來說,妳曾經做過的幕後工作實際上包含哪些事情? 
主要會是協助音樂人跟海外音樂廠牌對接,幫他們找到媒體宣傳,以及和安排演出時段的經紀公司接洽做巡迴的準備⋯⋯等等,美國的分工制度很細,工作習慣和思維也和台灣的環境不同,我的工作就是成為他們與海外之間的橋樑,把我在紐約的經驗和資源匯集起來,讓他們可以在這裡發展得順利。

那為什麼是紐約?因為妳在這裡讀書嗎?
我想這是一個契機,我覺得紐約某種程度上其實和台北很像,吵雜的都市,緊湊的生活步調。當我透過去博物館參觀,聽表演,聽DJ演出⋯⋯我愈來愈覺得紐約是一座非常迷人的城市,在這裡的每一個角色都有屬於自己的特色,紐約人口組成很多元,和這裡的人相處是一件很有趣的事,這座城市給了我很多啟發,同時也是一個很需要勇氣來過生活的城市(笑)。

 

Taiwanese Waves 2017
Photo by Cheng-Kai Kao 

 

妳在紐約中央公園舉辦過推廣台灣獨立音樂的Taiwanese Waves,以華語音樂在⻄洋的接受度來 說,這是一件非常勇敢的事,可不可以與我們分享這個經歷,從有這個想法到執行的過程,還有後 續所帶來的影響? 
其實跟我幫台灣獨立樂團做巡迴經紀是一樣的初衷,都是希望將台灣的好音樂有一個舞台能被更多人聽見。Taiwanese Waves屬於紐約中央公園Summer Stage夏日音樂節的一部分,是一個每一年都會有很多人參與的免費音樂節,我在大學時曾經到過這裡實習,也藉此向他們提議我想舉辦這樣的活動,其實我是抱著「美國樂團可以表演,為什麼台灣的就不行?」這種不服氣的想法去提案的(笑)。

提案走了三年,2016年Taiwanese Waves終於才舉辦了,那一年參加的台灣音樂人包括落日飛車、旺福、安溥⋯⋯,活動非常成功,也因此連續辦了4屆,總共帶了大約15組音樂人到了紐約,直到2020年因為疫情而暫停。其實除了Taiwanese Waves我也希望能有更多舞台的機會能讓台灣獨立音樂發光,甚至有一個專屬的品牌舉辦類似的音樂節,做更多推廣的工作。

每一年的Taiwanese Waves都有超過4,000人參加,活動場地最多容納人次其實也就是5,000人,所以幾乎是滿場的狀態,這其實讓主辦單位和來參加的觀眾很驚艷,也因為我選的都是獨立音樂人,和一般比較商業的音樂比較不同,讓這裡的人可以記住每一年都會有一個台灣的演唱會在中央公園舉辦,也會收到歌迷來詢問更多推薦的台灣音樂。

另外我也想提一下,落日飛車還有大象體操後來在美國其實發展得很好,我為他們感到非常高興。
 

所以其實台灣的音樂比我們想像的還要容易被人所接受?
這個問題很微妙,因為華語相較之下懂得人比較少,但是我覺得音樂本身就是人類共通的語言,旋律是所有人都聽得懂的,所以我覺得只要能被聽得見就會有機會,就像我不懂法文但我也聽法文歌。

 

ADVERTISEMNET

 

阿爆
在Taiwanese Waves 2019

 

妳對台灣獨立音樂的情感是如何產生的?對妳而言台灣的獨立音樂是否有某種特殊象徵? 
我其實不太記得最初是怎麼開始聽獨立音樂的,只記得大約從高中的時候我就很喜歡非主流的獨立音樂,對我來說這就是我聽音樂的根,我很喜歡樂器組合起來的共鳴,很享受那種音樂跟著心臟一起跳動的感覺,這種說法雖然很浪漫,但是當下的那種感受真的很棒。

紐約是文化的熔爐,我希望在其中加入台灣的成分。
 

在接觸過這麼多音樂幕後工作之後,包括在台灣與國外的各種經歷,是否可以與我們分享妳眼中的台灣音樂文化,和其他幾個妳比較熟悉的國家或是城市的音樂文化樣貌各自有什麼特色?  
中文是一個很特別的語言,很多音樂人寫的歌詞意境都很美,台灣音樂創作的風氣也非常自由,對我來說這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今天音樂在妳的生活中扮演什麼角色? 
我很幸運,我喜歡的事情正好就是我的工作,我也藉此認識了很多有才華的音樂人或是幕後的工作者。音樂是全世界共通的語言,愛也是全人類都能懂得的,所以我想音樂就是一種愛。


電音其實是一種音樂多元性的體現,也是試圖在異域文化之間找到共鳴的一種嘗試。以妳在音樂圈裡走跳多年的經驗,有沒有聽過哪些非常有實驗性或是挑戰的電音作品,或是音樂人可以跟我們分享? 
我很喜歡Tycho,他本身也是一位設計師,這讓他的音樂跟視覺有非常強的連結,第一次看到他的演出讓我非常驚艷,我沒有想過原來音樂可以是這麼全面的感官體驗,他所使用的元素很簡單,但是一切的搭配組合都很到位,他的作品讓我有一種全身被包覆的感覺。

 

Tycho音樂專輯封面



從事音樂幕後的這麼長時間裡,包括現在的經紀人身份,妳覺得自己為音樂做過最勇敢的事情是什麼?  
我想或許還是Taiwanese Waves,在Summer Stage舉辦了30多年的時間裡,在我們之前其實從來沒有一個亞洲國家做過這件事,我們沒有任何先例可以參考,一切都是從頭開始,現在想起來真心覺得自己很勇敢。

如果是更早之前,我想會是我第一次踏進紐約Live House看表演的時候,因為不熟悉這裡的環境和習慣,一切都很新鮮,如果沒有這個契機,可能也不會有現在的我,也不會認識88。紐約是一座讓我學會變得勇敢的城市,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對妳來說什麼是電子音樂? 
對我來說電子音樂就像是身體血液的脈搏,身體會很自然的跟著音樂走,是一種很有趣的頻率。


對妳來說「時間」在音樂上具有什麼意義? 
對我來說時間讓音樂變得經典,就像釀酒一樣。


 

Taiwanese Waves 2018

 

以妳個人的體驗或瞭解,構想台北、東京、上海、柏林、巴黎、紐約的電子音樂的模樣。 
我對這些城市的第一個想像是顏色,紐約是彩色的,巴黎是像黑白片的優雅時尚,柏林或許是綠色的,上海是深藍色,東京是黃色,台北是我的家,有太多的元素在裡面,目前我想定義它是白色的。每座城市也都有屬於他們的聲音印象,例如紐約很吵的計程車,巴黎老建築裡的Live House⋯⋯等等。

 

最後請與我們分享最近聽到非常喜歡的三首電子音樂作品。 
Tycho的〈Only Love〉、Jon Hopkins的〈Immunity〉、Teen Daze的〈The Frequency of the Universe〉。■

 

 

Playlist from Spotif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