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月之女神的情詩
專訪法國攝影師ALEXIS PICHOT

“Séléné” by Alexis Pichot
 

“這是一場冒險,我摸索她的肌膚,探索那一吐息就耀眼無比的矽土,我行走於她的肉身之中,探索著珍貴的旅途。”

(A odyssey to discover her skin, soft silica ready to shine at first breath, I walk in her flesh and discover a precious journey.)

- 法國攝影師 Alexis Pichot

 

Séléné塞勒涅是古希臘神話中存在最古老的滿月女神,傳說中Séléné愛上了一位美少年Endymion恩底彌翁,因而向宙斯請求賜予他永恆的青春。然而神不可能賜人永生,於是這個請求的代價是讓Endymion永遠沉睡,如此一來他便不會老去死亡,也永遠不離開Séléné。從此每天夜裡,在空中飛過的Séléné僅能哀傷地探視沈睡中的Endymion。

 

2011年,離開從事10年的室內設計,來自巴黎的Alexis Pichot決定投身於自己長年來的攝影興趣。對建築、空間與光線的敏感度,加上特別迷戀夜晚的氣味,Alexis Pichot運用長曝光鏡頭操弄著光線與建築輪廓構築的夜宴。著迷於夜晚懸而未定的曖昧、脆弱與敏感,不斷捕捉著虛實之間的靈光,Alexis Pichot理解到在夜裡他其實一直都不孤單,那溫柔的月光一直輕撫著萬物,也輕吻著他的臉龐。

 

“Séléné” by Alexis Pichot

 

「躺在她的懷裡,我就像Endymion,感覺她的光芒在我身邊輕舞」,Alexis Pichot想像自己就是神話中的Endymion,將自己交給Séléné引路,在一個無名之地,一個無夜無日,無時間的無界之界,寫下「Séléné」這首獻給滿月女神的攝影詩。

 

與月之女神談戀愛的「Séléné」攝影系列是Alexis Pichot的全新開始,這位對夜晚與現代城市光影再熟悉不過的詩人系攝影師以非常私密的視覺語言說著光影的美無界線的故事,「自然如今是讓我重生的泉源」,Alexis Pichot這麼說,以下是受月之女神眷顧的我們與他難能可貴的訪談。

 


 

訪談

PPAPER

ALEXIS PICHOT

 

Alexis你好,請跟我們分享你在從事室內設計時獲得的敏銳度與啟發,關於空間以及光線。

在孩童時期我就已經被空間與建築所吸引。我為物體間的空白處以及它們如何互動深深著迷。光與影建構了景致。當我仔細觀看整個建築體,我感到我是確實地活著,讓我想要捕捉眼前所見。而在我從事室內設計的時候,我能夠探索並且精進我表現空間、色彩與光線的技巧。

 

當我發現我能夠藉由長時間曝光鏡頭來揮灑自己的光線後,我決定開始更進一步地深入發掘攝影。



你為什麼對夜晚這麼情有獨鍾?

我確實對夜晚有特殊的情感,她總是吸引著我。夜晚的聲響、氣味與色調將我帶往一個一切懸而未定的宇宙。

 

夜裡,萬物都變得更親密、曖昧、脆弱而敏感。我的夜遊習慣讓我能夠與週遭事物建立強烈的連結。藉由對光線精細的掌握,我將這些感覺表達出來。

 

另外,我運用長時間曝光替這些拍攝的地點賦予性格。探索這些靈敏的感應器所能捕捉與感知到的現象就像魔法一樣,像是一份贈予雙眼的驚喜與禮物。最後,我可以在拍攝過程中實際操弄我的打光來產生新的構圖。我同時是鏡頭後的操作者以及鏡頭前的見證者,這也是魔法的一部分!

 

“Séléné” by Alexis Pichot

 

你的許多作品中表現了城市中黑暗與光線之間的關係,令我們想起Neo-noir新黑色電影的美感,這之間有沒有什麼關聯?

這問題挺有趣,我從沒想過但我懂你的意思。我感覺Neo-noir是比較具有悲劇性或是危險性的,讓我快速瀏覽一下我的作品……或許有些的確透露了這樣的美感。

 

人會離去,但建物通常會留下。你曾說你想記錄建築或空間在夜晚的神聖感,你認為這樣的神聖感從何而來?

這其實結合了我對於建築、空間與夜晚三者的愛戀。我在這些元素之中感到完整,我喜歡獨處並且探索一個能夠讓我完全沈浸於創意的環境。在夜晚四處遊走,去發現,與那些騷動著我靈光的建築線條鏈結起來,去找出適合的結構與框架,然後思索如何用我自己的光線重新形塑它們。

 

這很有趣,神聖性是你作品想要探討的本質嗎?

其實神聖性不是我作品中最重要的部分,透過攝影進行的自我反思才是我藝術創作的主體。當初我找到拍攝「Séléné」系列的地點,並且創造出這些影像,我其實是站在一個全新生命旅程的起點。我在尋找的是一個處女地,在那裡沒有尺度,在那裡夜晚也可以是白日,在那裡一切全然熟悉又陌生,在那裡光與影主宰一切。月光是這趟旅途的嚮導,而當我無意間發現了古希臘月亮女神Séléné塞勒涅的故事後,如同她的旨意,我找到了最後一塊拼圖。

 

“Séléné” by Alexis Pichot

 

你在哪裡捕捉到「Séléné」這些不可思議的照片?我們可以說這是你寫給月亮的一首情詩嗎?

是的,某個意義上來說我宣告了我對於月亮的愛。

 

至於我拍攝照片的地點呢……這是困難的決定,但我後來選擇守著這個秘密,因為這個系列是關於一個存在於地球與月亮之間的想像世界,每個人都能夠在其中自我投射,看見任何他們想要的東西。

 

如果我說出地點,觀者就會失去自己的故事。

 

「Séléné」像是一場夢境,我們踏上月亮感受曖昧模糊的美,而時間被抹去在旅途的每一步之中。在這個系列中,你是否有什麼特別的感受或是訊息想要跟觀眾分享?

我喜歡人們創造屬於他們自己的故事,我跟大家分享了我的故事,但我認為我的影像把空間留給觀眾,讓他們自行創造自己的故事。

 

至於訊息,我會說是深入自己的內心,去仔細感受你情緒的美,與它們連結,然後有建設性地表達出來。

 

“Séléné” by Alexis Pichot

 

月亮的存在與月光帶給你很多啟發,那麼對於無邊無際的外太空,你有什麼感覺或想像?

啊這真是個很大的問題!對於外太空的想像是完全無法窮盡的,她的未知十分迷人。我們每十年、二十年都把對宇宙已知的疆界多推遠了一點,有幸看到那些前所未見的事物始終令人讚嘆而驚喜。

 

我相信我們在宇宙某處會找到伴,我們並不孤單!

 

如果有機會,你是否會親自造訪月球?你會想在那裡捕捉什麼樣的影像?

求之不得!你有辦法幫我弄張月球旅行的票嗎?這個嘛,我的第一個念頭是前往月之暗面,這是很當然的!我想探索月球上那些還未被探索的區域,那裡的South Pole-Aitken basin(南極艾托肯盆地)是太陽系裡已知最大的隕石坑—我會徜徉在其中,並且感覺我的創造力大爆發。■

 

“Séléné” by Alexis Pichot

 


關於作者

Clyde Liu。PPAPER 主編。
正宗90文化養大的金牛男。擁抱帶有壞品味的美感與文化。相信科幻片與愛情片是一切問題的答案。而宇宙是我們最後的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