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E專欄|許一個自由的地球

 

秋天出生的人,體質難免躁熱,開窗關窗都悶熱,喝了水也不解渴,記得小時候有一年夏末暑假,瘋狂吃荔枝,晚上睡到半夜醒來,流了全身鼻血,整個小白襯裙有如兇殺案證物,從那之後,我看到荔枝就有點那麼噁心,是所謂太過以致於再也不想要任何一點楊貴妃的最愛了。

 

 

這種太過頭導致想吐的感覺,不光是飲食上的經驗,生活上其他的類別也會產生,例如,看了太多超人片英雄片史詩片以致於看到特效就想吐,或是,逛了一個晚上的購物網比價比了好幾個鐘頭,最後什麼也沒買因為看了太多衣服包包所以想吐,當然,也有情侶拜高科技所賜透過視訊所以可以永遠不分開,以致於到最後心理負擔過於沈重所以想吐,所以逃走了。

 

 

為什麼會想吐,因為太多了,過頭了,超載了,裝不下了,滿出來了。當一個空間完全被裝滿了,不管那是胃容量還是腦容量,不管那是一個房間還是一個帳號,不管那是一次約會還是一段關係,不管那是實質的還是虛擬的,空間,都是有限度的,超過了,就會吐,爆發成災,要修復,談何容易。為什麼我們總學不會聽見警鐘,看見信號,為什麼我們總是要等到無可救藥,為什麼我們總是要喝酒喝到吐,為什麼我們總是要等到情緒的火山爆發,為什麼我們要自毀到沒有乾淨的空氣可吸,沒有清潔的水可喝,然後站在破掉的大氣層下面被曬死呢。

 

 

現在的地球多災多難,因為人類把很多事情都搞得過了頭,我們不是因為需要才創造,我們只是因為貪婪才製造,過多的製造,現在無從收拾,不但危害了自己,也傷害了其他的物種,我們侵犯了別人的空間,不尊重他人生存的權利,這樣的我們,怎麼好意思談論或是爭取自由平等?

我想,當我們全心全意地尊重地球,還給她自由生存的權利與未來,我們這些驕傲自大許久的人們,才有資格開始談論自由,或是空間。■

 

all illustrations by Chris Buzelli
 

 

 ▶ 喜歡 Ive 的文字嗎?現在你可以線上收聽 Ive 的 Podcast 節目:立即點開收聽〈Ive的客廳〉


關於作者

Ive Hu 胡至宜。
PPAPER 創辦人與雜誌發行人,廣告創意人,作家。出版書籍包括《椅子站起來》、《帶著獅子在沙漠行走》、《大象散步》、《天使看報紙》、《十二星座男與女》、《愛情》、《我的百日維新》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