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E專欄|我看見了什麼

 

第一次聽說飛蚊症是在廣告公司上班的時候,兩個可愛的女同事結伴請了半天假去眼科檢查,擔心因為用眼過度會失明,後來另一位總是下午才進公司上班到夜裡的男同事說,不用擔心看到蚊子啦,我每天都會看見烏鴉。從那時候開始,我對自己視力的健康便極為樂觀,直到我真的也看到大大小小的烏鴉為止。

 

 

身為一個寫字的人,用眼過度是正常的,上了年紀之後,近視混合著老花並夾雜著閃光,看不清楚也是日常,連戴上隱形眼鏡看東西也是吃力,幾副眼鏡換來換去也很麻煩,於是現在的我索性就活在模模糊糊的世界裡,看一個大概,或是有個形狀顏色可以辨別就行了,然後,真的就像《戴眼鏡的女孩 》裡面描述的那樣,世界就變得柔軟起來,對於周遭的眼光也完全地不在意了。

 

 

媽媽在電視購物廣告裡看到了那個比葉黃素還要好的視力保健營養品,就是幾個男人吃了以後都去帕灰靶(打飛靶)的那個,覺得很有效,堅持要去買,我也看到那個廣告了,讓我驚歎的是它做的飛蚊症特效,惟妙惟肖,原來真的大家都看到了。

視力會隨著年紀增長而減退,但觀察力不會,只要你用心觀察。■

 

ADVERTISEMNET

 

all illustrations by Olimpia Zagnoli

 

 

本文節選自《我的百日維新》胡至宜著
更多書籍介紹請上 www.ppapershop.com

 

  ▶ 喜歡 Ive 的文字嗎?現在你可以線上收聽 Ive 的 Podcast 節目:立即點開收聽〈Ive的客廳〉


關於作者

Ive Hu 胡至宜。
PPAPER 創辦人與雜誌發行人,廣告創意人,作家。出版書籍包括《椅子站起來》、《帶著獅子在沙漠行走》、《大象散步》、《天使看報紙》、《十二星座男與女》、《愛情》、《我的百日維新》等等。